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今天是周末,x大的学生基本没有安排课程,校园本该安静平和,但是今天确实多了点不一样的风景。

     施敏左手牵着一个软萌可爱的小孩,右手牵着一个英俊帅气的小孩,缓慢行走在林荫小道上,几乎是成了全场的焦点。她捏捏手中柔软的小爪子,感受到周围人羡慕的眼神,还有口袋里‘嗡嗡’作响的手机,大概是自己的那群损友又接到了一些消息,施敏很愉悦地弯起了嘴角。

     “姐姐,你不接电话吗?我们不急的。”当再次感受到那位牵着自己的姐姐的手机‘嗡嗡’作响的时候,韩璟仰头有些疑惑地问道。

     施敏低头朝着他笑了笑:“就快到了,等姐姐把你们送到就去回电话。”

     另一边的顾檬一听‘快到了’,刚刚因为受到点惊吓而微微下垂的小脑袋,立刻就就抬了起来,眼中浮现出点点期盼的神色。

     周围的人群中传出压抑不住的类似’好可爱‘的尖叫声。

     ……

     这世界上传播得最快的永远都是八卦,‘x大校园来了两个小明星’如风一般在学校的论坛、贴吧还有同学之间流传着。

     正在上着现代史纲要的皱涛也接到了这个消息,他抬起手肘轻轻撞了一下旁边的祁连:“祁连,据说我们学校来了两个小明星,要不要去看看。”

     “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祁连一向对追星这种事不感冒,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邹涛深知自己舍友的性格,虽然也就是在军训的时候一起住了一段时间,所以也没泄气,对着另外两个男生说:“那我们一起去吧。”

     那两人其实也是早就收到消息的,顿时很是赞同:“反正也是堂水课,葛老师几乎是不点名的,我们下节课去呗。”

     三人约好一下课就去围观所谓的小明星,虽然是个小明星,但是没见过明星的他们也是很期待呢。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想要见的小明星已经来到了他们所在的教学楼。

     ……

     祁连所在的教室是一个大型的阶梯教室,可以容纳好几个班级一起上课的那种,教室的四周安装着大大的玻璃,从教室外面可以将里面看得一清二楚。

     顾檬和韩璟在几分钟之前就来到了这个教室外面,告别了带着他们过来的大姐姐,两人努力垫着脚,趴在窗台上往里面看,都没有选择第一时间让人通知祁连。

     不同的是,韩璟面对祁叔叔有些心虚,毕竟是他把顾檬‘拐’出来的;顾檬则是觉得自己偷跑出来舅舅一定会生气的。

     他努力向里面张望着,寻找着自家舅舅,大概在他的眼中自家舅舅是一个自带发光效果的人,所以他很快在对面靠窗边的座位上找到了自己舅舅。

     周围的人,几乎都在看着手机,只有祁连认真听讲,窗外树木青翠,窗边男子微微抬头看向前方,时不时埋首写字,认真的模样抓眼极了。顾檬在自己的心中把祁连美化了一百遍,只觉得自家舅舅侧脸美,认真的模样美,连穿的白衬衫也美极了。

     窗外的嘈杂声越来越大,不少教室里的学生都好奇地往外看去,这一看就收不回自己的眼神了。祁连看似在认真听讲,其实思绪还飘在空中,被窗外时不时的惊呼和细碎的声音打断,微微皱起眉头,也转头向外看去。

     这一看。

     就对上了窗边边上那一双带着孺慕的水润大眼睛,祁连的心中顿时就是‘咯噔’一下,连脑袋都空白了一下。

     顾檬看着这家舅舅有些愣愣地看着自己,虽然心中有些怯怯,但还是伸出了小爪子挥挥,小脸上挤出一抹笑容。

     他这一挥,教室里的那一小片就‘哗’地一下炸开了,讲台上的老师不得不敲敲桌子让大家保持安静。

     祁连的脑子瞬间冷静下来,听到周围不断传来的声音。

     ‘好萌啊。’

     ‘他是在和我们挥手吗?’

     ‘那孩子不是《家有奶爸》里面的吗?’

     ‘那他爸爸不是顾影帝吗?’

