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访贫民区
    “那好,我现在就回去,”苏冉收好图纸,“爹,您慢点看,这些您都要记住才行。”

     “放心,你爹我还没老到记不住东西。”

     孟擎也就四十出头而已,正值壮年,这记忆力完全没有问题,苏冉也就是担心他太急了,才提醒他一下。

     “爹,您明天看完之后,得亲自动手把它们烧了,记住了。”苏冉必须留个心眼,毕竟谁都不能保证这军中会不会混入别国的奸细。

     孟擎自然是知道苏冉担心什么的,“放心,爹明白。”

     出了军营,苏冉朝沅城走去,她这下有点苦恼了,自己怎么都是用脚走的,这累个半死不说,还浪费时间。

     苏冉回到侯府,马上就找来了管家,说明了她要找工匠的事,要管家带她去。管家备好了马车,在门口等着苏冉,苏冉一见这马车就皱眉了。

     “管家,这马车我就不坐了,你直接给我一匹马吧!”

     “小姐,您说什么?”管家不太确定自己刚才听到的是不是真的。

     “我说我要骑马。”

     “小姐,自从上次您学骑马的时候从马上摔下来之后,就再也没学过骑马。”

     苏冉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回事,“那是以前,我现在会骑马了,你就放心吧。”

     听苏冉这么说,管家这才让人去把马牵来。

     苏冉看着眼前这匹马,鬃毛是红褐色的,看上去很精神,感觉应该是匹好马。

     “小姐,这马是皇上赏给侯爷的,侯爷看您喜欢就把它留给了您。”

     苏冉摸了摸马头,看着这马的眼睛,她挺喜欢这马的,“我是挺喜欢它的。”说罢,苏冉一跃上马,那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看来还挺乖。

     这管家也是摸不着头脑了,因为上次苏冉被这马摔下来后,就死活不肯再学骑马了,现在这模样看着就像没那回事一样。

     “管家,走吧。”

     管家这才回过神来,“是。”

     找到城里的铁匠,苏冉直接和那名铁匠说明来意,并且要他保守秘密,一旦此事泄露,便会祸及全家。

     那名铁匠看上去就是个老实本分的人,一听苏冉这么说,便更加谨慎了。

     苏冉把图纸给了他,同时也把她从军营带来的那件盔甲给了他,她的要求很简单。就是用这件盔甲上的铁来制作出新的盔甲,首先重量是原来的一半,其次抗压性只增不减,这个任务很是艰巨。

     那名铁匠一看是要制作盔甲,他就知道苏冉的身份一定不简单,而且他觉得自己身上的责任更大了。

     交待好事情给铁匠之后,苏冉并没有赶回军营,而是回了侯府。

     苏冉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因为要改造这十万大军没有个一年半载是成不了什么事的,所以她得先训练出一支特种部队出来。初步的构想已经成型,接下来就是去找老爹要人,然后就是训练。

     她和云阑都是在军校的时候被选入特种部队的,这其中经历的训练和考核她到现在都没法忘记,这时候想起来,真的感慨万千。

     从十万人里选人,她只要一百人,苏冉已经想好要怎么训练这一百个人了。

     Canglan

     云阑在宫门等着冯律修来接她,可这来的不止他一个,连那个穆贤方也来了。

     “公主。”二人向云阑行了礼。

     “走吧。”云阑也不多说什么,直接上了马车。

     这马车很大,坐了三个人还有很多剩余空间,云阑一直都不习惯有宫女侍候,所以她从来不带人在身边。

     “不知公主想去何处?”

     云阑看向穆贤方,如果没记错这个家伙好像是第一次对她开口说话,“你叫穆贤方?”

     “是。”

     “你们两个都是我哥的心腹,以后对我就不必那么多礼了。”云阑还是不习惯这个公主的身份,“我不是我哥,你们对他要守君臣之礼,这我没意见,对我就没那个必要了。”

     “公主,这”冯律修话还没说完,云阑就不干了,“我说了,以后不要叫我公主,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我也就直接叫你们律修和贤方。”

     云阑虽然现在身体是十五岁,可实际上她已经是二十三岁的人了,这心里年龄是装不出来的。

     “是。”冯律修和穆贤方见云阑态度如此强硬,也就只好应允。

     “律修,这琅城可有贫民区?”云阑想要先建立自己的势力,有些事不能由官家出面,怎么也得先有自己人才行。

     “公主,您要去贫民区做什么?”

     云阑盯着冯律修,“叫我云阑。”

     冯律修一时像是被噎住一样,张了张嘴,就是说不出那两个字。

     “如果连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到,我也就不指望你们能成什么大事了。”云阑这很明显,用的是激将法。

     “云阑,那贫民区鱼龙混杂,去那里怕是不太好吧?”穆贤方很明显地是想救冯律修出这尴尬的局面。

     云阑看了一眼穆贤方,她怎么会不知道他想怎样,“我不怕。”

     冯律修和穆贤方对视一眼,显然都摸不透云阑到底想干什么。

     已进入贫民区,他们这一辆马车很引人注目,先不说它的华丽程度,光是身后跟着的十名护卫,就已经让人知道这里面的人非富即贵。

     “我们下去走走吧。”云阑来着的目的可不是游车河。

     一听云阑这么说,冯律修和穆贤方都立即警醒了起来,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下了车,云阑环顾了一周,果然和城中心的繁华相比,这里落后太多了。

     云阑一路走来,随处可见行乞的人,男女老幼都有,她知道无论是多么发达的国家,都一定存在着相当数量的贫困人员。走了这么久,云阑算是看明白了一点,在这里的都是些老弱病残,真正身强体健都出去谋生了。

     到处都是冷冷清清的,但也有少数地方除外,这间赌坊就是一个例外。

     云阑在赌坊外站了有一会儿了,冯律修和穆贤方都在担心,云阑该不会是要进去吧。

     “回去吧。”

     听到云阑的这句话,冯律修和穆贤方如释重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