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雇佣兵的决一死战
    雷公坐在矿口点了一支烟,从他嘴里吐出来的烟雾在朝阳的照射下,显得分外有美感。

     天色已经大亮,突袭战很快就会转变成阵地战。黑曼巴小组和F国雇佣兵的作战角色已经完成了转换,至于后面会发生什么样的结果,恐怕只有天知道。

     黑曼巴小组其他几个人从矿洞里跑了出来。紧接着,‘轰’的一声巨响从矿洞深处传来,雷公知道他交代下去任务,已经完成了!

     他们总共只有六个人,但是这个废弃金矿却有两个入口。此时,黑曼巴小组处于防守待援态势,最忌讳分兵。加上暴龙骨架化石是他们这一次到这里来得最终目的,如果被敌方抢去,他们这一次的作战就毫无意义可言。

     所以,雷公下命令要求爆破手大头在F国雇佣兵撤离的那个矿口安装炸药,炸塌那里封堵住敌人从身后偷袭的唯一路径。黑曼巴小组没有选择的余地,他们此时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这声巨响已经阻断了他们最后的撤离路线,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背水一战!

     “天呐!但愿那些该死的援兵,不要来的太晚!”卡尔扎伊只能无奈的祈求道。

     雷公拿着望远镜看着眼前的地形,脸上严肃的看不出一丝表情。大战在即,事关生死。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指挥员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致胜的因素。

     “卡尔扎伊,你昨天晚上排了多少颗雷?”雷公还在看着地形。

     “七颗!怎么了?”卡尔扎伊正在擦拭着手里的手枪。

     “好得很,我这也还有八颗。够这帮狗崽子喝一壶的了!”雷公放下了望远镜,对着正在布置防御阵地的大头和山魁招了招手。

     “大头、山魁,你们把所有的地雷全部拿上,从那个地方开始布雷。要把地雷能发挥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明白吗?”雷公指着眼前那条土埂所在的方向道。

     “明白!”

     “花猫、蚊子,我把我们手里所有的手雷都集中给你们,你们自己认为敌人会从哪个方向来,就把手雷丢在哪。但是,一定要记清楚自己丢手雷的地方。战斗打响后,寻找机会利用你们手里狙击步枪瞄准精度高的优势,在敌人扎堆的时候。就打爆手雷。明白了吗?”雷公继续命令道。

     “明白!”

     “你这是从哪里学来的?部队教的?”卡尔扎伊完全不能想象这种作战方式。

     “从血染的历史中学的!”雷公再次进入矿洞,他没有功夫理会卡尔扎伊。黑曼巴小组手里没有像样的重火力,所以他想起了昨天夜里矿口里那挺M2重机枪。

     “还好,能用!”雷公在那挺重机枪上摆弄了一阵道。

     “我草,你还真想靠这玩儿意做活力支撑点吗?”卡尔扎伊看了一眼那挺重机枪,不屑道。

     “搭把手,抬出去!”雷公没有给卡尔扎伊好脸色。

     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就等着敌人上门。雷公看着黑曼巴小组全员都已经集结完毕后,清了清嗓子。

     “咳........花猫、蚊子,你们各自寻找狙击阵地。形成交叉狙击。”雷公看了看手表,手表指针显示是当地时间六点二十分。

     “明白!”

     “卡尔扎伊负责阵地左翼,大头负责阵地右翼。山魁负责操作阵地中央那挺M2重机枪。都明确了吗?”雷公道。

     “明确!”

     “都记住,节约弹药的同时,最大程度上射杀敌方有生力量。只要熬过援兵到来,就是胜利。”雷公做出一副无所的样子。

     “放心吧!我们一定能回E国和头儿团聚的!”山魁已经把重机枪阵地上的防护沙包又整理了一下道。

     雷公环视了周边一眼,他笑了。是的,他们一定回得去。而且,必须要回去!

     “各自就位,准备迎接贵客上门!”雷公又举起了望远镜。

     气温慢慢开始上升了起来,非洲的天气,早上八点的太阳已经有些让黑曼巴小组的枪管还没打,似乎就有些发烫了。

     “雷公注意,发现敌方零星武装人员正在向你阵地方向靠拢,距离一千米左右,没有携带重武器。看样子不是昨天晚上那波同行,有点像当地民兵。”蚊子的声音率先在耳机里响了起来。

     “狙击手原地待命,他们是来当炮灰做火力侦察的。没有命令不许开枪!”

     雷公很清楚,他们能否支持到援兵到来。完全看狙击手能够支撑多久。人数上的劣势,已经很明显。如果再没有狙击手的震慑,他们绝对等不到援兵到来。

     “收到!狙击手原地待命!等候命令!”花猫的声音也从耳机里传来。

     两个狙击手的到位,让雷公悬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些许!