     ‘啊啊啊,好喜欢他’

     旁边的邹涛拍了拍他的肩膀,贱兮兮地凑到他的耳边,指着窗边的那个孩子:“你看那边,就是那个白嫩嫩的孩子,他刚刚对着我挥手呢,果然孩子也抵挡不住我的英俊帅气。”

     祁连转过头来,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被看了一眼的邹涛立刻缩了回去,他这舍友哪里都好,平时也是温温和和的模样,就是面无表情的模样太吓人了。

     祁连举起手来示意老师出去一下,然后便起身走到了外面。

     顾檬本来看着自家舅舅上课,心中还有点小激动,但是看着祁连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顿时紧张起来。想着等他过来的时候就和舅舅解释他为什么要过来,怎么样过来的,但是等到祁连真的走到了他的面前的时候,顾檬却只能悄悄地捏住了自己的衣角,软软的叫了声:“舅舅。”

     周围的人也听到了这声,瞬间炸开。

     祁连淡淡地应了声:“嗯。”

     韩璟也赶紧走上前来:“祁叔叔好。”

     “小璟也好。”

     顾檬一听自家舅舅的声音就觉得不好,果然生气了。

     祁连先是给韩岭、家里的阿姨打了个电话,然后一手牵着一个,想要带他们进教室,韩璟还有些激动,小嘴不停地讲着路上的见闻,在进教室之前,祁连很温柔地对他们说:

     “老师还在上课,你们要保持安静知道吗?”

     韩璟立马用手捂住了嘴,顾檬则是很乖巧地点了点头。

     教室里几百双眼睛都齐刷刷地看着他们,讲台上的老师看到下面学生的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这了,干脆也先暂停了讲课,也兴致勃勃地看起戏来。

     直到祁连带着两小孩坐下,老师才微微咳了咳,让同学们的注意力都都回到他的身上,表示继续上课。

     感觉到落在身上的视线少了很多,顾檬轻轻舒了一口气,挪了挪小屁股,抬起小脑袋看着祁连,这个角度他只能看见祁连精致的下巴,虽然舅舅有点不开心,但是顾檬坐在他的身边还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他放心地打量着四周,周围的一切他都感到新奇,前面讲课的老师,周围坐满与舅舅一般大的人,他将小下巴搁在面前的桌子上,小手扒在两边,学着像周围人一样认真地看着前面的老师,看起来像个小猫咪一样乖巧。

     祁连旁边的那几位舍友直到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尤其是邹涛,他是属于口无遮拦型的,但是对这种软绵绵的团子完全没有抵抗力,尤其是没见过这么软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铃响,一等老师宣布下课就迫不及待地向祁连问道:“这是你家谁啊,这么可爱。”

     “我侄子,”见小孩也有向这边探脑袋的趋势,祁连便把他们介绍了一下,“萌萌,小璟,来,这是我的舍友,你们喊叔叔就好了。”

     两小孩乖乖地叫了人,软软糯糯的声音听得三人心都要化了,直后悔没有带些小零食或者小礼物。

     “祁连,你侄子来都不提前告诉我们一声。”

     祁连沉默了会,扯了扯嘴角笑笑。

     另一人撞了下说话的那人,这小孩一看就是自己遛出来,还有没有点眼力见识,那人也感觉出了点不对劲,打了个哈哈就过去了。

     已经是下课了,教室里时不时有人走动,顾檬只觉得眼前一暗,眼前站了个女生,她的眼神略微放光,手中拿着一个小盒子,然后送到了他和韩璟的中间。

     虽然不认识这个人,但是顾檬还是很乖巧地说了声‘谢谢’,那女生连忙摆手说‘不客气’,然后像飘着一般走了。

     这一送东西,像是打开了某种不知名的开关,不停有人送东西来,短短的十分钟顾檬和韩璟面前已经堆得像是小山一样了。

     这些礼物各式各样,有吃的、喝的、玩具,还有些装在盒子里,顾檬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从早上出来到现在,他除了一个冰激凌什么都没有吃,加上一路的惊吓,现在已经有点饿了。眼前还有些精致的糕点,顾檬看着看着就更饿了,他偷偷地瞄了一眼自家舅舅,到现在还有点不敢开口。

     祁连感受到顾檬的视线,略微一想,就知道小孩现在肯定饿了,给他们挑了一点小蛋糕和酸奶,顾檬开心地抱起酸奶,小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像只小松鼠似的吃得可开心了。但是韩璟却吃得斯文极了,跟过剧组的他已经开始慢慢懂得形象的重要性了。

