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离别
    我跟简倾箬在婆婆家住了三天,除了第一天晚上下了一场雪,随后的两天都没有下雪,眼见地上积雪融的也差不多了,于是我们决定跟婆婆告辞,动身回乌镇去。

     清河镇到乌镇,要走一天的路程,靠脚力自然是吃不消的,我便跟简倾箬商量,想雇一辆马车代替脚力。

     “积雪虽然融了,但路滑难行,我们两个想要一路走回乌镇去,怕是我受得了,大小姐你却受不了这折腾,所以我想我们不如雇一辆马车,乘车回去,大小姐意下如何?”

     “就照你说的办好了。”

     “只是雇马车得要银子,我身上是没有银子的。”我的目光落在简倾箬身上,等着她表态。

     简倾箬伸手从腕上取下先前打算送婆婆的那只玉镯,往桌上一搁,推到我面前:“你去找个当铺把这镯子当了,换点银两,雇辆马车,咱们今天就动身回去。”

     “那行,我这就去办。”

     我将玉镯揣入怀中,便立刻忙活起来。

     清河镇最大的当铺叫宝来当铺,我原以为把东西当给大字号的当铺,可以多当点银两,可是当我把玉镯递给那当铺掌柜的时,对方只是不在意的瞅了眼,然后伸出五个指头晃了晃,给了个价:“五十两。”

     “五十两?!掌柜的,您再看看,这镯子怎么也不止五十两吧?”简倾箬的玉镯质地很好,连我这种外行都能看的出来值不少银两,这掌柜的却张着红口白牙吐黑心话,只给当区区五十两,未免太宰人了。我一口气便到了心口,强忍着才没发作。“掌柜的,若非遇到难处我也不会当这镯子,谁都有个走背运的时候,但俗话说的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都是转着走的,我这会儿运气不好,可指不定哪天我就走大运了,到时候自会记得落难时帮过自己的贵人,咱们当交个朋友行不行,您再给说个价,往上提一提成么?”

     “年轻人会说话,说的也有道理,只不过咱们小本买卖,断不能因为你会说话,就把规矩给坏了,这镯子你当就五十两,不当那你就拿走,我打开门做买卖,怎么也不能做亏本买卖的。”掌柜的双手拢在袖筒里,站在柜台后,慢悠悠的说道,他见我不说话,便把柜台上的镯子往外推了推:“要不,你再别处转转?”

     “罢了,我当了,你开当票,付银子吧。”

     从当铺出来,我花了二十两雇了辆马车,然后买了些点心留着路上吃,回到婆婆家把剩下的二十多两连同当票一起交给了简倾箬。

     简倾箬把当票贴身收了,银子却包好了,放在了床榻枕边。

     “大小姐是想把银子留给婆婆?”

     “咱们住的这几日,亏得婆婆照顾,这会儿要走了,也不能什么都不留,只是这二十几两银子实在拿不出手。。。。。。也只有等回去之后,再思报答了。”

     接下来便是同婆婆道别,婆婆见我们要离开了,十分的不舍,我和简倾箬也很舍不得婆婆,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时候到了,难免要分别的。

     婆婆一直将我们送到大门外,一番依依惜别后,互道珍重,我便扶了简倾箬上了马车,对驾车的车夫道:“启程。”

     车夫一甩鞭子,便驾车前行了。车轮骨碌碌地滚动着,慢慢的驶离了婆婆的家门。简倾箬挑了帘子,往后看时,见婆婆仍站在原地,手扶着门遥遥的目送着马车的离开,直到马车拐上官道,瞧不见人了,简倾箬这才把帘子放下,回过头来时,眼睛已经红了,眼眶中泪珠打转。

     “喏,袖子借你擦擦泪。”我往简倾箬身旁凑了凑,体贴的伸了胳膊给她。

     “拿开,你哪只眼睛瞧见我流泪了。”简倾箬不领情的将我的手拍开,袖子遮着面略一转头,自己轻轻地把眼中的泪拭去,回过头来的时候,伤感的情绪已经平复很多。

     “不难过了就好,其实也大可不必如此伤感的,乌镇到清河镇这儿离得又不是太远,你若是想念婆婆了,以后找机会再来看看她老人家就是了。”

     “这个我自然知道,可是你当我可以说远行就远行的么?今次这事儿等回府去也少不得要被爹娘念叨了。”说到这里简倾箬忽的便蹙了眉,然后半晌没再言语。

     我瞧她不说话,百无聊赖的就靠着车厢想打个盹,眼睛才闭上,耳边却听简倾箬扬了声音道:“凌小乐!”我听着语气不善,忙睁开眼来,冷不丁地就对上了一双冷然的眸子。

     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扯了扯嘴角,小心翼翼的问:“怎的?大小姐有吩咐么?”

     简倾箬似笑非笑道:“凌小乐你觉不觉得自己待错了地儿?”

     我一时没明白过来她话中的意思:“大小姐能不能说的明白点?我虽然读过书也识字,可是猜人心思,却是不擅长的,大小姐有什么话还是直说的好。”

     简倾箬冷哼了声,道:“凌小乐,在婆婆家我们同住一屋,那是权宜之策,我且委屈些,那也没办法,这会儿你还不知分寸,想要越礼么?”

     “我。。。。。。”

     “出去,跟车夫一起驾车去。”

     “我不!外面冷。”

     “凌小乐。”

     “外面真的冷嘛,车厢这么宽敞的,多我一个,也没什么呀。”

     “好,凌小乐,你不出去,我出去!”

     简倾箬生了气,帘子一挑,便当真要到前头去。

     “好了。”我连忙探了身子,抓住她的手将人拉回:“别闹,你大小姐身子弱不禁风的,让冷风一吹,万一着了凉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身子是我自己的,着了凉也用不着你管。”简倾箬扫一眼自己被握的手,“放开。”

     “放开就放开,那么凶干嘛。”我忍不住咕哝一句,眼角瞥见简倾箬眉梢一动,又要恼的样子,我忙服输道:“好好好,出去就出去,我这就出去。”

     我掀了帘子,便出了车厢,拍了拍车夫的肩,示意他让点地儿给我坐,然后我悲壮地加入了车夫的行列。马车颠颠簸簸、晃晃悠悠的就往乌镇方向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