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苏冉顽皮
    萧日升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危险,他见云阑不反驳,更加猖獗,“别以为你是公主,就可以什么都不怕。别以为我爹抬举你,你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呢!”

     云阑真是替萧毅平感到可惜,怎么生了个这样的儿子,“你还知道我是公主啊!既然如此,那就管好你的嘴,免得祸从口出。”

     云阑说罢也不想与他多做纠缠,径自走向了别的地方,徒留萧日升在那里气得直跺脚。萧日升很清楚,自己与云阑在身份上确实是差了一截,但这可不代表他会就这么认输了,来日方长,等着瞧。

     云阑一直惦记着那股杀气,这个人肯定一直在她附近,而且那个人是护着她的,不然不会在萧日升诋毁她的时候暴露了自己。

     由于是在军营中,所以云阑没有让冯律修派人跟着她,所以,那个人肯定不是她的人。云阑也很肯定,不会是苏冉和云衔的人,那到底是什么人呢?

     Canglan

     话说云阑一动身苏冉也就跟着前往御林军驻地,御林军是由云衔直接统领,主帅更是云衔的至交好友,也是穆贤方的兄长穆廷衍。

     苏冉早就听说了御林军的统帅是穆贤方的兄长,此人在苍岚颇负盛名,少年时便是名满天下的才子。他比云衔等人年长几岁,所以从小云衔他们都以他马首是瞻,云衔继位之后,便把御林军交给了他。

     御林军驻地在琅城以北,苏冉他们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不过她并不急着和穆廷衍见面。这次,她给人家带了见面礼。

     苏冉身边只有易飏一组人马,加起来也就是一个人,想要隐藏行踪还是可以办到的。易飏把马匹藏好之后,便把手下集中起来,把苏冉的命令传达了下去,接着他们便散了,只留下易飏。

     苏冉此时正坐在树底下假寐,易飏走了过来,“少主。”

     苏冉没有睁开眼睛,“都散了?”

     “已经都吩咐下去了,天黑之后再集合。”

     “嗯。”

     “少主,属下斗胆说一句,您这么做会不会不太好?”易飏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他一直是个中规中矩的人,苏冉这么特立独行的方式,还真是一时接受不了。

     苏冉睁开了眼睛,笑着说道,“没有什么不好,只是让他们印象深刻一点罢了。”接着她站了起来,“易飏,你要改改这死脑筋的毛病。”

     “属下只是担心,这个穆将军和皇上的交情可是非比寻常。”

     “要论和皇上的交情,我可一点都不怕。”苏冉可是有两道护身符的,一道云阑,一道孟擎,还不算她自己这一道呢。“更何况,皇上把这件事全权交给了我,就算他现在出现也没权过问。”

     易飏不再说些什么,因为他知道苏冉不会听的,再加上他也有些期待,看来跟着苏冉还真的是会变坏啊。

     苏冉和易飏在森林中随意逛着,皆因森林之外便是御林军的驻地,他们现在还不能现身。不过,这森林还是有点意思的,虽然没有沅城那里的危险,但作为训练场来说还是可以的。就这样,苏冉就当做是在考察场地了。

     天黑之后,四散的人都集中了起来,易飏询问之后来和苏冉汇报,“少主,任务已经完成。”

     “那就原地休息吧,等天再黑一点,就可以开始了。”苏冉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自己手下的能力,如果这点事都办不成,那也就没有必要留在她身边。

     已经到了深夜,易飏等人已经出动了,苏冉自己一个人优哉游哉地走出了森林,朝着驻地走去,只是她并不知道在自己的身后有一个人一直跟着她,以适当的距离观察着她。

     此时的军营异常的安静,甚至连巡逻的士兵都没有,而守卫的士兵此时全都倒地睡死了。

     苏冉随意地在军营里晃荡,只见易飏等人从远处走来,他们每人都扛着一个人在肩上,来到苏冉面前后便把那些人放在了地上。

     看着装就知道这些人是军中的将领,苏冉扫了一眼,来到一个人前面,“他就是穆廷衍?”

     “正是。”易飏答道。

     “他长得跟贤方怎么一点也不像?”苏冉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穆廷衍之后给下的结论,易飏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只能愣在那里。

     穆贤方长得比较白净,看上去就像是小白脸一样,而穆廷衍是古铜色的皮肤,五官看上去也比较阳刚,倒是和冯律修是同一类的。

     “去拿笔来给我。”苏冉忽然想到个好玩的事情。

     手下很快便给苏冉拿来了毛笔,她沾了墨,在穆廷衍的脸上画了起来,就是随便的圈圈叉叉,苏冉笑得很是开心。

     搞定了穆廷衍,苏冉接着下一个人继续,就这样把所有人的脸都画了一边,苏冉才满意地收笔了。

     瞧着自家少主的杰作,一个个都忍着笑,憋得很是辛苦。

     “易飏,你觉得我画得怎么样?”苏冉很是得意地说道。

     易飏真是哭笑不得,这画得不能算好看,只是很难评价,“不错。”

     “你们可要小心了,要是哪天惹我不高兴了,我也这么招呼你们。”苏冉这是赤裸裸地威胁,不过这威胁还真是管用,易飏等人一个个心里都在叫苦,也都暗暗发誓绝不招惹苏冉。

     “少主,药效差不多要过了。”易飏提醒苏冉,他们下的迷药分量很少,他们昏迷的时间不会太久。

     苏冉当然知道他们快要醒了,她让易飏在水里下了迷药,这整个御林军五万人都倒了,这一时半会儿没什么问题,时间久了她可不敢保证,所以,这药不能下得太重。

     “易飏你留下,其他人先到树林等着。”

     苏冉可不会错过这看戏的机会,带着易飏找到了主帐,这里的布置和孟擎的帐篷差不多,苏冉也没什么兴趣。只是这累了一天,她想要好好休息一下,反正一时半会儿穆廷衍是不会找到这里的。

     苏冉就这样大大方方地睡在了穆廷衍的床上,易飏则守在一旁,他可没有苏冉那么淡定,必须时刻保持警惕。除了孟擎,苏冉是第二个让易飏感到心悦诚服的人,保护她的安全已经成为他的使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