     吃东西基本不会顾及周围的两小孩,不知道他们又成为了全场的焦点。看着他们乖巧地一点一点吃,还有满足的小模样,全教室女生的都要母爱泛滥了。

     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就怕自己憋不住的尖叫声吓到他们。

     下课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很快上课铃就响了,祁连摸摸顾檬的小脑袋,看着小孩白嫩嫩的小脸,不知不觉就出神了。

     他到现在还有点不敢相信小孩和韩璟两个人就这么到了这里,从家到学校这么长的一段路,无论哪一段完全都有让两小孩消失的可能,这么想着他忽然有点感谢他们在网上的高热度。但是如果他们出了事,祁连简直不敢想象那个后果,他又摸了摸顾檬的小脑袋,像是在确认他真实存在着。

     顾檬疑惑地仰起小脑袋,祁连的掩住眼中的风波:“这是最后一节课了,萌萌和小璟先少吃点,马上我们就可以回家吃饭了。”

     顾檬点点头便放下了手中的小蛋糕,放下零食的他顿时又没了事情做,没有事可做的顾檬又像上节课一样,双手扒在桌子边,下巴靠在桌子上,眼睛跟着讲台上的老师转。

     事实证明上课时间经常和老师对视并不是一个明智地选择,而且祁连坐的位置是在算不得靠后,讲台上的葛老师,已经不自觉地往小孩子那边瞟了好几眼,每次看那边都能看到一个白嫩嫩的小孩看着自己,小眼神可专注,小模样可认真了。

     再一次与小孩对视以后,他终于没忍住:“第四排靠窗的那个穿白衣服的小同学,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全班的视线瞬间汇集到顾檬这边,顾檬还有些懵,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睛,韩璟反应倒是很快,伸出手指数了数,然后又向自己这一排看了看,发现祁连是穿着白衬衫。

     “祁叔叔,老师叫你回答问题呢。”

     祁连心中明白老师想要叫的是萌萌,但是如果他替萌萌回答的话也不为过,这样想着便打算起身。

     这时候,老师略带疑惑地声音传来:“白衬衫的小朋友?”

     听到老师声音,祁连有些皱起眉头,但还是把萌萌抱到了自己的腿上,让他看上去高一点,凑到他的耳边轻轻对他说:“别怕,舅舅教你。”

     那老师看着顾檬,发现自己有欺负小孩的嫌疑,默默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你告诉老师,选a,还是选b,还是选c,还是选d就好了。”

     顾檬只觉得脑子里空白一片,什么题目,什么选择,在他的脑袋里乱成了一锅粥,祁连在他耳边轻声说的话他也没有听见。”

     “对不起老师,我,我不会。”顾檬软软地小声音窘迫极了,他甚至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脸上滚烫一片,都快要蒸出热气了。

     祁连很无奈地摸了摸顾檬的小脑袋。

     这时候,一旁的韩璟却高高地举起了小手,让人想忽视都难,老师无奈地点起了他:“这位小盆友你要回答问题吗?”

     “嗯,我代顾萌萌回答。”

     “那你说说选什么?”那老师想无论这孩子有没有说对,他都要夸夸他。

     “选b。”这话简直掷地有声,韩璟小盆友信心满满。

     那老师惊奇地看了他一眼,居然选对了,语气还这么坚定,嘴巴不自觉地就遛出一句:“为什么呢?”

     “因为遵义会议是1935年再贵州开的。”韩璟看上去骄傲极了。

     葛老师赞许地看着他:“这位小同学的回答和解释都十分地正确,请坐。”

     韩璟刚坐下就迎来了顾檬崇拜的眼神:“韩璟,你好厉害啊。”

     “小意思,小意思。”

     顾檬的心中还有点羞恼,但是他更好奇韩璟是怎么知道答案的:“这道题你怎么会啊。”

     韩璟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伸出手指指向老师的ppt:“你看,上面其实都有的。”

     顾檬顺着韩璟指的方向看着过去,那张白幕上,顾檬只看到了一团一团神秘的符号,只有偶尔几个常用字是认得的。

     顾檬有些犹豫地问道:“韩璟,那上面的字你都认识吗?”

     韩璟瞥了一眼白幕:“差不多吧,顾萌萌,你有哪些字不认识,我来教你。”

     顾檬顿时如遭雷劈,他能说他几乎不认识吗?

