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奇怪的旅客(2)
    他们体内的尸毒迅速滋长,充满全身,被他们伤到的人与被那具战甲僵尸伤到并无分别,尸毒迅速蔓延成了新的僵尸。

     这简直是比战争更恐怖的大灾难,一夜之间,已有九个村子被屠。

     只是他们还怕阳光,一到白天,就躲进了阴森的洞穴。

     因为战乱,普通人很少出门,也就无从发现,更没有人会考虑消灭它们。这时僵尸的数量不觉已经成千上万。

     十五,月圆之夜,军营。

     满月之夜自古以来就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传说。月圆之夜也因这些离奇的故事显得美丽而恐怖。事先一点预兆也没有,这个夜晚寒风凛冽,月光尤其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森寒。

     黑暗渐渐吞噬月亮,月亮正以可见的速度消减着。

     “天狗食月……”一个侍卫脱口而出。

     “天变……”另一个侍卫刚说出这两个字,月光已全然不见,天地一片漆黑。

     又一声巨响,紧随着地动山摇,天崩地裂。

     不知是不是巧合,地震的中心就在战甲僵尸第一次袭击的村庄附近。也幸好如此,所有的僵尸都被被倒塌的山体深埋地底。战甲僵尸自然也不例外。

     这一场可怕的灾难也就此结束。天象大变人们也只以为是地震的预兆。

     那些僵尸在地壳运动下,经年累月,终于腐蚀无存。而尸毒却留在了泥土里,若是有尸体埋在这里,日久便会生出变化。这样的地方便被人称为养尸地。

     没有人知道战甲僵尸因为铠甲的保护,不但没受影响,延续了生机,更在地底阴气和尸毒的作用下继续尸变着,只等机会出土。

     时移境迁,养尸地周边又有村庄聚居,村民也都知道尸体不能葬在泥土里,改葬在山壁上。有的在悬崖上凿孔钉下木桩,将棺木放到上面,也有的将棺木的一头放在崖穴中,另一头架在绝壁所钉木桩上。

     随着时间推移,悬崖低处能放置棺木的地方越来越少,只能将棺木放到更高的地方。悬棺的位置既令人称奇,安置悬棺的方式更加匪夷所思。神秘的东西既令人敬畏,仅靠常人又确实难以实施凌空悬棺这种奇特的葬法,于是竟流传出了仙人葬骨的说法。

     成百上千的棺木插满了悬崖峭壁,这种景象远远望去竟有一种恢宏的气势,近看也是气象万千。

     这种独特的景象到了晚上甚至傍晚,给人的绝对只有阴森恐怖的感觉。风吹雨打加上岁月的侵蚀,部分棺材早已破烂不堪,不再完整,那些枯骨腐尸就那么半吊在悬崖上,在晚风中摇摇欲坠,怎不令人毛骨悚然。

     先生颖来到这里的时候正值中午,自然不会觉得恐怖,反而激起了他挥斥方遒的豪气。

     先生颖年约五十岁,身材修长,穿着一身灰色的中山装,只是已有些发白,让他在潇洒之中带了些落拓之气。

     他本来出身于传统的书香门第,却没有继承家学,偏偏钟情于风水术数,奇门遁甲。后来自是医卜星相无一不精,凭借在风水上的独特见解,他本人也成了奇门协会的会长,追随的人不计其数。

     他本不是年少成名,事实上先生颖也不是尊称,只是旁人对他离经叛道的戏称。成名后他也不辩解,别人不知原委,继续袭用,他也就欣然受之了。

     以他如今的地位,自不必事事亲为。他的助手是小林,人已近不惑之年,有些傻气,拍马屁的功夫也非比寻常,先生颖就选了他做助手。

     此外还有先生颖的两个学生,身材高大的是林枫,瘦弱些的是张成,两个人都爱好探险,是很好的驴友,也一起去过很多地方。据他们自己讲去危险的地方能让他们感到无与伦比的痛快。

     他们所用的交通工具是一辆路虎越野车,先生颖本不喜欢它粗犷豪迈的外形,不过野外代步他无疑是最好的工具了。只是一路风尘,彪悍的车身也失色很多了。

     远远看见放置悬棺的峭壁,一行人已是瞠目结舌,车停在悬崖下,下了车,再看更是惊叹不已。

     “'地仙之宅,半崖有悬棺数千。'古人诚不我欺也。”先生颖第一个开口。

     “这么多棺材插在悬崖上。”小林应声道。

     “这是这里的风俗。”林峰道。

     他人高马大,中气十足,像凭空起了惊雷,吓了小林一跳。“为什么这样做?''小林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