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从来草莽出英豪
    早上的莫愁湖仿佛出浴的处子,神秘而纯洁。

     昨天刚刚下过雨,此刻湖上还飘荡着一片白雾,仿佛一片白纱,白纱后的莫愁湖就更美,更神秘。

     对岸的水塔隐在雾中,倒影在湖面上,似真似幻,直如人间仙境。

     阳光穿过薄雾,铺洒在水面上,只听得湖上传来一阵嘹亮且豪迈的歌声:

     “保安欲发扬,热血赤诚不迷惘

     四海任苍茫,世人看我新气象

     不怕怨与伤,功过一身当

     为民榜样,卫国规章,才算好儿郎

     寒来与暑往,锻我筋骨百炼钢

     立正如标枪,傲骨誓与身等长

     渴饮冰雪霜,饥餐秕与糠

     苦又何妨,鼎亦能扛,风云效项王

     七尺气昂昂,戍守京师大学堂

     职责记心上,困乏劳苦是平常

     念念要提防,懈惰与骄枉

     学子安康,校园荣光,时刻不可忘

     少年志所向,赢得功名欺将相

     乘风青云上,莫让浮生续黄粱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

     天高云长,烈日秋霜,犹闻侠骨香”

     远处,一队保安在整齐的列队跑操,队列严整,人人精神奋发。

     石舫上此刻亦有人在做导引术,萧寒看了片刻,已认出是八段锦。亦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在跑步,萧寒只是在散步,早上湖边空气清新,实在令人忘返。

     新的一天,亦有新气象。

     近中午时,湖边人渐多,多为游客,只是现在正值开学之际,游人三三两两,并不多。

     萧寒也在湖畔走着,他实在太过悠闲,这个湖似乎有着某种神奇的力量,吸引着他。

     他两天来竟遇见了两个怪人,他甚至在想,如果每天都来这里走一走,是不是都会遇见一些特别的人。

     今天看来他运气实在不是很好,从早上五点他就来了,到现在都快十点了,不仅没见到特别的人,连岳不群也没出现,那个女孩也一样,他们不是约好今天会见面的吗?为什么到现在都没出现?难道他们在路上就遇见了,还是出了其他的事?

     萧寒想不出,索性不再想。

     萧寒沿着湖边走着,看到有三个人正与他反方向走着,两个年轻人,似乎是夫妻,还有一个小男孩蹦蹦跳跳的跑着,不时跳到湖边石上。

     此刻秋还未深,湖水已有刺骨之意,只是湖水并不澄澈通透,看不出深浅。

     看着湖水,萧寒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湖中似乎正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

     萧寒心中一动,那种感觉转瞬间又消失了。

     听得“扑通”一声,水花飞溅,接着又是一声惊呼。

     原来那个小男孩跳在一块石上时,石头滚动了下,小男孩立足不稳,连人带石头一起摔入湖中。

     惊呼声正是那年轻女子发出,那男子也在旁边束手束脚,想是都不会水。

     那男孩落入水中时受了惊吓,不断的挣扎,小手胡乱的拍打着湖面,水花四溅,人却离岸越来越远。

     萧寒正想上前去帮忙,突然看见一道灰色的身影一掠而过,到了湖边一跃抓住岸边柳树垂下的枝条。那柳树不知多少年了,树干足有成年男子腰般粗细,夏天时枝条末端浸入水中,此刻却被园林人员修建大半,距水面甚高。

     此刻柳枝承重又已垂近水面。

     那人在柳条贴近水面时轻轻一荡已到小男孩正上方。萧寒看那保安空着的右手竟凝聚着一道指印。

     破煞伏魔印!

     据说此印擅破妖邪护体煞气,曾有人单凭此印诀将一条千年得道的蟒精劈死。只是现在已少有人会,萧寒破煞时便需辅以符咒。

     萧寒这一惊比刚才更甚,难道湖底竟隐藏着修炼多年的精怪?

     他定睛看去,同时用大拇指按住中指和无名指,伸直食指和尾指,口诵金刚咒,只见水底一道煞气如箭破水飞遁,向落水男孩袭去。

     萧寒立即并指画符,一道符光向水底射去,金刚咒入水,护在男孩身周。萧寒松了口气,那煞气虽厉害,一时半刻之间决计破不了金刚咒,只盼那人能顺利救出小男孩。

     萧寒此刻也已看清那灰色人影是穿的灰色保安制服,难道他竟是一个保安?

