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落洞女子
    萧寒出了血神洞,往青牛寨方向赶去。他既然已经知道先前的僵尸是被极阴炼尸术祭炼而成,自然也知道那具僵尸的潜力。

     目前那僵尸已是拥有足够的煞气,若是再有了充足的血食,完全可以成长为新的僵尸王。

     萧寒走进一条山沟,他心头忽然涌起一种奇异的感觉,他抬起头时就看见了月亮。

     一轮银色的满月,闪着妖异的光。

     他明明记得进血神洞前夜空无星无月,只是一片漆黑。

     而且今天才是初七,还未到满月的时候。

     他忽然觉得今天的月亮实在很美,比任何时候都美,美的妖异,美的凄凉,美的令人心疼。

     他忽然想起记忆深处的一个传说。一只美艳的狐妖恋上了一个书生,为了能与之长相守,她放弃了一切,可懦怯的书生误信了一个和尚,骗取了狐妖的内丹。狐妖含泪化为一只白狐狸——她的原身,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逃回了狐境。

     狐境,是狐妖的部落,神秘而美丽。

     据说那里比人间最美的地方还美,一块普通的石头便是人间价值连城的美玉,一株普通的小草已是人间不可多得的奇花异卉。

     月亮在那里每一天都是圆的,在月光下,狐境美的如同一个梦。

     萧寒笑了,今夜他会不会也遇见一个多情的狐仙,到时候随她去看那美如梦的狐境。

     萧寒回头,却发现不见了他来时的路。进来的时候,他记得山沟旁边有一棵歪脖子树,树下有一块巨石。

     现在什么都不见了,歪脖子树,巨石。身后只有一株株碧绿的小草,一块块圆润的石头,散发着荧光。

     萧寒越发好奇了,他继续往前走,又看见了一个集市,灯火通明,人影绰绰,茶肆酒家,鳞次栉比。和人间一般无二,又觉得黯然缥缈,看不真切。

     萧寒来到一个酒馆,说道:“我要最好的酒,越多越好。”

     很快酒就上来了,只是没人说话,人虽不少,依旧显得冷冷清清。

     萧寒倒了杯酒,只觉奇香无比,喝进肚子又觉清清凉凉,另有一种独特的风味,和之前喝过的任何酒都绝不一样。

     萧寒掏出一个酒壶,将桌上的酒都倒了进去,这酒壶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足足装了三大坛酒才只装到一半。

     萧寒出得酒肆,也不辨方向,也不记得走过了什么地方,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阵水声。

     月亮依旧静静的挂在天上,月光下瀑布仿佛是天上垂下的一匹白练。

     在这白练后面,坐着一个人。

     任瀑布从身前一泻万丈,一个白衣女子静静地坐在山壁凸起的一块巨石上。

     萧寒此刻正在瀑布下的深潭边,瀑布落下,水花飞溅,只觉水雾迷蒙,寒气逼人。

     那白衣女子仿佛毫无所觉,只是怔怔的看着远方。

     萧寒来到巨石上,看着白衣女子的侧脸,莫名的熟悉感与记忆重叠,他觉得自己是认识这个女孩的。

     女孩此时转过头来,嘴角带着淡淡的笑。萧寒只觉她的笑容优雅,高贵,带着一丝不属于人间的惊艳。

     这个女孩是人还是狐,人间怎么会有如此纯洁,高贵?莫非她真的是天上的仙子。思绪飘飞,飘飞的思绪打开了少年心底最深处的梦境。

     萧寒忽然记起童年时的梦,他说,对那个女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说道:“在我年华的深处,一直都有一副画面。”

     女孩静静地听着,静静的看着这个突然闯入的少年。

     萧寒继续道:“我牵着一个小女孩,在一座山坡间抓蝎子。”

     女孩眼底泛起一阵奇异的光。

     萧寒看着远方:“我还假装从山崖上摔了下来,小女孩就冲我哭,一直哭……”

     女孩的指尖微微颤抖,目光恢复了平静,深邃。

     萧寒低声呢喃:“小女孩纯净,可爱……”

     不知道什么时候,女孩已坐在萧寒身边,把手轻轻放在萧寒手上。

     月光淡淡的照进来,月光下的景色一如梦境,看着身边仿佛九天上仙女的女孩。“你是仙女,还是狐女?”月光照在她脸上,她的脸美丽而苍白,萧寒继续说道:“不管怎么样,你都不应该是人,不应该属于人间。”

     “你不怕我?”女孩突然笑了。

     萧寒道:“你看起来并不可怕。”

     女孩道:“人人都怕鬼狐,难道你竟偏偏不怕?”

