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56章 木精灵
    师爷的话刚说完,财神爷也抽了疯一样扯开了嗓子,面向远方宣泄,喊道:“喔......”

     我冲师爷和财神爷指责说:“你们俩疯了啊!就怕没人知道我们在这吗?”

     财神爷有恃无恐的说道:“不是说整个山头已经被你控制了吗?还怕谁呀!”

     我气恼的说:“这些歪门邪道是对付敌人的,不是滥杀无辜的。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多少有点人性。”

     几个人坐在石头上说着,天气突然骤变,西边的乌云漫天铺了过来,一声巨雷,就像整个天空都炸开了,吓得我们一身冷汗,赶紧从高处下来,以防被不长眼的老天一道闪电给劈成黑炭。

     天有不测风云,真是害苦了多少人。这种山区,一旦刮风下雨,肯定又冷又湿。而且,我们准备的帐篷也经不起大风大雨的摧残。于是,回到湖边,几个人当即决定先下山找个洞穴躲避风雨。因为这鬼天气,我们要等的人肯定也不会出现,就不必在这活受罪了。

     可是,刚收拾好东西准备从高地下去,大雨倾盆而下,伴随着呼啸的狂风,几个人深陷其中,寸步难行,只有躲在几块巨石的夹缝下暂时躲避。还好事先准备了雨衣,多少能保住身体不被雨水浸湿,不然,一准感冒发烧。

     四个人挤在狭窄的石缝中,面向前方的毫不减弱的雨势,心情糟透了。

     刘金高忽然目光凝聚,盯着雨雾疑神疑鬼的问:“那是不是个人?”

     大家的目光一齐看过去......还真是!一个人老态龙钟的人,在风雨交加的天气,竟然完全不受影响,缓缓移步向我们走来。

     这人出现的太奇怪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我们被困的时候出来,这不是乘人之危吗?八成来者不善。

     我指着对方威胁说:“你站住!再往前走,我就把你视为敌人了,我们的枪可是会走火的。”

     那人愣了一下,站住,挺身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往我们这边走。

     财神爷从来都是先发制人,他拔出枪说道:“我不管了,他再往前走,先打伤他的腿再说。我可不想等他靠近了,给我来个措手不及。”

     财神爷把枪对准了那人,目光坚定,随时都会扣动扳机。

     我和师爷、刘金高都意识到,对方绝对是有意冲我们来的,而且冲他并不打算与我们交流的态度,就知道对方不怀好意。于是,手中的武器都握的紧紧的,随时准备应对不测。

     “砰!”

     财神爷突然开了一枪,但是,他是向天开的。三个人奇怪的把目光移向财神爷,震惊的发现,他的手被一根翠绿的藤条个缠了几圈,握枪的手被藤条往上拉,整个人都快被吊起来了。我们的目光再看向我们头顶,更诧异的是,头顶的岩石上在我们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已经爬满了筷子大小的藤条。而就在我们把注意力挪开的几秒钟,我们脚踩的地面长出了一丛开满粉红色花朵的蔷薇,而且,这从蔷薇还有带刺的枝条,顺着我们的脚爬上了腰。

     当我们想要挣扎的时候,下半身立时阵阵刺痛。

     “别动!这些倒刺你越洞,扎的越深。”

     我见大伙都在挣扎,一脸痛苦,立马提醒了一句。然后抬头看向前方......这时,那老头已经近在咫尺。

     我又气又恨,气势汹汹的问道:“你是谁?”

     老头身着粗布麻衣,长发落肩,白须齐腰,清瘦的身材,微驼着背,一双阴邪的目光对着我看了良久,忽然嘴角扬起冷笑:“你们长途跋涉,穿山越岭,不就为了找我吗?如今,我主动找上你们,你们又万分惊讶,这是为何呀?”

     财神爷突口而出:“你就是个苏老板说的那个混蛋?”

     老头说:“我不想知道是谁告诉你们我在这儿的!但是,我想知道,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吹那种邪恶的曲子。是谁吹的?”

     财神爷在我身后小声说:“快点动手啊!你不是胸有成竹吗?”

     我不予回应,心想这家伙狂妄自大,以为我们已经被他的花草困住束手无策,我正好可以借机让他没有戒心的说几句真话。

     我大胆直说:“我吹的。本来,等到日落的时候我还会再吹一次,打算把你引出现。现在看来,不用浪费那份精力了。”

     老头打量着我说:“这曲子只有上古邪灵才会吹,一般人听都没有听过,你是从哪儿学会的?还吹的这么邪性?”

     “我爷爷教我的。”我说:“我爷爷可不是什么邪灵,他只是顽固的老头。”

     老头突然抓住我的手,翻开我的手掌。我想反抗,不想这老头手劲极大,我的手在他手里只能任其摆布。看老头的神情,他似乎在给我看手相,完了,他凝视着我的眼睛说:“你并不是上古人类的后裔?那你爷爷也不是。你爷爷又是从哪儿学会这么神秘的曲音?”

