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生死相搏,以死相拼!
    战场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公平的!不管你是将军还是士兵,是为了金钱还是信仰。都不可能绝对保证不会倒在敌人的枪口之下。

     作为黑曼巴小组来说,斩首行动的失败就意味着此次Y国之行彻底告终。不管他们甘心与否,这都是他们必须接受的结果。没有任何一个军事组织的领导者会在短时间内,给予敌人对他第二次展开斩首行动的机会。

     在这个陌生而又充满战乱的国度里,黑曼巴小组没有援军、没有后勤补给,他们孤军深入到这里,面对斩首行动失败、旅长阵亡的局面,他们除了撤离没有更好的选择。他们不但要撤离,而且是越早撤离越好。

     因为逗留此地时间太久,不但恐怖分子会对他们进行报复性打击。就连在Y国作战的M国军队可能也会收到情报,对他们进行围剿。毕竟,他们曾经接受过卡尔扎伊的雇佣,猎杀过M军的海军陆战队,并且因此和M国特种部队大打出手。如果是这样,黑曼巴小组的处境到时候,可能比雪上加霜还要难过百倍。

     趁着夜色,黑曼巴小组带着康凯的骨灰快速的穿过小镇,向来时的集结地点推进。他们已经与地下军事组织取得了联系,在那里会有直升机送他们到绝对安全的区域,然后从那里会有人接应黑曼巴小组离开Y国。

     “大头,按照上面的联系的方式联系卡尔扎伊。我们此刻需要援军。”雷公将手里的一个卡片交到了大头手里道。

     “为什么?我们不是已经准备撤离了吗?”大头不解的问!

     “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想要撤出去,依靠那个地下军事组织是很不靠谱的!万一,M军发现我们的行踪,就不是几个恐怖分子那么简单了。没有援军,我们绝对出不了Y国!”雷公松了松身上的背囊道。

     “卡尔扎伊会来帮助我们吗?这可是越境作战,E国怎么可能参与到与他们无关的战争中去。”山魁这件事情,并不抱有希望。

     “他会来的,这也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家伙!”

     野战军靴踩在沙土上的声音夹杂着黑曼巴小组行进期间的喘息声,给这个被夜色笼罩的荒漠里增加了一丝活力。

     “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雷公示意队伍暂停行进后,对着大头问道

     “还有二十公里!”

     “前面不太平,闻着味儿不对。改道儿走,千万别惹麻烦!”雷公对着耳麦命令道。

     作为一个老特种兵油子,对于战斗的直觉,在必要的时候会出奇的准!

     “收到!”

     “前队变后队,花猫负责前队,我殿后。快速撤离!”雷公手里的步枪已经上了膛。

     黑曼巴小组的动作早已经被在黑夜里埋伏的几十双眼睛盯上了。还没得及脱离接触,黑夜的夜幕便被突击步枪的响声彻底撕碎!突击步枪、轻机枪的组成的火力网,已经向黑曼巴小组撒了过来。

     “注意隐蔽!注意隐蔽!有埋伏!有埋伏!”雷公一个飞扑,跳到了声旁三米开外的一个沙坑里。

     雷公跃起扑向沙坑的一瞬间,一串子弹就将雷公刚才站立的地方,打了个尘土飞扬!

     “****他个姥姥的,我们被包围了!”山魁对准敌人,打出了一个漂亮的点射后,趴在一个沙堆后面对着耳机喊道。

     “大头,卡尔扎伊联系上了没有!”雷公瞄准了一个敌人,‘砰’的一枪直接爆头后,对着耳麦道。

     “联系了!但是暂时没有回应!”大头抱着轻机枪对着目标‘哒哒哒’打出了一个连发。

     “****,是圣战组织那帮孙子。我认出来了。这是要和我们拼命呢!”花猫此时已经将狙击步枪背在了身后,手里拿着突击步枪在射击!

     “敌人太多了,四面都有!我们被包饺子了!不能在这硬干!”蚊子背靠着花猫向自己对面涌过来的敌人就是一梭子。

     “大头、山魁你们向镇子方向突。花猫、蚊子在我左右侧建立防线,阻击敌军掩护他们,准备梯次突围。冲出一个算一个。”雷公从胸前弹夹袋里掏出一个弹夹,上了膛后命令道。

     “收到!”

