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百团大战(下)
    书法协会的女孩见萧寒不肯加入书法协会,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她回到桌前收起萧寒写的那幅字,刚想重新铺上一张纸书写,只见桌上清清楚楚的印着四个字“蛮夷与狗”。

     女孩喃喃道:“入木三分,这腕力是何等的惊人。”

     她却不知瘦金体为宋徽宗所独创,本已劲力为先,“书到瘦硬方通神”。

     明陶宗仪《书史会要》曾推崇说:“笔法追劲,意度天成,非可以陈迹求也。”实是第一流的书法。

     却说萧寒听到一阵悠扬的琴声,正想寻找弹琴的人,忽然听见旁边有人道:“你没听过'百无一用是书生'吗?这年头还做什么书呆子,还是习武的好,把身体练好了,想欺负谁就欺负谁。”

     萧寒循声望去,原来文学社和爱武社挨着,本来也没什么,两家社团各自招新,谁也不妨碍谁。可今年文学社负责招新的人是程英和孙婷婷,而爱武社则是两个膀大腰圆的男人。以至于去往文学社的人络绎不绝,而爱武社则无人问津。

     负责招新的人虽然是自愿参加的,却也是有指标的,眼看着文学社报名的人源源不断,自己这边却门可罗雀。爱武社的人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碰巧一个油头粉面的人在文学社前为了讨好两个女孩,扬言道:“腹有诗书气自华,做个武夫又有什么前途?”

     旁边有人应道:“'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有道是人欲做非常之事,必先立非常之志,'饿其体肤,劳其筋骨',其中真意,岂是那些舞枪弄棒的粗人所能懂得?”

     又有人说道:“就像如今秋意渐浓,秋色更是如诗如画,我辈自能吟诗唱和'绿杨楼外人不到,苔染秋千,叶落偏妖娆。瘦损韶华人渐老,寂寞长街,留与秋风扫'。若是不幸生而为武夫,自然只有抓耳挠腮,干瞪眼的份了。”

     刚刚那人又接道:“芳径无人花自落,秋风何处惹闲愁……”

     几人吟着酸诗一唱一和,只是拼命的讨好文学社的两个美少女,浑然忘了旁边还有个爱武社。

     两个主持爱武社招新的人自然不干了,写诗拼不过,便直接开骂,这对两人倒是家常便饭,驾轻驭熟,有道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两人和一群酸书生对骂,谁也不理对方骂得是什么,只捡熟悉的骂出来。

     一边摇头晃脑的掉书袋,一边胡言乱语缠夹不清,两家社团也因此吵闹了起来,越吵就越厉害,程英两人劝也劝不住,只在一边着急。

     萧寒缓缓吟道:“谁道书生不如兵,文章千古说纵横。醉卧沙场公侯事,运筹帷幄是书生。”他的声音虽轻,却在嘈杂的声音中清晰传到对骂双方的耳中。

     爱武社其中一个负责人说道:“你是谁?这里的事跟你没关系,少多管闲事。”

     另一个说道:“净整些文邹邹的东西,酸不酸啊?”

     萧寒道:“自古文武相争,各有所重,仍可文武兼修,刚柔并重。作为新时代的书生,自然要有新的眼光。”

     那人不服道:“那你说新时代的书生又是什么样子的?”

     萧寒道:“新时代的书生应该是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传承经典而又独树一帜,'行到有穷处,坐看云起时'是他的淡然潇洒,聚风成辇,啸傲为歌,书生自有不输于武将的疏狂豪气。”

     那人“嘿嘿”冷笑数声,道:“书生便有这许多好处?你未免将练武之人瞧得忒也轻了。”

     另外一人道:“就是,难道说习武便没有什么好处吗?”

     萧寒摇头道:“习武不仅可以强身健体,更可以保家护国。看铁血男儿征战沙场,勇猛将士守卫四方,才有了如今的和平安定。但习武绝不是想欺负谁就欺负谁。”

     其中一人冷笑道:“休要牙尖嘴利,我偏要欺负你又怎么样?既然你自诩新时代的书生,我有一个上联,你能对得出吗?”

