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柳朗
    一个身材消瘦的少年,在四五名手下的簇拥下迈进屋子里来,一双眼睛往屋内一扫,桀骜的目光盯在了简倾箬的身上,“我道楼姑娘何以不见客呢,原来是在招呼个小白脸。”

     柳朗冷笑了声,似是很失望的样子“楼姑娘的眼光一向很高,怎得今日却瞧上了这么个小白脸,肯屈尊纡贵的招呼于他呢?莫不是楼姑娘大发善心,可怜于他罢?”

     楼馨月眉梢微不可查的皱了下,款款起身,面上却淡淡的浅笑道:“原来是柳公子。”她瞥了眼随柳朗一行人一同进屋来的老鸨,轻声道:“妈妈,我这屋里眼下不方面,咱们莫要怠慢了柳公子,麻烦妈妈给柳公子安排一处幽静的房间,让姐妹们好好招呼柳公子。”

     老鸨闻言,心领神会,忙笑着连声附和道:“姑娘说的是,我原也是这么想的,柳少爷,您看咱们姑娘这儿真的是已经有客了,要不您移驾桃花阁,我让小桃红和秋兰她们招呼您可好?”

     “本少爷来你揽月楼便是为了来见楼姑娘的,小桃花、秋兰算什么,本少爷不稀罕。”柳朗丝毫没有换地儿的意思。

     老鸨也不敢招惹这位主儿,只能无可奈何的干站着。

     “小白脸,人你也见了,茶你也喝了,现在本少爷要跟楼姑娘谈谈心,聊聊天,你还呆在这儿不觉得碍事么?”柳朗上得前来,居高临下的盯着简倾箬。

     简倾箬端了盏茶,抿了一口,忽的皱了皱眉道:“凌小乐,我这茶水有些凉了。”

     “公子我这就给您换了。”我忙上前重新倒了盏茶给简倾箬“都怪那些个没礼貌不识相的家伙,跑来推人家的房门,把屋子外面的冷气带了进来,害得公子好端端的茶水都凉了。”

     我看简倾箬听了我的话,眸子抬了抬,看我一眼,唇角竟是挂了一抹笑意。

     我心里一荡,不知怎的,竟想多看她笑笑,于是又道:“公子,我以为自己已经很没有学识了,可是今儿个才知道有些个人甚至比我这个小家丁还不如呢。”

     “哦?”简倾箬纤眉一扬,眼睛里颇有深意:“比如说呢?”

     我目光一抬,瞥了那柳朗一眼,扬了声音道:“比如那些个姓什么杨啊柳啊树啊的小子,家里明明有俩钱,父母供得起他上学堂的,偏生他自个儿生个榆木疙瘩的脑袋,草包的肚子,连公子这般风流倜傥,面如冠玉的人物,世人都称呼为翩翩佳公子都不知,甚没个学识见识。”

     “放肆!”

     “大胆!”

     “你小子拐弯抹角的在说谁呢?”。。。。。。,

     我话刚出口,柳朗带来的几个手下便叫嚣骂出声来,我看他们的模样像立时就要扑上来揍我一顿似的,我好怕——才怪!

     再看简倾箬眸子里的笑意更是明显,我脑子一抽在她耳边低声道:“简大小姐笑起来可比不笑好看多了。”

     人都是不经夸的,今个儿我算是明白这道理了,我这才夸了简倾箬一句,她就敛着眉,瞪了我一眼,低低叱道:“放肆!”可惜大小姐的声音柔美有余,威严不足,再则故意压低声音之下,气势大打折扣,不过配上那冷眼冷面,倒别有一番韵味。

     我摸了摸鼻子,挺直了身子,不去招惹这喜怒莫测的简大小姐了。

     “哪里来的不开眼的东西,敢对本少爷指桑骂槐,真是岂有其理!”别看柳大少身材消瘦,一副瘦竹竿的样子,骂起人来却是底气十足、声音洪亮,一看就是个常骂人的主儿。

     我心里一乐,心道你自己找不痛快,那可怨不得我了,我清了清喉咙,睨着柳朗道:“这位杨少爷还是树少爷来着?”

     “柳!”柳朗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了一个“柳”字的。

     “哦哦哦。”我恍然“刘少爷——”

     “柳,不是刘!”柳朗瞪着我,没好气道:“难道连我堂堂柳大少的名字你都没听说么?!”

     我翻个白眼道:“这个真是对不住,大家都那么忙,一些个无关紧要的人谁有闲情去关注。”

     “你——”柳大少的嘴角抽搐了下,眼中腾起了火气。

     我摆摆手道:“好啦好啦,柳少爷不是刘少爷,行了罢?不过话说回来,柳少爷说我指桑骂槐这可真的是冤枉我了,我刚刚也没指着柳少爷你的鼻子说那生了个榆木疙瘩的脑袋,草包肚子的就是柳少爷你啊?当然若柳少爷喜欢对号入座那也是没办法的,人贵有自知之明嘛,我总不能连这点权利也给你柳少爷剥夺了去不是?”

     “好,臭小子你的一张嘴还真是能说会道——来人啊!”柳少爷一声吆喝,他的那些了手下立刻趋身上前应声道:“少爷,您吩咐。”

     柳朗笑得有些阴沉,他眼睛盯着我,一字一句冲他那几个手下吩咐道:“给本少教训这小子——其他的地方都不用动,给我使劲掌这小子的嘴!”

     “是,少爷。”那四五个壮实的大汉目光俱都恶狠狠的向我看来,正欲扑上来动手,但听“啪!”的一声,却是简倾箬一甩手将手中的茶盏摔倒了地上,那茶盏立时摔了个粉身碎骨,而柳朗和他的一班手下则吓了一跳。

     简倾箬唇角扯出个冷笑来,墨色眸子睨着柳朗:“柳大少好气派好声势哪,连我简府的人也想教训?可是我简府的人却容不得外人来管教,柳大少今日若是敢动我这家丁一根汗毛,我简府上下定不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