     交火、激烈的交火,双方互射的子弹已经将这个开始还没有一点生气的荒漠,彻底燃烧的沸腾了起来!

     看着大头、山魁已经突出了一个豁口的当口。雷公向自己的正前方丢出了身上仅剩的两颗瓦斯手雷。

     “花猫、蚊子快点撤离!快快快,跟上去!”

     凭借着丰富的战场经验和超出常人的耐力,黑曼巴小组有惊无险的突破了圣战组织的包围,撤离到了镇子上。但是,圣战组织并没有放弃对他们的追击。

     黑曼巴斩首行动中杀了他们三四十人,刚才的伏击战又击毙了他们一批,结果他们除了黑曼巴小组射击时留下的弹壳,连个毛也捞着。这已经将圣战组织的怒火撩到了极点。不把黑曼巴小组弄死,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又是那个院子,又是那个老妇和孩子。黑曼巴小组此时已经无路可退。所以,只能返回这个院子里组织临时的防御阵地,能抵挡多久就抵挡多久。他们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卡尔扎伊能够赶紧收到他们的求援消息,尽快赶过来。不然,他们真的就回不去了!

     花猫将老人和孩子送进了屋子里后,蹲到了雷公的身边。此时,他们已经不可能再顾忌老人和孩子的感受了,但是他们也不希望有人为了他们白白送命,所以在将老人和孩子送进去之前,花猫和雷公脱下了自己的防弹衣和头盔穿带在了这祖孙两个人的身上。

     “清点弹药!”雷公喘息着道。

     “花猫步枪弹六十发,手枪弹四十五发,手雷三颗”

     “山魁步枪弹五十二发,手枪弹三十发”

     “蚊子步枪弹一百零二发,手枪弹三十发,手雷两颗”

     “大头步枪弹六十四发,手枪弹十五发,反步兵定向雷还有四枚!”

     “卡尔扎伊还没有回复吗?”雷公看了看自己的剩余弹药对着大头问道

     “暂时没有!”

     “爹死娘嫁人,爱他妈怎么着怎么着吧!”雷公看了看院子周围的环境道

     “花猫,战斗一响,你负责狙击离我们距离较远的目标。蚊子你负责狙击他们的火力支撑点。山魁守住左面围墙,大头,你去把四颗反步兵定向雷伺候好,然后守住右面围墙,我负责阻击正门口。枪一响,我们就各自为战。援军来了最好,来不了我们就一块上路。”雷公说着话,向院子正门口走去。

     “明白!”

     这就是久经战阵的军人,这些经历过血与火的士兵对死亡的感觉已经过分平淡,所以即便是在即将面临死亡的时候,也会平淡到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他们不想死,但是他们不畏惧死亡。

     埋好了地雷的大头冲着雷公竖了竖大拇指后,便朝着右边的围墙跑去。黑曼巴小组在这个即将结束的黑夜里将迎来他们在Y国的生死一战。

     “狗崽子们,来了!”花猫第一个开枪,从瞄准镜里他清晰的看见了脑浆爆出的实况。

     没有人回应他,因为这个时候所有人的枪都响了。这是他们最后的防线,是守住最后一丝生的希望的防线。生死博弈,双方都不会留一点点后手。

     “大头,你他妈把雷埋哪去,怎么到现在也不听个响!”雷公看着眼前一批一批的人被放倒,又一批批的人涌来,对着耳麦大声骂道。

     “该响的时候,一定会响。你就瞧好吧!肯定一炸一大片。”大头两个点射放倒了五十米开外的两个敌人,对着耳麦向雷公打趣道。

     “花猫小心,RPG火箭筒!”蚊子对着花猫喊出声的一瞬间,一枪撂倒了那个火箭筒发射手!

