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斩首行动(1)
    黑曼巴小组每个人面前的简易台子上有酒、有肉。

     在这个血腥还残留在空气中的树林里,勤务兵已经按照麦黑的指示,为黑曼巴小组的到来布置好了酒宴。

     这算是接风,还是庆祝?这个问题在此刻其实算不上太重要。是人就得吃饭,只要你还活着你就不可能逃脱这种与生俱来的自然程序。

     安娜看着台子上已经烹制好的肉食,已经忍不住呕吐了好几遍。她没有接受过特种兵那种残酷的生存训练。所以,看见台子上的肉她就忍不住联想到刚才被军刀砍下来的人的头颅。

     那可是活人、那可是鲜活的生命。不管他们生前是什么样的人,他们身体里的血液都和普通人一样,是鲜红的,是有温度的。

     “我曾经试过在弹尽粮绝的时候,生吃过被击毙的敌人小腿的肉!”麦黑从自己面前台子上的肉块上,撕扯下了一块肉塞进了自己的嘴里道。

     “人肉的滋味,确实让人难以下咽。尤其是像生鱼片那样生吃。”

     麦黑把他以前的经历说的很随意,就像是在和眼前这些雇佣兵聊家常一样。

     ‘呕…………….咳咳………….呕…………………….’

     安娜被麦黑此刻看似平常的话摧毁了最后一道身体防线,胆汁已经被止不住的呕了出来。

     “所以,你是在告诉我们。我们此刻还有熟肉吃应该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喽?”崔涛从腿上的刀鞘里拔出了那把还有血迹的军刀,也从眼前的肉块上割了一块肉,若无其事的放进了嘴里。

     他和安娜不一样,他接受过全世界最残酷的训练。所以,在任何条件下,只要是能够保证生存的事情,他都可以做到。当然,必要的时候他也可以和麦黑一样,吃那些原本不应该吃的东西。

     “不!我的意思是,当一个人无从选择的时候就只能按照残酷的事实走下去。”麦黑端起了杯子,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你说的很对!我只想知道,你又想我们为你干什么?”烈狼示意手下的人,开始用餐后。轻轻的帮安娜拍着后背。他想这样,或许安娜能够好受一点。

     “我已经说过了,斩首行动!”麦黑看着烈狼对安娜的温柔微笑道。

     “我必须善意的提醒你,斩首行动是要靠准确的情报作支撑的。我们可以接受你的雇佣,但是前提是不会白白送命。”雷公对于麦黑这个人,始终没有多少安全感。

     雷公的言下之意,黑曼巴小组可以按照雇佣条件去帮雇主做任何事情,但是这里面绝对不包括去做炮灰。如果,麦黑动了这个心思,黑曼巴小组有权考虑是否要终止合作。如果合作终止,麦黑将不再是雇主身份。到了那个时候,麦黑的身份转换将直接影响到他还能不能活下去。

     “看样子,你们仍然信不过我”麦黑笑道。

     “我们只信我们自己!”烈狼冷冷道。

     “那就请烈狼先生看看这个。”麦黑从自己身后的行军包里,拿出了一个文件袋,甩到了烈狼面前。

     “这里面有你们需要斩首人的所有资料,我相信这是我们互相信任的开始。”

     烈狼打开了文件袋,麦黑说的不假。文件袋里的资料从他们要斩首人的照片、行踪、喜好以及临时住所,都有详尽的显示。不得不说,如果情报内容是真实的,那么麦黑的情报网确实不比某些大国的情报机构差到哪里。

     “这能证明什么呢?这种东西给我一台电脑,我会编的更好。”烈狼晃了晃手里文件对着麦黑道。

     “它能证明这确实是我需要你们做的事情。”麦黑笑道。

     “我想,我必须重申一下我和我的兄弟们在意的事情,我们现在需要的事情是证明这份情报的准确度是值得我们去卖命的。”烈狼说的话越来越冰冷。

     他有柔情,但仅限于对他的兄弟们和他的女人。至于麦黑暂时还不够格。

     “很抱歉,这份东西证明不了。”麦黑道。

     “那我们就没什么可谈的了。”烈狼回答的更快。

     “别着急,有人能够证明。”麦黑道。

     “谁?”

     “我知道烈狼先生有个叫鲁尼的朋友远在澳大利亚,你们之间的交情似乎不浅,说是生死弟兄也不为过。”麦黑道。

     “所以呢?”烈狼反问。

     “你不妨和你的朋友通个电话,我想他可以证明这份情报的准确性。”麦黑道。

     “看样子,这份情报麦黑先生花的代价并不少。”烈狼很清楚自己的朋友会针对这份情报开出什么样的价码。

     “是啊!很贵!尤其是知道黑曼巴小组来干这次的买卖,他又在原有的基础上多加了百分之二十。”麦黑表现的很无奈。

     “为什么?”烈狼的脸上已经有了笑容,他通过麦黑的对话基本上已经确定了麦黑的确和鲁尼有过接触。

     这个澳大利亚人,永远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儿!