     我如实说道:“我连我爷爷的样子都快忘了,我哪知道他是从哪学的?”

     老头的神情越来越迷糊,转身苦思冥想之后,回头对我说:“既然你爷爷是如此高深莫测的人,你们还有什么事需要来找我帮忙的吗?或者,你们是想来杀了我的?”老头说到结尾那句话,眼神中闪过一道寒光,充满了肃杀。

     “我爷爷已经驾鹤西去了,帮不了我。”我解释说:“请你相信我们,我们绝不是来伤害你的,我们也没有伤害你的本事。我来找你,是听说你医术高超,妙手回春。前段时间,我得了些怪病,我想破了脑袋都找不到医治的办法,只好来你这碰碰运气,看看您这位老仙人有没有什么法子。”

     老头仔细听我说着,回道:“哦?我大老远的就感觉到有个气势逼人的人类进了山,想必你也是人类当中的强者。你身上惹得病,肯定不会是常人身上的病。我虽然略懂医术,但是,为什么要花费自己的精力给你治病呢?我跟你只有如今的一面之缘,你恐怕得说出一个令我动心的理由。”

     师爷说道:“不是都说医者仁心吗?我们既然已经找上门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吧?”

     刘金高说道:“对啊,对于你来说,看病不是举手之劳吗?”

     老头大笑起来:“我身居荒山数百年,从不过问山外之事,你觉得我会在乎所谓的医德吗?”老头打量着师爷,微笑道:“姑娘清新脱俗,貌美如仙,不如我们做个交易,你在此山中陪我这个老头五十年,我就替他把病治好。”

     财神爷讽刺说:“就你这一把骨头还色心不改,呵呵,你有那份精力吗?”

     师爷轻声在我耳边问:“你还有更好的办法说服他吗?不然,我就先答应他吧?”

     “不行。”我严肃说:“对方身份还不清楚,能力无法估计,你忘了我跟你说的,我爷爷当年就是因为与人一个承诺,如今我身上还有活不过三十岁的诅咒。你这一答应,后悔莫及。”“再说,他有没有本事治好我的病还是未知呢。”

     师爷听我这么说,立马有些后怕。五十年,万一耍不了赖,真要在山里陪老头待个五十年,那一生所有的期待和愿望都无法实现了。

     老头见我们窃窃私语,问道:“商量好了吗?我觉得这姑娘挺会照顾人的,我老头子一个人寂寞,看个日落都无人相陪......”

     我打断说:“你不就是需要一个理由吗?我就你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

     老头非常好奇,也充满不信:“你说来听听,希望你不是在口出狂言。”

     我笑着说:“你根本不是什么上古的人类,而是上古的精灵,而且是一个古老的木精灵。你独守在这座山里,整日孤独的面向日落,无非就是怀着一个希望,希望有一天能东山再起。可是,你的生命已经快要枯竭了,而且,我断定,只要你一死,你们木精灵就会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当然,在这个世界,无论是精灵还是其他古老的生命都已经到了末日的边缘,你不用太过哀伤。”“我能给你的理由就是,你帮我看病,我让你重获新生,给你们木精灵一个机会。”

     老头越听越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看着我:“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财神爷见老头气势不再,对我充满了畏惧的神态,开始装BI:“你知道你面前站着的都是什么人吗?别说你一个精灵,亡灵我们都不怕!你以为你是一个精灵就了不得了?实话跟你说吧,你弄的这些花花草草根本困不住我们,而且,我们还能随时要了你的命。”“识相的话,老老实实把我们放开,帮我们四哥把病看好。否则,你这把老骨头算是活到头了。”

     老头盯着财神爷那狂妄不羁的眼神,似乎从中看到了不可抗拒的实力,心情开始有些不安了。他对我说:“我不相信你有这么大的本事,一定是有人告诉你这一切的。”

     我说:“这还真不是别人告诉我的。我家里有一本书,你们精灵的历史我倒背如流。而且,只有木精灵才能搞出这些花花草草的幻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当然,我知道你的身份,靠的不只是表面,而是你内心的诉说。你现在看看你的脚下。”

     老头抬起一只脚看,突然发现自己的脚上被密密麻麻的大地灵脉缠住,有的已经不痛不痒、不知不觉穿过他的布鞋,钻进了他的脚。他目瞪口呆,努力的想把脚下的灵脉扯断,但是灵脉源源不断,断了一根,又迅速从地上伸出一束,缠住他的脚。他忙得不可开交,跌倒在地上,可是一跌倒,屁股下面,灵脉也开始涌动......

     趁老头忙碌的时候,我闭上眼睛,一念而过,头顶的青藤、地面的蔷薇都被灵脉拉进了土壤里。

     我摆脱束缚,走到老头面前:“别费劲了。你是木精灵,平时,不是特别希望能够把灵脉吸进身体吗?”“我如你所愿,让灵脉进入你的身体,给你感受一下新生的快感!不过,借助灵脉,我也悄悄的窥视了一下你的内心世界,了解了一些你的内心独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