     只见那人右手向湖面拍去,手与湖水接触的同时,符印离体迎向那道煞气。

     金刚咒挫其锋芒,破煞咒破起本体,看来是万无一失了。那保安此刻也已抓住了小男孩的胳膊,正要荡回湖畔。

     此刻那道道煞气距水面已近,萧寒看时又是一惊,他在煞气中看到一双红色的眼睛。

     煞气中竟有一双眼睛,难道这真是成了精的怪物?

     只见那怪物移动的轨迹突然一转,便让过了破煞伏魔印,速度一点不慢,径向悬在空中的保安袭去。

     这时那保安正抓着小男孩向岸边荡来,并未发现怪物已转移了袭击路线,纵然他能发现,他此刻荡在空中,其势虽然未尽,无处借力要避开这一击却也千难万难。

     普通人尚不知顷刻间便有两命将殒,此刻萧寒又离得远了,施咒跃近均已来不及,口中只叫得“小心”两个字,那怪物已临近湖面。

     眼看那怪物就要跃出水面,突然一道剑气破开水面,斩在怪物身上,那怪物身子一翻,晃晃悠悠的向湖底沉去。

     那怪物翻身之际,萧寒看到一条鲤鱼尾,比寻常鲤鱼尾大了数倍,难道这是一尾鲤鱼成精?

     萧寒看那怪物沉了不到一尺,身子突然分成两截,一股浓血瞬间染红了水面,很快又淡不可见,只是那股血腥味甚浓。

     寻常人练出剑气已属不易,精怪的护体煞气更是刀剑难伤其分毫,此人一道剑气竟斩了一头精怪,萧寒心中好奇,看向周围,却又毫无发现。

     萧寒看着左前方,他感应到刚刚那道剑气是这边发出的,可此刻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萧寒突觉身后一股气机锁定了自己,气机一闪而逝,转过身,身后依然一个人影都没有。萧寒茫然四顾,自然又是毫无发现。

     此时那个保安也已跃回岸上,将孩子还给他的父母,两人道谢后匆匆离去。

     那个保安走到萧寒面前道:“多谢!”

     萧寒看那个保安脸色蜡黄,好像久病初愈,身材微胖,也不甚高大,此刻站在面前双手垂下,竟宛如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萧寒道:“这可奇怪了,出手救人的是你,这时反倒来谢我了。”

     保安道:“若非你们出手,事情绝对不会这么顺利。”说着他向萧寒拱手一礼,接着又向左侧的一颗树拱手一礼,道了声谢。”

     萧寒看向那棵树,那棵树靠近地面的树干很是粗壮,往上却越来越细。很是奇怪。

     突然那棵树上出现了一张嘴,咧开着嘿嘿一笑,萧寒只觉头皮发麻,莫非这棵树竟也成了精,自己刚刚竟一无所觉,刚刚那道剑气莫非是树精所发?这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萧寒看向那个保安,却见他面色如常,难道他早已知道这棵树成精了吗?

     再看向那棵树时,只见面前空气竟泛起一阵波动,树干也在此时扭曲,树身凭空缩小了一半。

     萧寒走上前去,只见树下一双浅浅的脚印,人早就没了踪影。此刻萧寒方自恍然大悟,道:“原来竟是五行遁术,竟连我也瞒了过去。”

     萧寒想到刚刚那道剑气若是袭向自己,自己又如何能避得开?背后一阵发凉,心中却对那人佩服不已。

     只听那保安道:“木遁术原本善于隐匿形迹,倒也不需过于在意。”

     萧寒道:“你怎么发现他的?”

     “他发出那道剑气后我已知道他在附近,之后他半分钟内又变换了两个方位,原本不易教人发现,只是匆忙之间,必然会留下蛛丝马迹。”

     萧寒道:“你认识他吗?”

     那保安摇摇头道:“不认识,不过我猜他一定是那个神秘组织的人。”

     萧寒道:“我也猜到了一些,你不妨说一下,且看我们猜的是否一样。”

     那保安道:“不如我们一起说出来。”

     萧寒点点头,两人几乎同时开口:“昆仑!”两人相视而笑。

     笑声突然停止,像是突然间给人扼住了脖子,两人的脸色甚是难看。

     良久,萧寒问道:“这次你感觉到了没有?”

     那保安摇摇头,苦笑道:“这次我全程没有任何发现。你呢?”