     眼前荒草丛中,武装人员的身影已经隐约可见。雷公看着手表,他在测算第一颗地雷爆炸的时间。山魁和大头埋雷的地点,他早已经记在大脑里了。这群倒霉的武装人员所走的路线,刚好是一颗雷所在的路线。

     ‘轰’的一声巨响,一个武装人员的下肢被地雷爆炸的威力送上了离地面大约七八米高度的空中,而上半身却径直的向正前方飞去。其他大月十来个武装人员也被地雷爆炸的破片和气浪扑倒。

     “我草,这就是身首异处吧!太他妈残忍了!”卡尔扎伊端着望远镜看着刚才的那一幕,嘴里骂道。

     “少他妈在这装善良。你杀得人还少吗?”

     “注意,除狙击手和重机枪外。其他人给我点射,击杀活着的。决不让他们回去。”雷公端着装有光学瞄准镜的95-1式步枪,瞄准了一个刚刚爬起来还没弄清楚状况的武装人员头部射去。

     ‘砰.....砰.....砰’几声赶紧利落的枪响后,黑曼巴小组眼前的那片荒草地再次平静了下来。

     “花猫报告,击毙敌方人员十五人。没有活口。完毕!”花猫将刚才的战况汇报给了雷公。

     “收到了!继续观察。主角没上场之前,狙击手的任务就是看戏。”雷公从卡尔扎伊口袋里夺了一包香烟出来,点了一颗。又把烟盒甩了回去。烈狼受伤的这段日子,他学会的抽烟!

     “明白!”花猫嘴里答应,但是心里却是急的火急火燎的。

     “雷公,麻烦事儿来了!第二波儿,还是他妈民兵。人数至少三十。这是想消耗我们弹药吧!”蚊子把从狙击镜里看到了情况汇报出来。

     “知道了!是时候了,在这帮狗崽子进入雷区之前,放倒他们。”雷公丢掉了烟头,手里的枪已经搭在了沙包上。

     “好!终于轮到我们狙击组出彩了!”花猫像是得了金元宝似的大喜道。

     “我说的是狙击组除外。懂吗?傻吊!”雷公麻利的把枪上了膛。

     “还要我们等?等什么啊?等谁啊?”花猫不满道。

     “你他妈就不能学学蚊子吗?等谁?等昨天晚上的同行。他们才是主角。狙击小组就是克制他们的王牌。留着你们不用,就是为了死磕他们。懂了吗?”雷公大骂道。

     “懂了!”

     “很好,现在给我闭上你的嘴。”

     “雷公,距离差不多了!”山魁把M2重机枪也上了膛。

     “打!往死里打!”雷公看着来送死的民兵怒道。

     ‘砰.......砰.........砰’‘哒.....哒........哒’,轻重火力交织成的火力网随着雷公的一声令下,已经朝着武装人员撒了过去。

     子弹发射时的破风声,枪管因为击发弹药时产生的高热能,民兵中枪时的惨叫声,试图冲向黑曼巴小组阵地的呐喊声,已经将这片刚才还无比平静的荒原,勾勒成了现在这种惨烈的画面。

     “雷公注意!后面还有一个民兵梯队,人数比刚才只多不少。注意防守!”枪战中,雷公耳朵上的耳机再次传来狙击手的报警声。但是,雷公始终没有发出让狙击手参与战斗的指令。

     雷公知道,只要他一声令下,两支狙击枪的高精度、射程远的优势就可以帮助他们轻而易举的打破民兵的攻势。但是他不能下这个命令。他很清楚,最厉害的对手此时并没有上场。杀手锏一定要留在最后,才能克敌制胜。最少,也能保住一点点胜算。

     “我们的弹药不多了!这么耗下去。我们会吃亏的!”卡尔扎伊一边开枪,一边对着雷公喊道。

     “所有人注意,除了重机枪继续射击,其他人关掉步枪保险,全部用手枪。放民兵进入雷区!没有炸死的,放进矿洞收拾。”雷公已经关掉了步枪保险,拔出了手枪。

     他宁愿牺牲掉布置的雷区来干掉这帮民兵,也不愿意暴露狙击手的位置。敌人想消耗黑曼巴小组的弹药和斗志。他就演一出好戏成全对手。

     地雷的爆炸声,重机枪的扫射声都已经停了下来。雷区发挥了很大的效果,参与进攻的民兵三分之二都被地雷炸死、炸伤。重机枪最后一发子弹也都已经打了出去,现在就是废铁一堆。

     随着雷公的命令下达,除了狙击小组以外的人,已经撤进了矿洞。他们要请君入瓮带捉鳖。

     “花猫、蚊子,放过民兵。监视F国雇佣兵的动向,一旦发现目标立即击毙,不用汇报。”雷公在矿洞里对着耳麦向狙击小组命令道。

     “收到!”花猫轻轻吐了一口气,终于要到他开枪了。

     “雷公注意,民兵还有十人左右,距离矿口三十米!”蚊子汇报道。

     “收到了!”

