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调戏教授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虎子已经从山外逮回一只兔子、一只山龟。我起身松了松经骨,打了个长长的哈气,对虎子说:“一大早就吃肉,太油腻了吧。”

     虎子笑了笑,作了一番手势,说他遇上了一只野猪,可惜没追到,所以,早餐就将就一下。

     我嫌弃说:“算了吧,野猪皮太厚,难收拾。就这个吧,好久没尝尝山龟的味道了。”

     虎子点点头,忙早饭去了。我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忙碌的背影,心里总有说不出心酸。说实在的,虎子这些年把我当亲哥哥一样尊重,又把我当弟弟一样来保护,在我面前从来都是任劳任怨,忠心不二,而我却从来不知道怎么去照顾他。反而,因为我这个人爱惹事,而且惹的事总是很棘手,虎子不得不时常冒着生命的危险让我摆脱困境,如果不是他,我这身体早就遍体鳞伤了。有时候,我都会觉得娶一个老婆还不如有一个好兄弟来得实在。

     也是因为有虎子在,所以这次我们包没了,食物没了,我也一点都不担心。一方面,只要有虎子在,只要是在山里,他总能弄到城市里千金难求的山珍海味,不仅如此,虎子跟着名厨学过手艺,几乎认识山里所有可以用来调味的植物,烤出来的野味,看一眼就口齿生津;另一方面,我们常年在丛林、沙漠、暗穴中过惯了,我们的胃口早就适应了千奇百怪的食物。别说是兔子、山龟,饿极了,蜘蛛、蝎子、蚯蚓,就连滚牛屎的屎壳郎都下得了口。

     总之,我们胃口好,又有虎子这位经验丰富的猎人在,没什么好担心的。

     吃过早饭,五个人两手空空的出了洞穴,瞧着三江汇聚的那座山走去。

     路上,我们刻意找了找附近其他探险队和冒险者的足迹,试图找到一个容易下手的目标,弄点的装备,另外,也想找到那群向我们扔炸弹的狗杂种。这群杂种,想抢我们东西不说,还差点害死我们,再给我们看见,不好好整整他们,心里这口怒气咽不下。

     不过,也不清楚他们在虫窟的时候死了多少人。我觉着当时那种情形,他们最少挂了一个,就是扔炸弹那个。如果真是这样,我倒解了口气,也可以对他们网开一面,只要不再被我们看见,我也无心去惹是生非。

     一路走,那群王八蛋没看到,倒是看到一队抬着伤者的人在路边休息。这队人之前在进山的时候就见过,他们领队是个生物学教授,其他人都是在校研究生,这次进山是来十万大山采集稀有昆虫标本和旅行的。

     财神爷这个贱人,说话从不拣好,他见了担架上的人一脸苍白,腰间还有伤口渗出大面积的血迹,停住脚步问道:“他死了吗?”

     郭教授对担架上的人的伤势很绝望,埋着头抽着烟,淡淡道:“没有。”

     财神爷继续问:“没死吗?我怎么看已经死了呢?”

     郭教授吸了口烟,抬头看了一眼财神爷:“年轻人,留点口德吧。”

     财神爷大笑起来:“不是我唬你。你看看他流的血,黑色的,黑色的啊大哥,都黑成黑芝麻糊了。一看就是中毒已深,下山的路还有这么远,进城的路更远,没得救了。”

     “你......”郭教授有点气不过了,但是他自己和队员们各个意志消沉,身心疲惫,无心吵架。他咽下怒气起身说:“哼,有你笑不出来的时候。”

     财神爷把头一仰:“哟。生气呀?我告诉你,赶紧给爷点支烟,给我说两句好话。把我哄开心了,我或许可以考虑叫我们四爷给你瞧瞧这要死不活的东西到底怎么了,说不定还有得救。”

     郭教授看我们一个个好似从刚从地狱走了一趟,但却气定神闲,有点怀疑我们是不是真有本事,一时没有开口。

     这时,坐在郭教授身边的一个年轻女孩问我:“你是......你是四爷吧?龙四!《荒野笔记》(师爷的小说名)里的男主角。”说着,女孩微微笑着:“我还以为书上都是瞎编的,没想到今天在这种地方见到你,难道写的都是真的?”

     女孩越说越兴奋......两队的人顿时都镇静下来,看着我和女孩,一脸好奇。

     我知道,这一准就是看师爷书的人,我把师爷拉到身边:“是不是真的你问她,她写的,我看都没看。”

     女孩这时已然不理会书中的真假,而是骤然一改笑脸,泪眼汪汪:“我哥哥快要死了,你有办法救救他吗?”

     财神爷惊呼:“这是你哥啊?”

