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冲冠一怒为红颜
    酒吧,还是那个酒吧!

     烈狼站在酒吧的门口,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从雷公嘴里套出这个酒吧的位置,确实耗费了烈狼很大的精力。他本就不善于撒谎,也不善于掩饰。但是,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他不能让自己的兄弟为自己的私事去流血。

     他已经永远的失去了蚊子,实在是不能再承受失去任何一个兄弟的损失。烈狼不知道雷公有没有看穿他的谎言,他只是希望这帮兄弟不要在这个酒吧的范围出现。

     帕克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对手,这一点烈狼非常清楚。他宁愿自己一个人去面对自己应该面对的事情。

     为了一个女人,一个爱他的女人。他无需任何人的帮助!

     夜间的酒吧,原本应该是嘈杂的、激情四射的。可是就是因为等候烈狼的到来,这个酒吧今天很安静。

     除了门口暂停营业的牌子,被偶尔吹过的风刮到玻璃门上发出陆陆续续的声响外,其他什么声音也没有。

     此时,这个酒吧可以对任何人暂停营业,但是唯独一定会为烈狼敞开大门。

     帕克坐在酒吧吧台的高脚椅上,端着一杯冰镇的伏特加慢慢的摇晃着。

     他信心十足,烈狼的性格不易琢磨。但是烈狼的秉性却很容易掌控。

     烈狼推门进入酒吧的声音,传到帕克耳朵里的一瞬间。帕克笑了,烈狼的到来似乎意味着这场硬仗,他帕克已经稳操胜券了。

     “你很准时,烈狼先生!”

     帕克慢慢的抿了一口杯子里的酒,表情似乎很享受这种过程!

     “不敢不准时,我怕帕克先生发火!”

     烈狼也是一付既来之则安之的样子,反正来也已经来了。大家谈判的筹码也相等。

     整个酒吧里除了帕克和烈狼,此时还没有出现第三个人。酒吧里大部分的灯也处于关闭状态,只留下了两盏刚刚足以照明的小灯在亮着。

     “我要的东西呢?”

     帕克将自己手里的酒一饮而尽,从高脚椅上跳了下来。

     “我要的人呢?”

     烈狼也没有和帕克废话的意思,他需要见到安娜,必须见到安娜!

     “你的女人就在这个酒吧里,安然无恙!我拿到了东西自然会让她出来见你!”

     帕克似乎对着这种强者之间的谈判,异常的感兴趣!

     “我见了人,东西自然就会到你手上!”

     烈狼太清楚这些人的伎俩,东西现在交出去就是帕克把安娜还给他,他们也未必能好好走出这个门口。

     虽然,这个时候屋子里还没有第三个人出现,但是烈狼坚信一旦他把东西交出去,这个酒吧马上就会热闹起来。

     人,一定会出现!而且确定不会少!

     “好吧!这是我谈判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次。至少到目前为止是!”

     帕克说着话,拿起吧台上的酒杯轻轻的在吧台上磕了两下。安娜此时已经近乎瘫软的身体,在俩个马仔的拖拽下出现在了烈狼的眼前。

     “这就是你所谓的安然无恙吗?”

     烈狼看着躺在自己眼前的安娜,从他嘴里硬生生挤出来的话就像是刚刚被磨过的钢刀,冰冷而锋利。

     “很抱歉,烈狼先生!我已经尽可能保护她了,对于背叛者来说,她受到的惩处也是整个帮会里最轻的。这可全是你烈狼先生的面子!”

     帕克的眼神直瞪瞪的盯着烈狼的双手,他在防范烈狼会不会冷不丁的从怀里掏出手枪。

     “你还好吗?”

     烈狼没有理会帕克的话,他蹲在地上慢慢的扶起了疲惫不堪的安娜。

     “还好!你真的不该来,你会死的!”

     安娜抓住烈狼的手臂,强撑着站了以来。她的头靠在烈狼的肩膀上,对着烈狼的耳朵虚弱的呢喃着。

     烈狼的手,在安娜靠在自己身上的一瞬间,犹豫了许久。终究还是搂住了安娜的腰。

     “我们没人会死,要死也是他们死!”

     烈狼的眼神冷冷的看着帕克,说出了这句近乎于诅咒的话!

     “烈狼先生,人我交还了,我的东西呢?”

     帕克仿佛自己做了一件非常君子的事,他在期待着烈狼履行君子之约。

     “我答应你的,我一定做到!”

     烈狼将安娜轻轻的揽到了自己另一边,手已经插进了自己的怀里。

     “别动!”

     帕克看着烈狼的手探进怀里,从腰后拔出了手枪。枪口直对着烈狼的头颅!

     “这你就怕了?那你怎么和我玩儿下去?”

     烈狼的手还在怀里,只是没有继续动作下去!

     “烈狼先生,不介意我自己取出我要的东西来吧?”

