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V国政府的雇佣
    江湖、江湖,何谓江湖?

     江湖其实早已存在,当地球上出现人类的那一刻起,便已经有了江湖。

     曾经有人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话从出口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了是真到不能再真的真理。

     然而,对于已经少了一名成员的黑曼巴小组来说。在这个有人便有江湖的地球上,他们也有一套他们的真理。那就是只要你的拳头够硬,口袋里的银子够多,他们就能活。

     从E国出境,再到正在处于极度战乱的V国,他们耗费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里,他们的衣食住行,还有安娜伤势的治疗都得到了最好的保障。即便是在飞机上,他们也没有受到半点委屈。

     这就是这个地球上的地下秩序带来的便利,你有需求不要紧,只要你出的起价钱,你就能够享受等价的服务。烈狼花费了六百万美金,这点服务态度…………对方还是必须要有的。

     V国,一个在三个月前被M国政府打垮的国家。政权的颠覆导致了这个原本就不是太富有的国家几乎每天都处于战乱阶段。流亡的政府武装、正在为颠覆政权而得意的反政府武装、还有唯恐天下不乱的M国军队都在这片土地上不停的制造杀戮,流血和死亡随处可见,甚至已经到了让平民百姓都已经麻木的地步。

     这里是平常人避之不及的地方,但是这里也是雇佣兵的天堂。在这种地方,雇佣兵可以挣到大把的钞票,当然也可以毫不顾忌自己的身份。在这种地方,有枪就是草头王。有枪,就可以有一席之地。

     烈狼原先的目的地本不是这里,而是另外一个非洲小国。但是就在烈狼准备动身的前一天,V国的流亡政府负责人通过雇佣兵公司作为中介找到了黑曼巴小组,希望黑曼巴小组可以接受他们的雇佣,帮助他们对抗敌对武装。

     丰厚的条件、还有V国目前的生存态势,都足以让黑曼巴小组心动。最为主要的是,他们原本就应该靠着战争吃饭。

     在V国的北部小镇,一座外墙被弹孔填满的民房地下室里。烈狼和他的兄弟们正在等着V国流亡政府负责人的出现。

     这座民房的地下室,经过特殊加固,房间里除了军事地图就是武器弹药。虽然,这里听不到外面的枪声,但是战争的气息却一点点没有减轻。

     “弟兄们,快看!这种鬼地方居然还会有这个!”花猫从桌子上拿起两本书,随意翻了两页,便像是发现外星生物一样,举着对其他人笑道。

     花猫手里举着的是******语录、还有论持久战!

     这似乎有点滑稽,一个奉行******战略思想的军队却被一帮反政府武装的草寇还有一群看似强大的M国大兵赶出了办公楼,住进了地下室。简直不可思议。

     要知道半个世纪前,武装到牙齿的M国人就是被这两样东西武装的人民军队打了个满地找牙!

     “这两样东西应该以他们现在的主人为耻!”大头皱着眉头,小声嘀咕道。

     “战败不全是他们的责任。就算是也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雷公在一旁似乎在替即将成为他们雇主的V政府军开脱。

     “没错!但是一个国家的领导人被一群反政府武装从下水管道里拖出来,虐待致死,还被捅了**子,这个又该怎么说呢?难道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吗?”山魁对于雷公的解释似乎也不买账。

     所有人都开了口。除了烈狼还有一直坐在他身边的安娜没有说话。烈狼看这样子是压根不想开口。而安娜已经习惯,烈狼不想听的话,她一句也不会说。甚至根本不会参与讨论。

     “你们感觉,作为雇佣兵去讨论雇主的家事,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地下室的侧门,出现在了黑曼巴小组的眼前。

     这是一个满面络腮胡子、身材非常魁梧的中年人,他的脸庞显示出了从战争中走过来的人才会有的那种刚毅,唯一让人感觉不舒服的是他的左眼已经被一团死肉包裹住,死肉上的伤痕纹理让人心生寒意。

     他,只有一只眼!

