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你就从了大小姐吧(开新书,求支持)
    天朝大陆,日不落王国。

     追风坐在一颗枯树上,抬头望着天,目光没有任何焦距,一片片回忆不断在闪过,重叠,一会儿回到地球在大城市挣扎,过着月光族的生活,挣扎于死亡边缘。

     一会儿思绪又回到天朝大陆,“天朝大陆,天朝大陆,等等,尼玛,为啥小月那么有货穿个肚兜竟然完全看不出来,那李员外家的大小姐明明一点货都没有,总要塞两片棉花抵在前面,,,,,,”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为啥一想起现在全是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这金手指看起来是过瘾了,但是没有一点实际作用,看看能吃饱饭?还是看看能一飞冲天,还不如当个员外来的舒坦,破地方,要看这些我地球大天朝缺过吗?要制服有制服,要护士有护士,应有尽有,有情趣多了。

     等等,还有你们,真的是够了,以为自己的够大,总在我面前晃悠,我真想声明,我特么是直男,彻头彻尾的直男,我有权怀疑你们是在掰弯我,我追风宁死不屈。

     所以!

     为了不让你们污瞎我的眼睛,我决定看天!我正在为自己的机智所折服的时候。

     “啊风啊,,,啊风”破响的声音由远到近,不用想也知道是肖烟聪那缺货,外号(烟囱,烟瘾大闻名)没错,他就是我的邻居家损友,也是玷污我眼睛的他也是一个,想起那货奇大的东西我就十分来气,索性假装睡觉,有本事你特么上来打我啊,或者把树砍到啊,小样。

     “啪,,,,,”

     指头大的石子掠过我的眼球,打在树干上,“好你个烟囱,掰不弯我你就想杀人灭口是不是”我一下就来了气,都会欺负我是吧,利落的翻身跃下树干,就要将我的弹指神功印在他脑门上的时候,这货利落的躲开跟个猴子一样,算了。看在我这么魁梧的份上,就不以大欺小了。

     见我不再追打他也停了下来,“你还有心思在这儿看太阳是不是?”他露出莫名的笑容时我总是浑身不自在,不是我又惹到谁了吧,这小子个头跟我一样高,也是十四出头,但是我生来壮硕,反之他总是贼眉鼠眼,所以每当出事,别人都会以为是他出的主意,而我,就是那个胸大无脑的手下。

     但事实又是相反,始作俑者从来都是我。

     事情要追溯到一年前,刚穿越过来还以为是做梦,透视眼的新奇让我乐不思蜀,尤其是看到小月后,仗着透视眼看见她家无人,便去看看她的内衣为何那么神奇,与我大天朝的有何区别,问题是也没啥区别啊,就是材料不同,一边一个鸳鸯而已,没道理啊,就在我沉醉的时候,我那个恨啊,一时间看出了神,那小月父母回来了我都不知道,那动静,当天悦来镇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此差点被那些小青年殴打致死。

     直到那么几次后我渐渐老师下来,知道自己是换了一个世界生活,甚至感觉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而地球只是自己的一个梦。

     “打住你那猥琐的眼神,给不出各打扰我赏日得理由,你就别指望我给你去李员外家偷酒给你喝了!!”为了彰显我的决心,我继续爬树赏日。

     “你爬,你慢慢爬,等下李员外家的小姐来找你你就晓得了,别说我没提醒你哈,听说那李小姐带着他家那条二哈亲自来缉拿你。”说完自顾的就要回去。

     这还得了,我差点一跟头栽下树,无限熟练爬树的我熟练的溜了下来,拉住就要跑开的烟囱,他停了下来,慢悠悠的搓了一卷烟草吧嗒两口,剧烈的烟气呛的我直咳嗽“啥情况,那李员外家的小姐为何要找我麻烦,要是你在耍我,我们此刻友尽!”这小子嘴里随时都没几句真话,谁知道他又是不是套路我,没少因为他的套路出丑。

     “行行行,,,行了,你以为这事我还能骗你不成,那李小姐不知道发什么疯,今个天一亮她就牵着那二哈到处打探你,但是不说找你干什么,我费尽心思才从他丫鬟哪儿打听到,李小姐昨晚的衣服不翼而飞,整个员外府上立马封锁消息,暗地里找你挨板子呢?怎么样,是不是被大小姐惦记上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烟囱幸灾乐祸的拍拍我的肩膀。

     还没反应过来那我真可以上吊了,衣服掉了直接来找我,不就是偷过一回吗,那也不能怪我啊,那不是因为以为自己在梦中吗,这倒好,男女老少,掉东西就找我,我这个金手指就是拿来背黑锅的吗,坐以待毙那就不是我了!

     “喂,那啥啊,向来出事都不是我一个对吧,而且这次不是我们干的,你不能见死不救吧?”关键时刻还得有人一起背黑锅才行。

     烟囱的脸立马就绿了,“你可不能这么不仗义啊,我好心来提醒你,你竟然威胁我。”

     “既然这样,那你走吧,我相信二哈的能力,也相信大小姐会查清事情的。”我无心的坏笑,上了贼船还想跑,光拿好处不挨刀怎么行。

     似乎是意识到跑不掉,烟囱收起烟卷,也收起了流氓气息,“那啥,风哥,这事也不是我们干的,不能这么背冤枉啊你说对不对,放心,我这就回家跟老爹商量,我们昨晚明明就在家对不对。”

     我点了点头,这小子还算聪明,要不是有我这个超级高手在,估计他会成为这儿最聪明的人。

     我两正打算为子虚乌有的事想办法解决,嘶吼声如浪潮涌来!

     “追风,,,追风,你给老子出来。”

     正要跨步的我脚顿在半空,顿时夏日的炎热化为寒气,肆意的拍打我的脸庞,浑身冷汗瞬间湿透衣襟。

     烟囱的脸也由绿色变成猪肝色,“叔叔都知道了,,,,看来我们在劫难逃了!”烟囱申请的望着我,这个样子准没好事,“啊风啊,事到如今,你就从了大小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