     女孩哽咽着答道:“嗯。”

     财神爷摇摇头:“要说是这位美女的哥哥,有办法那是得救。不过......”财神爷装出一副心情沉重的样子说:“不好办呐,你看他的脸色,由红变白,由白变黑,这可不是简单的毒啊。”

     女孩看到一丝希望,哀求道:“你刚才不是说四爷有办法吗?求求你们,救救我哥。”

     郭教授看着自己的学生情绪失控,向前走了两步扶着女孩的肩膀说:“如果你们有办法,就赶快吧。”

     “说得轻巧。”财神爷这人就喜欢跟人对着干,他一瞧这教授年纪不大,还把手搭在美女肩上,冷漠道:“你说救就救啊,救了我们有什么好处。”

     师爷也是女人,见女孩哭的痛彻心扉,感同身受,冲虎子甩了个严厉的眼色:“你有完没完?你又不会治伤,你瞎嚷嚷什么。”然后,师爷温和的对女孩说:“我学过一些医学常识,要不我给你哥看看。”

     女孩已经到了病急乱投医的地步,一口答应:“好!”

     师爷拿出自己的医药包,走到担架前蹲下,解开缠在伤者腰上的纱布......

     大家都围了过去,我也站在一边旁观。这人伤口表面看不是很严重,只有普通铅笔笔芯大小的三个血孔。这三个血孔两浅一深,不停的从人体内部渗出血来,虽然流血量不大,但却流的是黑血,而且根本止不住。

     财神爷凑到我耳边问:“怎么样?有的救吗?”

     财神爷说话鬼鬼碎碎的,一看就在想什么歪主意,我说:“别人都要死了,你想干什么?”

     财神爷说:“没想干什么。就是问你有没有办法救。我看这群人在山里找了几件东西,如果你有办法,我们就趁机要两件,总不能白救人吧。”

     我这时才注意到,郭教授身后一个瘦高的四眼男生背着一个包,包里鼓鼓的显示出一些比较明显的器具的轮廓。也亏了财神爷那双财迷眼看得见,一般人还真不会注意。

     “人家煮东西的锅瓦瓢盆你也想要?你脑子有病啊。”

     “绝对不是。你看那四眼,背着就背着,一只手还一刻不停的托着,生怕磕着碰着,肯定是有好东西。”“你就说吧,你有没有办法?”

     “他这是被罕见的大型蛭虫钻进了身体,过了这么久,想救他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蛭虫从他身体里弄出来。”

     “你知道怎么弄出来?”

     “当然知道了。”

     财神爷呵呵的笑了起来,对正在为伤者擦拭伤口的师爷说:“师爷,四哥说他有办法,你就别忙了。来,起来。”

     我捞了捞有点痒的左脸,对大家说:“他是被一种罕见的蛭虫咬了,不仅如此,蛭虫还钻进了体内。他现在全身苍白,原因是蛭虫的毒素有致寒的效果,冻住了他的血液,以便蛭虫可以长期躲在身体里食用新鲜血液,而不是一两小时就变质的血块。流出的黑血其实不是血,而是蛭虫喝血后排泄出来的尿液。想救它......”

     财神爷打断我的话说:“方法是有的。不过呢,你看我们五个人,搞得这么狼狈,连进山的装备都搞丢了。救人不是不行,你们得表示一下吧。”

     女孩收拾了一下哭花的脸回道:“我们没带钱。要不,回去我给你们取。只要能救我哥哥,我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们。”

     财神爷笑着说:“钱就算了,我这人不俗,不谈钱。你们进山就没找到点什么东西?呵呵,其实,我们也不爱讲究,拿出个一两件东西来换就行。反正你们怎么换都不亏,这可是一条人命啊,人命是无价的。”

     郭教授一队四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然后又看向四眼背上的背包。

     郭教授还是分得清轻重的,从四眼背上把包取下来,拉开拉链,在地上摊开对我们说:“就这些,都是些破砖烂瓦,山里捡的,打算拿回去留个纪念,如果你们想要就随便选两件吧。”

     财神爷果断取出一个灰色陶制的茶壶,看了看,脸色不太好:“这什么东西啊,这都是民国以后普通家用的茶壶,吃顿饭的钱都卖不出来。”

     财神爷把茶壶放回去,蹲在地上在包里翻来翻去,最终拿出一片光滑如镜,形状像是睡莲花瓣的硬质物品放在眼前用手指敲了敲:“这又什么东西啊?金属不像金属,石头不像石头,一块破金属片也值得捡回去纪念?”

     财神爷眼里的废品,在我眼里彷如一个奇迹,我赶紧从财神爷手中夺过那东西,说道:“我们就要这个了!就这样,我马上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