     “你的左眼受伤很久了吧!”烈狼坐在椅子上并没有起身,但是他的眼睛却向刀子一样盯着这个中年人,一刻也没有离开过。

     “是的!有三年了吧!”中年人和烈狼对视着。

     如果说,烈狼的眼神如刀般锋利。那么这个中年人的眼神就好像是盾牌一样。防卫的滴水不漏!

     “三年前?那个时候V国不是很太平吗?”烈狼似乎对这个中年人的左眼,充满了好奇!

     “黑曼巴小组武装进入了那么多国家,甚至开枪杀人。有几个国家公布出来了?”中年人反问道。

     “你这个人,很有意思!”烈狼对着中年人微笑着伸出手去。

     “我是烈狼!黑曼巴小组的组长。”

     “我叫麦黑,是这支军队的负责人。士兵们喜欢称我领袖,至于你们,可以随意。”中年人似乎也很友好。

     “你的Z国话说的不错。”烈狼对于麦黑说Z文的举动很满意。

     “谢谢!我曾经被派往Z国国防大学深造了四年。也算是半个Z国军人吧!”麦黑对于这段经历,显得很骄傲!

     “哦?那么你奉行那两本书也算是情有可原了。”烈狼笑道。

     “是的!可惜………..”麦黑没有再说下去!

     “好了,聊点正事吧!你花这么大的价钱让我们来,不是为了怀旧这么简单吧!”烈狼看出了麦黑的尴尬,毫无征兆的直切主题。

     “其实,你完全不用问我。世界上只要有电视和网络的地方,应该都能看见关于我和我的部队的战况!这个就是请你们来这的目的。”麦黑任何没有隐瞒的意思。

     “你如果了解黑曼巴小组,就应该清楚我们不会参与任何一场常规战斗。”烈狼也不想隐瞒,黑曼巴小组对于常规战斗并不热衷。

     “我了解,而且我也不缺常规战斗兵员。我要你们来,就是想让你们像匕首一样,帮助我摧毁敌对武装的指挥中心,小到营级指挥部,大到师、军级。当然如果你们能帮我斩掉M国总统的首,我将感激不尽。”麦黑一番正经的阐述中带着的黑色幽默,确实缓解了一些气氛。

     “没有问题,只要价钱给的到位。我们都愿意。”烈狼也很幽默的回答道。

     “可是,据我所知黑曼巴小组是六个人的编制,而你们其中的一位好像已经…………难道这位女士是……….”麦黑此刻眼神已经盯上了安娜。

     麦黑当然对黑曼巴小组的一切有所了解,要知道二千万美金雇佣黑曼巴小组三个月时间对于这个并不富裕的军事组织来说,肯定是非常慎重的。

     “是的,我的一个兄弟阵亡了。但是她不是黑曼巴小组的组员。战争,请让女人走开!”烈狼看着安娜的时候,眼神缓和了不少。

     “那么……她是…….”麦黑必须搞清楚安娜的身份,因为在他对黑曼巴小组的了解中,并没有这个女人的信息。

     “我是烈狼的妻子!”安娜没等烈狼搭话,已经提前开口。

     这是她进入这个地下室以后,说的第一句话!而且分量十足!

     “哦?那当真是美女配英雄了。可是,你们五个人……..”麦黑不得不怀疑五个人干六个人的活,会不会出现什么纰漏。他可不想这么多钱雇佣回来的人,在没有完全实现价值的时候,就挂掉。

     “谁说,黑曼巴小组只有五个人?我难道不是人吗?”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这个地下室。

     崔涛…….那个为了黑曼巴小组和维和部队都敢动刺刀的中国特种部队少校,黑曼巴小组的老战友。该来的还是来了!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麦黑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陌生人表现出了异常的敌对。

