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烈狼,一个人的战斗(1)
    山魁的伤势很重,几乎随时都会有丧命的可能。烈狼和雷公站在已经准备起飞的直升机旁边,盯着机舱内正在急救的山魁。他们没有随其他人一同撤离。这架直升机太小,所以他们必须选择留下。

     黑曼巴小组的任务已经完成。对于此时的烈狼和雷公来说,在这片刚刚经历过血战的土地上,他们已经显得很多余了。

     一块金灿灿的金牌,在烈日地下闪着金光。雷公把金牌放在了烈狼眼前晃动着。这是属于烈狼的,也是属于整个黑曼巴小组的。

     “谢谢!”烈狼伸手接过了金牌,仔细观看着上面黑曼巴蛇的图案。

     “别谢我!这是一个朋友送给我们的礼物。最有情义的礼物!”雷公微笑着伸出了拳头。

     “我们有这种朋友吗?”烈狼也伸出了拳头在雷公的拳头上轻轻碰了一下。

     “有,那是一个非常可爱的矿工。他叫帕瓦尼!”雷公道。

     “不知道山魁会不会有事?”烈狼把金牌套上了自己的脖子。

     “有事没事,我们还有的选择吗?”雷公刻意隐藏着自己的伤感。

     “没有!”

     确实,作为雇佣兵的黑曼巴小组本身的工作就是时刻面对死亡。以前是烈狼,今天是山魁,每天就有可能是其他人。过得本来就是刀口上舔血的生活,又何必指望有一天在死亡来临的时候,会有什么善终。

     ‘滴滴滴嗒’烈狼腰间的卫星电话响了起来。这是卡尔扎伊和其他黑曼巴小组成员登机前留给他和雷公的。

     “小伙子们,很抱歉这次行动让你们的战友受了重伤。”电话里帕克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个声音里,丝毫听不出有什么同情和抱歉。本来就是雇佣的关系,这句话不过也就是个托词。

     “不需要抱歉,这是我们必须学会承受的代价!”烈狼对这种虚情假意的开场白,没有什么反应。

     “他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接受最好的治疗。我会尽全力保证他的生存的权利!”帕克的话里充满了肯定。

     “哦?谢谢!不过,我想您这样办大事的人,应该不会白白浪费资源来帮我们这么大的忙吧!”烈狼一直喜欢看门见山,对帕克这样的人,也根本无需客气。

     “烈狼先生言重了!作为朋友我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忙。不过烈狼先生既然说了,我这确实还真有个小忙,需要您帮助。”帕克话锋一转,扯到了正题上。

     “我洗耳恭听!”烈狼话里有话道。

     “我想让你去J国执行一次暗杀。我想这个对你来说并不难!”

     “要我们杀谁?”

     “不是你们,是你!一个人!”帕克将那个你字说的很重。

     “那么请问,帕克先生要雇佣我去暗杀谁。”

     “一个HSD帮会的叛徒!具体情况你们回到E国后,我会告诉你的。”帕克挂上了电话。

     不只是帕克,烈狼其实自己也很清楚,这次暗杀他肯定要答应。因为在雇佣兵的世界里,一但重伤死亡率就已经不是概率问题了。没有人会在乎雇佣兵的生死。即便是有公司的雇佣兵,在这一方面也不会有太大例外。

     山魁的伤情,就像一条锁链,紧紧的勒在烈狼的脖子上,分分钟就可以让他窒息。烈狼很清楚,在此时的情况下。只有帕克有能力调动资源救山魁,所以不管任何条件作为交换,他都必须答应。

     “帕克说什么?”雷公看出了烈狼面部表情的不正常。

     “没什么!只是让我们抓紧时间回E国!”烈狼不想让雷公知道这个事情。他很清楚雷公的个性。

     E国的某机场,烈狼和雷公刚刚下飞机,便已经有专人专门等候。这种情况,烈狼早有预料。像帕克这一类人,是不会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的。

     “烈狼先生,我们老大请你去一趟。”一个长相俊秀,但是眼光却很狠辣的年轻人看着烈狼,却完全没有关注雷公的意思。

     意图很明显,他只是来接烈狼的!其他人,不归他管。

     烈狼点了点头,拉开车门钻进了车里。

     雷公也想上车,但是被这个年轻人拦了下来。

     “对不起,我们老大交代,只见烈狼先生。至于您,会有车接您去看您受伤的战友!”年轻人嘴上很礼貌,但是口气却没有给雷公商量的余地。

     “我必须和我老大在一起,至于受伤的战友,有你们照顾我相信会很安全!”雷公说的也很客气,但是他的眼里已经有了怒色!

