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逃脱
    马车一停下来,我跟简倾箬便被拽下了车,绑匪用刀架在我们脖子上,推搡着我们往前走,脚下的积雪异常的厚,风也格外的大,眼睛上始终蒙着黑布,我只能凭感觉判断绑匪应该是将我们带上了山。

     我的感觉越来越不好,掳人上山,这是要杀人弃尸不成?!脑子里刚转过这念头,眼前忽的一亮,蒙眼的黑布被扯了去。

     “小子,先前你不是问大爷要将你们带去哪儿么?现在大爷就告诉你,大爷是送你们去阎罗殿的!”四名绑匪一字排开,手上的刀刃映着雪光,白的刺眼。“你们身后就是断肠崖,一会儿杀了你们两个,然后再将你们的尸体抛下断肠崖,这样不但干净,而且对于你们的亲人来说,你们就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大爷们还能向他们勒索点赎金,赚上一笔。”

     果然是想杀了我们。

     我心下一沉,扭头往身后看了一眼,差点吓得脚软,只见身后便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悬崖,我跟简倾箬只需往后再退上那么一步,便会双双坠崖,一命呜呼。

     我看了看身侧的简倾箬,她的脸色白了白,神色间还算镇定。

     简倾箬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快点想主意。

     眼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情况实在不怎么乐观,然而,处境再糟糕也不能束手待毙,听天由命可不是我凌小乐的作风。

     “吐~吐~”嘴里的布条塞的并不怎么严实,我没费多大的劲儿便给吐了出来,嘴巴里没了那些破布条,终于可以说出话来,我喘了口气,跟四名绑匪大哥商量道:“几位大哥,你们若是图财,那咱就犯不着害命,你们看我们公子的衣着打扮就知道,我们公子乃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你们绑了我们也费了力气,耽搁了大半天的功夫,要些补偿,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儿,这些咱们都好商量,只要各位大哥肯网开一面,放过我和我们家公子,要多少银子都没问题。”

     绑匪们并没有对我的提议感兴趣,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只是自顾自的冷笑着,看他们的样子,分明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今天一劫,在所难免。

     我扭头往身后又看了一眼,身后的断肠崖深不见底,人若跳下去,即使不摔个粉身碎骨,只怕也得摔个面目全非,死都死得不好看,带着一张不好看的脸,轮回投胎,重新做人,估计也是受歧视的命。。。。。。

     我正胡思乱想着的档口,腿上忽的被人踹了一脚,我回头便见简倾箬正没好气的瞪着我呢,她嘴里塞的布条,也被她吐了出来,这大小姐能开口说话了,第一时间不是找对面的绑匪理论,而是冲我发起了脾气,只听她气恼地道:“凌小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发愣,你不是翻墙越户本事挺大的么,这会儿你倒是上去跟这些家伙拼呀。”

     “大小姐,我倒是想拼啊,那也得我能拼得过才成。”我撇撇嘴道:“明摆着占下风的事儿,我还要硬往上冲,那不是傻么。”

     简倾箬横我一眼,望了望对面虎背熊腰的几名绑匪,咬了咬牙,又咬了咬,最后一跺脚道:“你不拼,我拼,死我简倾箬也要力拼匪人,方死而无憾,绝不畏惧退缩、任人宰割。”言罢,简大小姐便预冲上去跟绑匪拼命,这不是鸡蛋硬要跟石头碰么,我自然不能看她犯傻,于是连忙用身体拦着她。“别急别急,真要拼死一搏,也是我先上。”

     “你先上?那好,你先上罢。”简倾箬倒真是不推辞,往旁边一站,把跟匪人拼命的机会让给了我。

     世态炎凉,世态炎凉啊,这简大小姐还真是个冷心肠的姑娘,我不过那么随口说说,她还真将我往刀尖上推,哎~哎~

     我心里叹了两叹,冲简倾箬道:“简大小姐我若能救了你,解了眼前的困境,回府后你是不是得给我升职加薪啊?”

     简倾箬白了我一眼,似笑非笑,道:“你若解得了眼前的困境,莫说升职加薪,回府之后任何条件都任你开。”

     “好,一言为定。”我等的就是简倾箬这句话,有她这承诺,今个儿说什么我也得想办法搞定对面的四名劫匪。

     “你们俩有完没完了?嘀咕什么呢?到底跳不跳,要是你们不肯自己跳,那咱们兄弟就送你们一程。”四名绑匪老大不耐烦的催促道,其中一名高个儿绑匪更是大跨步的向我跟简倾箬走来,嘴里骂骂咧咧道:“真他妈麻烦,不知道早死早投胎么。。。。。。”

     那高个儿绑匪三步并作两步,瞬间便到了我和简倾箬跟前,他左手去抓简倾箬的衣领,右手则一把往我身上推来,想把我直接推下悬崖。

     “来的甚好!”我断喝一声,手上麻绳早已被我抖落开来,眼见那高个儿绑匪的手探上前来,我立刻侧身让过,同时右手抓住对方的胳膊用力一扯,那高个儿绑匪猝不及防,身形一个踉跄,猛地往悬崖下栽去。

     “老三——”

     “三哥——”

     待对面三个绑匪反应过来时,只能听到从悬崖下传来的一串惨呼声了。

     “愣着干什么,跑啊!”简倾箬见我把人推下悬崖,惊了一跳,半天没回过神来。我割断她手上的麻绳,拉过还在发愣她,朝着山下就跑。

     我武功不济,轻功却是极好的,揽着简倾箬的腰,带着她迅速往山下纵掠,冷风嗖嗖的从耳边掠过,身后隐约传来呼喝叫骂声,显然那剩下的三名绑匪正全力追来,我并不理会身后的声音,只是尽全力的施展开身形,快速奔逃,我眼角余光瞥了眼怀中的简倾箬,但见她已经回过神来,脸上似松了口气,但眉头却紧皱着。

     当到达山脚下时,身后的三名绑匪已经被我给甩掉了。考虑到若是我和简倾箬直接往乌镇的方向而行,路途遥远,路上难保没有万一,万一再被匪人追上,只怕后果不堪设想,斟酌再三,我们决定反向而行,往清河镇去,绕过清河镇,再回乌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