     ‘文盲’这两个字重重地砸在了顾檬的头上,不识字,这问题可大了去了,平日里,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现在韩璟几乎都认识,而他几乎都不认识,韩璟也就比他大了一岁半啊。

     其实,顾檬不知道的是,韩璟这种情况不能拿寻常小孩子的标准来看,他演过电视,所以他肯定看过剧本,背过台词,他确实是有语言天赋,但是更多的是被逼出来的啊。

     一直到课程结束,韩璟都保持他的骄傲姿态,顾檬则有些蔫蔫的。三人在众人的包围中挤了出去,韩璟半途被闻讯赶来的韩岭接了回去,看着平时温和的韩叔叔板着一张脸的模样,大概他回家以后也少不了一顿教训,顾檬在心里默默为韩璟祈祷,殊不知自己和他也是半斤八两,还乐颠颠地在车上吐泡泡。

     韩璟下了车,车上除了司机就只剩下了顾檬和祁连,祁连看了眼乐颠颠地小孩,封闭的小空间好像特别容易让人升起罪恶的想法,他不由得想起早上的情景,他不愿带着顾檬出门,小孩就偷偷溜出了门,如果他在路上被人拐走,如果他出了车祸,如果……所设想的结果越来越糟糕,祁连的眼睛里像是酝酿着风暴,眸色变得越来越暗沉。

     顾檬抱着之前别人送的礼物突然哆嗦了一下,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四周。

     祁连闭了闭自己的眼睛,脸上很快就恢复了平静,鉴于之前祁蕙和顾子慕对教育问题,祁连眼中的顾檬实在太过乖巧,所以对他向来都是有求必应,即使稍微任性点也可以。但是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他是从来没有想过的,不顾自身安全,不考虑行事后果,他是不是太过放纵小孩了。

     两人很快到了家,顾檬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形势不妙,车上舅舅没有主动和他说一句话,语气也是淡淡的,下车后也既没有抱着他也没有牵着他,他抱着一个毛绒小熊跟在祁连后面,他现在的高度只到了祁连的大腿处,站在地上只能仰起小脑袋看他。

     顾檬想着想着就想到了早上的场景。

     是舅舅上学以后就总是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的。

     他想他,才和韩璟一起去找他的。

     他还在路上受了很多苦。

     小孩默默撅起自己的小嘴。

     明明在教室里的还是很好的。

     小孩的小嘴越撅越高。

     越想越委屈,越想越委屈,顾檬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祁连其实一直关注着小孩的动静,看到他停了下来,等了一会发现小孩没有追上来,知道小孩看到他的冷淡大概是闹别扭了,只得转身抱起了他往家走,顾檬开始还努力绷着,但是被抱起来以后,身体就变得越来越软,小脸上又是委屈又是害怕,用小手抓着祁连的衣襟,像是在汲取那一点安全感。

     打开房门,家里的保姆阿姨急忙迎了上来,仔细地打量了顾檬,发现他没有受伤的痕迹,舒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之前祁连虽然也通知了她,但是并没有说顾檬的具体情况,所以她一直担忧到了现在。

     顾檬看着阿姨脸上未曾散尽的担忧,心中的愧疚突然升腾起。

     祁连一进家门就放下了怀里的顾檬,小孩有些无措地站在原地,阿姨早早地备好了饭菜,顾檬埋着小脑袋吃着碗里的饭,不敢抬头,挑着面前的一碗菜吃,只觉得嘴里略微发苦,胃也有点不舒服。

     饭后祁连无声离开走到了楼上的书房,他知道自己的心态不对,在与小孩交流前,想要独自一人调整一下。

     顾檬在楼下坐立难安,他知道自己有错,但是心中委屈,忍了一会,终究按耐不住,也跟着跑到了楼上。

     书房的门是半掩着的,顾檬用小手轻轻推开了一条缝,然而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他心中害怕,便踮起脚尖想要离开,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祁连的声音传了出来:“是萌萌吗?进来吧。”

     顾檬推开了房门,屋内的灯光已经被打开,不再是漆黑一片,而是带着点暖意的微黄色。

     他一步一步怯怯地走了进去,祁连向他招招手,他坐在一张大大的皮椅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小孩坐过来,但是顾檬这次却没有听他的话,直觉性地坐在了祁连对面的那张小凳上。

     他不安地挪了挪小屁股,软软地开口:“我没有错。”

     祁连淡淡地应了一声,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顾檬咬咬唇:“我真的没有做错。”

     “是舅舅的错。”一句听不出是什么含义的话,让顾檬的心瞬间七上八下。

     “舅舅不该在早上的时候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不该不听你的意见,但是顾檬,”祁连第一次对顾檬露出如此严肃地神情,让小孩几乎控制不住地挪开了眼,“你有没有想过,今天,你就这样外出,如果遇见了什么意外,你爸爸妈妈会怎样,你外公会怎样,而我又会怎么样?”

