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解惑
    萧寒手中纸符很快熄灭,众人又陷入一片黑暗中。

     程英在角落坐下,揉着发痛得脚腕说道:“我就知道这姓岳的不安好心,你们还只道他是迷途知返。现在被困在这里,还不知他要怎么对付我们呢!”

     萧寒道:“我们在四处看一下,看有没有什么出路。”

     晴飞道:“我看这也不像陷阱,至少不会是为仇人准备的,否则在地上放的就不是干草,而是钢刺了。”

     程英道:“也许他是想要生擒我们呢?”

     晴飞道:“既然费下如此心计,他如果想要将我们生擒,绝不会任由我们跌在松软的干草上,好端端的在这里聊天,再不济也会有迷香之类的东西吧!”

     程英道:“既然你那么聪明,那你说他为什么这么对我们?”

     孙先生道:“老实说我并不相信岳叔叔会一直错下去,至少我觉得他是真心悔过的。”

     孙婷婷也道:“他虽然害的我们好苦,我也曾想过让他恶有恶报,但是看到他的时候我也恨不起来了。老真是一件可悲的事情,教人怜悯。”

     “我们之前只想着孙岳两家有恩怨,现在看来他们只是鹬蚌相争,只是谁是渔翁呢?”萧寒沉声道:“这里既然不是为敌人准备的,那一定是给他自己留的后路,这里一定有暗门。”

     晴飞道:“如果这是给自己预留的后路,他为什么不一块下来呢?”

     萧寒道:“正因为如此我才担心,这次来的只怕是个非常可怕的敌人,至少他自己就对付不了,而且他觉得我们即使留下也无济于事,也许就是当初的那个术士亲自来也说不定。”

     晴飞道:“现在我只想早些出去,想到外面就是敌人,而我却只能躲在地洞里,我都快要发疯了。”

     萧寒在陷阱四壁摸索着,良久才发现两面墙壁夹角处有一块长宽各两尺的钢板可以活动。

     推开钢板,依旧是一片黑暗,萧寒引燃一道灵符,只见一道石阶斜斜向下伸入黑暗之中。

     萧寒笑道:“这人心计倒也了得,留下后路时已把阻击追兵的法子都想到了。只要下到石阶上,引燃干草,追兵就不敢下来,在石阶上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程英道:“心思不正,心计越深越是遗祸无穷。”

     萧寒摇摇头,道:“你到现在还不相信他是真心悔过吗?”

     晴飞道:“可惜没有火把或者蜡烛,现在下去未免太危险。”

     萧寒道:“那也是没法子的事,我还有些灵符,我来开路吧。”说着,萧寒俯下身子,当先拾级走下去。

     石阶很陡,地道虽然仍是狭窄,却反能站直了身子。萧寒下了十三四级石阶,就踢到了一块石板,石阶也就此转左,继续向下斜伸。

     萧寒低声嘱咐道:“小心,下面石阶转左。”

     他的声音很温和,在这地道中居然已激起回声,使得这阴暗的地道更显阴森恐怖。

     不知转了几次,石阶下面出现一条地道,可容两人并肩走过,地道中充斥着一股令人极不舒服的泥土腥味。

     程英抱怨道:“这条地道造的并不好。”

     “这样一条地道修建时也并不容易。”萧寒道:“也不知道这条地道通往何处。”

     萧寒又引燃一道灵符,但见这条地道笔直的向前伸展,远处一片漆黑,仿佛没有尽头一样。

     事实上他们走了并没多久,已经来到地道的尽头。

     又是一道石阶,斜斜向上伸展。萧寒拾级而上,耳贴暗门听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推开暗门。

     萧寒出了暗门,发现四周是两米高矮的石墙,地面也是石头铺成,像一个巨大的水池。

     中间是由花岗岩雕成一个巨大的龙头,张大了嘴,萧寒刚刚就是从龙嘴里出来。

     等到晴飞出来后,萧寒已查看清楚周边的环境。

     程英道:“这里好像一个水池啊!”

     萧寒道:“如果我没猜错,这里就是岳中明别墅里的那个喷泉。”

     晴飞叹了口气,道:“想不到这么久还是没能走出那栋别墅,这地道可当真有些古怪。”

     孙先生看了看四周两米高的石墙,道:“我们要怎么上去?”

