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突然表白
    到了中午,穆廷衍已经让人搭建好了帐篷,苏冉看过之后也很满意。之后,苏冉便和穆廷衍详细地讲解了一遍关于军改的事宜,云衔之前的来信已经大概讲了一下,如今听苏冉详细地讲了之后,穆廷衍终于明白为何云衔极力地要推行军改了。

     大部队方面的事宜就交给穆廷衍,苏冉来这的另一个目的便是组建特种部队,她和穆廷衍说了,让他从军中选人出来。这一次苏冉要的人比较多,足足五百人,而她最终的目的是要他们全部都达标,然后再在他们中间选出两百个精锐出来。

     就这样,等所有的事宜都定了下来之后,已经接近傍晚了。

     穆廷衍走后,苏冉一个人来到树林的边缘,她在想着今晚要不要进去逛逛,虽然之前也观察了一下,不过还不算是很了解。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易飏来到她的身边,“少主,你在想什么?”

     “易飏,我们要不要来玩个游戏?”苏冉忽然有了想法,她笑着说道。

     易飏看着苏冉,一见她这个笑容他就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什么游戏?”

     就这样,苏冉把人都叫了来,说明了游戏规则,她便只身走进了树林,只留下易飏等人面面相觑。

     “老大,现在怎么办?”其中一人开口问道。

     易飏无奈叹气,“能怎么办?少主都已经进去了,只能照着她的意思来了。”

     其他人也都只有心中哀叹,这个少主有时候真的让他们感到很无语,简直就像是个小孩子。

     其实游戏很简单,就是捉迷藏,只要他们能找到苏冉,就算赢了。规则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在苏冉进入树林一个时辰之后才可以进去。

     此时天已经黑了,苏冉进入了树林,她并没有点着火把,而是只借助月光来观察四周的情况。

     此处树林虽然没有沅城那处的危险,那也不能掉以轻心,苏冉每走一步都很小心,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地流逝,很快便过了一个时辰,游戏真正开始了。

     苏冉走了一个晚上居然还没有走到头,她的方向感一向很好,所以她可以肯定这片树林比沅城的那处要大很多。

     眼看着已经到了深夜,苏冉这才开始找地方休息,由于地方够大,所以她并不担心易飏他们能够轻易地找到她。

     苏冉找到一处小山坡,刚好有一块大岩石,那里便成了她休息地的第一选择。苏冉就这样躺在石头上,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太累了,她居然迷迷糊糊睡着了。

     在确定苏冉睡着之后,有一个身影出现在了那块岩石上,就站在苏冉身边,他看着苏冉熟睡的面容,轻声叹了口气。

     那名男子伸手解开了身上的衣扣,脱下了外衣,蹲下,把衣服轻轻盖在了苏冉的身上。

     就在他打算松手的时候,手腕突然被苏冉抓住,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看向苏冉,而此时苏冉也正瞪大着眼睛看着他。

     看着苏冉那镇定自如的神态已经那平静如波的眼神,男子笑了笑,“原来你早就发现了我,你在这装睡就是为了引我出来。”

     “我并不确定是你?”苏冉松了手,坐了起来,而那男子依然保持蹲着的姿势,“直到你蹲下来,我闻到你身上的味道,我才确定是你的。”

     又是味道?封炽烈真的很想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味道,能够让苏冉三番两次仅凭味道便能识出自己。

     封炽烈干脆改蹲为坐,和苏冉并肩坐在了岩石上,顺手把那件外衣披在了苏冉的肩上,“深更露重,小心别病了。”

     苏冉很好奇,这个封炽烈为什么会在这里,只是如果自己直接问他,恐怕是得不出答案的。“我看上去有那么娇弱吗?”

     娇弱吗?在封炽烈心里,答案是否定的,毕竟他是亲眼见证过苏冉的强大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忍不住担心她,如若不然,他也不会出现在这。

     见封炽烈沉默不语,苏冉不想让气氛这么冷便随意找了个话题,“怎么每次遇见你都是在这种深山老林里?”

     封炽烈咧嘴一笑,似乎很有同感,“好像还真是。”

     “我说,你不是应该回赤峰了吗?怎么会在这里?”苏冉一时嘴快,还是忍不住问了。

     封炽烈没想到苏冉这么快就问了,略微沉吟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实话,“我是回了赤峰,可是又回来了。”

     这回苏冉并没有问他为什么回来,可是封炽烈却打算全盘托出。“苏冉,我想,我是放不下你才回来的。”

     深夜的树林很是安静,而这四周又很空旷,所以苏冉连想要假装没听到这句话的理由都没有。苏冉愣在了那里,她没有想到得到的答案会是这个,从来没有过感情经验的她,不知该如何面对现在这个情形。

     封炽烈看着苏冉的眼睛不停地眨呀眨,很显然苏冉在紧张,而他又何尝不是紧张到要命。

     就这样,时间静止了,苏冉在心里想了很多,她得出的结论就是,敌人在对她使用美男计。

     苏冉笑了笑,“封炽烈,你当我是傻子吗?”

     “你不信?”封炽烈没想到苏冉得出的结论居然是这样的。

     “我之前就已经说过,你的所作所为让我没有办法把你当成朋友。”苏冉站了起来,把披在肩上的衣服拿了下来。

     封炽烈也站了起来,苏冉直接把衣服还给了他,“还请烈王殿下以后不要再做这些迷惑人心的举动,我比较喜欢光明正大的来。”

     接过衣服,封炽烈苦笑了一下,“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是真心的。”

     “真心地与我为敌吗?”苏冉觉得可笑,“如果赤峰对苍岚不是心存不轨,那么我之前问你的时候,你为何会避而不答?”

     封炽烈此时已经完全笑不出来了,他脸色越发的深沉。

     “不要忘了,你是赤峰国的皇子,不要说你对那个位置不敢兴趣,”苏冉也不打算对他兜弯子,“你不敢打龙岩的主意,却把心思放在了苍岚,不要以为没人知道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