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V国的第一场战斗
    烈狼和安娜从房间里出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九点钟。这对烈狼以及整个黑曼巴小组来说,简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要知道,他们从参军开始一直都保持着早上六点起床,七点早饭的作息习惯。可是,今天整个黑曼巴小组却看着早餐整整等了烈狼三个小时。

     烈狼把迷彩服的领子竖着,拉链拉的紧紧收缝,装着若无其事的坐到餐桌旁,其他的人看了看烈狼,又看了看安娜。对于这两个人今天的行为,有点明白,又有点不明白。

     “咳咳……….怎么着?早饭是用来看的嘛?”烈狼清了清嗓子,对着其他几个人说道。

     “头儿………….”雷公欲言又止。

     “有屁就放。”烈狼拿起一块面包往嘴里塞。

     “没……..没事………..吃饭!”雷公到底还是忍住了没问出来。

     “大爷的,有他妈什么不敢问的?我来说,他们是想问你,怎么这么晚才出来吃饭,为什么把衣领子竖的跟502胶粘着的似的。”崔涛和烈狼是没有那么多顾忌的,想问自然就不用留面子。

     “你们是不是都想知道?”烈狼抬起头,看着五双像狼一样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是!”

     “我不太舒服,睡过头了。”烈狼避重就轻道。

     “那衣领子怎么回事?”崔涛喝了一口牛奶接着问道。

     “额………..衣领子是………..我他妈冷………我乐意…………关你吊事!”烈狼红着脸吼道。

     “放你娘的罗圈屁,这里温度目前是二十六摄氏度,你跟我说你冷?你他妈打摆子啊!”崔涛似乎知道点什么,有些不依不饶。

     “你们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呗!”安娜看烈狼那副囧样,索性把话接过来。

     “痛快!我就想知道他把领子竖着是为什么,兄弟们对不对?”崔涛是要把挑衅进行到底。

     “对”其他人附和道。

     “切!他脖子上面有吻痕,就是现在年轻人说的草莓!满意了吗?”安娜一把将烈狼的衣领扯下道。

     “这么说…………你们昨天………….”崔涛坏笑的问道。

     “恭喜你,答对了,我们昨天在床上折腾了一夜。”安娜说着,干脆重重的亲了烈狼一口。

     “你…………你怎么………什么都往外说。”烈狼有些坐不住了。

     “凭什么不能说?干都干了,说说怕什么?”安娜道。

     “怎么样?怎么样?都他妈赶紧给钱,每个人五千美金。我他妈就说这小子把持不住吧!你们和我打赌,赌到你们倾家荡产。”崔涛大笑着对其他几个人叫道。

     “哦!弄了半天,你们是在拿我们打赌啊!”安娜道。

     “该我恭喜你了,安娜小姐你答对了。发财了…….发财了……..哈哈”崔涛一边说这话,一边把手来的钱往口袋里揣着。

     “看你那个熊样,哪像是个军官!”烈狼看着崔涛的样子,假装怒骂道。

     “老子,以前是军官。现在又不是。我刚来总得弄点生活费吧!”崔涛笑道。

     “小伙子们,休息的可好?”麦黑一直微笑着看着他们嬉闹,直到他们停下来,才发出声音。

     “很好!麦黑先生。”烈狼听到了麦黑的声音,脸色瞬间冷酷起来。

     “那就好!如果是这样,我想我们的合作应该开始了。”麦黑来到烈狼身边坐下道。

     “当然!”

     “好的,你们的第一个任务是给我的炮兵做眼睛。指引我的炮兵打掉我想解决的目标。”麦黑没有停顿,非常沉稳道。

     “时间、地点、情况简报。”烈狼看着麦黑,冷冷道。

     “今天夜里、我方位置正南方向三十五公里、有一个连的M军地面部队还有一个227毫米多管火箭炮兵连驻扎。那是明天冲着我来的。我想先解决他们。”麦黑道

     “这种规模的部队,你们不是一直都是迂回战术吗?这次,怎么想打突袭了?”烈狼反问道。

     “问的好!我的回答只有一个,那就是Z国最优秀的侦察兵在我手里,我的火炮会比导弹还精准。明摆着占便宜的事情,为什么不做?”麦黑笑道。

     “恕我直言,就是我们把方位、经纬度都告诉你,就你哪几门破炮筒子怕也是炸不到人家吧!”崔涛对于麦黑这种把他们架在火上烤的行为,并不买账。

     “呵呵,一个月前我会认为你是对的。但是现在,我有这个自信。”麦黑还是在笑。

     “据我了解,你们政府军此刻连一门射程超过三十公里,口径超过一百毫米的火炮都没有,你哪来这么大的自信?”崔涛的牛脾气,还真上来了。

     “我说了,一个月之前我确实没有,但是现在我有了,而且不是一门,而是十二门。”麦黑并不生气,反而更加自信满满。

     “什么炮?”雷公忍不住问道。

     “Z国制造W90牵引式203毫米榴弹炮”麦黑点了根烟缓缓道。

     “****,重型火炮,射程至少也能射四十五公里。”雷公对于这种自己祖国生产的火炮太熟悉了。

     “十二门这样的炮,三发急速射,只要参数准确灭这股M国佬,应该不是问题吧!”麦黑道。

     “你的情报准确吗?”烈狼问道。

     “绝对准确,而且你完全不用担心他们发现我这十二门炮的位置。只要你们侦查准确,他们就死定了。”麦黑狠狠地把香烟在桌上摁灭。

     “我还有一个问题!”崔涛道。

     “请讲!”