     萧寒道:“只有心怀鬼胎,做了亏心事的人才怕鬼,怕鬼有一天会找上门来算账。胸怀坦荡,光明磊落的人,纵然他们身边有个青面獠牙的鬼,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女孩好奇的看着萧寒,仿佛从没见过这样的男子。

     萧寒道:“如果他们知道你这样美,只怕心怀鬼胎的人都会爱上你的。”

     女孩眼波流转,她的眼波很美,很温柔,温柔的还有她的声音。“这话人人都会说,纵然再美,人们一旦知道了她是狐,依旧是难免害怕的。”

     萧寒默然,他想起传说里的那只狐妖,想起了那个书生。多情的狐妖总比尔虞我诈的人类要可爱的多,有有什么可怕,而书生又在怕什么?

     萧寒有些怜悯狐妖,一动真情误终生,又想那个书生的情是不是一样的真,后来呢?书生的生活就会好吗?他还能遇到如此多情可爱的人吗?

     萧寒又想如果自己是那个书生,眼前的女孩便是那个多情而美丽的狐妖。两人能一直幸福下去吗?如果有像和尚一样的人横加阻拦,自己是否也会做出和书生一样的选择?

     萧寒突然笑了。

     女孩仿佛觉得有点奇怪,忍不住问道:“你觉得这件事很好笑吗?”

     萧寒道:“我只是好奇?”

     女孩道:“好奇什么?”

     萧寒看着女孩,道:“你为什么要人家怕你?”

     女孩也笑了,道:“现在我也忍不住好奇了,你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萧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不说话了。

     女孩道:“跟我来。”

     萧寒奇怪道:“去哪儿?”

     女孩不说话,来到山壁前,轻轻一推,便将一块山石推开,露出一个黑魆魆的洞口。

     这山洞通向哪里,是神秘的狐境吗?萧寒忍住心底的好奇,跟在女孩后面走进洞穴的黑暗里。

     在黑暗里,萧寒鼻端始终萦绕着一股淡淡的香气,是那女孩身上的香味,轻轻的,神秘而优雅。

     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豁然开朗,香也更浓郁了,除了女孩的香外,还有花香。

     萧寒发现他此刻正站在一块巨石上,四周开着不知名的花,叶子碧绿,比翡翠还绿。巨石前是一个瀑布,天上依然挂着一轮满月。

     难道又回到了刚刚那块巨石上?萧寒想着,他突然发现花丛中坐着一个女孩,穿着白衣,静静的看着远方。那女孩的侧脸,和刚刚的白衣女子一模一样。如果不是白衣女子就在身边,他甚至以为那女孩就是白衣女子。

     萧寒转头,却发现白衣女子已经不见了。他低头看来时的青苔上也只有浅浅的一行脚印,是他的脚印,难道这个女孩就是刚刚那个白衣女子?

     萧寒觉得更奇怪了,她为什么又不理自己了,她难道真的是狐?

     萧寒向女孩走去,女孩似乎察觉到有人靠近,转过头来。眉目如画,一颦一笑都和刚刚的白衣女子一般模样。

     萧寒已知道这女孩绝非刚刚那女子,萧寒看着女孩的眼睛,那里竟有着无尽的忧愁,像春水倒映着远山,神秘而朦胧。而刚刚的白衣女子,更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那女孩看着萧寒,萧寒脸上那如春风般的微笑仿佛进入了心底沉眠的梦境,让她又一次忆起童年时的一些往事,一个梦境。

     女孩看着萧寒,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轻轻的说道:“在我年华的深处,一直都有一副画面。”

     萧寒静静的听着,静静的看着这个女孩。

     女孩继续道:“有一个少年牵着我的手,在一座山坡间抓蝎子……“

     萧寒身子突然僵住,又抑制不住的轻轻颤抖起来。

     女孩看着远方,道:“他突然从山崖上摔了下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伤心,只是对着他一直哭,一直哭……“

     女孩眼底的忧愁让人心疼,萧寒渐渐平静下来。

     女孩继续低声呢喃着:“那是梦吗?好真实,那男孩的目光好远,好远……”

     萧寒轻轻握住女孩的手,目光柔和地看着女孩,生怕这也是个梦,生怕女孩一眨眼也不见了。

     萧寒眼前忽然飘落一片叶子,刚刚那比翡翠更绿的叶子已经变的枯黄。

     萧寒看向女孩,女孩眼角滴下一滴眼泪。

     萧寒突然惊觉,眼前这个忧郁的女子,他童年梦境里的女孩,是落花洞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