     萧寒道:“只能爬上去了。”

     萧寒向前纵去,右足在石墙上一点,身子已借力上拔,一高出石墙,游目四望,人已落在石墙上。

     此时夜风正急,他人在空中,衣衫飘飘,说不出的潇洒飘逸。

     他又跳入池内,抱起程英向石墙掠上,虽然多了一个人的重量,萧寒依然轻飘飘的跃出了石墙外。

     晴飞也抱着孙婷婷跃出了石墙,两人又合力将孙先生拉了上来。

     外面杂草丛生,长几及腰,正是在岳中明的别墅之中,此时小楼中一片黑暗,灯光早已熄灭。

     萧寒心中记着之前感受到的术法气息,生怕岳中明已遭了不测,当先向小楼跃去。

     小楼门窗已残破,萧寒走进屋中,月光透过门窗洒落在地上,地上一片狼藉。

     一个黑影此时正直挺挺的跪在屋中。

     程英已走到萧寒身后,她也看见这个跪着的人。

     萧寒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那人悲痛地道:“贵客登门,直令蓬荜生辉,只是家逢巨变,不能起身相迎,还请恕我招待不周,贵客就请自便吧!”

     那人听声音甚是年轻,程英道:“岳中明呢?他不在吗?”

     那人道:“原来你们要见的是家父,家父刚刚离世。”

     孙先生此时也走到了门外,闻言不觉一惊,道:“死了?什么时候的事?”

     那人缓缓转过头来,慢慢说道:“一刻钟前。”

     月光照在那人脸上,只见他脸色苍白,目光悲痛,正是岳不群,萧寒之前在程英口中得知岳不群是岳中明的儿子,却不料此时竟会见到岳不群,惊道:“岳兄……”

     岳不群目光扫视众人,道:“你们都是来找家父的?”

     萧寒点了点头,道:“不久前我们刚刚见过伯父,不料顷刻之间已经阴阳两隔,实在教人惋惜,不知伯父是为何人所害?”

     岳不群道:“家父今年已有七十岁,正值古稀之年,虽然未必有多长寿,相信也不算早夭了,更不必惋惜。家父正是被我所杀。”

     众人心中又是一惊。

     萧寒引燃一张符箓,只见岳中明横躺在地上,胸前插着一把匕首,脚边倒着一盏油灯。

     萧寒点亮油灯,就着灯光,只见岳中明面色苍白,双目圆睁,越发显得可怕,手指接触到尸身,一股寒意霎时刺入肌肤,萧寒手臂微缩。

     程英道:“你杀了你父亲?”岳不群点了点头。

     “他也是迫不得已,不要再提了。”萧寒挥手阻止了程英,又转头看向岳不群,道:“你能说说当时的情形吗?”

     岳不群看着萧寒,叹了口气,道:“家父被邪物附身,我回来时他已经癫狂,神智不清,我怎能眼看着他的躯体被邪魔占据,无奈之下我只能出手。此举虽然不孝,但也强过邪物借尸还魂,利用家父的身体做下错事,教他九泉之下不安的好。”

     萧寒道:“只怕我和你的选择也一样,这也怕是最好的结局了。”

     程英道:“你今夜才回来吗?”

     岳不群道:“这两天我一直在处理李毅的事,如果我早些回来,相信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

     程英向萧寒解释道:“李毅就是那个上传照片后自杀的那个男生。”

     萧寒和晴飞对岳中明的死深感遗憾,程英等人此时也已相信岳中明之前所为完全出于一番好意,言语间也不那么刻薄。

     岳不群道:“如果诸位没有其他的事就请自便吧,我想在这里陪陪家父。”

     萧寒等人道别后一齐出了别墅,秋夜寒凉如水,晚风呜咽,直似九幽鬼泣。

     别墅内一灯如豆,把岳不群的影子拉得老长,在凄清的夜色中看来孤独而又苍凉。

     下山的路上,萧寒问晴飞道:“你猜这次被召唤的鬼物是什么级别?”