     这个地下室上头,至少有一个警卫排在守卫,而且进入地下室的入口,还有他的五个贴身警卫在守护。哪怕就是神仙想进来,也得有做法的时间。况且他眼前是个活生生的人。

     麦黑说这话,手已经朝着腰间的配枪摸去。他的速度并不慢,一个在战争中摸爬滚打的军人,出枪速度就意味着他的生命。只不过,此刻他摸到的只是一个空枪套。

     那把崭新的伯莱塔手枪,已经到了崔涛的手里!麦黑几乎没有看清楚崔涛的动作。那把原本属于他自己的枪已经指在了麦黑的脑门上。

     “你问我是谁?我来告诉你,我叫崔涛,不过从今天开始我叫蚊子,记住了哦!”崔涛对着麦黑咧嘴笑了一下。

     烈狼只能苦苦的对着崔涛来了一个比哭好看不到那里去的微笑。

     “你问我怎么进来的?我也告诉你,我就这么大摇大摆进来的,鹰隼特战旅的人没有到不了的地方,哪怕是M国总统的被窝,只要我想,我也进得去。”

     崔涛将手里的枪,漫不经心的摆弄了两下,地上便只剩下了手枪部件和子弹。

     麦黑当然知道崔涛的来历,也知道了崔涛此刻的定位!

     “我的士兵呢?”麦黑对着崔涛询问道。

     “他们的头有点晕,估计十来分钟就会来见你了。哎,我说,你能不能换些个好点的保镖?就这些货,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保护你?”崔涛戏谑着麦黑。

     “你的提议,很好!但是,我没有合适的人选啊。”麦黑似乎也很幽默。

     “有啊!不过你得加钱!”崔涛的嘴咧的越来越像荷花。

     “你是说你吗?”麦黑很认真的问道。

     “不不不……我是黑曼巴小组的新组员。是她。”崔涛笑着指向了安娜。

     “这位小姐?你确定你没弄错?”麦黑看着有些文弱的安娜,似乎有些吃惊。

     “我确定,她完全够资格去任何一个国家保护他们的领导人。”崔涛已经朝着烈狼走去。

     其他几个人,看着崔涛也慢慢朝着烈狼围了过来。他们的这种默契,似乎是与生俱来的。

     “你怎么会来?”烈狼似乎不愿意看崔涛。

     “没上军事法庭就不错了。来这和你混口饭吃!”崔涛还在笑,只不过笑容中有些苦涩。

     “是我们害了你。毁了你的前程!”烈狼的话语中有些抱歉。

     “扯淡!老子死都死几回了,还在乎这点事儿!”崔涛已经伸出了手。

     六只拳头又紧紧的靠成了一个圆形。黑曼巴小组再一次有了六个人。

     “身为鹰隼人,死有鹰隼魂!”

     六个人紧紧抱在了一起,肩挨着肩、头靠着头。丝毫没有理会站在一旁的安娜和麦黑,还有那些被崔涛打昏,刚刚醒来端着枪来保护麦黑的士兵。

     再抬头时,眼中有泪!脸颊却无痕!

     “我想让这位小姐,做我的保镖。价格你们开,同样是三个月时间。”麦黑看着身后站着的士兵那副狼狈样,怒火中烧。

     “可以,但是你必须保证她随时回到我这里。”烈狼笑道。

     他不希望安娜离开自己,但是他也不希望安娜和他一起搏命。跟着麦黑安全系数更高。

     安娜知道烈狼的心思,所以只是微笑着朝着烈狼身旁靠了靠。她愿意听这个男人所有的话。

     “我是出了钱的啊,怎么可以这么随意的让保镖来去。”麦黑在商言商道。

     “我不需要你出钱,安娜是义务保护你的。算是我赠送你的优惠政策。”烈狼的脸色不太好看。

     安娜是他的女人。怎么可以用钱来买呢?

     “这个倒是可以接受!但是,我总得知道安娜小姐的手段吧!”麦黑对眼前这个女人,似乎还是不太放心。

     砰……,一声枪响,麦黑话音未落,头上的军帽已经飞了出去。

     安娜手上有枪,枪口还在许许冒着白烟!

     麦黑示意身后已经准备端枪射击的士兵放下枪后,对着安娜竖起了大拇指。

     “各位,好好休息!明天你们会迎来第一个任务!”麦黑摸了摸头发道。

     “你可真是不愿意浪费你的佣金。这么快就布置任务了!”崔涛笑道。

     “当然!因为你们太贵!”麦黑笑着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