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四十九
    四十九甩锅副本(五)边缘星系副本

     尽管看出来了维景跟罗南的问题可是导师只是个普通百姓,他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在这个时候跟维景斗智斗勇到把他斗倒成反派……毕竟,维景是帝国王子而他真的没什么资本这样做。

     再看罗南……导师的气就更是不打一处来。

     说实话,要是这拨学生都死在这里了,他就算能活下来……也还不如死了。

     想到了死亡,带队导师此刻的心情简直不能用“心塞”这么简单的词汇来形容。他知道,大家都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而维景是罪魁祸首。

     不过他现在也就只能在语言上刺激刺激维景罢了。

     年纪也不算大的导师也只能这样略略出气,他还没能成为哪个有实权的人的导师,也就不可能真的对权贵很硬气。

     而就在此时,那姜黄色的怪物竟然转过身来,冲着他们这一群人走了过来。

     他们最初认为怪物体态庞大臃肿,一定敏捷很差。结果怪物实力打脸,蹿上螳螂的速度不要太快,往他们这边走的速度也不要太快。

     它的走路的速度跟人类跑步也没多大区别。

     甚至更快。

     “这……是什么?”有人吓得咕咚一声坐在了地上。

     然而,那姜黄色的怪物并没有如他们所愿地停下,它走过去,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拍在了维景的身上,回过头去,又一爪子拍在了罗南的身上。

     爪子自带撕裂功能。

     所谓撕裂,就是拍在身上之后流血不止,不能治疗只能等待时效过去。

     而撕裂功能还能叠加。

     这就代表维景跟罗南的身体素质顿时下降,且在虫族所不能理解的范畴之内下降得一塌糊涂……学生之中已经有人端起了激光枪准备对付那怪物了。

     他们不能让怪物杀死王子,不然他们每个人都得死。

     可就在此时,维景的衣服忽然爆裂,后背上顿时裂开一个口子,从中窜出一道诡异的影子——

     “吼!”怪物抬起巨爪狠狠拍在了诡异的影子身上,那影子顿时动作一滞,让人看清了原貌——是一只颜色特别古怪的寄生虫!

     而就在这只寄生虫动起来的时候,罗南身体里的那只寄生虫也跟着跑了出来。

     它刚出生,看起来还很幼小,长得还白白嫩嫩的,瞧着略萌的样子——然而这时一只虫子,还是从罗南身体里钻出来的!

     顿时,导师大喊一声:“大家快离开!这是寄生虫!”

     就算不知道寄生虫是什么的学生可一听“寄生”二字也马上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

     寄生虫……它是寄生在人体之内的虫子,那么……被寄生的人呢?

     众人也不顾怪物了,连忙去看维景跟罗南——维景被寄生的时间已经很久,他失去了寄生虫之后,顿时干瘪下去,变得只剩下一张皮了,如同干尸,而且……他显然也失去了生命迹象。

     与他类似被寄生的罗南大约是被寄生的时间比较短,因此没有像他那样变成干尸,可也没差多少了——他的皮耷拉了下来,挂在骨头上,里面的肉似乎都被啃食了一样。

     不过,他还没有死去,但是显然只是会呼吸,其他的功能似乎都消失了。

     “哇——”女生已经开始大哭了。

     “别过去!”导师对这件事也是绝对束手无策的。

     他开始给学生们科普寄生虫的可怕。

     而就在他科普的时候,易修变身而成的巨熊已经开是与两只虫族缠斗在了一起。

     “寄生虫非常可怕,那种紫色的是虫母,可以说是特别的恐怖厉害,它不仅仅有智慧,附身之后迅速就能占领这个人的所有一切……生命、资源、能力,然后隐藏在人群之中,通过身体接触将虫卵放到与他接触过的人的身体里,令其孵化,最终……”导师做了个恶心的表情,“罗南就是这样被占据了肉身的。

     “你们都要小心,谁跟维景接触过的,都要好好检测下。等会儿在我这里领驱虫药,每个人都要使用。”

     他这边说着,那边巨大的哺乳类怪物就已经将幼虫踩死在脚下,而虫母则更加敏捷又聪慧,这就使得弄死它要有不小的难度。

     难度越大,事情就越危险。

     “大家都过来!”导师喊道,“医疗系的,驱虫药准备好,制作喷雾!”

     他这样一指挥,身边又没有人尖叫大喊的,很快医疗队就准备好了驱虫喷雾交给了机甲系的学生。

     这些学生即刻上机甲,开始对着虫母喷射喷雾。

     喷雾对哺乳类没有任何威胁。

     于是,就在这喷雾的关照下,虫母的行动开始越来越慢……它的大小并不大,原本就是动作敏捷占了上风的,而易修则是没法变成更加敏捷的黑豹,只能用熊形态对付它——可谁知道,虫母的速度下降了呢!

