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沐浴
    当远远地看到我的小茅屋有灯光透出来的时候,我心里禁不住犯了嘀咕,我记得出门时明明没有点灯的,这会儿怎么会有灯光呢?难道是我点了灯忘记了?我的记忆力不会差到这种地步吧?一边嘀咕着,一边走近我的小茅屋,推开房门的刹那,耳边便传来了一个欢快的声音——

     “凌大哥——”一张甜美的笑脸迎向我,原来是赵大婶儿的女儿,小柔。

     “小柔你怎么来了,有事么?”我把怀中的柴火放到门旁,跺了跺脚,抖落一身积雪,随手关上屋门,将风雪隔绝在外。

     “我娘煮了红薯,让我给你送点过来。”小柔说着便拉我来到桌旁,桌子上是她带来的红薯,竟还冒着热气,看来小柔刚来我这儿不久,这就好了,我这茅屋里没生火,冷冰冰的,她若呆的时间长了,定然会被冻着的。

     “小柔,替我谢谢你娘,还有以后不用这么麻烦了,这大冷的天儿,路又远道又滑的,万一你摔伤了,那可怎么办,我会过意不去的,不要再给我送东西了。”前年我上山时,恰巧遇到被毒蛇伤了的赵大婶,正好救了她,本不过是一桩小事,但从那之后赵大婶便把我当做了她的救命大恩人,但凡家里有点什么好吃的,便会打发女儿小柔给我送过来。

     “凌大哥,我娘说了,她的命是你救的,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们家穷,没有什么金贵的好东西,但自家种的红薯还是香甜的很,一定要送来给你尝尝的。”小柔搓了搓手,双手抱肩,打着冷颤道:“凌大哥,你这屋里可真冷呢,怎么也不生个火?”

     “哦,这不是家里没柴火了,我刚刚出去寻了柴火回来,小柔妹妹你等小会儿,我这就把火升起来,给你烤烤。”我放了几块木材进炉子里,木材有些湿,费了好大得劲儿我才把炉子生了起来,生了炉子,屋子里便渐渐暖和了起来,随后小柔陪我聊了会儿天,我看天色不早了,便让她早些回了家。

     吃完红薯,上了床,扯过被子我便入睡了,可是睡到后半夜却硬生生的被冻醒了,坐起身来,抱着薄薄的被褥我暗暗叹气,哎,这么冷的天儿,这么薄的被子可怎么熬啊。。。。。。看来明天得再去借条棉被回来了。

     ***

     笨,真是笨死了。。。。。。我在心里狠狠地骂着自己,同时抓紧了梁柱,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不发出一点声响,以免惊动下面的人——简倾箬!

     没错,我现在正躲在简大小姐闺房内的横梁上呢,至于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其实很简单——进错房间。

     天儿太冷,我的被子又太薄,我实在不想整个冬天里都挨冻受冷,所以只好再来简府借条棉被过冬,原本我的打算是随便找间佣人房,借条棉被来御寒的,可是进了几个房间,找到几床被子不是脏兮兮的就是脂粉味太浓,都不甚满意,然后便一路寻了下来,终于让我给找着一床干净整洁还带着淡淡幽香的棉被,我高兴的正要抱着被子出屋时,屋子的主人却正从外面进来,没办法,我只有先跃上房梁,避上一避了,想着等对方一会离去,我再走,可是看到进来的人是简倾箬时,我心里不由一阵哀嚎,我竟然进的是她简大小姐的房间,得,一时半会儿我是甭想脱身了。

     这房间若是丫鬟佣人住的,那么这会儿还不到下工的时间,她们不会在房间里一直呆着,用不了多久我便可以脱身,可是它却偏偏是简家大小姐的闺房,这下我想轻松离去可是有点难度了。