     晴飞道:“能在这么短时间内附身成功,起码比厉鬼要厉害很多。”

     萧寒道:“不止,我刚刚查探岳中明尸身时,发现他体内仍残存着阴煞之气,尸身早已冰凉,普通厉鬼附身后体温虽较常人为低,心脏周围仍会温热。”

     晴飞一惊,道:“难道对方能请得到鬼王?”

     萧寒道:“若是他真能请得到鬼王,上次在校园内他也不必慌慌张张地退走了。以我估计,他召唤的应该是飞天夜叉。”

     程英和孙家父女对两人之间的对话直如云里雾中,此时听到飞天夜叉,更觉新奇。

     程英问道:“飞天夜叉是什么?好厉害吗?”

     萧寒道:“飞天夜叉在佛教中是一种勇健捷疾的食人鬼,又称飞仙大力鬼王,地行罗刹,游于四天,所行无碍。在传统鬼怪中则属于僵尸的一种,僵尸日久能飞,日间也不必藏在棺中,这就是飞僵,飞僵修行后,日久则变飞天夜叉,食人啖鬼,性极凶残。”

     程英道:“僵尸也能附在人身上吗?”

     “普通僵尸自然不可以,可一旦修成飞天夜叉,不止能依附人身,食人啖鬼,上游碧落,下到黄泉,所行无碍。”萧寒叹了口气,继续道:“我现在也已明白那张诡异的照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程英急问道:“那是怎么回事?真的是摄魂术吗?”

     萧寒道:“那个女孩的魂魄的确被人摄走了,那个男孩只怕就是凶手之一!”

     程英道:“这怎么可能?他们那天是第一次见面,之后便各自回了宿舍,再也没有出去。”

     “他再不济也是个帮凶。”萧寒道,又转头看向晴飞,道:“你听没听过一类人叫做勾魂使者?”

     晴飞道:“勾魂使者也是灵媒的一种,一般由先天阴气较重且能通灵的人所担任,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为术士物色合适的灵魂。”

     萧寒道:“不错,我怀疑李毅就是一个勾魂使者。那天晚上他见到那个女孩时在女孩身上种下魂引,以便于摄取女孩魂魄,可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真的爱上了那个女孩。而在女孩死后,他也受不了刺激,自尽了。”

     晴飞道:“如果李毅真的爱上了那个女孩,他为什么还要任由术士摄取女孩的魂魄呢?”

     萧寒道:“可能他无力阻止也说不定,毕竟勾魂使者只负责物色灵魂,没有自由,连自身安全都无法保障。又或者那女孩的魂魄异于常人,这原因只怕只有勾魂使者和术士才清楚了。”

     晴飞叹道:“爱情真是一件奇妙的东西。”

     程英忽然道:“当日你说佳佳,也就是照片中的那个女孩可能还有一半的希望救活是怎么回事?”

     萧寒道:“如今看来那女孩生还的机会实在渺茫,勾魂使者自然清楚术士拿那些灵魂做什么,而他已选择了死亡,说不定现在女孩的魂魄已消散了。”

     程英和孙婷婷都叹息不已,她们相处的日子虽然很短,感情却实在很好。

     晴飞道:“岳中明一死,破风水阵便少了一层顾虑,可我却实在不希望他死。”

     萧寒道:“一个人即便犯过错,只要他勇于承认错误,肯下定决心改过忏悔,都是值得敬佩的。何况现在他人已死,无论生前的错误有多严重,也该一笔勾销了。”

     晴飞道:“他的儿子倒像个谦谦君子,若是教我面对被飞天夜叉附体的人,只怕我的选择也是和他一样的。”

     萧寒也道:“我和他虽然只见过一面,可是如果没有豁达的胸襟也难有他这种风度。”

     晴飞道:“人死不能复生,早日破了风水阵,消了这笔糊涂债吧!”

     萧寒道:“事不宜迟,那我们就在明日起坛吧!”

     孙先生问道:“我们需要注意什么?”

     萧寒道:“现在吃斋是来不及了,沐浴净身,事后补吃七天济渡斋,只要心诚,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孙先生点头应允。

     夜色深沉,山下灯火辉煌。

     这万家灯火何曾有山上阴森恐怖的感觉,众人心头的一丝压抑也随之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