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超大的蛭虫(支持在哪儿!)
    我把东西给师爷收好,转身问女孩:“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回道:“宋小芹。”

     我点点头,看着宋小芹哥哥的伤口说:“这种蛭虫特别罕见,虽然有时候也被称作水蛭,但实际上跟水蛭区别很大,更多的时候被猎人称之为吸血鬼。它们除了明显的胃口大之外,也要比常见的水蛭更加凶残、贪婪,生存的适应性也更强。一般的蛭虫只用吸盘吸食动物皮肤表层的血,而这个,它喜欢彻底寄生在动物体内,利用自身冷冻血细胞的毒素,长期生活在宿主的体内,有时候,它们可能在宿主身上待半个月,从幼虫到成年,甚至直接在体内再一次繁殖。”

     郭教授一队人都是搞生物研究的,听我说到一种未知的物种,被激起了好奇心。一男生问:“它们是怎么跑进人体的?”

     我一边脱掉伤者上身的衣服一边说:“这东西一般不在水里,而是在阴暗潮湿的树林里或者洞穴里,一旦有动物经过,它会不知不觉的从路边的树叶或者墙上跳上动物的身体,然后用吸盘中间的一颗毒牙刺进皮下组织,释放出麻痹神经的毒素,随后,它会旋转自己的身体,像人用钻井机打井一样在表皮打个洞钻进去。”

     检查了上半身,我抬头看向宋小芹:“不是特别严重,蛭虫目前还只是停留在皮下和内脏之间,按照这些蛭虫的虫洞大小来看,他们还未成年,只要不去刺激它们,它们在接下来的两三天里都不会要你哥哥的命。但也不排除意外的可能。”

     宋小芹忧虑的问:“能不能马上把那些虫子从我哥哥身体里拿出来,我担心我哥哥受不了,他身体一向很虚弱。”

     我冷嘲热讽的说道:“身体虚弱还敢跑这种鬼地方来瞎逛?吸取教训吧。像你们这样的大学生就应该老老实实的活在阳光校园里看书谈恋爱。”宋小芹心情本就很难过,我也不便多说,安慰道:“行了,没事的。你和这位姐姐暂时转过身去,顺便帮我准备一碗盐水。带着盐吧?”

     宋小芹回道:“带了。”

     我点头说:“转过去吧。接下来的画面女性同胞最好不要看。”“男同胞就不要偷懒了,给我在有阳光的地方烧堆大火,越大越好。另外,把伤者的衣服裤子全给我扒了。”

     一切准备就绪,我让虎子和刘金高把脱光衣服的伤者的后背对着火堆烤火。

     阳光、烈火的炙烤,很快使蛭虫致寒的毒素在人体内分解失去毒性,同时,因为背部持续升温,蛭虫是喜欢阴冷的环境的,所以随着伤者身体的温度不断从背部蔓延升高,蛭虫不断的移动到伤者的腹部表皮组织,就像是气温高,人们总是藏到尽量远离太阳的地方。

     财神爷又开始瞎叨叨了:“这能行吗?我感觉他都要被烤熟了。这人肉烤出来的烤肉我还从没吃过,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我瞪了他一眼说:“别说话。”

     这时,众人看到,伤者的腹部表皮下忽然出现了三个斌盘球大小的“肉瘤子”,肉瘤子还在慢慢的移动,像是活的。

     “这就是了。”我紧迫的说:“快把小刀给我。”

     虎子把他的刀给我,我把刀在火上烤了几秒消消毒,看准一个肉瘤子往前涌动的部位,一刺、一挑,仅就一秒的功夫,就把一条拇指大的蛭虫从身体里叉了出来。这事情得快准狠,我拿出一不做二不休的气势,看准地方,又是两下,把剩下的两条藏在肉瘤子下的蛭虫叉了出来。随即,我扯了一把身旁的刺儿菜,用力揉成一团挤出汁液在被刀划开的口子上涂抹了一下止血,然后连同叶子摁住伤口,让虎子用纱布围着腰绑好。

     大家被这硕大的蛭虫和我犀利的刀法所震惊,看的一愣一愣的。我说:“好了。给他穿上衣服,抬到树下去,不然真给烤熟了,我这就白费功夫了。”

     我把沾了血的刀在草上擦了擦,瞅着地上三条吃的鼓成肉球的蛭虫,捡起一条在手上看了看,然后嫌弃的扔进了火里。

     “等一下。”郭教授突然喊住我:“这是生物界的又一新的发现,我要那瓶子装好带回学校研究。”

     这虫子还研究呢?我懒得搭理他,起身走到宋小芹身边去了。等她和同学照顾好她的哥哥,我说:“伤口不大,给他灌几口盐水,清理一下残留在身体里的毒素就没事了。过不了几个小时,他就会醒的,到时给他喂点容易吸收的食物。”

     宋小芹对我非常感激,拉着我的手说谢谢。摸着漂亮女生的手的确很享受,但师爷还在一边看着呢,不松手,他又得说我色性难改了。唉,之前就是不小心撞见了她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的一幕,她就一辈子认定我是色狼了,真是百口莫辩啊。我要真是那种起了色心就按耐不住的人,我有的是手段得到她,这不,我根本不是那种人嘛!

     不过,我有事得跟宋小芹好好谈谈。我把她叫到离大家50米外的树下问:“我问你个问题,但是你绝对不要告诉第二个人,你爸妈不行,你死去的爷爷奶奶都不行。”

     宋小芹回道:“我爷爷奶奶还没死......”

     我说:“别贫嘴。你就说能不能保证这次谈话给我保密吧。”

     宋小芹点头答应:“无论什么事我都替你保密。我发誓!”

     我问:“我刚才从你们包里拿的那片金属,你们是在哪找到的?”

     “江边。就在前面的瀑布下面,大概两个小时就能到。”

     “那瀑布的上游是不是穿过一座山?”

     “对呀。好像是三条大江在上游汇聚成了一条,然后从山的底部直接穿过去的。不过,奇怪的是,上游的水流本来是很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穿过这座山就变得很平缓了。”

     我略有所思:“嗯,知道了!你去忙吧。”

     宋小芹察觉到了什么,问道:“那金属是什么很奇特的东西吗?”

     我如实说道:“的确很奇特,恐怕是这世上最与众不同的物质之一。但是,这其中的秘密不是你们该去探索的。你们经不起这个考验。”

     宋小芹有些惭愧:“比起你们,我们的确经验不足。但是,我真的挺喜欢在野外生活的。”宋小芹忽然充满期待的问我:“什么时候,你可以带我一起出去探险吗?我看了刘姐姐的书,好想加入你们。以前,我以为书上都是假的,所以只有幻想着探索各种未知的事物,现在,我觉得这是可以成为现实的,这远远比我在书上能学到更多。”

     我一看这情形,立马转身,边走边说:“别。你脱题了妹妹,我的问题问完了,你也答应替我保密了。就这样,我们要赶路了,有缘再见吧。”

     宋小芹还挺执着,追上我继续问:“这次不行,下次好吗?你们可以考核我,直到我合格了为止。我知道像我这种大学女生说出这种话很难让人接受,但是,我是真心实意的想加入你们,你就给我机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