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站住,你也跟我走(不要啊)
    李大小姐终于忍不住眼泪啪嗒啪嗒滴落,小丫鬟看不过去,鉴于我的yin威,不敢上前只好安慰着大小姐,“大小姐不用伤心,现在他被绑着,只管收拾。”没想到这丫头片子还狠些,我狠狠瞪了她一眼。

     “喂,你那啥,,,我根本就没拿过,你们都喜欢冤枉人的吗?”

     忽然一人惶惶张张跑了过来,透视也是有距离的,无障碍物时和正常人一样,有障碍物就只有几十米,所以外面发生什么了,他也是不知道的。

     “大小姐,大小姐,老爷叫你过去。”一个小厮上气不接下气的在门外吼到,还好还好,这小厮来的太及时了。

     “什么事,不知道大小姐有事吗”

     “父亲找我什么事?”大小姐擦干眼泪,镇定的说道。

     “听说有个仙人马上要到了,让你一起去迎接!赶紧把,老爷说得罪仙人就不好了。”

     听说是仙人要来,大小姐一扫颓废,两眼放光,这女人变脸速度真不是盖的,等等不会真的有仙人吧。

     “小红,我们走。”大小姐拉起丫鬟,只是那丫鬟看向我“那他怎么办?”

     “放心吧,捆着呢,跑不掉,跟我我一起去。”我一脸黑线的看着他们跑光了,也太小看我逃跑的能力了吧,看过无数狗血逃脱捆绑的办法还想拦住我,等两女一走,困在树桩上的我四处打量,说好的瓦片呢,没有,锋利的石头呢,也没有,死到临头才发现逃生并不是那么容易啊,唉,深受狗血电视的毒害,死老爸,栓这么紧。

     “阿风,,,”额,烟囱这货顶着一身裹尸布一样的东西,正贼眉鼠眼的在四处找我,靠,总算这小子还有点良心,还知道来找我,我打量四周无人这次应到。

     “你特么还知道来救我?”见到他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烟囱掀开披风,露出浓重的烟草气息,及两颗又黄又大的门牙,“我说阿风啊,你看我像那种人吗?我这叫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这不就来救你了吗。要是一起关进来,不是都跑不了?”

     听起来有那么点道理,不对,“要不是李员外家来了仙人,人都走了,你能溜进来?”

     见我捅破,他也不尴尬,麻利的将我身上的绳子割断,“咦,你怎么脸这么红,说,是不是大小姐亲得,行啊,这么快就搞定她了,早知道你这么有本事我就不来了。”

     我兜起一脚踹他屁股上,“我像那种人吗?”

     烟囱上下打量了下,“不仅长得像,样子也像,除了你,谁会干得出这种事?”

     他耍嘴皮子也是一流的,现在逃跑要紧,懒得和他理论,“出去再说,除非你想一起背关着。”看着我脸色的巴掌印,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我有透视眼,不像他一般猥琐的四处打量,周围扫视一眼就知道附近有没有人,两人一路乱打乱撞,透视眼也在这深闺豪宅中如同一只无头苍蝇,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

     “哇,这个玉瓶真漂亮”烟囱一会儿看这个一会看那个,哪里像逃跑。

     “不好,”当我看见隔着两间房子的父亲时,逃跑计划注定泡汤。这个镇上就我父亲习武有成,要不然也当不上执事,“有人来了?”胖子见我脸色不对。

     “那赶紧撒丫子跑啊!”开玩笑,一点动作他都能听见,烟囱开口的瞬间他就察觉到了,虽然我能看见他,避开他,但是他总能靠着细微的脚步声追上了,而且速度极快,这镇上能在他手下跑掉的人几乎没有,要是走路不出声,我,应该算一个,现在嘛。。。。等着被抓吧。

     “我就知道你个臭小子会跑,”还狠狠瞪了一眼烟囱“还有你,你也别想跑”

     烟囱见不是别人,并不紧张,“追大叔啊,别那么认真,我家父亲有罐几十年的女儿红,今晚就拿去你家,你家当没看见我们。”

     听见女儿红,他两眼就睁得溜圆,烟囱得意的像我笑,沃安子好笑,我父亲虽然喜欢酒,但是不吃这一套,不然我还有被抓进来吗?

