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僵尸初变
    夜幕下程英安静的看着远方,不时的叹口气,偶尔又偷笑不已。

     苗寨的紧张气氛并没有感染到这边,年轻的心从不在不安中待得太久。现在她已完全忘记昨天的恐惧。

     岳中走了过来,说道:“你从下午就一直这样,莫不是中邪了吧?”

     程英道:“你才中邪了呢。”

     岳中摇摇头,叹道:“年轻人啊……”

     话说到一半,他已说不下去,他本不擅长发表议论,同时他也被苗寨的异象震撼住了。

     程英道:“好美!”

     被异象惊动的不止她们两个。还有两个人互相搀扶着来到这里,同样对这天地间的异象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四人一照面,程英和岳中已认出其中一人正是不久前失踪的阮星星。看到对方没事,不禁雀跃不已。

     程英道:“阮星星,你没事真的太好了!这几天你到哪里去了?”

     阮星星道:“我被一个怪物抓到一个山洞里,是吴先生救了我。”

     程英这才看向旁边那人,只见他一身黑衣破破烂烂,此时显得有些狼狈。

     岳中道:“你们怎么到了这里?”

     阮星星道:“都是我不好,不该撕那张符的。”

     黑衣人道:“这不能怪你,是我没说清楚它的危害。”

     程英看着两人争着认错的样子,笑道:“好了,好了,快把经过说给我们听吧。看你们现在的样子倒像是对情侣。”

     阮星星不禁俏脸一红,偷眼看向黑衣人,却见他面色如常,心下黯然。

     原来两人和那条僵尸一直都在洞中休息。自从天狗被杀后,他担心有外人再进山洞,影响到他养伤,他便用石头将洞口堵了起来,只在隐蔽处留下两个通气的小孔,而洞中有他之前备下的食物,倒也吃喝不愁。

     黑衣人将断骨接好后不知是不是药物的原因一直昏昏沉沉的,阮星星也因惊吓过度而神经衰弱,此时一确认周围环境安全便沉沉睡去。

     中午时两人被进洞搜查的王阿公等人惊醒,所幸洞口并没有被发现。

     此时黑衣人伤势好转,阮星星也恢复了不少,渐渐的活泼起来。

     阮星星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我的同伴请你来救我的吗?”

     黑衣人道:“你可知你此刻在什么地方?”

     阮星星道:“这不是那怪物的巢穴吗?”

     黑衣人摇了摇头,道:“这里是青牛寨的禁地。”

     阮星星道:“禁地?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黑衣人道:“我不是青牛寨的人,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阮星星道:“那你在这里做什么?”

     黑衣人道:“我在执行任务,如果事后我还活着,我一定送你出去,现在你就待在这里,哪都不要去。”

     阮星星眨了眨眼睛,道:“你的任务很危险吗?”

     黑衣人道:“原来我是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全身而退,可我和冷子风交过手后才知道这任务有多艰巨。”

     阮星星继续道:“冷子风?他是谁?很厉害吗?你的胳膊是不是他打伤的?”

     黑衣人点了点头,道:“所以你一定要老实的待在这里,等我回来。”

     阮星星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既然他那么厉害,这里又那么危险,你为什么不先送我出去?而且如果你不回来,我不一样要死了吗?”

     黑衣人一呆,道:“这里的事与你无关,我也不想再有无辜的人为了这件事被害。”

     阮星星道:“是什么事情,你不能放弃吗?为什么感觉你像是要去复仇。”

     黑衣人道:“你还是不要再问了吧?你若知道的多些,就会更加好奇,也就不想走或者是走不了了。”

     阮星星道:“好,既然你不说,我也不再问,不过我要走,现在就走。”

     她向洞口走去,忽然看见那具僵尸,面上贴着一道黄符。她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场面,又是一惊。

     她叫道:“让开!”

     那僵尸自是毫无反应,她只道是黑衣人的一种手段,好叫她乖乖的待在此处。

     阮星星伸手抓向那道黄符,旁边忽然出现了一只手,正打在她手上。只是已经迟了,阮星星手缩回的同时,半截黄符悠悠飘下。

     僵尸面上的半截黄符突然冒出一阵青烟,僵直的手也向前方抓去。黑衣人抓着阮星星的胳膊往后一拉,阮星星不自主的身子向后退去,正好避过这一抓。

     僵尸张口吐出一道白气,一跃又向两人扑去。僵尸面上黄符脱落,阮星星此时也看清了僵尸那肌肉干瘪的脸,吓了一跳。

     洞内空间有限,黑衣人将阮星星一把拉开,已没有再避的空间,用手捏住阮星星的鼻子。

     阮星星挣扎道:“做什么?”