     帕克还是微笑,只不过他的笑越来越不自然。他似乎很害怕烈狼放在自己怀里的那支手!

     “不介意。你能自己取走,我倒也不用麻烦!”

     烈狼慢慢的将手从怀里抽出,他的动作很慢。直到整个手掌空荡荡的出现在帕克的眼前,一直指着烈狼头颅的手枪才慢慢放了下来。

     帕克看着从烈狼贴身口袋里拿出的记忆卡,微笑慢慢变得自然了起来。

     “都出来吧!”帕克很得意的对着酒吧黑暗的四周喊道。

     “其实,你早就知道这个酒吧里一直都有很多人,对吗?”

     烈狼随意瞄了瞄自己四周越围越多的人,对着帕克道:“知道不知道,我都得来。所以,还是不知道的好。”

     “坦白讲,我对你一个人单枪匹马过来救一个女人的做法,很佩服。对你连枪都不带的做法更是很赞赏。”帕克这一句话,说的很由衷。

     “谢谢!那么用这一份佩服换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可以吗?”

     “当然!我从来不拒绝我佩服的人!”帕克回答的很正经。

     “你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大费周章的取回东西。在E国你可以调动军方的力量来整死我们。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呢?”烈狼说出的自己心里的疑惑。

     “你认为我会相信你把东西随时带在身上吗?军方是可以随时随地弄死你们。但是你死了,我怎么知道还有没有其他途径把卡里的东西泄漏出去呢?”

     理由很简单,但是也是帕克心里最真实的想法。烈狼这种人不是用简单的死亡就能拿会自己想要的东西的那种人。

     “现在不还是一样吗?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备份?”烈狼反问的很直接,也很实际!

     “担心!非常担心!不过,不要紧。高科技手段会帮我解决疑惑的!”帕克说着话将手里的记忆卡交到了自己身后一个带着眼镜,非常斯文的年轻人。

     “查看这张卡,看看有没有被拷贝的迹象!”

     “是!先生!”

     烈狼知道帕克不是那么简单就容易相信别人的那种人。他更知道只要这张卡确认好了,也就是帕克和他翻脸的时候了。

     “没有问题,先生!卡里内容没有被拷贝过!”带着眼镜的年轻人对着帕克的耳边道。

     “****,现在科技已经可以这么先进了?我怎么不知道?”烈狼将搂在怀里的安娜轻轻的向自己怀里紧了紧,对着帕克笑道。

     “那你还能知道些什么呢?”帕克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

     “我知道,你可能是不想我活着离开这个酒吧了。”

     烈狼当然知道,他最后一点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对于帕克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让他彻底闭嘴。

     “不是可能,是必须。死人才能永久的保存秘密。你没有拷贝并不代表你没看过。”

     帕克当然知道,什么是防范于未然!

     “是的。我看过了!”

     烈狼不想解释什么,即便他从来没有看过不该看的东西,但是此刻在帕克的脑海里一定是,宁可错杀一千,就不会错放一个。既然解释没有用,还不如承认,让该来的事情来的更早一点。

     “烈狼先生,我知道你非常能打。但是我始终不知道你到底能达到什么程度!”

     帕克收起了手枪,又把阴冷的微笑挂在了脸上。

     “这种事情,只有实践过后才能得到真实的数据!”

     烈狼已经知道了帕克的真实想法。帕克是想活活打死他!但是,他不惧,也无畏。总归是个死,死法对他这种人来说,并不是太重要。

     “我向你保证,你和你的女人会得到一个体面的葬礼。你的兄弟绝不会再有任何麻烦。”

     帕克似乎知道烈狼此时内心的想法。

     “那我还真要谢谢你!”

     烈狼已经放松了自己的身体,慢慢地将自己的状态提升到最好。他到底能够放倒多少人,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他今天百分之两百是回不去了。

     “不用谢。我们来生再见,我的朋友!”

     帕克慢慢地转过身去,又重新做回了那张高脚倚上。

     吧台的酒杯里有酒,帕克的身后有人。

     拳头打在人的身上发出阵阵的闷响,黑压压的人群开始分散开来。帕克喝着酒似乎对于激烈的打斗声并不是很能适应,他一直都是以绅士自居。绅士是不会动手打架的。

     酒吧里的音乐响起,莫扎特的钢琴曲似乎和酒吧里的打斗并不相符,但是这挡不住帕克喜欢。

     烈狼一边护着近乎昏迷的安娜,一边朝着大门猛冲猛打过去。即便面对强敌,他也不想坐以待毙。拼搏和不惜命是一个军人最标准的配置。

     烈狼的脸上开始浮肿,左眼已经几乎看不清东西了。对方的人太多,多的让烈狼打不过来。放到一批,另一批就会不上。再放倒一批,还有一批补上。

     这些人,团团的把抱着安娜的烈狼围住,拳头、腿脚从四面八方朝着烈狼袭来。烈狼一边还击,一边护着安娜,不让她受到一丝伤害。他没有防御,因为他根本没有能力防御了。

     他靠着自己的抗击打能力,靠着自己一身过硬的功夫和这群数不清,甚至叫不出名的人,对攻着。烈狼知道他迟早会倒下,但是只要他没倒下之前,他就绝不允许安娜在他的怀里受到一丝伤害。