     “不行,啊风,我知道你在怪我,但是我是为你好,你可知道今日李员外府来了什么贵人?”父亲极其严肃的看着我两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额,真的有仙人?开玩笑吧。”

     “糊涂,我习武一辈子,也只是粗人一个,抓个贼,收拾下土匪还行,可是和仙人比起来,我就像孩童一般,手误缚鸡之力。”父亲的脸庞露出羞愤的表情,显然是回忆起了什么“总之,今日是你的机缘,”

     “还有你,肖烟聪,我们本是邻居又是阿风的好兄弟,今日就随我一起去测试,或许能一步登仙。记得今晚给老子把酒送来。”烟囱听的云里雾里里,我算是明白过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修仙之人下山广收门徒,但是要测验灵根,瞬间我明白过来大小姐为何那么激动了。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父亲竟流下两旁泪水,“我就知道我儿不是扶不上墙的烂泥,走”

     忐忑,不安,激动,使得我全身都在颤抖。

     终于,借着透视眼,我已经看见大堂上围满了人群,仆人家丁丫鬟,现在我反而不再颤抖,有句话叫该来的总会来。走到这儿,一手抓一个,将我两扔进了大厅,我没有像往常一样怨恨父亲,我懂得他的目的。

     “李员外,我发现两人逃跑,特地抓来处罚!”

     李员外是个老头,胡须几寸有余,极其佝偻,难以想象,大小姐是他生的,他看来看两人极其不悦,“没看见张仙师在此选徒吗,我还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看在你保护我李家多年的份上,先下去吧,我还给他们一个机会。”父亲急忙告退,我看见他布满皱纹的脸色露出了久违的欢笑,这一刻,我在心中认可了他!

     而大堂上的另一边,一位老者仙风道骨正将手按在一人额头上,随即摇摇头,面无表情说道,“下一个”

     仆人丫鬟一个接一个上前,而仙师一直坐在,只是手指一按,都是摇头,每次出手,我竟然看见仙师手中流出一丝线钻入人体流转一圈收回,而当我看见仙人身体时,立刻被吓了一跳,无数的丝线流串于身体,奔走不息,到气海又重复。

     仿佛是感应到我的目光,老者骤然抬头看向我,瞬间我的身体被看穿一般,成条的丝线转入我的身躯,我竟然动弹不得,老者先是眼前一亮,然后沉寂下去,他望向李员外,“此子是你家什么人。”

     李员外大喜“回仙师,他是我家的仆人,仙师可是看上他了?”我完全明白了事情原委,就是李员外借着关系,让所有人都测验,到时候如果得道,便会顾及恩情,回报李家,不可谓是老狐狸,似乎忘记了冤枉我的事,看着我就像看见宝贝一般,不再用看下人的目光。

     随即老者又摇头“,此子乃是五系杂灵根,而且偏偏每一样都是极佳”

     李员外听出弦外之音“那仙师为何摇头?”

     “李恩人有所不知,修仙最佳为单灵根绝佳,多一种便会耽搁修行,且互相排斥,不仅修炼极其慢,还会伤害身体,他”说着指向我,“看起来最好,其实是最坏的!”

     李员外像被泼了一盆冷水,而我并不是如此,有灵根,就证明我有机会。

     接着所有人都一一测试,再无出一人,最好仙师站起来“李恩人,当日救命之恩,老朽今日方报答完,李小姐灵根尚佳,我会明日一同带走。”再看向我,“他就不必了,实为浪费资源,不如仗着身强体壮,修习外家功夫吧!”

     我愣在当场,“不过李小姐可选两人作为侍从进入我门,当灵徒,

     大小姐恢复了调皮一面,“小红一个,”然后一一打量起其余人。

     烟囱很洒脱“不关我们的事了,走吧,今日李员外府里大喜,不会再追究我们。”但是我心底极其不甘。也只好如此,便起身离开。

     “yin贼,站住,你也跟我走!”就像晴天霹雳,大小姐竟然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