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职业画家经理人。

     顾檬的脑海空白了一瞬,然后立马明白过来祁连的意思,又有点不好意思问出口,只能傻傻地看着祁连。

     祁连摸了摸他的脑袋:“以后你有什么专业方面的问题就可以问刘敛了。”

     顾檬的心中有点小复杂,说不开心,那是假的,毕竟舅舅为了自己这么的费心费力,但是他也没有很开心,在他看来画画只是自己的兴趣爱好,他可以为了自己的爱好,顺便应老师的要求去参加参加比赛,但是绝不愿本末倒置。

     祁连看出他的小犹豫,宽慰道:“这只是为了你的未来提供一个方向,你不必有太大的压力的,一切凭你的喜好。”

     “会不会,太早了。”

     “不早了,你的老师和我说不久就会带你参加一些大型的比赛,而且他计划今年会有一场画展,到时候,会带上你。”

     顾檬被这样的话砸了个头晕眼花,他从来没有在老师那边听过这些,他知道他们肯定是为了自己好,但是他感觉很不舒服,明明一切很正常,但是就像是本来正常播放的电影陡然点了加速键,让他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怎么不高兴了。”其实,做出这样的决定,祁连的心中也有些忐忑,他是抱着能让顾檬快速独立的心态来联系人的,但他也希望自家宝贝能开心点。

     顾檬从脸上扯出一抹微笑来:“谢谢舅舅。”说完就将脸埋进了抱枕里。

     祁连走到他的身边坐下,抚着他的背轻声问道:“怎么了?”

     “我不知道,就是感觉不好。”因为埋在枕头里,他的声音有些闷。

     “别怕,如果你不喜欢,这件事我们就先缓缓。”

     顾檬沉默了好一会,还是答应了,他知道舅舅做这样的安排,肯定有他自己的用意,肯定是为了自己好,如果自己拒绝,大概会辜负祁连的心意。

     虽然小孩因为一些原因,看上去有些不情不愿,但是如果不这样,祁连怕自己会来不及为他铺平另外一条道路,思考了一会,他终究还是没有取消自己的安排。

     顾檬随后就与刘敛在书房见了面,刘敛是一个很风趣的人,对艺术有着独特的见解,而这些居然与顾檬的想法大同小异,交谈间,他的那点小小的抗拒很快就抛到了脑后。

     祁连微笑着坐在一旁看着顾檬,小孩有些激动,脸蛋红扑扑的,也难怪了,这大概是他第一次遇到与他观念如此一致的人。他知道只要顾檬走进这扇门,与人开始交流,他就不可能再抗拒这次计划。

     明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但是整个人就像是被抽空了灵魂,冷风可以在身体中肆意地乱窜,祁连掐了掐手指,让自己从那种状态中醒来,笑着打断了两人之间的交流,开始向顾檬说组建画廊的一些简单事项。

     顾檬不爱听这些,但是由于这是自家舅舅说的,他还是乖乖地认真听完了。

     不久,两人就送刘敛出门,临走之前,他看了一眼笑得灿烂的顾檬,脑海中就突然想起祁连早上对他说的一段话。

     包括顾檬的各种喜好与不喜,从绘画理念到喜欢的画家、画法,事无巨细都讲给他听,要不然怎么解释他一个画家经理人,干的就是艺术与金钱的交易,怎么会崇尚纯洁得艺术呢。因为时间有些短,一些细节他已经记不太清了,但是他永远不会忘了自己雇主说话时的表情。

     骄傲,满足,宠溺,或许一般人看不出来,但他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爱护,倒像是一个男人对自己小情人的宠爱。想到祁连为顾檬做出的种种安排,以及他所看到的点点滴滴,这也是真爱了。

     刘敛伸手摸了摸顾檬的脑袋:“你有一个好舅舅。”

     顾檬有些不解刘敛为何这样说,但还是一口应了下来:“舅舅很好。”

     刘敛离开后,客厅里就剩下他们两人,顾檬不由地就想起了昨晚自己做的那些蠢事,又是甜蜜又是窘迫,还有点不知道怎么样面对自家舅舅。好在祁连很快就去了公司,顾檬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免有些失落。

     顾檬还以为这样的情绪会困扰自己好多天,不过他很快就无暇顾及这些了,因为画廊已经开始组建了,它名义上是画廊,不过只为顾檬一个人服务,所以很多事只能由他来决定。

     同时,梁教授还为他报了一项国际赛事,可怜顾檬连这项赛事的名字都没有记全,就要开始认真准备。

     期间,梁教授在教导顾檬的时候,还拍了拍他的肩,让他不要辜负他的舅舅,让他一头雾水的同时,心中也渐渐升起一股危机意识。

     三月,顾檬的《烟雨人生》获得国际艺术节水彩类的最佳作品。虽然这个艺术节在国际上并不出名,但是顾檬在国际上开始略有名气,而在国内这个崇洋大环境里,他开始声名鹊起。

     五月,与老师梁教授联合举办了一次画展,获得业内的广泛认可,每幅作品都拍出了几十万的高价。

     很多作品的鉴赏人都十分看好这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因为他已经慢慢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而且这种风格十分受人欢迎,干净阳光,会让人眼前一亮,越看越有味道。对他的评价大多数都是正面的,甚至将他称为未来的大师。

