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4章 宿命
    身边没有干净的水,我想把翡翠心一口干吞下去,可没有料想这颗翡翠心拿在手里圆润细腻,一吞到喉咙就完全两样了。它像是一颗粗糙的带着尖刺的海胆,卡在喉结的地方,戳伤了我的喉管,瞬间就疼的我青筋暴露。不止如此,它还在吸收我身体里的水分,我顿时感觉嘴里没了一点口水,想说句话都说不出声来,有种皮肤干裂,硬生生被拉开口子的剧烈痛感。

     我一手掐住喉咙,立刻匍下身子,一手给自己捧了几口水喝下去。但转念想,万一真的咽下肚子,对内脏又构成更严重的伤害怎么办?于是,我立马又把两节手指插进喉咙里深挖。

     鱼龙儿万万没想到,她心中的一颗治病救人的良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意想不到的症状,她在我眼前紧张的问:“你怎么了?噎住了吗?”

     我很难过,双眼布满血丝,眼泪直流,抬头看了一眼鱼龙儿,想开口,却又说不来。而且,喉咙里的东西像数把尖刀在我喉咙里刮来刮去。我来不及回应她,掐住喉咙使劲的挖,就像在洞里掏龙虾一样。

     师爷在我身后,拍着我的背,见我一直努力想把东西吐出来,却不见效,情急之中,她把我扶起来,然后,一连给我肚子打了两拳。我已经痛苦的全身痉挛,只能任人摆布。别看师爷拳头小,却因速度快,位置准,力道也大的惊人,两拳下去,我直接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来,那翡翠心也裹满了我的鲜血掉在地上的小凹坑里。

     大家吃惊的望着师爷,对她的行为表示深深的质疑。

     刘金高一脸惶恐,吞吐的说道:“师爷,你可真下得去手呀!都吐血了都!”

     师爷无暇旁顾,扶着我坐下,用袖子擦去我嘴角的鲜血问道:“怎么样,好些了吗?”

     “咳咳……”我咳嗽几声,艰难的回道:“这翡翠心进了我的嘴里如同一节烧红的木炭,不仅咽不下去,还烧伤了我的喉咙。”

     师爷女人的敏感立时涌现,敌视的望着眼前那群人鱼,愤怒的问道:“你们到底给它吃了什么?说!”

     鱼龙儿满脸无辜:“没有,相信我,我没有想伤害四哥。那只是一颗翡翠心,我也不知道怎么会……”

     师爷已经彻底被激怒了:“四哥也是你叫的吗?”

     鱼龙儿顿时无话可说,看着我满脸虚汗,一嘴的血迹,陷入了焦虑和恐慌。

     事实摆在眼前,财神爷也不便为鱼龙儿辩解,尽量温和的问一句:“你确定没拿错?这吃下去,生不如死,可不像是什么治病救人的药物啊。”

     鱼龙儿委屈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它一直都放在那儿,没人动过。”

     我缓了缓神,摆手说:“算了,这事应该不是她的错。我感觉,这是我自身体质的问题,承受不起翡翠心神奇的药效。”

     师爷从鱼龙儿出现就没什么好感,现在更加认定对方不是善类:“到现在还替她说话,你是不是跟他一样,被色迷心窍,脑子不好使了。”

     财神爷感觉无辜中枪,解释说:“跟我什么关系?四哥都说了,是自身体质的问题。”

     师爷蛮不讲理的冲鱼龙儿说道:“四哥要出点事,我要你好看。”

     财神爷知道跟师爷讲道理自己还不是那块料,无奈道:“我真是服了你们女人了,怎么就不讲道理呢。”

     我喝了口水,涮了涮嘴里咸咸的血,然后觉得喉咙干裂,不管水质如何,就喝了两口下去。然后说道:“你们两就饶了我吧,看你们吵架不如让我现在就死,这样还痛快一点。”

     师爷对财神爷白了一眼,回头问我:“现在没事了吧?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师爷这么问,我还的确感觉身体有些不对,除了喉咙还感觉到阵阵的刺痛之外,胸口什么时候也觉得特别闷,特别热,总有口气想出却出不来。

     “咳。”我咳嗽一声,摁着胸口说:“我觉得心脏跳得有些异常。”

     师爷对于正常人身上的一些小毛病,她还是有些医学常识的,说道:“我看看。”她把手放在我的胸口,细心感受心跳的状况,忽然,她的眉毛一挑,撕开我的衬衣。

     我甚是不解,捂着胸问:“你干什么?你是要趁人之危吗?”

     师爷把我的手拿开,目瞪口呆的盯着我的胸,脸色弥漫着一层难以言表的忧虑。

     我低头看了自己胸口一眼,脸色也是如此……我胸口在不知不觉中,长出了暗红色的斑点。这些斑点不同于常人皮肤上的雀斑,而像是用烙铁烧出来的一样,呈现出重度烧伤后的伤痕,并且还有扩散的趋势。

     财神爷和刘金高伸长了脑袋往我胸上看,看的一脸疑云。

     刘金高说:“四爷,您这是胎记还是小时候烧伤的呀?”

     “咳”我忍不住咳嗽一声,用手指摸了摸,并感觉到长出斑点的部位有些烫手:“我活了二十多年都没有发现自己胸口上有胎记,这肯定是昨晚才出现的。”

     师爷又敌视着鱼龙儿说:“你看你干的好事!”

     我立即解释道:“我说了这事真不怪她。”“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师爷扭头,疑惑的望着我肃穆的神情。

     我看向大家,定了定神,把衣服扣上,说道:“还记得那颗龙心吗?它离开我的手之前,很多扎进我手里的筋脉跑进了我的身体里,然后在心脏的位置消失了。我想,现在胸前的斑点,应该就是那些筋脉在作祟,它们在侵蚀我的身体或者感染我的身体。”我忽然无比失落,万分沮丧的说:“恐怕,我这辈子是走不出这座山了。”

     师爷使劲的摇头:“你给我正经点,胡说什么!”

     我惨淡的对大家笑了笑:“不瞒各位说,我父亲就是三十岁之前去世的。爷爷曾跟我说过,在他年轻的时候,他带着一队人马闯入了一个不该进去的秘境,为了活下去,他们对秘境中的主人许下诺言。可是,后来他们集体违背了诺言,因而秘境的主人被诅咒他们的子孙一旦到了而立之年,必将难逃一死。”

     财神爷犹如听到晴天霹雳般的噩耗,终于从对美人鱼的幻想中清醒过来:“你怎么从来没跟我们说?这么重要的事你得告诉我啊!”

     我感叹道:“这种事,告诉你们又能怎么样?除了让你们没日没夜的担心,徒添悲伤之外,百无一用。还不如无忧无虑的在一起,轰轰烈烈敢闯敢干,活个痛快。再说,之前我都以为这只是爷爷和我妈合起伙来骗我的故事,是为了不让我再走他们的老路子,不想今天应验了。”“现在,女鬼的毒还没解,又被另外的毒侵入了心脏,我时日不多了。”

     师爷沉默着,不愿接受这突然降临的噩耗,扭过头,独自含着泪起身走了。

     财神爷看着师爷失落的背影,叹息的对我说:“这回她该是要真的难过了。”

     刘金高问道:“四爷,难道这就没有办法了吗?您的本事,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还解除不了小小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