     “这种Z国现役火炮,你们在哪弄到的,而且一弄就是十二门。”崔涛道。

     “保密!你们的武器和需要的装备,今天晚上十点会送到这里,我保证各位会得心应手的。祝你们好运!”麦黑说着话,已经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地下室里根本不知道白天还是黑夜,这里永远只有灯光,看不见星星、月亮。但是,黑曼巴小组的枪械、装备送到的那一刻,他们知道那一刻是晚间十点整。

     “检查装备,一小时后准备进入战区。”烈狼摆弄着手里的步枪,正式下达了他到达V国后的第一道指令。

     “是!”

     枪械上膛,退膛,拉栓的声音在反反复复的响起,就对于黑曼巴小组来说就是出征的前奏。

     “报告,枪械状态良好、装备情况良好。”雷公对着烈狼打了个军礼,汇报道。

     “好!讲一下!进入战区后,山魁和我担任突击组、雷公和大头担任火力支援、崔涛、花猫担任观察组。都明确了吗?”烈狼道。

     “明确!”

     “好,五分钟后徒步进入战区。”烈狼命令道。

     安娜一直静静的看着烈狼下完最后一道指令,看着烈狼来到她的身旁。

     “答应我,完好无损的回来!”安娜给烈狼整了整头盔道。

     “一定!”烈狼笑道。

     “你要跟着麦黑,等我回来。”烈狼说这话,从背后将那把柯尔特左轮递给了安娜。

     “拿着,它跟我很久了,会对你有帮助的。”

     “头儿,时间到了,出发吧!”雷公来到了烈狼身后,小声提醒道。

     “知道了!”烈狼回复雷公后,朝着安娜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

     “黑曼巴小组,出发!”烈狼对着身边的战友吼道。

     黑曼巴小组几乎是无声的行进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他们保持着战斗行进队形,快速而有规律的移动着。一路上,尸体不断的出现在他们眼前。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那种死亡的惨状,只有零距离接触过战争的人,才能够体会。

     “******,M国佬天天冒充世界警察,在别人的国家杀人还他妈大谈人道,不要脸”崔涛在耳机里自言自语的怒骂声,传到了烈狼的耳朵里。

     “都别叽歪了,留神脚底下,别他妈踩着雷!”烈狼对耳机狠狠道。

     “雷公,距离目标还有多远?”烈狼示意队伍暂停前进,询问道。

     “距离十三公里,预计还要四十分钟到达。”雷公回答道。

     “收到了。花猫、崔涛,你们单独行动,记住必须距离目标三公里时原地等候命令。”烈狼命令道。

     “收到了!”

     “其他人,跟我出发!”烈狼道

     “都警醒着点,我们面对的是M国职业军人,要防止对手的暗哨。”

     “是!”

     “我已到达指定地点,等候命令,完毕!”花猫的声音从耳机里传了过来。

     自从蚊子阵亡以后,花猫的话少的可怜。这是从行动开始后,他说的第一句话。

     “我们距离目标多远?”烈狼问道。

     “四公里。”雷公道。

     “无人机信号,这个距离能好使吗?”烈狼对麦黑给他提供的飞行器并不放心。

     “应该没有问题。”雷公道。

     “好,放出去。其他人,原地待命!”烈狼道。

     “头儿,我们正前方三百米有两处机枪阵地。十一点方向、三点方向两处移动岗哨、一点方向有探照灯,敌方驻扎地里面有两辆装甲运兵车,火箭炮连在阵地中间。”雷公汇报道。

     “好,我们只有一次机会,这边炮一响,只要一击不中,就会炸锅。周边的武装会把我们合围。所以,必须抵近一点。眼巴前敌人。都明白没有?”烈狼道。

     “明白!”

     “花猫、崔涛,你们准备打掉十一点方向、三点方向敌军,并要用最快速度抢占探照灯塔,测绘目标方位数据,报给麦黑。”烈狼道。

     “收到了!”

     “雷公、大头,你们负责左边机枪阵地,我和山魁打右边。”

     “收到了!”

     “两边同时进行,速度要快。”烈狼道。

     “明白!”

     “麦黑,收到没有?”烈狼通过另一部步话机向麦黑询问。

     “我一直在等!”麦黑的声音传来。

     “让你的炮兵,把炮弹装好。我数据给你后,必须是三发急速射!不要试炮了。”烈狼道。

     “好的!你们就听好火炮的怒吼吧!”麦黑的语气相当兴奋。

     “这都是其次,安排你的人,开辆车在距离你的窝十公里处接应我们。这边炮一响,老子就会被合围的。”烈狼道。

     “放心,我会的!完毕!”麦黑保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