     萧寒道:“一样。”

     萧寒和那保安竟同时被人用气机锁定,却连对方的一丝痕迹都没发现。萧寒和那保安同时决定不再谈那个神秘人,那股气机两人竟都无法破除,虽然真到动手时未必躲不开,可躲开后多半还是找不到对方,只能当个活靶子。

     况且,两人都从刚刚那股气机中感觉到对方实力不下于自己。

     萧寒叹了口气道:“我到此刻方知,原来红尘俗世中竟也有这么多奇人异士。”

     那保安道:“人人只道山野中藏龙卧虎,却不知大隐隐于市,方寸之间便纵有万千能人,普通人依然难以发现。”

     “刚刚你用的是破煞伏魔印?据我所知,近三十年来几乎无人练成此印。”

     “你能将普通的金刚咒施展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威力已不逊于伏魔印,岂非更加难得。”

     “不知你师从何门?”

     “我并不曾拜师,只是我年幼时体弱多病,寄居在龙虎山一间无名道观里和一个老道士学过几年拳脚,符咒印诀也多为治病救人,驱鬼治狐的都不曾学过。你呢?”

     “我自小在道观长大,荒山野观,不说也罢,我只学过些入门符箓,派别应该算是祝由科,我幼时爱听鬼神,山野妖怪听了许多,应对之法倒也马马虎虎。”

     两人又是一笑,萧寒道:“我叫萧寒,还不知你叫什么名字?”

     那保安道:“你就叫我晴飞吧,我原来的名字早已忘记了。”

     萧寒道:“好名字,有诗云'山雨不作泥,江云薄为雾。晴飞半岭鹤,风乱平沙树。'”

     晴飞道:“却也没这许多讲究,当年我初到道观时柳絮飘飞,一夜大雨,柳絮堕泥,谁知第二天阳光一照,漫天又是柳絮,师傅无奈之下就取道号晴飞,却是不伦不类。”

     萧寒接着问道:“这湖中是什么怪物?煞气竟这么重。”

     晴飞道:“你可知道婴鲤?”

     萧寒沉吟半晌,道:“婴鲤?这是什么怪物?”

     晴飞道:“这也不怪你不知道,这是近数十年来新出的怪物,也只在这湖中有。”

     “这么奇怪,难道是人豢养的不成?”

     “不错,说来也是阴错阳差。八九十年前,一些文人雅士爱这湖中景色雅致,留下不少名作佳品。那时湖中还没有这怪物。”

     “哦?”

     “据我查到的资料,这怪物竟与和田一郎有关。”

     “和田一郎?日本人?”

     “不错,和田一郎早先是个和尚,法力甚是了得,只是心术不正,在日本时便豢养鬼仆,谋取私利。事情败露后被寺庙除名,后来随侵华军队来了中国。”

     “难道这婴鲤是他从日本带来的?”

     “不是,和田一郎来中国时,战争已经快要结束,只因与一个日本军官私交甚密,他便来助阵,他当时在中国的住所便在清源河边,和他住在一起的还有他怀胎八月的妻子。”

     “和尚也有妻子?”

     “少见多怪,在日本,和尚的戒律与中国不同,何况他早被赶出佛门。”

     “后来呢?”

     “和田一郎大概养鬼损了阴德,他的孩子出生后不久即夭折了。和田一郎承受不住打击,而且当时他正在试验一种秘法。”

     “什么秘法?”

     “后面的资料缺失了不少,不过种种迹象显示,他选用的试验体其中就有他孩子的尸体,他进行的试验结果便是生出了婴鲤这种怪物,第一个婴鲤便是用他的孩子和一条变异的鲤鱼炼成的。”

     “好阴毒!”

     “不止,还有河童,山和尚,蟒蛇,山鹰,甚至连人都是他试验的对象。”

     萧寒攥紧了拳头,满脸怒容。

     “现在还好,据我了解,和田一郎没有孩子,也没有徒弟,这术法可能已经失传了。”

     “这种邪恶的术法,留下徒然多误人命罢了。”

     “后来他不知怎么想到了美人鱼,试验体就变成了胎儿和鱼。第一个拿来做实验的就是他的孩子,当时他的孩子刚死不久,他把他的孩子身体斩成两段,分别和一种变异的鲤鱼嫁接在一起。”

     萧寒悚然动容,这么血腥的术法,残忍的手段当真前所未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