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有一群奇怪粉丝的顾爸爸很心塞,但是再心塞都抵不过自家宝贝要长住在老丈人家的这个事实,而且他还不敢反驳,只能乖乖的接受这个事实。

     自家老婆因为这事,已经很多天没有给他好脸色了,虽然每次问起来都说‘这事不怪老顾’,但是顾爸爸还是很深切的感受到了被冷落的滋味。

     顾爸爸的日子不好过,顾檬的生活也不是很如意

     听说在外公家暂住要变成了久住,也是一脸郁闷,如果祁连也是住在这里,顾檬会很乐意,但是祁连因为学习的原因是不可能久住的,他所在的学校离老宅很远,所以他在那边是有一套房子的。

     本来就因为宣传片的事有些烦恼,再加上这事,顾檬简直纠结得要抓头发了,但是平时的外公一脸严肃的模样,祁连也一直在为学业而忙碌,顾檬不敢也不愿去打扰他们。

     “萌萌有什么事吗?”

     在顾檬再次看他看走神的时候,祁连终于停下了手中的笔。

     “啊,没,没事。”

     听闻此言,祁连不禁挑眉:“真的没有事?”

     顾檬用小胖手捧着脑袋,眨了眨眼睛:“舅舅,你什么时候去学校啊?”

     “最近不会去,怎么了?”

     “那等你回去了,我是不是也可以回家了?”

     祁连终于知道这孩子最近在担心什么了,将他搂进怀里,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爷爷最近是生气了,不会不让你回家的,等我回学校之前,他肯定会把你送回你爸妈那的。”

     顾檬纠结的小眉头终于松了松,脸上又多了一抹笑容:“那就好,真想爸爸妈妈,外公太凶了,以前爸爸太忙了,经常不在家,但是之前和爸爸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他对我可好了……”

     祁连搂着顾檬软软的小身子,将下巴放在他的小脑袋上,听着小孩的念念叨叨,在这样的午后,像是时间都静止了,小孩永远都是最知足的的那种人,不记一个人的坏,只记一个人的好,像是一株努力向阳的植物,每天都是阳光灿烂。不禁让祁连想要将他藏起来,让他永远的这么干净。

     “舅舅,舅舅。”顾檬摇着祁连的手臂,原来他发现祁连一直没有接他的话,便抬头看,看到自家舅舅愣愣地看向前方,而且搂着自己的手臂把自己勒得有些疼,有些疑惑。

     祁连被顾檬摇了摇,从自己的世界中惊醒,看到顾檬疑惑的眼神,暗暗地皱了皱眉头:“舅舅有些累了,想要睡一会,萌萌自己去玩吧。”

     听到这话,顾檬忙从祁连的腿上跳了下来,看到自家舅舅的神色间有些疲惫,有些懊恼自己打扰了祁连的休息,抱住他的手臂往床边拖,边拖边软软地说:“舅舅快去休息吧,我自己玩就好了。”

     祁连顺着顾檬的力道站了起来,任由顾檬努力踮起脚尖把他推倒在床上侧,躺在床上的祁连,看着顾檬,小孩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他,写满关心,他避开眼去,有些不敢看这样的眼神。

     迈着小短腿,顾檬艰难地帮祁连盖上了毯子,还撅起小嘴,亲了一下他的额头,软软地道了声晚安,说完后,踮起脚尖轻轻地走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祁连睁开眼睛,摸了摸额头,柔软的触感似乎还残留着,之前察觉到顾檬想要给自己晚安吻,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躲开,但是他硬生生地克制住了,呼吸的温热,嘴唇的柔软让祁连浑身僵硬,平时他也会亲亲顾檬,但是这次却不太一样,到底哪里不一样,祁连有些感觉到,但是他一点也不想承认。

     祁连发现自己的异常,还是在很小的时候,具体时间是在发现祁蔓是私生子的时候,那时候的他完全不能接受,并且开始喜欢收集一切干净的东西,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但是有一次被祁老爷子发现他的藏品,说了句‘别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往家里带’,他便再没有做过类似的事。

     祁连虽然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却是最被忽视的那个,祁蕙因为是长女最受他爸喜欢,祁蔓因为最相像他爸,所以最受重视,加上祁连小时候十分的沉默,所以就像个小透明。小小的祁连不想被父亲不喜,所以不管遇到什么,都以微笑待人,喜爱的东西也深压在心底。