     “很抱歉!您的要求我做不到!还是请您坐后面那辆车!”年轻人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右面方向。

     “让开!别让我再说第二遍!”雷公确实生气了。

     “对不起!请..........”

     年轻人话没说完,雷公一个直拳已经照着面门打了过去。经历过生死血战的人,出手根本就没有什么花架子。这一拳如果击中说话的年轻人,最起码也会打断他鼻梁骨。

     但是,雷公这一拳却偏偏没有打中目标,因为就在他的拳快要击中这个年轻人时,年轻人忽然左臂一个格挡动作,右拳直击雷公咽喉。

     雷公微微一惊,快速反应过来。身体一个闪躲,左腿一个侧踹直逼年轻人软肋。

     双方就这样你一拳我一腿僵持着,谁也占不了谁的便宜。但是看的出来,这个身手不凡的年轻人耐力和抗击打能力和雷公比起来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最多再有二十个来回,这个年轻人一定会吃大亏。

     烈狼坐在车里饶有兴致的看着窗外的打斗,论打架没有人比他内行,所以他也知道如何把握这场争斗的尺度。

     “雷公,住手!他还是个小朋友。下手别太狠了!”烈狼在雷公越战越勇的时候,摇下了车窗喊道。

     此时,这个年轻人已经渐渐处于守势,而且体力已经明显不支了。如果烈狼再不喊停,不出三十秒他一定会被雷公直接打趴下。

     雷公听到了烈狼的命令,停下了自己的攻势。

     “谢谢!”年轻人在确定雷公停在了进攻的时候,甩了甩被雷公震麻掉的手臂对着烈狼道。

     “雷公,回去和弟兄们一起看着山魁。不允许胡来!我自己去一趟!”烈狼没有理会年轻人的道谢,对着雷公说道。

     “可是……….”雷公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他知道烈狼的脾气,所以还是犹豫了。

     “没有可是……..执行命令!”烈狼示意年轻人开车后,摇上了车窗。

     “是!”雷公看着已经启动的汽车慢慢离开。

     一栋豪华别墅的客厅里,帕克已经泡好了咖啡,等待着烈狼的到来。对他而言,这一切仿佛是胸有成竹。

     烈狼快步走到帕克面前,他的脚步虽快,但是却也很沉稳。作为一个雇佣兵组织的负责人,心浮气躁是大忌讳。所以,在人任何时候烈狼都必须保持理智。

     烈狼没有多余的客套话,直接坐到了帕克对面的沙发上。

     “喝杯咖啡。我刚刚磨好的!”帕克端起了一杯咖啡微笑着端给了烈狼。

     “喝咖啡的时间有的是,我们还是聊聊正事!”烈狼翘起了二郎腿。

     “好!我非常喜欢你的直接。二十万美金,是你这次暗杀的佣金!”

     “钱,我并不缺!你也非常清楚,我为什么要答应你这次交易!”烈狼端起了咖啡。

     “你兄弟的命,我会替他还有你保住。我相信你会认可我这方面的能力。”帕克道。

     “说的对,那么谈谈我们的交易目标吧!”烈狼抿了一口咖啡。

     “即将成为你暗杀目标的人,其实没什么!只不过是我手下的一个堂主,但是他手里却有着我们帮会里非常关键的东西。而且,在J国政府给他非常优厚的条件下,他极有可能会在近期和J国的执政政府合作。

     恰恰这个J国的政府非常不希望我们的帮会在他们的国家扩大、发展,所以一旦这个混蛋手里的东西落入J国政府手中,对于我们帮会是极端不利的。所以,在他没有和J国政府合作之前,你要杀了他,拿回他手里我想要的东西。”帕克一口气把事情经过大致说了出来。

     “我只想知道他叫什么?他手里的你所谓的东西是什么?”烈狼没有兜圈子。

     “他叫那扎,你要带回来的是他手里面的一份资料。那是一份我们在J国的人员分布名单,还有每个人的详细资料。”帕克从贴身的衬衫衣兜里摸出了一张照片,甩给了烈狼。

     “这就是那个混蛋的照片,你要用最短的时间干掉他,拿回东西。”

