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婴鲤
    晴飞看着萧寒的反应,暗想自己当初刚刚知道真相的反应岂非也是一样。

     晴飞继续说道:“这次和田一郎用养鬼之法炼化了七七四十九天后,怪物不仅没死,伤口也逐渐愈合,只是没有神智,和田一郎又令鬼仆附在怪物身上,那鬼仆竟被怪物吞噬了!”

     萧寒惊道:“这怪物能吞噬灵魂?恐怕不是没有神智,只是灵智未开。”

     晴飞点了点头道:“不错,婴鲤成年后神智大概抵得上十二三岁的幼童,这怪物恐怕是鬼魂的克星了,只是常人的魂魄它就不能吞噬,只能吞噬游离之魂。也因此这湖中没有水鬼。”

     萧寒道:“孩童三魂七魄不稳,受到惊吓后魂魄便会离体,原来今天那条婴鲤竟是被那小孩的魂魄吸引,才发动袭击的。”

     晴飞道:“不错,若非你的金刚咒那孩子救回来也变白痴了。”

     萧寒道:“这怪物怎么又出现在这湖里?”

     晴飞道:“和田一郎当初用未出生之胎儿共炼出十三条婴鲤,加上最初一条,共十四条,只是婴鲤成长太慢,和田一郎将其放入清源河中,令其自然成长,却另有秘法可以将婴鲤召回到身边。只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和田一郎丧尽天良,终于引起一位高人的注意。”

     “哦?哪一派的高人?”

     晴飞道:“我没查出来,只知道当时有人约战和田一郎,和田一郎赴约后音讯全无,三天后尸首在西山被人发现。随后日本投降,和田一郎的住所也发生了爆炸,竟也没人再提此事。后来想必婴鲤顺清源河支流游入莫愁湖,只是之后河道淤积,水位变浅,婴鲤便无法回游,只能聚集在此湖中。”

     萧寒道:“难道这么些年来,竟没人发现湖中有此怪物?”

     晴飞道:“婴鲤成长期甚长,据我估算,婴鲤能主动袭击人类也是近十年的事。据说曾经有很多人在此跳湖自尽,也加快了婴鲤的成长。再加上湖底淤泥沉积,婴鲤有了隐蔽之所。近年来保卫力量加强,湖中已禁止游泳,所以直到今天仍极少有人知道。”

     萧寒道:“如此邪物,要尽快消灭了才好。”

     晴飞道:“婴鲤极少主动袭击落水之人,寻常人游泳也不妨事,只是此湖中还有一条婴鲤王,力大无穷,浑身坚如金刚,刀枪难伤,常拉拽游泳之人的脚,拖入湖底淤泥中,待其死后,啖其血肉,食其魂魄,被害之人魂销魄散,不堕轮回。跳湖自尽及溺死之人也一样。”

     萧寒道:“得好生想个办法,莫要叫他走脱一条。势要将它们一网打尽,打蛇不死,后患无穷啊。”

     晴飞道:“世间事,有其利必有其害,有其害也会有其利,婴鲤也一样。婴鲤性至阴至寒,又嗜食阴魂,使其体布满阴毒,只是婴鲤心却是一宝,不说生死人而露白骨,对损伤魂魄却有奇效。”

     萧寒道:“弊大于利,如此邪物,本不该出现在世上,留下枉自多害人命。”

     晴飞道:“过些天我正需婴鲤心,此刻还是多留他几日吧。”

     萧寒道:“你要他何用?是谁伤了魂魄?”

     晴飞道:“最多五日,便有分晓。到时少不得需要萧兄相助。只是现在却不便多说。”

     萧寒道:“倒时候找我便是。”

     此时,天色已近正午,湖面粼粼波光,塔影倒映其中,碧水蓝天,当真美不胜收。

     只是知道了湖底藏有邪恶的婴鲤,这美如图画的景色中竟也杀机四伏,萧寒心中对这碧蓝的湖水竟有了一丝忌惮之意。

     萧寒回到宿舍,舍友此时也在。这宿舍本来要住四个人的,现在却只有两个人,这本是很平常的事。

     萧寒的室友姓郭,叫郭昊天,是个网虫,每天除了必上的课都躲在宿舍。

     萧寒一进门,郭昊天头都没抬,说道:“刚刚有人找你,你没在,给你留下了一封信,就在你的铺上。”

     萧寒心中有些惊讶,道:“找我的?”

     郭昊天道:“据我所知,今年新生只有你一个人叫萧寒。”

     萧寒道:“那多半是不会错的了。你在看什么?”