     雷公手里的手枪已经上了膛,矿口隐约出现的人影把本就不强的光线,遮挡的更加灰暗。

     ‘砰砰砰’,一阵手枪速射的声音里夹杂着突击步枪偶尔击发连射的声音在矿洞里回荡着。

     “进洞敌军全部击毙!大头确认有无活口,收集弹药!其他人进入阵地!”雷公将手枪里的空弹夹退了出来,重新跟换了一个新弹夹。

     “明白!”

     “雷公,贵客上门了!”蚊子在耳机的声音预示着真正的战斗即将开始。

     雷公瞅了一眼手腕上的表,十二点三十三分!

     “敌方多少人?”

     “不多!只有不到二十人!但是.............”蚊子犹豫道。

     “但是什么............说!”雷公对蚊子欲说还休的态度,很不满意!

     “敌军有一辆装甲运兵车!”花猫等不及了补充道。

     “我草你妈...........这是雇佣兵吗?.........装甲车都来了!”卡尔扎伊惊道。

     “怎么了?这就怂啦!”山魁笑道。

     “步兵打装甲车,还没有专业武器,你说怂不怂?”卡尔扎伊对山魁的蔑视不以为然。

     “不怂,谁说我们没有专业武器!”雷公道

     “花猫、蚊子,这个阵地守不住了!你们灵活击杀敌方有生力量。我们退回矿洞和他们打游击。”雷公命令道。

     “收到!”

     “这就是你的专业武器?”卡尔扎伊道。

     “不!矿洞里的恐龙化石才是!”雷公对卡尔扎伊竖起了中指。

     “你行!你们他妈都是神仙!脑子转的比他妈发动机还快!”卡尔扎伊跟着雷公向矿洞走去。

     矿洞外,装甲车上的速射炮发出的声音传到了矿洞里面,雷公他们知道,花猫和蚊子一定是和对方交上了手。能够有效阻止狙击手狙杀步兵的最有效方式,最好的不过就是覆盖式轰炸。

     装甲运兵发动机的声音,已经近在咫尺了。随着装甲运兵车发动机声音的停止,雷公知道,最后的战斗来了。

     “准备开打吧!化整为零,各自为战!大家小心,自己负责吧!”雷公端着手里的枪率先走了出去。

     各种枪械的声音将整个矿洞震得好像蹦蹦床一样。双方都是在拼死一搏,不留余地。可以说,这个矿洞里发生的这场战争,不比任何一场有记载的巷战激烈程度小到哪里去。

     同样是身手不凡,同样是反应迅速,同样是接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所以,直到双方的都出现了伤亡,枪膛里的子弹已经全部打光,双方都没有任何一方提出投降或者妥协。

     F国雇佣兵在这场战斗力再次损失了五人,而黑曼巴小组再次集结时,雷公才发现山魁腹部中枪,肠子已经流出来,他坐在地上,身后靠着墙壁。用双手紧紧捂住伤口,不让肠子继续流出。

     “上刺刀!”雷公听到了枪声停止,知道双方都已经没有了子弹。拼刺刀就已经决定胜负的一搏。

     明晃晃的刺刀已经装上,双方的刀尖已经对准了对方!

     ‘轰’的一声巨响再次响起,一个熟悉的声影进入到了雷公和其他黑曼巴小组成员的视线。是烈狼,黑曼巴小组的烈狼!

     烈狼快速奔向F国雇佣兵的身后,手里明晃晃的军刀已经做好了饮血的准备。

     “杀!”雷公看见烈狼的一瞬间,仿佛像打了鸡血一样。

     冷兵器捅进人的身体,划破人的喉管发出的声音,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模仿的声音,能够惟妙惟肖的展示出来,只有靠真实的死亡。

     血,沿着墙壁滴落了下来。烈狼收起了手里那把沾满了鲜血的军刀,走向坐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山魁,山魁还在拿手捂着伤口,鲜红的肠子裸露在体外。

     “对不起,兄弟!我来晚了!”烈狼道。

     “头儿!我们........又赢了...........!”山魁勉强笑道。

     “是的!我们永远不会输!”烈狼横腰抱起了山魁向矿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