     萧寒道:“但讲无妨。”

     只见他将宣传海报翻转,用记号笔刷刷写下六个大字,道:“在上不是南北,这就是我的上联,你来对吧!”

     萧寒笑道:“我道是什么了不起的对联呢。”

     只见他接过笔也在海报上写下六个字。

     爱武社的人读道:“阁下什么东西!小子,你居然骂人!”

     萧寒道:“对对联本是十分风雅的事,你们偏要用些老掉牙的对子,老夫子尚且难不住,又怎么难得住新时代的书生呢?你们专研此等整人之文字,岂非落了下成?”

     那人大骂一声,伸手向萧寒推来。萧寒任他推在身上,既不反击,也不闪避,身子岿然不动。那人手上逐渐加力,一张脸涨的通红,却依旧无法令萧寒移动半步。

     另一人见势不妙,也来帮他,即使两个人一起推,也是无法推动萧寒半步。

     萧寒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萧寒道:“你们再不放手,我可就不客气了。”

     两人如何不想收手,只是两人无论如何用力手都抽不回来,连脚都挪不开半步。

     萧寒本无心多事,只是生气这两个人习武动机不纯,若是换一个人,被他们一推,纵不受伤,也要摔个大跟头。此时见教训的差不多了,两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自也不会再次发难。肩膀微一用力,又将两人弹了出去。

     这两个人武学底子总算不错,及时扎稳马步,没摔跟头。两人再也待不下去,灰溜溜地挤入人群中不见了。

     经过此事,来文学社报名的人更多了,将报名的桌子挤的密不透风。

     萧寒见已经没事了,便又四处闲逛。程英本想找萧寒说说话,奈何报名的人太多,一时无法脱身,只得作罢,任他去了。

     不一会儿,萧寒来到丝竹协会桌前,他之前经过此处时桌前还没有人,此时依旧很冷清。桌前只有一个男生在调试琴弦,萧寒心道:“刚刚弹琴的人是他吗?”

     只见这人五短身材,满脸痘痘,眼睛浑浊,一双手又粗又短,全不似风雅之人,连附庸风雅都和他绝无关系,萧寒心中略有些失望。

     这人只调试了片刻,就开始弹奏起来,只听了三五个音符,萧寒便已听出这人完全是个初学者,手法生疏,知道刚刚弹琴的绝不是这个人。

     萧寒心中略定,四下打量了一下,却没有看见其他丝竹协会的成员,又有些失落,只得先行离开了。

     萧寒漫无目的的走着,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有人在盯着自己,萧寒向四下看了看,却什么也没发现。

     他目光一扫,发现居然来到了剑道协会,两个人穿着黑色护具,连脑袋都被护得严严实实的。手执一根木棍,在“托”“托”地互相击打着。

     萧寒停下脚步,饶有趣味的看着两人对打。

     吸引萧寒的并不是练习击剑的人,在桌子后面有两个身材矮小的人在用东瀛语交谈着,萧寒听不懂东瀛话,却依旧听的津津有味。只是他的目光盯着击剑的人,旁边的人只道他看击剑入了迷,全不知他是在偷听两个东瀛人说话。

     那两个东瀛人说话声音甚轻,在如此热闹的地方稍微离远一点就听不见别人说什么,却没想到萧寒耳力比常人强得多,两人的谈话都被萧寒听在耳中。

     萧寒自也不会一直听下去,他只听了一会儿,就有人拿着传单过来问他要不要加入剑道协会。

     萧寒摇摇头表示没兴趣,走了开去。

     萧寒再次回到文学社的时候,报名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程英见萧寒过来,十分欢喜,雀跃着拉着萧寒就要说个不停。

     萧寒道:“你认不认识懂东瀛话的同学?”

     程英虽然奇怪,仍然点了点头,道:“认识啊,你要学东瀛话吗?”