     郭昊天道:“一张自拍照。”

     萧寒道:“你女朋友啊?”

     郭昊天道:“不是。”

     萧寒凑过去看,他看到那张照片时,又是一怔,今天令他惊讶的事情实在多了些,也令他心中隐隐不安,这里好像并不像表面看来的那么平和。

     现在虽然隐约觉察到似乎有一件事让这里聚集了好多能人异士,只是现在仍看不清楚。

     萧寒甚至觉得自己也在局中,心底竟有一种兴奋,风云际会,对修行未必没有好处。

     郭昊天继续道:“这个女孩也是今年的新生,这张照片是他的一个追求者上传的。”

     萧寒这才看向照片中的女孩,眉目清秀,一张瓜子脸,甚是俏丽。

     郭昊天自顾自的说道:“你想必也看出来了,这张照片的诡异。”

     萧寒道:“哦?”

     郭昊天见他回应,说得更起劲了。“这张图是昨天晚上十点拍摄的,今天凌晨两点上传的,你看图片下方的一首诗。”

     萧寒看去,果然是首诗:

     “命运的转轮是何等的神奇

     昨晚八点我遇见了你

     你的笑不辜负我们的相遇

     晚上九点我丢了我的魂

     满世界找不回我的心

     如果这辈子不见你的人

     十点你传来一张照片,又何必

     多此一举,苦苦的等待也是痴

     你在或不在,我的眼前都是你

     十一点我的手已靠近拨号的按键

     震震的心中满是麻麻的情电

     说太显或许不便,还是问平安

     十二点终于等到你的来电

     我静静地听你呼吸你也无言

     你告诉我你已经死了就在昨天

     凌晨一点我简直发了疯

     只盼这是挣不开的恶梦

     在暗夜里怔仲是梦是醒

     凌晨两点我上传了你的照片

     我知道这一切都已无法改变

     我陪着你,你不会孤单”

     诗歌下方有诗题《七小时》,萧寒道:“这个女孩真的死了吗?”

     郭昊天道:“昨晚十点离世了,只是她死的样子很奇怪。”

     萧寒道:“怎么个奇怪法?”

     郭昊天道:“据她的室友讲,晚上十点这个女孩自拍了一张照片,上传后就去睡觉了。她的室友去洗澡,大概过了半小时,她的室友回到宿舍后发现她已经停止了呼吸。身体已经冷了,样子却还是像睡着了一样。”

     “死人是不会打电话的,那诗中凌晨时分的电话怎么解释?”

     “据讲也属实,那个男生的室友讲他晚上的确接到一个电话,时间大概就在十二点十五分,打了大概半小时,男生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凌晨两点上传了这张照片后,男生也跳楼了。”

     萧寒皱眉道:“看来诗中所说都是真的了。”

     郭昊天道:“这首诗记载了这个真实的故事,最起码现在两个人的死都是真的。”

     “会不会是有人用那个女孩的手机打的?”

     “十一点警察已经封锁了女孩的寝室,女孩的手机也被收到证物袋中化验了。”

     “又或者会不会根本不是那个女孩打的,而是其他人跟男生开了个玩笑。”

     “警察已经确认那个电话的确是女孩的手机打的,时间什么的都吻合。”

     “这可真奇怪了,他们昨晚刚刚认识?”

     郭昊天点了点头,道:“有人昨晚见过他们相遇的场面,全程相遇无言,两人对视了足有五分钟。”

     萧寒道:“他们怎么留的电话?”

     “他们的室友是一对情侣。”

     萧寒思索了会儿,忽然道:“那个女孩可能还没死。”

     郭昊天道:“为什么?”

     萧寒反问道:“你能不能找到那个女孩的室友?”

     郭昊天摇了摇头,萧寒道:“那可有些难办。”

     郭昊天道:“不用,她已经找过你了。”

     萧寒道:“今天找我的就是那女孩的室友?”

     郭昊天点了点头,萧寒看向床上。

     床面很整洁,除了被子,一向很少有其他东西。

     萧寒目光落在一纸彩笺上,淡粉色的纸,像极了恋人间的情信。

     彩笺书,红粉泪,两心知。这一纸书信,上面是否也已写下断肠词。

     萧寒取过来看,粉色笺,金色字。只是字不仅歪曲且断续,小孩子初学写字只怕也比这好看。

     “怨魂日夜窥伺左右,命在顷刻间,盼君念昔日情谊,速来湖心亭一会。”

     触目惊心,此刻外面青天白日,萧寒亦不免一惊。

     “怨魂?什么怨魂这么厉害?”

