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出发剿匪
    程子砚现在已经免疫了,对于苏冉的特立独行已经习惯了。只是他今天其实还是有事要找云衔的,不过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去。

     “对了,阿阑,我爹来信了,他问我什么时候回去呢?”

     “你要回去了?”说实话,云阑不想和苏冉分开。

     而程子砚也是有些忧心的,这工程才刚刚开始,要是苏冉不在,他那可能会遇到麻烦。

     苏冉还没开口,焕松就来了,说是云衔找他们,在勤政殿等着他们呢。

     三人很快来到勤政殿,没想到还会见到的人也出现在这。曹铭正和宋清文给云阑行完礼之后便自动退了下来,云阑坐在了云衔的左首位,苏冉很自然地坐在了她对面,其他人按顺序地坐下了。

     “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云阑直觉认为这两人出现在这不是无缘无故的。

     苏冉一来就观察了曹铭正和宋清文,两人都是一脸的忧愁,看来是遇到了麻烦,而且这个麻烦只有云衔才能帮他们解决。

     “两位可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面对苏冉突如其来地提问,曹宋二人皆很意外,被苏冉这么一说,云阑也看出来了,这两人是来求助的。

     云衔示意他们二人把事情的缘由再说一遍,好让云阑和苏冉有所了解。原来,在苍岚、龙岩和赤峰三国的交界处,有一处三不管地带,那里龙蛇混杂,土匪横行。可是这一带又是经商车队出入各国的必经之地,每次商队要出入这里都会聘请保镖,为的就是对付土匪。

     之前还好,不会经常遇到土匪抢劫,可是最近这一个月,多家商队都遭遇到抢劫,劫匪抢劫还不止,一旦反抗土匪还会杀人。

     这其中就属曹宋程三家损失最为严重,本来今日程子砚也是要和云衔说这件事的。

     云阑和苏冉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云阑最先想到的就是那个地方到底是归哪国所有。“哥,有没有那个地方的地图?”

     “我早就准备好了。”说罢,云衔先站了起来,向一旁走去。

     原来,云衔见每次看地图苏冉都要坐在地上,觉得这样不是很方便,便让人做了一个木架,类似于现代的移动展示板。

     众人随云衔移步,地图已经钉在了板上。

     云阑和苏冉仔细看了一下地图,因为那里有一座山叫做冥山,所以那一带就以此山为名。有意思的是那个地方明明就已经标识了国界,都划分好了归属地,那为什么会没有人管辖呢?

     “皇上,从这里到这里是我们苍岚的,难道你没有派兵驻守在那里吗?”苏冉不是很明白,自己国家的领土为什么不派兵驻守,这要是在中国,无论那个地方有多贫瘠,只要是自己国家的,一分一厘都不能让。

     “一直以来,我们三国都形成了一个默契,那里都不会派人驻守,”说到这个问题云衔也很是无奈,“更何况那里的土匪也是经过世代相传的,要剿灭他们没那么简单。”

     苏冉无奈地笑了一下,似在嘲讽,“我要是你,就算是死,也要把属于自己国家的要回来。”

     “没错,”云阑在这方面和苏冉是始终一致的,“在我们的地盘,由不得他们放肆。”

     “皇上,不管以前是怎样,现在我们要拿回属于我们自己的地方。”

     “你们的意思是要出兵?”云衔没想到云阑和苏冉对这件事反应这么激烈。

     “只是一帮土匪而已,有什么好怕的。”苏冉可从来不是怕事的人,更何况这事关乎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决不能退让。

     “哥,你最好和那两个国家的皇帝说一声,免得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云衔点了点头,他明白云阑的意思。

     就这样,这件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曹宋程三人还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事情这么快就决定了,他们一句话都插不进嘴。同时,他们也被苏冉和云阑的气魄所感动,正如她们所说,在苍岚国的地方由不得他们放肆。

     “阿阑,那帮土匪就由我去收拾吧。”苏冉其实还有别的打算,“我顺道回去看看我爹,再说了,我爹那就有现成的兵马,调人手也比较方便。”

     “好。”云阑明白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这里的事就交给我,你放心的去吧。”

     苏冉当晚就回了宁国侯府,让易飏他们准备一下,明天就回沅城。之前调给冯律修的人马,云阑也让他们回来了,毕竟他们是精锐,现在正是用得上的时候。

     就这样,来的时候是多少人,回去的时候一个都不少,一百人马浩浩荡荡地出了琅城,朝沅城奔去。

     Canglan

     苏冉一走,云阑就要接手她的工作了,除了商业中心的建设,还有云阑和穆贤方负责的反腐工作,一切都井然有序地进行着。

     城外的难民已经基本上不构成威胁,他们有了工作自然就有了生活下去的希望,不可能再造成什么麻烦。

     朝中最近人心惶惶,因为已经接二连三有官员因贪污渎职被查处,那些还没有被查到的人,已经开始打点后路,希望能够逃过这一劫。

     督办这件事的人是穆贤方,虽然他只是在禁卫军中担任冯律修的副将,可是谁都知道他是皇上的亲信,从他那里是无从入手的。更何况,他们听说这件事云阑公主也插手了,这朝堂之事向来不许宫中女眷插手,大家便在此事上做文章了。

     今日朝堂之上,众多臣子抓着云阑插手朝堂之事不放,此时云衔的脸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可他也无从反驳,因为云阑此事确实是有悖祖训。

     那些大臣你一言我一句的,丝毫没有要消停的意思,云衔一个字都没说,但是从他紧握的双拳可以看出,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皇上,云阑公主此事,定要给臣等一个说法。”镇国公潘文璟是这些人中最为积极的,可见他有多迫切想要扳倒云阑。

     “这个说法,还是我来给吧。”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只见云阑从偏门走了进来,站在云衔和众大臣之间,脸色平静,丝毫不见畏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