     他的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轻,但是却像一把重锤锤在顾檬的心上。

     他垂着脑袋一句话都不肯说,他不知道会这样,憋了半天憋了一句:“我没有出意外。”

     祁连微微皱眉:“抢劫、拐卖、车祸,哪一件事有可能发生。”

     “我没有出现意外。”顾檬固执的抬起小脑袋看着祁连。

     祁连不知道小孩今天为什么这么固执,看着他倔强的小脸,想到他以后还会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偷溜出去,只觉得之前调整的平和心态瞬间碎成了渣渣,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一把抱过对面的顾檬,让他趴在自己的大腿上,扒了他的小裤裤,在那两团雪白上面‘啪啪’拍了两下。

     顾檬被祁连的举措惊得愣住,直到屁屁上的凉意传来,耳边传来‘啪啪’清脆两声,他这才感觉到有微微痛感传来,几乎立刻挣扎起来。

     “我不要这样子,不要这样子。”对于他来说,被祁连打屁股这种羞耻感远大于身上的痛感。

     “知道错了吗?”

     “不,我不要。”

     顾檬不停挣扎着,伸出小手想要扯上自己的裤子,却被祁连又是‘啪啪’两下。

     他再也憋不住了,羞耻和委屈如火山爆发般喷涌而出,顾檬‘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祁连拉起他的小裤裤,把他抱进怀里,看着小孩白嫩的小脸憋得通红一片,泪眼迷蒙的小模样,也很是心疼,但到底没有说什么,只是搂着他。

     顾檬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一早上的疲惫让他直接在哭泣中睡着了,甚至在睡梦中还时不时地抽泣两声。然而他没有睡多久,就发起了高烧,还呕吐了几次,直到傍晚的时间才稍微平静下来,医生的说法是‘吃了冰的东西,再加上情绪太过激动’。

     等到顾檬再次醒来,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多钟。

     床上的小孩慢慢睁开眼睛,眼睛很涩,他想抬起手臂揉一下,但是却感觉到浑身酸痛无力。他定了定眼神,看向四周,房间的灯光微暗,但他几乎是瞬间就看到了不远处窗台边上站着的男子。下意识地伸出双手,但是一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立马又缩了回去。

     祁连一直守着顾檬,即使现在是凌晨,但是他也毫无睡意,就这样站在窗边,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到顾檬醒来,他上前摸了摸他的额头,然后给他倒了一杯水。

     顾檬也没有矫情,接过水杯,一口一口的喝了起来,喝完便又躺了下去,祁连上前仔细地帮他掖好了被角,然后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

     “舅舅。”缩在被子里的顾檬突然开了口,软软地声音里还带着点沙哑。

     祁连轻轻地应了一声。

     “今天早上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很想你。”

     这一次,祁连沉默了许久,久到顾檬几乎认为自己已经睡着了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对不起’,然后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晨,顾檬早早地睁开了眼,迷茫了一瞬间,然后便回想起了之前的事情,或许是身体舒服了,他思考问题的方向也积极了许多。就这么想着想着,他突现自己昨天似乎有一点矫情,因为被冷落,所以固执的觉得自己的委屈太大了;再回想起去x大那一路上的害怕,和被打屁屁之前的对话,顾檬觉得昨天舅舅应该是想与自己好好说话的,但是自己的固执态度太惹人生气了。

     想着想着,思绪拐了个弯,他突然想到之前光着屁屁被打的情形,有些害羞,有些恼怒地拉起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脸,虽然不疼,但是那样实在是太让人羞耻了。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打开了,祁连端着粥走了进来,放在桌子上,然后轻轻扯下顾檬的被子。