     笨,真是笨死了。。。。。。这干净整洁的屋子一看就是有人经常打扫的,屋内又摆有琴案香炉,怎么可能是丫鬟佣人所在嘛。。。。。。凌小乐啊凌小乐你可真够笨的,怎么就想不到这是简倾箬的闺房呢。。。。。。昨晚才被她撞个正着,今晚要是再被逮着,那可真是难堪死了。。。。。。不过这简倾箬的被子可真香呢。正胡思乱想着,就听下面一阵水声传来,拿眼去看但见丫鬟佣人们已经为简倾箬准备好了沐浴用的热水,我看那沐浴用的木桶里水面上散漫了一层花瓣,心下暗道,果然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洗个澡都这么讲究的。

     “你们都退下吧。”简倾箬挥退了下人,莲步轻移,走到屏风之后,缓缓除去外衣,搭在屏风上,紧跟着伸手开始一件件除去身上的衣物,我见她准备脱衣沐浴,忙收回目光闭上眼睛——非礼勿视,偷窥可非君子所为。

     。。。。。。咦,可是我不是君子啊,虽然为了方便行事,我平时都是着男装,但事实上我凌小乐是女子来着么,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我睁开眼来,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暗暗摇头,看来真是穿太久的男装了,险些连自己的性别都给忘了——既然大家都是女人,那洗个澡看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我从又低下头去,金丝浓彩绘的屏风上搁着几件白色的衣服,此时的简倾箬已经除了衣物进入到撒着花瓣的木桶中开始沐浴,水雾缭绕中白嫩的肌肤仿佛吹弹可破,绰约的曲线若隐若现,我是女子看到这样的画面也不禁脸红心跳。

     哗啦啦。。。。。安静的房间内只有水声,简倾箬靠着木桶,双眸微阖,举起葫芦瓢,让水倾倒迎面泼来,很是享受的沐浴着,我的目光随着水滴一起滑过她那娇嫩的唇瓣,凹凸的锁骨。。。。。。心中荡起层层涟漪。

     凌小乐,别只顾着看人洗澡了,不趁着简倾箬现在闭着眼睛快点溜,更待何时?!

     我突然意识到我该趁着简倾箬沐浴的大好时机闪身,于是赶忙收敛了荡漾的心情,正准备悄无声息的跃下横梁去,蓦地一声惊呼却陡然响起——

     “啊——”原来简倾箬突然睁开眼来,她正微仰着头,视线望向上方,恰巧看到了正欲跃下横梁的我。

     我一惊,忙利落的从横梁上跃下来,简倾箬正欲开口喊人,我见状忙一个健步冲上前用手捂住她的嘴巴——

     “不要叫,你先不要叫——”

     “唔~”被我捂住了嘴巴,简倾箬见无法发声,只能恼羞成怒的用锐利的眼神瞪我,同时不停的挣扎想要挣脱我的束缚,挣扯中,我的手突然触摸到了一处既然柔软的所在,我和简倾箬同时一怔,我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只见我的左手正抓在简倾箬的酥胸上,我的脸刷的一红,尴尬的只想找个地洞去钻,就在我还没来得及道歉时,耳畔只听“啪!”的一声,脸上已经被狠狠扇了一个大耳光!

     我回过神来,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痛意,将简倾箬的双手制住,同时捂住她的嘴巴,免得她喊人来,简倾箬被我制住,虽然反抗不得,却用眼神死死地瞪着我,那目光简直要将我碎尸万段一般。

     我脸上有些发烧,看着简倾箬,压低声音道:“简大小姐咱们商量下,你如果不叫出声的话,我就放开你,你看怎么样?”

     简倾箬狠狠地瞪着我,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我咽了咽口水,不知为何,此刻受制于人的明明是她简倾箬,可是我却被她气势所迫,有种处于劣势的错觉。

     “简大小姐你想想若是惊动了府上其他人,让她们进屋来看到你我现在的样子,可不怎么好吧?。。。。。。我是没什么的,只是简大小姐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的目光上下扫了眼此刻身上不着衣物的简倾箬,简倾箬脸上腾地一红,又羞又恼的瞪了我一眼,沉吟片刻,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却又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而后以眼神示意我放开她。

     我暗暗松了口气,“喏,说好了,不叫的……我可放开你了。”松开手来,退后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