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又有不速之客
    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新的一天渐渐恢复活力。

     没有人知道林峰遭遇到他有生以来最大的恐惧。

     昨夜他跟踪黑衣人离开的,黑衣人一路疾行,速度连常年野外探险的他都比不上。一路上都几欲跟丢,终于在黎明前黑衣人在一座山峰前放慢了脚步,进了山腰上的一个山洞。

     黎明前是夜幕最黑的一刻,此时林峰也来到了山洞前,他就看见了一座石碑,碑上写着血神洞三个字,深红色的字体在阴森的氛围中看来更显出无穷的恐怖。

     短暂的犹豫后还是抵不过心中的好奇,林峰向洞内走去。他不知道他的这个决定让他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那山洞阴暗潮湿,洞内弯弯曲曲,又有不少岔道,林峰进去时就已发现没了黑衣人的踪迹。他也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林峰小心翼翼的走出十数米后,山洞竟变得开阔起来,前方隐隐传来亮光,血腥味也越来越浓。

     林峰走近了才发现山洞内的空间宽阔异常,中间是一个大大的祭坛,四周却是一个个的石柱,还有一具具尸体,头上贴着符,挨着洞壁立着。

     林峰此时就躲在一个石柱后面,他看向祭坛中间的一个大大的血池,池中血沸腾似的冒着血泡,血腥气不断翻腾着,林峰直欲作呕。

     不过他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祭坛前还有两个人。

     一个是老人,头发花白,脸上刻下了深深的皱纹,一双眼睛却散发出鹰隼般的凶光。

     老人手里正拿着一条血淋淋的物事啃着,林峰认出那是人的胳膊,更是害怕。那个黑衣人此时正跪在老人身后,一言不发,动也不动,好像对一切都习以为常。

     老人在啃完肉后,突然挥舞着吃剩的骨头,口中念念有词,向血池下跪俯拜,状若癫狂,又像是在举行一种神秘的仪式。

     这一切早已超出了林峰所能承受的范围。他想趁两人还没发现,悄悄溜走,可他怕的脚都软了,一双腿酥酥的颤抖。内心中仿佛另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牵扯着他,要他继续看下去。

     而这时血池中又有了变化,池中血沸腾的更厉害了,血也在不断的减少。一具穿着清朝官服样式衣服的尸体渐渐浮现。林峰看着,心中竟隐隐有种无与伦比而又酣畅淋漓的兴奋感。

     此时老人也已站了起来,紧张的盯着血池中的尸体。随着血液减少,林峰已看出血液向尸体中汇聚。

     很快血液就要干涸,那具尸体竟然跳了起来,口一张,一股白烟吐出。

     老人狂喜的叫道:“成了,终于成功了,二十年了,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他随手拿出一道符,贴在尸体头上。

     他又回头问黑衣人道:“我交代你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黑衣人道:“青牛寨禁地通道已经打通。我已命天狗看守,只是青牛寨来了四个人也要进禁地。”

     老人道:“先不必管他们,我们的事要紧。”

     黑衣人道:“僵尸王初炼成时如果有新鲜人血,威力更会大增。”

     老人突然面向张峰所在的柱子道:“你以为他看到我们的秘密后还可以活在这个世上吗?”

     张峰大吃一惊,没想到黑衣人一直都知道他在跟踪他,他顾不得腿软,一心想逃离这个地方。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一声铃铛响后,他回头,便看见了血池中那具僵尸,最后一跳立在他面前,双手伸直。

     “啊——”林峰大叫一声。

     僵尸口一张,一口白烟喷出,双手抓向林峰。

     程英是南京女孩,一年前考入燕京大学文学系,她的父母也随之迁到燕京工作。

     这个夏天,她们系里七个同学和一位教授,租了一架飞机,打算去少数民族聚居地,去研究一些比较原始的部落生活。

     为了安全起见,他们甚至准备了几支枪械,以防万一。

     最初一段的旅途是愉快的,他们飞到湘西东部的一个村庄,受到当地村民的热烈欢迎,被款待了一顿乡间盛宴。

     村长见他们总共五女三男,女孩大约都仅二九芳华,洋溢着青春气息,惹人怜爱。笑道:“如果你们不说是学生,真以为你们是走秀的明星呢。”

     程英和同学们笑个不停,而她们学校最美丽的姑娘也都在这一系里。像程英,便是典型的东方美人,燕大的校花。其他几个自然也不太逊色。

     三个男子中,赵教授已近花甲。一个是系里的学生李强。另一个则是直升机驾驶员岳中。

     待他们往更荒僻的地方飞去时,村长警告他们,有一个村落,是原始的苗寨,寨中最近常有邪物出没,叫他们千万小心。

     又飞行了两个小时后,突然乌云密布,风雨交加。他们乘坐的直升机,本就破旧不堪,只是尚在发挥余热等待废弃罢了。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很快便出现了毛病。

     岳中临危不乱,和赵教授简单商议了下,努力将飞机降落在稍微平坦的地方。

     雨停后众人下来查看机身,才发现机尾已损坏了,岳中看了一会儿,摇头叹息道:“本来也许还有一丝希望修好,现在难喽。”

     众人也明白现在只能等待救援了,七手八脚的搭起了帐篷。岳中经验稍丰富,查看着附近的环境。很快就在附近找到了一条小河。

     漂亮的姑娘们早已出了一身汗,便有人提议去洗把脸。

     程英领先走去,只觉树林很深,走着有一种阴森的感觉。更有无名的鸟鸣虫叫,听了让人头皮发麻。但这种感觉很快便发现清澈小溪的欣喜所取代。

     “啊,我要洗个澡,你们替我把风,别让男人靠近。”程英说着,已经脱下衣裳,跳入水中。

     胆子较小的贾梅却叫道:“我有点怕,这森林好像有些不对劲,我们还是快回去吧。”

     李玉把头一昂道:“怕什么,我保护你,你怕野兽还是鬼。”

     “你要是不敢下水,就替我们把风吧。我可要下去了。”说完,李玉也脱下衣服,跳入水中。另两个女孩也跟着跳了下去。

     女孩们在水中嬉戏,岸上的贾梅却发现天就快要全黑了。忙叫道:“快穿衣服,天要黑了。”

     四个女孩这才上岸穿衣,躲在树后希希索索的忙着。天也终于全黑了。

     程英穿好衣服,打开一个随身带着的手电筒,催促大家快点。

     忽然树后传来一声尖叫,声音凄厉。

     “是谁,发生了什么事?”程英急问道。

     可是无人回应。几个女孩赶忙聚在一起,程英叫道:“快看看少了谁?”

     “是阮星星。”李玉叫道。

     程英壮着胆子向树后走去,李玉三人紧挨在她后面。到了树后,那还有什么人影,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只发现了一小摊血迹。

     胆小的贾梅哭着道:“我不管,我要先回去了。”

     她匆匆的向营地跑去,忽然轰的一声,陷到了地洞里。三个女孩走上前来用手电筒一照,发现陷洞里倒插着削尖的竹子,贾梅被数根竹子穿过身体。

     刚刚虽然一女孩失踪,到底没亲见如何可怖,待看到贾梅恐怖的死状,三个女孩胆子再大也不免失声痛哭。

     五个女孩出去,只回来了三个。她们向赵教授哭诉事情发生的经过。

     赵教授紧皱着眉头,道:“纵然这里有危险,可是飞机损坏,只能等待救援,大家待在帐篷里,一切等天亮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