     顾檬还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舅舅,眼神游移,好在祁连也没有在这个尴尬的时间和他说话,只是端了粥,坐在床边,用勺子一勺一勺地喂给他,顾檬许久未曾进食,再加上呕吐,肚子早就饿了,只是乖乖地一口一口被喂着吃。

     祁连看着小孩一口一口地乖乖喝粥,眼神微闪,昨天他一夜未睡,思绪纷杂,想了许多东西,有一些想通了,有一些却走入了死胡同,他到最后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无论小孩选择什么,哪怕是远离他,他的要求也只有一个:顾檬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乖乖喝完粥,顾檬正要开口,却被祁连抢了先,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类似手表的东西。

     “这里面有定位仪,也有警报器,你先带上它,以后阿姨会一直呆在我们家,你想去哪,让她陪着你就好,”祁连顿了顿,“当然,等你大一点,你就可以自己出去了。”

     顾檬一开始还有点兴致勃勃地看着手中的东西,但是听到后面,却有点奇怪:“舅舅,你不要我了吗?”

     祁连的眸子闪了闪:“怎么会,只是你以后出去会方便点。”

     顾檬点点小脑袋。

     “关于昨天晚上的事,舅舅要向你道歉,以后我不会这样了。”

     顾檬的小脸蛋隐隐泛红,显然也想起了昨晚的事:“其实也不疼……”

     “不,这是一个态度问题,也是一个承诺,”祁连看着顾檬,眼睛里满是认真,“舅舅唯一的希望就是你能平安。”

     听到这话的顾檬感动得一塌糊涂,急忙开口:“我不怪舅舅的,昨天我也有错……”

     祁连摸了摸他的小脸:“你不怪舅舅就好。”

     两人很快和好如初,只有祁连知道,这里面终究有什么东西变了。

     ……

     自从那天‘偷溜’事件之后,韩璟就很少来找他了。

     那天韩璟果然被他爸爸妈妈训得很惨,各种讲道理之后,韩璟小朋友终于意识到七岁的自己忽悠一个五岁的孩子一起出门,到底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事情,对着小伙伴顾檬略有愧疚之意。加上他也有课要上。因为‘偷溜’事件暂时不需要接一些剧或活动,但是韩璟他宁愿累点,也不要偷溜了,后果太可怕了。

     偶尔他也会来找顾檬,只是时间不长,在韩璟的提醒下,顾檬终于想起了一件事,他不识字啊。很难描述韩璟小朋友在知道顾檬几乎不认识所有的字时的表现,而且他也曾努力教过顾檬认字,但是最终只是拍了拍小伙伴的肩膀,表示无能为力。

     顾檬欲哭无泪,他本质是个星际人啊,在他眼里的汉字,就如同正常人眼里的文言文,即使平时的语言环境很好,顾檬也只学会了听、说,读和写什么的实在有点为难他,想了想,他觉得自己还是去接受一下这个时代的教育比较好。

     于是这天晚上,顾檬就向祁连提了出来。

     祁连几乎没有犹豫就同意了,然后很贴心,也很高效率地把顾檬塞进了韩璟的班上。因为顾檬没有明说,所以祁连以为他是看到韩璟上学,自己也想去,又怕他放不开,没朋友,就直接动用关系把顾檬塞到了韩璟的班上,而且萌萌虚岁也已经六岁了,这个年龄上小学也可以。忽略掉心中的一点不舒服,祁连努力让自己尊重顾檬的选择,让他自由。

     头一天提出要求,第二天就要去上学的顾檬有点懵,但还是对学校生活充满了期待。

     白色的小衬衫,马甲式的小西装,灰色小短裤再加上一双白色的小球鞋,本来是挺正经的一身,但是顾檬却穿出了一种诡异的萌感,一旁的阿姨欲言又止。但是顾檬照着镜子确是很开心,这一身把他称的精神极了,还遮住了他的‘缺点’,比如小肉肉……总的来说,他很满意。

     祁连看到了顾檬的样子,挑了挑眉,也没说什么,很快他就带着顾檬来到了学校。

     学校里早有老师在等着,见他们到了,便领着他们去顾檬应在的班级,走到门口,祁连轻轻松开了小孩的手,在他鼓励的眼神中,顾檬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祁连看着小孩的背影越走越远,这是他接触新世界的第一天,以后他会有新的伙伴,新的生活,而他将作为一个引领者和保护者,让他在之后的路上顺利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