     慢慢的,顾檬也有了很多粉丝,虽然里面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冲着他的脸来的,对,就是脸,顾檬长得实在是太勾人了,配上他的画风,让人恨不得领一只回家养。

     还有当年他拍的真人秀,也被人翻出来,被人看了一遍又一遍,当然这就会有很多顾子慕的粉丝。顾檬现在也看开了,其实当年的事也不能全怪顾爸爸和顾妈妈,所以他并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郁闷,甚至在祁连的示意下,也不会刻意的回避那两人。

     这一段时间,顾檬忙得转起来,祁连也没有闲着,狙击余氏已经到了关键时候,他同时还要分心照看画廊组建的过程。

     又是忙碌的一天,邹涛站在办公室的门口看着祁连,也没敲门,他和祁连做了四年的同学七年的同事,对他实在是太熟了,一个人的活的幸不幸福是看得出来,就像半年前的祁连,那时候他整个人都是发光的。

     而现在,即使他声称自己过得很好,每天也都精神满满,但是邹涛他绝不相信,他的眼睛里没有希望。

     之前他不能明白,为什么祁连会是始终坚持要为顾檬创建一个画廊,看到那孩子一点一点的出名,这似乎佐证了祁连此次举动的正确性,但这也代表那孩子会会一步一步地离他远去,这样浅显的道理,他不相信祁连会不明白。

     那为什么他要这样做?

     直到最近,邹涛才慢慢体悟出来,所有祁连留给顾檬的东西都是身外之物,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会不会变得一文不名。而顾檬最近所一点一滴累积起来的名气和能力,这才是他的安身立命之本,不管将来会变得怎么样,他总有可以依靠的东西。

     邹涛有些复杂地看着伏案的那个人,算无遗漏,可为什么偏偏算漏了自己。从前,他总认为是祁连亏欠了顾檬,即使是他把全部的资产都转移给了顾檬,但是现在,他又说不准了,祁连为这份感情投入了全部的精力,那孩子估计也是这样,谈不上谁亏欠谁……

     邹涛沉默了许久,捏紧了手中的手机,转身离开了。

     次日午间,当顾檬拎着一个小饭盒来到祁连办公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家舅舅伏案忙碌的身影,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为帅气,顾檬觉得这一刻祁连简直帅极了。

     他突然就升起了一点小紧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着装,一切都很完美,他这才放心地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祁连还以为是哪个工作人员,头也不抬:“进。”

     许久没有动静,祁连有一些疑惑,突然一双白嫩的小手推着一个保温饭盒进入他的视线,他一愣,猛地抬起头来,发现自家小孩笑眯眯的站在了他的面前,有那么一瞬间,祁连以为这是自己太过思念而产生的错觉。

     顾檬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甜蜜蜜地喊了声舅舅,然后开始将盒饭拆下来一个个地放在桌上。

     祁连扫了一眼,发现都是一些养胃的小食:“怎么今天回来了?”

     “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啊。”

     祁连没有说话,依旧看着那个小孩。

     顾檬无奈:“好吧好吧,其实是邹叔叔说你最近都不乖,不肯好好吃饭,正好老师那边没我什么事,就提前回来了。”

     没想到邹涛居然还敢背着自己和顾檬说这样的话,祁连有些黑脸的同时也无可奈何,摸了一把小孩的脑袋后,也就默认了这件事。

     顾檬见状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其实邹涛和他说地并不止这些,包括祁连没日没夜的工作,也包括他的胃病又犯了好几次。顾檬这次是偷偷回来的,刘敛在那边估计要急得跳脚,但是……

     看了一眼有些憔悴的祁连,一切都没有舅舅重要,不是吗,而且他也实在是不喜欢那样的场合。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甜甜蜜蜜地吃完了午饭,祁连的心中软成一团的同时不由地对邹涛的险恶用心咬牙切齿。

     饭后顾檬也没有离开,他早上刚下的飞机,回家取了饭盒就立刻赶了过来,中间连歇都没有歇,实在是困得不行,直接在祁连的桌子上就趴下了。

     祁连把他抱到了一旁的沙发上,为他盖上了小毯子,小孩累极了,这番动作都没有醒来,蹭了蹭小毛毯,又沉沉地睡去。祁连只觉得心中暖得不可思议,俯身亲亲他又回到了办公桌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