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还我内衣(看官留步)
    一个中年壮汉手拿树条,大步流星赶来,两眼怒睁,这丑小子,又干出如此如此荒唐之事,可惜孩子他娘去得早,就他一个独生子,不然非要打断他的腿不可,虽然追家向来淡薄名利。但是这臭小子倒好,估计这悦来镇最近几代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今日一定要严惩,不然以后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荒唐事,到时候就不是严惩能解决的了!

     “看来今日难逃一劫,不如阿风你去顶了吧,就别拉上我啦。”烟囱这货又想逃。

     不过烟囱的计划显然泡汤!

     “大小姐,他们在那枯树下。”一个丫鬟爬上山坡,指着两人大叫,那恶毒的眼神恨不得要活吞了他们。

     不是吧,难道天要亡我追风,“为什么他们都知道我在这儿啊,,,你要不要解释下,你不是出卖我了吧。”

     “我是那种人吗,估计这次是动真火了,完了完了,,,”

     随后一锦衣裹身大大小姐也喘着粗气怕了上来。一看就本少爷眼睛瞬间瞪的溜圆,咬牙切齿,两边露出腮红,还没发现,原来李大小姐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既然都看见了就不能跑了,不然就默认是自己干得好事了,索性豁出去,没撩过妹,还没见过撩妹啊,我就不信,堂堂七尺男儿害怕个丫头片子。

     “喂,那谁,你说话不要指着我,这是极其不礼貌的行为,惹怒了我,哼哼,,,,”我拿流氓气息当真不是盖的,神出鬼没的我让人防不胜防,早就在这片地留下了大流氓的称号,一个丫鬟又是小女孩,当然是经不住我的惊吓了,顿时吓得躲在李大小姐身后。

     拉大小姐却是不惧,两手叉腰。

     “呼呼呼呼,,,你,,你个臭小子,见到李大小姐还不问好,让你学的四书五经你都装哪儿去了。”便宜老爹也跑了上来,拉碴的胡子布满下吧,严肃的面庞却被那光头打破。

     李大小姐却是转身对着我便宜父亲施礼道,“见过追指使”对了,我还能好好活到现在,还因为我这便宜父亲是李员外家的执事,地位非同小可。

     暗呼一口气,这丫头还知道以礼待人,还没被气昏头。

     “大小姐不必如此,我这就去抓了着臭小子送到府上。”我正怀疑这是不是我的老爹,竟然是帮外人来抓我。

     我立马不干了,“老爹,你要不要大义灭亲,别忘了你昨晚喝的酒。”酒当然是本少爷用透视眼躲过所有人去离家偷来的。

     “还不认错,胡说八道。”便宜老爹摸着光头怒斥道。

     “追执事不用出手,我只是来找追风跟我二哈玩的。”拉大小把玩咬得极重,傻子也听得出另有深意,不对,还有烟囱这货呢?

     转身一看,尼玛这小子竟然不见身影了,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看样子他们还没捅破是啥事,那就好办了。

     “对啊,老爹,这大小姐都说是来找我玩的,你抓我干什么,您老就回去吧,外面这么晒。”等老爹一走我还收拾不了你,小样,逼我打屁股,就别怪我辣手摧花了,我还在为自己的机智得意的时候,便宜老爹猛地一拽我胳膊,就算孔武有力的我瞬间被按在地上,窝草,竟然来真的。

     “大小姐恕卑职管教不严,此事定要给李家一个交代,还请大小姐给逆子一条活路!”越听越不对,笑话,一个小丫头能把自己怎么?

     “喂喂,老爹,到底什么情况,你还怕我搞不定那丫头片子?”

     “你知道个屁,你仔细听听山下什么上来了!”便宜老爹手下松了几分,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汪汪汪,,,一片犬吠声越来越清晰,心中瞬间一群草泥马奔腾而过,没看出来啊,这丫头片子竟然这么狠,这阵仗起码十几只恶犬吧。

     大小姐想了一会儿,“好吧,带回去让我收拾。”这丫头露出娇姐的眼神,我心底没由得一突,这丫头估计又想出其他馊主意了。

     见大小姐同样,老爹就要将我绑起来,“等等,你没看见她答应得那么爽快,定是有其它办法害我。”

     便宜老爹直接一个爆栗印在我脑门上,额头瞬间肿得老高。

     “糊涂,在李员外府里不至于捞出人命,让你成天到处害人,还不承认。”我欲哭无泪,我这次说的是真的啊,就不怕他他们把我阉了吗?

     一路上劳作的邻居无不幸灾乐祸,交头接耳。

     还是来到诺大的李员外府里,一路上大小姐咬牙切齿的盯着我浑身发毛,估计她心中已经千百遍凌虐我了,希望这丫头不会把我阉了。

     员外府门口是两只石狮子,清一色木雕建筑,刻画了门窗,佛龛,力士,麒麟,降龙,云纹,宝象花等纹饰,可谓是富丽堂皇,往常进来都觉得赏心悦目,今日进来却是觉得宅院过深,一种在劫难逃的感觉油然而生。

     “你确认我不会被打死是吗?”这是我来这个世界第一次感到有点害怕,古代的酷刑出来名的残忍,今日就要用到我身上了吗,一路上,丫鬟仆人,无不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我。似乎在看待一个废人。

     没心没肺的老爹直接把我绑了扔在刑房,不过远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打板子、老虎凳、鞭刑,槌刑、、、、等,还好没看见宫刑。

     随后大小姐随同丫鬟走了进来,直接走过来一巴掌甩在脸上,顿时火辣的疼充斥着我脑子,谁说古代女子手无缚鸡之力,最直接的感受了一回古代女子的暴力。

     “无耻之徒,说,你把它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刑房没有外人也没看守,竟然只有她们两个,我放下心来,想来两个女子也不会能耐到哪儿去,只不过第一次被打脸,让我怒火中烧,还是被一个女子打,大小姐黛眉紧皱,一直咬牙小巧的琼鼻不断涌动,看得我心中不是滋味,明明我被冤枉,还被你打,为何你还这么委屈的样子。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藏什么了我。”十分不爽的我决定绝不屈服在她的yin威之下。

     “你你,,,”李大小姐被我气得两眼泛白,雾水在眼眶打转,“你还我内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