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谁在搞鬼!(中秋快乐)
    我对自己队友不说十分,也有九分了解。师爷身为女性,在心理承受能力上是比男性差了点,但要说身手,十个男的不一定有一个赶得上她。所以,表面上看,我们可能这一跳下去就会生离死别,但实际上,我和师爷都不会有事。

     我一说完,纵身跳了下去。

     七八米的高度,会点功夫的,就算是楼房,也不至于摔死,何况我们落脚的地方不是水泥地面,而是有弹性的藤条和灌木上。

     我跳下去,伸手便抓住了一把藤子,紧跟着将藤子缠住一只脚以免发生意外,然后趴在石壁上冲上面喊:“下来吧,尽量离我近一点,有事我能帮个忙。但是,也别坐我头上,不然,我就亲手送你们下去。”

     师爷、财神爷相继跳了下来,在我两边抓住了藤子。

     师爷似乎对我很有成见,跳下来先给我屁股上踢了一脚,然后怨恨已久的看着我。

     我莫名其妙的问道:“你干嘛?”

     师爷有些气不过的样子:“看你不顺眼!”

     女人总是在你不经意之间偶尔会发些莫名其妙的小脾气,这样才会显得可爱。

     我开玩笑说:“看我不顺眼,你应该把我直接从这踢下去呀。”

     师爷赌气说:“你以为我不敢?”

     “敢,你敢!”财神爷不耐烦的说道:“你俩就别打情骂俏了,一股子酸味。快让上面那位跳下来吧。”

     我抬头看上去,看到刘金高还站在洞口望着下方的瀑布犹豫不决。

     瀑布的水声特别大,眼前的水雾也很大,我擦去睫毛上的水,扯开了嗓子大声喊:“刘金高,再不下来,我们可就不管你了。还有啊,如果你走丢了,我和财神爷就去问候你老婆。”

     财神爷特别喜欢黄.色笑话,哈哈大笑:“对。再不下来,我们去问候你老婆!不知道你老婆长的好不好看,身材行不行哈。”

     我正乐着,师爷又给我踢了一脚:“不要脸!”

     其实之前我就知道刘金高除了胆子小,还特别爱她老婆,拿他老婆开玩笑,他一准会认真严肃的对待眼前的事物,而且勇气陡增。

     刘金高说道:“我跳了啊!你们看着点,别,别被我撞着了,啊!”

     刘金高跳了下来,抓了好几次才在财神爷边上抓住了一颗灌木的幼苗,然后那小树苗被他连根拔起,整个人继续往下掉。财神爷眼疾手快,抓住他一只手提了上来:“你小子看着点,别死在我眼皮底下,老子会做噩梦的。”

     刘金高吓得脸色都黑了,赶紧双手抓住救命的藤子:“谢谢财神爷,你可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呐。回去,我一定好好感谢你。”

     财神爷淫笑道:“怎么?用你老婆感谢我?”

     刘金高脸色一怔,就怕财神爷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当真:“财神爷别开玩笑,我老婆咋能拿来当礼物谢人呢。这个,是不能开玩笑的。”

     财神爷没了兴趣,气哄哄的骂道:“那就别废话,赶紧找路往下爬。”

     瀑布距离底部至少有个五百米,从这下去,不是说抓住了藤子就安全了,还得克服心理上的障碍和拥有过硬的身体素质。我观察过周围,如果不是因为只有这条唯一的路可走,我绝不会冒这个险。

     不过,也算是上天眷顾,这瀑布后面的石壁上,藤条植物十分繁茂,只要不松手,就可以慢慢往下爬,还可以踩在藤子上中途休息。

     爬了十几分钟,四个人抱着藤子,背靠在流水的石壁上休息。

     财神爷从身旁的无花果树上摘了一颗熟透的果子正要吃。我冷不丁的说道:“小心有毒!”

     财神爷把已经伸进嘴里的果子放下:“你别吓(hei)我,这就是一个无花果,能有什么毒?我快饿死了,解解馋还不行吗?”

     “不信你问师爷。”我看师爷一个人沉默不语,把话题扔给她解解闷:“她对丛林里的植物有研究。”

     财神爷问:“师爷,真的假的?”

     师爷随意的看了一眼财神爷手中的果子说:“别吃熟透的,里面可能有虫子,吃了会有严重的腹泻。”

     财神爷问:“不是毒吗?这会儿又成虫子了?”

     师爷白了我一眼:“他在胡说八道,你也信?”

     财神爷知道,进了丛林,我是对付迷信方面的专家,而说起动植物,师爷才是内行。他剥开无花果一看,果真看到几条蛆一样的虫子在果肉里蠕动,赶忙把手中的果子丢掉:“虫子就虫子,四哥你能不能每天都拿鬼啊毒啊什么的吓人,这次进山,我铁打的心都被吓坏了。”

     我解释说:“我只是用了更为吸引人的字眼来表达我的意思,目的都是一样,都是为了不让你吃。”

     财神爷最怕我跟他咬文嚼字了,别人文绉绉的,他可以打可以骂,而我他只能忍,忍着难受。

     财神爷把手掌伸到我的面前:“打住!得了,知道您是为我好,我不说了。”

     财神爷把头转了过去,准备继续往下爬......这时,他的头突然被一个不知道来自哪里的小石子给砸了一下。他以为是上面山体掉落的石头,抬头望了一眼,不当回事。可是,一低头,又从哪里飞来一石头打中了他的脸。

     这下是打疼了,他突然忍无可忍的说:“他吗的,谁在打我?”

     三个人停下,看着财神爷莫名其妙的愤怒困惑不解。我问:“你又怎么了?”

     财神爷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脸都被飞来的石头擦破了皮,四处疑心的观察着说:“这石头是从我侧面打过来的,有人给我扔石头,他吗的,哪个不要命的,找我财神爷的晦气!”

     我立时警惕起来,看了头顶,又转身看了看左右。虽然没有立马看到什么,但朦胧的水雾中给人一种暗藏杀机的感觉,我说:“大家小心,这悬崖之上,恐怕不是人在搞鬼!抓住手中的藤子,无论如何,千万要冷静,掉下去可就万劫不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