     越是刻意忘记越是记忆深刻,这句话说得一点也不错,干净像是成了祁连的执念,体现在他生活的方方面面,像是洁癖,像是不愿与人接触。

     虽然祁老爷子并没有因为他的改变而更加的喜欢他,但是他受到了更多外人的称赞,长到这么大,祁连几乎已经认为外表这个温润阳光的少年就是自己了,但是压抑在心底的东西却在这样的午后被唤醒了。

     顾檬就是顾檬,那个干净的孩子应该永远生活在阳光下,受到周围所有人的宠爱。

     祁连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又变成了那个温润的世家公子,宠爱顾檬的舅舅。

     门外,顾檬关上房门才发现自己干了件蠢事,现在外面阳光明媚,而他居然向祁连道了‘晚安’,一紧张就犯蠢简直不能好了。

     顾檬蜷在软软的沙发椅内,有些苦恼地捧着小脸,为什么他想去亲一亲祁连呢,还不是被摸摸亲亲太多的怨念啊,所以他也想‘反击’一下,谁知道第一次做就犯了蠢。

     想了一会儿无果的顾檬,果断放弃了再纠结这个问题,瞄了瞄四周,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外公在睡午觉,祁连也在睡午觉。玩腻了‘自己和自己玩’游戏的顾檬,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出去玩。

     时节正值初秋,天气晴朗,也不是很晒人,老宅依山而建,主宅是一幢别墅,掩映在绿荫之间,其他建筑错落期间,花木分列其间,午后的阳光洒在树林间,落下斑驳的阴影,画面美得似一副画,却因为人工追求整齐的美感而有一些破坏了自然的意境。

     顾檬走在林间,只觉得连呼吸都是一种享受,处处新奇,处处留念,从他出生到现在,除了节假日之外很少来老宅,一直没有好好地看看老宅的样子,这次大概是他在老宅住的最久的一次了,所以他并不打算放过这次机会。

     说起来,为什么没有人带自己来逛这里呢,外公腿脚不好,难道其他人也是吗,顾檬有些愤愤地想到。其实是顾檬错怪了大家,是他自己的长相太唬人了,一看就是乖乖的孩子,那种只想呆在家里,不想出去的,再加上他在别墅了=也玩得也十分开心,别人也就不想着带他出来玩了。

     走了不一会儿,顾檬的小胖腿就迈不动了,只能找先找一个地方坐下来,他跪坐在河边的一个小石凳上,趴在栏杆上看着河里游来游去的小鱼,突然就想到了家里和他一起看小金鱼的顾柠,有些想它了,要是顾柠能来陪他多好,可惜小姨的妈妈对狗毛过敏。

     看着看着顾檬就累了,一旁藤蔓围成的小矮墙洒下一小片阴影,就这么趴在小石凳上缩在那一下片阴影处睡着了。

     微风拂过树叶,发出‘哗哗’的声音。

     周围隐隐有声音传来。

     顾檬从香甜的梦境中醒来,懒懒的翻了个身,不想起来。

     “……还好吗?”

     “……就是……不顺利。”

     耳边传来一男一女的声音,喜欢听墙角的顾檬精神一震,竖起耳朵偷偷听着。

     距离有些远,顾檬只能隐隐听到“就是”“但是”这样的连接词,心中有些遗憾。

     不过他越听越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偷偷扒开身后的藤蔓,有一男一女面对而坐,那女子正好面对顾檬正是祁蔓的亲生母亲云蓉,那男子穿着家里帮佣的衣服,身形却有些瘦弱。

     顾檬看得太仔细一不留心撞到了一旁的围栏,发出了不大不小的声音,但那个背对他的男子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扭头向他这边看来。

     眼见云蓉向自己这边走来,他这边是这视线的死角,加上顾檬缩成了小小的一团,所以之前没有被发现,现在人走过来,当然会被发现了。

     顾檬几乎下意识选择了装睡,想了想又觉得不妥。

     于是云蓉过来看到的就是顾檬刚刚睡醒,揉着眼睛的模样。

     “萌萌?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顾檬满脸迷茫,然后眼睛一亮,“我在这里看小鱼,好像一不小心睡着了。”

     云蓉笑了笑,摸了摸顾檬的脑袋:“睡在这里会着凉的,萌萌再不回去外公和舅舅就该着急了,外婆送你回去吧?”

     顾檬点了点头,但是有些疑惑地看着另一边的男子。

     云蓉看到顾檬的视线,转身对那男子说:“小刘,这片的改造方案就先定成这样吧,你先回去吧。”

     男子微低着头:“好的夫人。”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顾檬有些云里雾里,但还是跟着云蓉乖乖回到了主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