     萧寒道:“只是请他帮我翻译几句话。”

     程英有些失落地道:“我只道你是来找我的。”

     萧寒看着程英有些黯然的眼神,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心疼。

     程英继续说道:“唉,又是一场空欢喜。”

     说着,程英拉着萧寒来到丝竹协会桌前,依然冷冷清清,鲜有人问津。这里不知什么时候又来了一个女孩,长发及腰,白衣白裙,五官极为精致。

     程英一见到她,就叫道:“云姐姐,我来找你帮忙来了。”

     那云姓女子见到程英,笑道:“这次你又有什么事啊?”

     程英一指萧寒,幽怨地道:“还不是他。”说着,拉过萧寒道:“呶,云姐姐精通十三种外语,有什么问题你问她好了。”

     云姓女子心思玲珑,见两人联袂而来,程英眉宇间隐隐有些不悦,知道两人之间关系定不比寻常,当下笑道:“是谁惹得咱们大小姐生气啦?”

     说着她向萧寒一指,道:“是不是他?他竟有胆子惹得咱们大小姐,让他听一曲《醉红尘》如何?”

     萧寒笑道:“好美的名字,光听名字已醉了三分。”

     云姓女子道:“想必这首曲子你也会很喜欢。”

     她伸手拨弄了下琴弦,琴声如黄鹂鸣涧,萧寒心中一凛,道:“在下荣幸之至。”

     程英急道:“那怎么行?你如果敢这么做,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那云姓女子诧异地看着萧寒,她虽然看出两人关系不一般,却没料到他在程英心中竟有这般重要的地位,别人不知自己这首曲子的厉害,只道这是什么情丝婉转的曲子,程英却是知道常人如果听了这首曲子,轻则神魂颠倒,终日浑浑噩噩,重则神智错乱,变成白痴。

     她有些好奇地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萧寒将从两个东瀛人那听来的话复述了一遍,云姓女子只听了一句,就蹙起了眉头。越听眉头皱的越紧,还没听完便打断萧寒的话,嘱咐之前萧寒看到的那个男子看好摊子,带着萧寒两人离开了。

     萧寒隐隐然感觉到自己无意中听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但是什么事,他现在却不知道,心中越发好奇。不过从云姓女子紧张的模样也可以看出此事实在是不同寻常。

     两人来到一间简陋的自习室,云姓女子才停了下来,道:“你是在哪听到的这些事?”

     萧寒道:“我只是无意中听到的,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云姓女子道:“我只能告诉你十月初三,围攻昆仑,这两句你听得最为完整,其他的就是断断续续的连不起来,有俘获了什么,忍者已经到了。至于是什么事情,我也猜不出来。”

     萧寒道:“谢谢你了,今天已经是九月二十八,距离初三也不过五天,希望还来得及。”

     云姓女子道:“不必客气,我也并没有帮上什么忙。”

     萧寒道:“这些已经足够了。”

     程英道:“昆仑,李昆仑,你说他们之间有没有关系?”

     萧寒点点头,道:“应该是有的,不论如何我都要去一趟昆仑。”

     程英道:“我陪你一起去。”

     萧寒道:“不必,这次去只是将这个消息赶快通知昆仑,人多反而不便行事。而且现在连忍者都掺和进来了,那些人手段阴狠毒辣,你去了太危险了。”

     程英道:“就是因为危险我才更要和你一起去。”

     云姓女子笑道:“听起来很有趣啊!这次的事一定很刺激,不如我也一块去吧!”

     萧寒只觉得头都大了。

     云姓女子道:“好了,你就一个人去吧。程英和我在一起,你总该放心了。不过你只有七天的时间,七天后你如果回不来,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去找你。”

     萧寒道:“好!七天应该足够了。”

     他话音一转,道:“云姑娘似乎对昆仑很重视。”

     云姓女子道:“祖上曾和昆仑前辈有些渊源,如今倒也没什么联系了。”

     萧寒没有再问下去,只是心中诧异更甚。

     九月二十九,黄昏。

     一架燕京飞往西北的航班上,萧寒在闭目养神。他有种预感,他要去的地方早有人布下重重陷阱。纵然不是针对他,他也并不会因此而放松警惕。

     夕阳西下,残霞如血。云卷云舒渐渐聚成一张血盆大口,飞机正往口中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