     烈狼开始剧烈的喘息,这种情况他很久没有经历过了。从他进入鹰隼特战那天开始,他还没有和人缠斗的经历。基本上都是在一分钟之内就能彻底解决问题。

     烈狼知道,他快坚持不住了。打到他身上的拳头越来越多,踢到他的腿也越来越密集。这一群和烈狼对战的根本就不是普通马仔,他们都是身上带着功夫的打手,是帕克专门为烈狼准备的。

     “你看看,他确实很能打!”

     帕克在一次将手里的酒一口喝干,看着地上躺着的手下越来越多,笑着对站在自己身旁的手下道。

     “是!他确实很能打!”

     站在帕克旁边的那个人,对着帕克回答道。

     “你哥哥死在他手上,不冤枉!但是你有权利给你哥哥报仇!对吗?大岛穷介。”

     这个叫做大岛穷介的人,就是死在烈狼手里的大岛一郎的弟弟。帕克当然知道怎么去做个顺水人情,这对他来说,太简单了。

     “谢谢你,先生!”

     大岛穷介说完,已经朝着烈狼被围攻的地方跑去。烈狼再能打,他毕竟也是个人。是人就会累,就会乏。在他看来,烈狼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他甚至敢想着他一个回合就可以解决烈狼。

     其实,大岛穷介想的没错!只不过他的运气不太好!

     他的拳头,确实打到了东西。但是绝对不是烈狼!他的拳头碰上了一只比他更硬的拳头!

     雷公的拳头,虽然没有大岛穷介的大。但是却比大岛的要硬太多。

     所以,大岛的拳头已经不再是拳头,一个骨头碎裂的拳头到底能叫什么呢?不知道!但是,碎了就是碎了。

     “大头!给我把门封了!”

     雷公没有看已经倒在地上的大岛穷介,直接对着大头命令道。

     “知道了!”

     “其他人,准备格斗!”

     “是!”

     “头儿,你怎么样?”雷公问道。

     “还没死!你们怎么来了?”烈狼强撑着身子,搂着安娜慢慢坐到了地板上。

     “就你那个撒谎的水平,能骗谁?”雷公道。

     “好!下次我改进!”烈狼已经累瘫了,但是还是能冒出两个冷笑话。

     “还有下次?你等着回去,被弟兄们折腾吧!”

     “这个也行,但是要先折腾折腾他们。”烈狼又紧了紧怀里的安娜,对着雷公道。

     “没问题!”

     酒吧里的音乐还没停,所以战斗还在继续。只不过,此时局面已变。虽然黑曼巴小组还是以少打多。但是质量高于数量的本质已经露了出来。

     此时此刻,酒吧里的打斗就像是秋风扫落叶一般,轻而易举、毫不费力!这就是一场表演,一场不在一个等级的搏斗比赛。

     结果,从雷公带人进入酒吧开始,就已经太过于明显了!

     钢琴曲好听,但是毕竟还有停的时候。搏击比赛好看,总归也有结束的时候。雷公甩了甩自己的手臂,从满地瘸胳膊断腿,疼的满地打滚的人身旁走过,来到了烈狼的身边。

     “帕克那个混蛋,趁乱溜了!”雷公的语气里似乎有些遗憾。

     “不管他,本来也没想要他的命!”烈狼想要站起来,却又怕弄疼安娜。

     “想跑,没跑掉!”卡尔扎伊拿着手枪抵着帕克的脑门从酒吧后门向烈狼走了过来!

     “我们又见面了,帕克先生!”烈狼微笑着,对帕克道。

     “是的!又见面了。只不过.....角色却变了!”帕克很冷静。

     “没变!”烈狼将安娜交给了雷公后,起身道。

     “怎么理解?”帕克对于烈狼的话似乎有些不解!

     “我本来就没打算杀你,拿你的东西当条件,让你帮我。原本我就没理!所以,我没理由杀你!”烈狼慢慢向帕克走去。

     “然后呢?”帕克问道。

     “没有了!咱们两清了。我希望我们没有下一次,不然就看我们谁运气好了!”烈狼笑了。

     “你说的没错!”帕克很赞同烈狼的说法。

     “老卡,把枪还给他!”烈狼一眼就看出来,卡尔扎伊手里的枪就是帕克刚才那一把。

     “这就还给他?”卡尔扎伊道。

     “别忘了,他和你们军方有关系。你就不怕穿小鞋?”烈狼对着卡尔扎伊道。

     “怕吊毛!”

     “好了,把枪还给人家。咱们该走了!”烈狼向卡尔扎伊比划着。

     “好吧!我还没玩够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