     信上没有落款,萧寒不由一阵疑惑,自己自下山来接触的人实在不多,又是谁写的这封信?

     不过目前紧要的应当是去湖心亭一趟。

     郭昊天暧昧的看着萧寒,以为这是哪个女孩的情书,萧寒淡笑不语。

     湖心亭在湖心岛上,湖自然还是莫愁湖。

     阳光下,湖面泛起粼粼波光,塔影亦悠悠然。

     风光依旧,萧寒此刻却没有心情赏景。

     在湖心岛上青石阶蜿蜒而上,一座小小的亭子隐在花木深处。

     萧寒涉阶而上,亭中早有人在。

     两个花一样娇媚的女孩对坐在亭中。

     其中一个穿着青色衣衫,一头秀发,一张俏脸。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愁。

     另一个穿着淡黄色衣衫,脸色晶莹,肌肤胜雪,清丽脱俗,眼波流转间自有一股动人风致。

     这两人萧寒却都认识,那个着青衫的便是日前在湖边邂逅的女孩,那穿黄色衣服的却是在湘西见过的程英。

     青衫女孩见到萧寒只是微微一惊,程英早已迎了上去。

     萧寒道:“那封信是你写给我的?”

     程英点点头,道:“那你还以为是谁啊?”

     萧寒道:“那字也是你写的?”

     程英道:“那是我专门设计的,怎么样?吓到你了吧?”不等萧寒回答,拉着那个青衫女孩道:“这是我的同学孙婷婷,今天找你来也是因为她。”

     萧寒道:“我们已经见过面了。”

     程英疑惑地看向孙婷婷,孙婷婷脸上一红,道:“那首诗……”

     程英恍然道:“你就是那个色狼啊,还写诗,你可真是好有品味啊。”只是不知如何她的语气竟有些酸意。

     萧寒也看向孙婷婷,孙婷婷脸色更红了。

     程英道:“你对婷婷的情况了解了吧,你能解决吗?”

     萧寒道:“其实她的情况并不复杂,只是现在有些变化。”

     程英道:“这些日子她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了,只是最近几天又能看见那些奇怪的东西了,而且比以前更严重了,你能帮她吗?”

     萧寒道:“我并不能肯定,只是要帮她,一定要先去个地方。”

     程英道:“什么地方?”

     萧寒道:“她家的祖坟。”

     程英道:“这和祖坟有什么关系?”

     萧寒道:“我要先去看一下,确定后才能说。”

     程英和孙婷婷在一旁小声商议着,萧寒想起刚刚看到的那张照片,对两人道:“最近校园内恐怕不安全,你们要注意安全啊。”

     程英问道:“为什么?”

     萧寒道:“我今天看到一张照片,昨晚有个女孩离世了。不过事情好像很诡异。”

     程英一惊,道:“你也看到那张照片了?”

     萧寒点了点头,程英伤心的道:“那个女孩是我们的室友,也是找你的第二个原因。”孙婷婷的目光也黯然了。

     萧寒一惊,道:“你们不是同级学生啊,也在一个宿舍吗?”

     程英解释道:“中文系女生比较多,宿舍混在一起也是常有的事。”

     萧寒迟疑道:“我原以为这只是一起普通的死亡事件,现在看来比我想象中要复杂得多。”

     萧寒停了片刻,问道:“你们昨晚和她在一起吗?见到的男生是谁?”

     程英道:“是一个叫岳不群的家伙。”

     萧寒道:“他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啊?听起来你好像不怎么喜欢他。”

     程英道:“才不是,那个家伙一直死皮赖脸的缠着婷婷,昨天要不是有事请他帮忙,才不会见他呢。”

     萧寒道:“你们为什么事找他,他不是和你们约好今天见面的吗?”

     程英似乎有些愤怒,道:“不说那个讨厌鬼了。”

     萧寒道:“他看起来并不令人讨厌啊。”

     程英惊讶道:“你也见过他?”

     萧寒道:“有过一面之缘。”

     程英道:“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如果听过他父亲做过的一些事,恐怕你也会讨厌他的。”

     萧寒道:“这又关他父亲什么事?”

     程英道:“当然有关系,不过这事还是让婷婷对你说吧!”

     孙婷婷的神色更加凄凉,萧寒知道她接下来要说的事定然也会十分凄惨,甚至可能是她的秘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空中又飘洒下雨丝。

     檐前雨滴如一道晶莹的珠帘,帘后幽怨更浓,哀愁也更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