     但是,此时火箭筒发射手已经扣下了扳机,火箭弹在夜色拖着火舌飞向了花猫防守的区域。

     “****............”花猫看着火箭弹袭来,大声骂了一声,一个飞扑向院子中间扑去。

     ‘轰’,花猫刚才站立的地方被火箭弹直接轰塌了下来。

     “花猫,你怎么样?”蚊子边射击边向花猫喊道。

     “没事!死不了!忙活你的。”花猫抹了抹快要流到眼角的血,端着枪一边射击一边大骂道:“姥姥的,这就给老子破了相了。老子和你们没完。”

     ‘轰’‘轰’‘轰’‘轰’,四颗定向雷从四个方向不同的角度爆炸了。爆炸的烟幕阻碍了黑曼巴的射击视线,也暂时逼停了恐怖分子的进攻。

     “大头,你他妈把雷埋在我们脚底下了是吧,真他妈缺德!”山魁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着大头骂道。

     “雷公,卡尔扎伊有回复了!他和REF特战小队会用最快的时间赶到这里。让我们坚持住!”大头没有理会山魁,而是对着雷公兴奋的大叫道。

     绝处逢生,这个惊喜确实有点大了!搁谁身上,也得兴奋!

     “我说吧!他是个耐不住寂寞的家伙!”雷公将最后一梭子弹推山了枪膛。

     “弟兄们,从卡尔扎伊出发,到支援我们最起码还要两个小时。我们现在是因为黑夜里单兵夜视仪的帮助,才暂时占了点便宜。照目前情况来看,最多还有一个小时天就要亮了,到时候我们就没有半点优势,相反敌人人数比我们多,弹药也比我们充足,想要支持到援兵到来,只有靠以命相搏。所以,要尽可能的节约弹药,支持到援军到来,明白吗?”雷公道

     “明白!”

     “敌人暂时已经停止了攻击,我们至少可以得到十五分钟的休整,大家抓紧时间休息,我来警戒!”雷公接着道。

     烈狼不在,旅长牺牲。雷公必须担负起应该担负的责任!

     “我去搞点弹药,不然我们撑不到援军到来!”山魁道。

     “不行!敌军一定会安排狙击手封锁这个院子,出去就是送死。”雷公否决了山魁的请求。

     疲惫在战斗间歇的这段时间里,已经向‘黑曼巴小组’袭来。他们几乎没有得到过像样的休息,他们也是人。他们也知道累。

     “敌军!准备战斗!”雷公抬手一枪放倒了潜伏到院子周边准备向院子里投掷手雷的一个恐怖分子,对着同伴报警道。

     战斗再次打响,恐怖分子借着微微发亮的天空,已经展开了再一次更加的凶狠的进攻。他们知道黑曼巴小组的人数不多,弹药也所剩无几。即将吃掉黑曼巴小组的兴奋劲让他们忘却了死亡。

     雷公扔掉了已经没有弹药的步枪,抽出手枪做最后的拼斗。这一切一直到天色大亮,黑曼巴小组防守的院子里再也没有一支还有子弹的火器为止。

     蚊子的左臂被子弹击中,花猫头部负伤,山魁的左腿被击伤,大头和雷公身上也被子弹擦伤多处。

     雷公看了看天,又看了看自己负伤的同伴,他想起了烈狼,他知道如果烈狼在这里,或许结局会不一样。

     雷公突然大笑,笑的很大声。

     “全体上刺刀,准备近身拼刺!”雷公抽出了那把跟随自己多年的三棱刺刀对着同伴大声道。

     “只有战死的鹰隼特战旅,没有被俘的Z国特种兵!兄弟们,最后的时刻到了。带着旅长的骨灰,和这些王八蛋拼了!”

     “拼了!”

     “跟他们死磕到底。”

     “老子杀够本了,值喽!”

     “好!都是有种的汉子。把这帮杂碎放进院子里来,让他们看看Z国军人的功夫!看看黑曼巴小组的风采!”雷公举起了自己手里的刺刀。

     “好!”

     圣战组织已经知道了黑曼巴小组没有了弹药,因为他们怎么射击,黑曼巴小组都没有再还击过。在他们看来,冲进院子是必然的。自动火器对手无寸铁,怎么算都是他们赚。

     院子里,惨叫声,怒吼声,还有枪的响声不时透过院墙传了出去。院墙外,敌人不知道里面的情况。院墙里杀红眼的黑曼巴小组也不再顾虑院墙外的的人。院子里的墙壁上,喷雾状的血迹已经越积越多。

     就在黑曼巴小组精疲力尽的时候,院子外面的远处传来了枪声。从射击的角度和节奏来判断,他们的援军来了。

     在黑曼巴小组最精疲力尽的时候,他们终究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