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终于到了薰衣草田,凝雨戴了一副黑色墨镜,遮住了亮闪闪的大眼

     “哇,好漂亮哦!太喜欢了,以前都没有时间来啊”美叶独特的嗓音响起大家转头凝视着这一片薰衣草田:望不到尽头的淡紫随风飘扬,人们的心情不由自主的随它起伏着

     凝雨痴迷的看着,缓缓走近几步,好像是怕惊扰了那看似脆弱的薰衣草她记得,薰衣草的花语就是等待幸福,现在她终于可以像平常人一样拥有自己的幸福

     蓝鳞看着眼前的尤物,眼里是自己从未想过的宠溺和幸福的神色,从背后拥住凝雨,轻轻地说道:“雨,我们会一直幸福的”

     凝雨毫无疑问的点点头,同样小声回道:“虽然薰衣草很好看,但是,我还是喜欢曼陀罗......”

     “雨,过来,我们一起拍照!”美叶、寒月、冷紫衫呼唤着凝雨快跑过去的时候,突然一把黑色飞刀呼啸而来,凝雨一低头,躲过飞刀,却割掉一缕头发

     凝雨俯身顺便抽出藏在长靴中的匕首,与大家集合不远处的蓝鳞看到飞刀飞向凝雨时,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不动了,幸好凝雨反应快,躲过飞刀,但是失掉了那一缕秀发,蓝鳞心疼的不能自已

     此时的蓝鳞没有想那刀为什么向凝雨飞去,也没有想凝雨为什么能反应的那样恰到好处,更没有想凝雨的长靴中何时藏了一把匕首他心中所想都是凝雨没事就好,其他的他管不了,也不想管,只要她是欧阳凝雨,她在他身边,其他的真的不重要

     看到凝雨暂时安全了,蓝鳞快速的跑到大家身边,冷紫衫有些火大:“md,到底是谁出卖了我们,不想活了!”此刻,没有人去想一个冷家的掌上明珠怎么会去骂人于浩宸突然说:“白嶙夕没有来”

     大家都是一愣,因为谁都没有想要去叫白嶙夕欧阳凌风淡淡的说道:“难道白嶙夕有问题?”虽然是反问句,但是却没有一点反问的语气,只是不温不火的陈述一个事实

     是啊,没有人叫他白嶙夕,他就不知道了么?无论是游乐园还是这里,都是白嶙夕给银域通风报信他此时就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宠物,可怜兮兮他只是想报复,他白嶙夕得不到的东西,那别人也休想得到!

     蓝鳞揉揉眉心:“回去再查,现在就是要时时刻刻注意,不能被他们得逞”眼中逐渐出现了戾气如果真的是白嶙夕,那么就让他亲手了结了那个叛徒,就当这些年养了一条不中用的狗!

     一行人准备回酒店,不料又出现了银域的杀手,美叶立刻火了:“tmd,还让不让人玩了,尽出现一些碍人眼的狗”说完就气呼呼的冲上去于浩宸的心都快蹦出来了,她当这是玩吗?这可是银域的杀手,自己怎么就没有拦住她呢?

     另外三个人也是如此,虽然寒月和冷紫衫不在冰魅总部,但也是和凝雨一样经过层层考验,从鬼门关上走回来的后来二人又出去在别的领域塑造传奇!在冰魅,二人就是紫衫小姐和月小姐

     当几个大男人回神的时候,又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几个女生打的不亦乐乎,一群杀手一般三两招就解决了此时的凝雨宛如一尊杀神,冷漠无比,谁让这几人打扰了她“惑”的好心情呢一袭黑衣翻飞,瞬间秒杀一片,几分钟的功夫,淡紫色的薰衣草田上方飘了一层淡淡的血腥味

     凝雨像是要挑战四位帅哥的心里极限,当这几人的面打了一个电话,又来了一群人,恭恭敬敬的喊:“宫主、小姐好”又快速打扫战场

     凝雨看着欲言又止的四人,无奈的发话:“先回去,我们会交代清楚的”

     看着一屋子的人,凝雨清清嗓子,叙述着:“如你们看到的,我就是冰魅的宫主‘惑’,美叶是二宫主‘泠’,寒月是月小姐‘殇’也是顶级设计师,冷紫衫是紫衫小姐‘幻’,也是顶级造型师寒月和紫衫很少回冰魅,所以人们根本没有听说冰魅有这样两个人的存在至于炫和修,那是四大杀手的老二和老四还有什么疑问吗?”

     四人呈痴呆状,傻傻的摇头寒月叹息道:“几个人才,就被雨给吓傻了,可怜、可悲、可叹啊!”感叹完便拉着欧阳凌风回房间了美叶和冷紫衫做着同样的事情

     房间只剩下蓝鳞和凝雨,凝雨看看装傻的蓝鳞,轻飘飘的说:“如果你今天继续傻下去,那么你回神时务必睡沙发”蓝鳞一听不干了,有床当然要睡床,不过这丫头居然瞒了他那么久,应该受到什么惩罚呢?

     蓝鳞脑中灵光一闪,带着邪恶的笑容向凝雨走去握住凝雨消瘦的双肩,轻轻把她转过来,吻上粉嫩嫩的双唇,软软的双唇诱惑着他逐渐加深这个吻

     凝雨脑中一片空白:他又吻我?这是第几次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他吻了?凝雨几乎站不稳,软软的靠在他怀里,白皙的脸像是要滴出血来

     蓝鳞看着使劲往自己怀里钻的凝雨,低声笑笑,声音有些嘶哑:“雨,在还想当鸵鸟啊,再钻你还不是在我怀里?”凝雨抬头,小嘴微张:“你都不在意我的身份吗?”有些委屈

     蓝鳞邪邪的笑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你是你,是你欧阳凝雨,是我蓝鳞的女人,这,就足够了”听着他那低沉霸气的话,凝雨的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掉一直提着的心终于能够放下了,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

     有这样一个能为她掏心掏肺的人,能够爱她无论什么身份,只要是她就好的人陪在身边,宠她如斯,此生应也无悔了......

     蓝鳞宠溺的为她擦干泪水,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乖,我知道我很好,也不至于把你感动成这样?”凝雨轻捶蓝鳞结实的胸膛,呢喃着:“有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