     黑衣人道:“闭住呼吸。”

     阮星星打落黑衣人的手,道:“我自己来。”

     僵尸失去了目标,停住不动了。

     黑衣人趁机挪开洞口巨石,两人来到外面的山洞,一时松了口气,僵尸随呼吸扑至,幸而两人警觉,又立刻屏住呼吸。

     两人向洞口跑去,僵尸又动,忽然痛嚎一声,黑衣人看向地上,叫道:“是糯米!”

     两人跑出洞外,洞口火把生油已被村民拿走,糯米却无人收拾。现在倒帮了两人大忙,有糯米阻隔人气,僵尸失去了目标,在洞内跳来跳去。

     两人一路向先生颖等人的营地奔去。那僵尸也偶尔一跃出了糯米圈,立时感应到人气,向人气多处跳去。

     在五色光柱出现的时候,僵尸也有所感应,也感应出光柱对他毫无威胁,那边聚集的人气更令他兴奋,立时加速向前跃去。

     当僵尸出现在祠堂附近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好在村民有过对付阿杜那条初变的僵尸的经验,手边又准备了大量的糯米,生油和火把,很快人群又恢复了秩序。

     一队人手持火把,拦在最前面,后面的人不断的撒糯米。糯米接触到僵尸便冒出一道青烟,僵尸的动作也为之一缓。

     这时有些心细的人已发现先生颖和王阿公不见了,对众人信心又是一阵打击。

     “奇怪,今天火把好像都不耐烧了!”有人叫道。马上又有人附和。

     火把上的火焰果然越来越小,终于熄灭。持火把的人立即退下,僵尸随之扑上,撒糯米的人更拼命地撒。

     僵尸却全然不予理会,径直扑上。有人看向手中的糯米,惊道:“糯米变了黏米。”又有更多的人附和。

     有人引燃了油桶,熊熊火焰终于将僵尸逼退。

     僵尸绕过油桶,又向村民扑来,村民绕油桶躲避,避得捉襟见肘,实在惊险。

     有人骂道:“今天的东西是谁准备的,想害死人吗?”

     有人回道:“是阿龙。”“阿龙呢?你想害死我们大家吗?”“阿龙不见了,到处都找不到。”“是啊,从天黑就没见了!”

     又有人道:“但愿生油能多烧会儿?”

     油桶里的火就在这时变小,众人大惊,终于感到害怕。有人开始拼命的撞祠堂的大门,那些手里有墨斗的人迅速拉开墨斗,墨斗线一拉之下,寸寸断裂。

     众人纷纷束手无策,甚至有些已绝望。绝望中仍不忘骂阿龙。

     终于油桶中的火完全熄灭,僵尸一跃扑上,众人此刻避到祠堂大门处,立即向两边退开,僵尸的手便插到祠堂的门上。

     僵尸手一缩,坚固的门板也断裂了。僵尸逐人气,四处袭击村民,村民不敌僵尸凶猛,人又多,闪避起来实在险之又险。

     克制不住,避也避的艰难,再这样下去难免有人会被僵尸抓伤。

     也就在此时终于有人记起先生颖说过遇见僵尸千万要闭住气,大喊道:“大家快闭住气!”

     有的村民立即捏住鼻子,僵尸果然不再袭击这些人,更多的人屏住呼吸。

     僵尸嗅不到人气,失去了目标,在场中跳来跳去。

     有些村民坚持不住了,一张口,便见僵尸一跃出现在面前,立时紧紧捂住口鼻,僵尸也跳了开去。

     更多的人坚持不住了,或许危机时刻助长了村民的智慧,有人想到了个主意,边比划着让别人退远一些,吸一口气再赶紧闭住呼吸,待僵尸跳过去,自己又赶紧换气。

     绝无疑问,这个法子有些效果,也获得了所有人的认可。众人于是远远的把僵尸围在中间,轮流换气,一时压力大减。

     被围在中间的僵尸逐人气而走,一点也不知疲倦,忽然一声长嚎,径向祠堂扑去,厚实的门板一撞即穿,几跃就不见了。

     和僵尸短短的交战也已让众村民汗透重衫,几乎脱力。待确认僵尸确实不再回来了,有的就席地而坐,大口喘气,有的躺在地上,平时无时无刻不在呼吸的空气此时倒像是仙风玉露般,争先恐后的呼吸着。

     先生颖随王阿公从秘道进入禁地后,一路小心防备着左右,生怕被僵尸先行一步进洞。

     在转过一块巨石,进入一条支道后,两人看见一个人背着身子伏在巨石上,身子在不停的颤抖,好像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族长?”王阿公一怔。

     看背影的确好像是族长,衣服也是中午族长穿的那件。事实上这也真的是族长。

     他被僵尸抓伤,中了尸毒,夜间阴气加重,尸性便开始发作了。

     此时他一张脸已变的灰白,两颗犬齿突出唇外,尖长而恐怖。

     “族长,是你吗?”王阿公走上前去。

     族长没有反应,身子随颤抖轻微起伏。

     王阿公把手搭上族长的肩膀。

     族长慢慢回头,眼睛红红的,盯着王阿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