     “你何不自己问问!”麦黑已经示意站在自己身旁的军官拨通了卫星电话,送到了烈狼的手里。

     “你好,麦黑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嘛?”电话里,鲁尼的声音已经传了出来。

     麦黑喝着酒,微笑着等烈狼下一步的回答。

     “是我!”烈狼简单的对着话筒道。

     “嘿!伙计。很高兴又听到你的声音。”鲁尼听见烈狼的话,显得很兴奋。

     “我想你知道我打电话给你是为了什么了。”烈狼道。

     “伙计!放心去干吧。我敢拿人格担保你要用的情报比真的还要真。”鲁尼肯定道。

     “你还有人格?你跟我的雇主坐地起价的时候你的人格在哪里?”烈狼此刻嘴角已经有了微笑,他已经有意识的戏弄起了鲁尼。

     “我的人格,仅限于和我的朋友。他不算是我的朋友,所以和我的人格无关。再说那百分之二十,我说的很清楚,是你欠我的。他雇用你,就得把你的债先还了。”鲁尼大笑道。

     “我什么时候欠你的钱?”烈狼问道。

     “上一次,你J国搞事的那次,我没有收你的佣金啊,你忘记了?”鲁尼说的很正经。

     “你不是说,我只用请你喝顿酒嘛?”烈狼接着问道。

     “没错啊!我到现在也没有说你不用请我喝酒啊。只不过有人愿意为你出钱,我干嘛不要呢。伙计,难道你的脑子被炮弹皮打死机了吗?”鲁尼笑道。

     “去你****的。别有事没事咒老子。”烈狼听着鲁尼的话,忍不住骂了一句国骂。

     “好了,伙计。再聊下去我可就要收费了,你放心去干吧。我等你来澳大利亚请我喝酒。愿上帝保佑你,我的兄弟。”鲁尼收起了笑声,严肃的祝福道。

     “谢谢!我会的!”烈狼微笑着挂断了电话。

     “我想,我们这次合作,应该没有疑义了吧。”麦黑看着烈狼的表情道。

     “没有!什么时候行动?”烈狼问的很直接。

     “你们只管好好吃、好好睡。这里绝对安全。等到需要你们出击的时候,我会通知你们的。”麦黑笑道。

     “看来,你对我们也不是很信任嘛?”烈狼道。

     “当然!我们还没到那种程度。”麦黑笑了。

     夜,慢慢来临!

     烈狼躺在床上,光着上身将同样光着身子的安娜拥着怀里。他们毕竟是初尝云雨。小别胜新婚的感觉在他们这里显得异常强烈。麦黑承诺的并没有失信。即便在这种荒山野岭,他仍然为黑曼巴小组提供了非常优越的生活条件。

     虽然,还是要在地下掩体当中休息。但是掩体里的条件并不比酒店差到什么地方去。

     巫山云雨后的疲惫,让安娜懒懒的滩在烈狼胸前,似乎连动都不愿意多动一下。

     安娜的食指不停的在烈狼强健的胸肌上顽皮的画着圈圈,这可能是一个女人对心爱的男人最直接的爱的体现。

     “等到这里结束以后,别再继续了好吗?”安娜带着恳求的语气对着烈狼道。

     “好!”烈狼回答的很干脆。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是说真的!”安娜对于烈狼这么痛快的回答,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我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我是想过点平凡人的生活了。就像你说的,我们去和爱斯基摩人在冰天雪地里做邻居。”烈狼吻了吻安娜的额头宠爱道。

     “真的?那你的兄弟们怎么办?”安娜有意问道。

     “这不是很好办嘛?带着他们一起去,顺便给他们找几个爱斯基摩美女做老婆。我们仍然在一起。”烈狼似乎真的这么想。

     “这是个好主意!”安娜笑了,笑了很甜。

     ‘噔……………噔…………………..噔.’,敲门声在两个人聊得正欢的时候,响了起来。

     “谁?”烈狼从枕头下抽出了枪,对着门问道。

     “头儿,是我。”雷公的声音传了过来。

     “什么事?”烈狼听见雷公的声音,放下了枪。

     “方便的话,出来一下。麦黑有事情要说。”雷公在门外道。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烈狼说道。

     “这么晚了什么事情?”安娜看着烈狼起身,慌忙问道。

     这个男人,现在不管干什么,安娜的心思始终都悬在他的身上。

     “不知道!放心吧,没什么事。”烈狼看着安娜的眼睛,怜爱的隔着被子拍了拍安娜的屁股。

     “早点回来!”安娜对着烈狼温柔道。

     “知道的,你先想想咱们去和爱斯基摩人做邻居的事情吧。”烈狼似乎很希望能够给安娜一点对生活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