     这正是易修的好机会!

     虫母咔哒咔哒弯转着身躯,一节一节带着坚硬外壳的身躯呈现的紫色显示出了危险的信号——

     “不好!”导师惊叫。

     然而,还没等这“不好”出现呢,那哺乳类怪物就又吼了一声——这吼叫似乎有迷惑作用,就在虫母想要做出最后必杀一招的时候,它竟然又开始弹起来对着怪物冲击了——

     好机会!

     易修一掌拍在虫母的头上,将之拍碎。

     寄生虫的真正能量都在头部,其他的地方它都可以舍弃,等到找到寄生躯壳的时候就可以逐渐长出自己身体的其他部位,而那些其他部位里……只有虫母的是存储着虫卵的。

     所以刚刚导师才喊“不好”。虫母那动作显然就是要丢弃下半身,然后将身体里的虫卵注射到怪物的体内——

     而它失败了。

     没有了头部的控制,虫卵很快就会死去。

     不过是十秒钟的时间而已。

     十秒之后,导师点燃了一把火,将虫母的那些死去的卵都烧掉。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们谁也不能冒险。

     *************************************************************************

     寄生虫的事情非要上报不可。

     维景的身份贵重,没有人敢承担这个后果。

     然而,这是导师他们不知道维景的真实身份,要是知道了,他们也不至于开始失眠。

     不过……在他们看来,这哺乳怪物可真是他们的吉祥物。

     这怪物体型庞大、力大无穷,还有一身暖色系的皮毛,一双眼睛黑亮黑亮的,真是从头到脚都散发出一种叫做“萌”的意思。

     不仅萌,还很威猛。

     “也许是史前生物呢。”有学生这样说。

     “也有可能是帝国的秘密武器!”还有学生这么猜测。

     “我倒觉得像是未曾灭绝的伟大生灵!”女孩子就要浪漫一点,说得却很靠谱,“你们知道吗,我们失去了多少的物种?如果这一只就是呢……只是并没有真正的灭族,它还活着……这样的话,我愿意保守它的秘密。”

     她这样一说,很多人都点头。

     假设这是一种曾经的被断定是灭绝了的生物但又重现的话……那么他们怎么保证它不被抓去实验室?

     这些人还在讨论的时候,易修已经悄悄往特训的森林深处走去了。

     它实在是立威立得怕人,也就没什么人敢上去拦阻,唯独有两个学生拍了它的照片。可是也不能不让拍照啊。导师看了他们一眼,心中记住了他们的名字。

     至于惹了这些事的易修却在地心指挥室外的电梯顶端看到了维希。

     全副武装的维希。

     维希看到他的身影过来的时候一个激动就扑过去抱住了他。

     他没说话,就是这样抱着他,用力抱着……像是抱着什么珍宝。

     易修轻轻抬起手碰了碰维希:“你……怎么了?”

     “没怎么……我就是觉得自己太失败了……太无能了。”维希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我觉得自己保护不了你……易修,我这个未婚夫做得真是太失败了……我保护不了你,还不能……”

     “行了,你怎么这么煽情了?”易修拍了拍他,“别忘了,我比你大那么多呢,本来也该是我保护你啊。”

     易修这话说得倒是挺顺溜,可惜,维希不觉得是这样的。

     “我要迅速强大起来,我要保护你……我要保护所有人……”维希说着,在易修的脸颊上亲了亲,“这整件事牵扯这么大……而我只能束手无策,我的战斗力也不如你,计谋也不行……那么我还能做什么呢?”

     他此刻被深深的无助感抓住,不知道到底该不该继续这样下去……他也只是才十六岁而已,可是,十六岁的他现在却想要做个真正的英雄,做个能运筹帷幄又能一夫当关的英雄,这实在是太难了。

     两个人半晌没能再说什么。

     这场特训持续了小半个月,可是这小半个月里,危险就在前几天,也就是维景出事的这段时间里,等虫母一死,一切正常,学生们的实力提升得更是飞快。

     不知真相的其他组成员还以为是虫族犯了病了,大家特训之后还会聚在一起开玩笑的。可是跟维景一族的人却知道真相……虽然,他们并不敢说出去。

     又过了一个月的时间,维景被列入帝国间=谍的名单里,很快就被逐出皇室。而皇帝也迅速与他的母亲,吉尔星大使的女儿,解除了婚姻关系。

     兜兜转转,皇帝的妻子又变回了普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