     “他在J国的具体位置!”烈狼收起了照片,这意味着这单买卖已经成交了。

     “没有!如果有的话,我从帮会里派几个有能力的杀手去就行了,又何必费这么大劲劳驾你呢!”帕克还在微笑。

     “恐怕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吧!”烈狼也笑了。

     作为雇佣兵,烈狼有着丰富的暗杀经验,他知道像那扎这种J国政府想要争取的人,是不可能轻易暴露在暗杀者的枪口之下的。

     J国政府一会派贴身保镖进行保护,直至他和J国政府完成合作。

     “呵呵!有多难,我想不用我说,你也会知道。所以,我就不用多表述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一点…….。”帕克停止了微笑,站了起来。

     “哪点呢?”烈狼似乎知道帕克想说什么!

     “我知道你们黑曼巴小组个个都是不好惹的人,但是请你相信,如果你的任务失败或者你背叛了我们这次合作,你的战友们估计将永远从地球消失,连尸首都不会剩下!”帕克的语气变的阴冷起来。

     “我还真不信你有这个能力!”烈狼对帕克的威胁很不买账。

     “烈狼先生,我不希望你有试试我在这方面能力的想法。”帕克走到了烈狼的面前。

     “这算是在威胁我吗?”烈狼的口气此时已经有点像南极的海水,冰冷的刺骨。

     “不不不,我只是善意的提醒!”帕克看见烈狼眼神的一瞬间,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汗毛都已经竖了起来。

     作为一个帮会的头目,心狠手辣只是日常必须要有的心理素质。但是在与烈狼对视的那一瞬间,帕克才感觉到什么是真正的目露杀机。

     但是,他必须勒住烈狼的脖子,让他去完成这次暗杀。即便他的心里有瞬间的恐惧,他也只能强制着让自己克服。

     “我想去看看我的兄弟们!”烈狼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对不起,任务没有完成前,你不能见他们!”帕克拦住了烈狼准备离开的步伐。

     黑洞洞的枪口这个时候已经抵在了帕克的前额,帕克几乎没有看清烈狼的枪在哪里,烈狼是什么时候拔枪的。那支黑洞洞的枪口就已然抵在了自己的脑袋上,而且是开着保险,顶上了膛火的抵在了他的脑门上。

     “我说,我要见我的兄弟们!”烈狼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把这句话冷冷的挤了出来,丝毫没有顾及他身后帕克的几个保镖也已经把枪对准了他。

     “我说,不行!如果你杀了我,我敢保证即便你出的去,你和战友也不会好好离开E国。不信,你可以试试!”帕克硬着头皮强撑着,他实在吃不准这个像野狼一样的男人到底会不会对着自己脑袋开枪。

     他在赌!

     只不过,这一次他赌赢了。烈狼拿着枪的手缓缓放下,将手枪关上后,别在了自己的后腰上。

     “你,记住!如果我任何一个兄弟在我回来前,少了一根汗毛。我不管你是谁,你都得死!”烈狼没有再说话的意思,快步向别墅大门走去。

     帕克看着烈狼远去的身影,示意身旁的保镖离开大厅后,一屁股坐在了烈狼刚才坐的那个沙发上。冷汗瞬间从额头滑落了下来。

     “真是一只凶残的恶狼!”帕克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自言自语的嘀咕道。

     烈狼再次和帕克碰头的时候,已经第二天的黄昏时分,帕克来到了机场为烈狼送行。

     说是送行,其实就是给烈狼递来此次去往J国的机票,还有假护照。烈狼必须以这本假护照上的身份前往J国。

     作为E国最大的黑帮,帕克可以将一本假护照做到比真护照还要真,这一点烈狼绝对相信。

     烈狼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了一封已经封好口的信递给了帕克。

     “把这封信交给我的兄弟,你亲自去。不然,他们再见不到我,会给你添上许多难以收拾的麻烦!”烈狼不是威胁帕克,他绝对能猜出来自己的兄弟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谢谢你的忠告,我绝对相信你这么做是正确的!”帕克接过了信。

     “你需要的东西,J国那边,我的人会安排好。这张名片你拿着,到那边联系上面的人,他会给你提供你想要的任何帮助。”

     “多谢!”烈狼晃了晃手里机票,走进了进机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