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烧水
    一顿饭下来,婆婆和简倾箬谈的竟颇为投缘,到最后婆婆竟有意要认简倾箬做干女儿,还好简大小姐有分寸,没有给自己乱认亲,只道明日一别不知何日才能相逢,不想婆婆日后牵挂于她,婉言谢绝了婆婆的好意。

     婆婆虽然有点失落,但也没有不开心,最后叮嘱我们早点睡,便回另一间屋子里休息去了。

     “看不出来,大小姐还这么会哄老人家开心的。”我和简倾箬将婆婆送出门去,看着婆婆回去自己的房间后,才返回屋子里,把门关好了。

     简倾箬哼了一声,道:“我还不是给你收拾烂摊子,你口没遮拦的差点引得婆婆难过。”

     我低了头小声嘟囔道:“我又不是故意的嘛。。。。。。”没听到简倾箬接话,一抬头,看她正站在窗边望着窗外出神。

     “看什么呢?”我凑过去,瞧了瞧,见雪又下的大了起来,心中又是开心又是犯愁:“这雪要是下一夜的话,我们一路上留下的脚印就能被彻底掩盖了,不过

     积雪过膝的话,明天我们也甭想能离开这清河镇了。”

     “算了,明日事来明日愁,这会儿还是先睡觉吧。”我转身去床边铺床,铺好了,便一骨碌地滚上床里边躺着了。“大小姐我先睡了哈,你赏完雪也记得早点休息,我就不等你了。”扯了被子盖着,打了个哈欠,我便要睡觉了,眼睛还没等闭上,就见简倾箬两三步踏上前来,伸手一掀,就把我身上的被子给掀到了一边。

     身上陡然一凉,我冷不丁的打个哆嗦,还没等我生气呢,简倾箬上来就伸手揪着我耳朵一提,喝道:“你给我起来!”

     “哎呦,哎呦,大小姐你干嘛揪我耳朵?疼,放手!放手!”我捂着耳朵,将简倾箬的手给拍掉,“干嘛呀?”坐起身子,缩到墙角,尽量离着简倾箬远点,边揉着发痛的耳朵,边没好气的道:“我说大小姐我凌小乐招你惹你了?你干嘛欺负我的耳朵?”这简倾箬下手可真没个轻重,我耳朵被她揪扯的疼得要命。

     简倾箬冷冷道:“你上床做什么?”

     我翻个白眼:“上床当然是睡觉啊。”

     “睡觉?”简倾箬眉梢一挑,一字一句问道:“床你占了,那你打算让我睡哪儿?”

     “床我没全占啊,我只睡靠墙这边,你睡另一边就好了。”说着我又自觉的往床里边挪了挪,让出足够大的地方给简倾箬:“这床有点小,咱们今晚挤一挤就好了。”

     “挤一挤?”简倾箬脸上刷地一红,又羞又恼,她指着我,声音都气的发颤:“谁要跟你挤了,凌小乐你可知男女授受不亲之理?”

     “男女授受不亲?男女。。。。。”我愣了下,一拍脑袋,哎呀,我怎么就忘了呢,在简倾箬眼里我可是“男的”。

     “我只着急睡觉了,倒是忘了这一点,是我不对。”我尴尬的笑笑,从床上下来,穿了鞋子,往门外走,身后简倾箬迟疑的问:“你去哪儿?”

     “去跟婆婆再讨一床被褥来啊,今晚你睡床,我睡地下,只一床被褥怎么分?”说着我已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我跟婆婆说天儿太冷,想加床被子,婆婆二话没说,很热情的就给我找了床厚厚的被褥出来,于是我开开心心的抱着被褥回到房间里,在地上打了地铺,刚躺下准备睡了,简倾箬又走过来,用脚尖踢踢我,我挪了挪身子,仰望着简大小姐,有气无力的问:“大小姐你还要怎样?我已经不上床打地铺了,还不成么?”

     简倾箬摇了摇头道:“不是这事,凌小乐你先等会儿睡,去给我弄点热水来,我要洗个澡。”

     “洗澡?”我裹紧被子,道:“大小姐出门在外的咱就不要太讲究了,一天两天不洗澡的不要紧,等回府里咱再洗啦。”说完我就不理简倾箬了,翻了个身,背对着她,闭上眼睛睡觉。

     可简大小姐却不打算放我睡个安稳觉。

     我身上的被子又被简大小姐无情的掀了开,我心里一阵哀叹,睁眼瞅着居高临下望着我的简倾箬,苦着脸道:“大小姐你怎么有喜欢掀人被子这嗜好?咱今晚不洗澡不行么?”

     简倾箬不说话,拿眼睛睨着我,用一种“我洗不了澡,你也甭想睡觉”的眼神轻飘飘地看我。

     “好好好!我去给你弄热水来。”我认命的爬起身,把衣服裹严实了,推开门,去厨房烧水去。

     我摸黑来到厨房门口,推开门,里面也没个灯,我只好敞着门,借着院子里的雪光往锅里填满水,蹲在灶台下生了火,开始烧热水。屋外的冷风灌了进来,冷的我直打哆嗦,我将手伸到灶台下烤着火取暖,我觉得我上辈子定然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要被简倾箬这么折磨,人都困乏的要命了,还要在这儿给她烧水洗澡。

     “哼!我凌小乐可是个小心眼的人,以后定要找机会让她简倾箬也尝尝被人折腾的滋味。”我一边往灶下填着柴火,心里一边愤愤的这么想着。

     终于把水烧开了,洗澡用的浴盆跟提水用的木桶都放在厨房里,我先把浴盆给搬回屋子里去了,然后用木桶先提了些凉水倒在了浴盆里,又折身从伙房里提了热水回到房间里,将浴盆里的洗澡水给兑到合适的温度。完成这一切后,我拍了拍手,长吁了口气,喊坐在桌旁的简倾箬道:“大小姐,搞定了,你可以沐浴了。”

     简倾箬挑了挑眉,看着我:“那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叹了口气道:“那你让我去哪里?”

     简倾箬道:“你先去厨房呆一会儿,等我洗完了,你再回来。”

     “行,我去厨房呆着。”我无奈的转身,忍不住咕哝一句:“又不是没见过。。。。。。”

     “凌小乐,你说什么呢?”身后简倾箬的声音听起来很可怕:“你有胆再说一遍?!”

     “没、没什么。”我脚步不停,推开屋门冲了出去:“我刚没说话,是这北风声音太大,简大小姐你幻听了。”然后一溜烟的逃到厨房里,把门关严实了,又觉得不放心,从门缝里往外偷看了下,便见简倾箬站在屋门口望着厨房这边,恨恨地跺了跺脚,一扭身子,回屋关上了门。

     “这简倾箬耳朵倒是好使的很,下次说她坏话,我得走远着点。”我拍拍胸口,平复了下砰砰跳的小心脏,然后依着门板滑坐到地上,终于可以松口气,歇会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