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我不是有意抓的
    “你说什么?”大小姐凶神恶煞的像要吃了我,好吧第一次把人当马子,她也不懂,估计要是懂了更严重。。。

     “啊,没什么大小姐,我说我去赶马,好尽早到随意门。”一溜烟逃走。却没看见李大小姐露出一丝笑意。

     这时间的交通真是让人无语,仅仅是不走路快一丝的马车,还各种颠簸,不过看见他们公子小姐的马车他就恍然大悟了,原来他们的马车上有铺垫,在摇晃中还可以欣赏景色,好不安逸,而自己屁股都要被颠成两半了,这车一点减撑都没有,难道自己就是这个命,走到哪儿都摆脱不了这种低贱人的生活?

     上一个人生白活了,这个人生就坚决不能,不说做人上人,至少可以获得自由,无拘无束,赢得自己的尊严,不再总是被看作废人下人。

     也不知道是怎么颠簸过了一天的,夜色下的世界格外安静,在上个世界是体会不到的,当他们全部睡着后,我也任然无法入睡,我清楚的知道即将走上改变人生的道路,还有就是,这车能让人睡着吗,也不知道这些马夫是怎么适应长期驾车的。

     “喂,流氓。”大小姐的声音响起,不会是又想欺负我吧,有钱人都有这种毛病吗?索性不理她,装睡,反正她又没有透视眼不知道我在干嘛,哼哼。

     见我没反应,他只好把头缩回去,浑身带着颤抖,额,不会是姨妈来了吧,或者害怕啥的吧?不对啊,那他找我干啥?本来就睡不着,再看更睡不着,索性闭着眼睛内视身体,与正常人无异,灵气那玩意儿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浑身也是疼得难受,这感觉比坐火车难受太多了。

     最终还是抵不住困意,在颠簸中昏昏欲睡,“咚”头一下撞在车框上,瞌睡瞬间没了,索性接着透视看着周围的黑白景色,邹然发现前方一处山丘上匍匐着六个人,手持大刀,盯着我们的方向,这一下我是彻底的清醒了过来,马车是并着走的所以马夫是轮流睡觉的,跟我在一个车厢,我立马摇醒了马夫,我早已看出马夫是李家养的而且个个外家功夫都是一流,不然李家怎么可能不单独派人保护。

     “什么事,小风。”被我弄醒的马夫有些不悦,但是也没发火,万一以后我飞黄腾达,找他麻烦,一个世俗外功高手是抵挡不住的,所以对我还是颇为客气。

     “前方一百米的小山丘上,埋伏了六个山贼,赶紧让车停下来!”

     “你怎么知道?这山更半夜谁会跑出来打劫”显然他不信,反而谨慎的盯着我。

     事出紧急,又不能逃走,“这样,外面驾车的那个马夫晚上是不是重要打瞌睡。”

     他白了我一眼“那又怎么了”

     “那他每隔一时辰就会抽烟呢”他终于震惊。

     当下明白我不是一般人,处于高手的敏锐,他还是叫起来另一个,“不能停,要是被他们发现我们知道了,明日会有更多埋伏,而且路只有一条,要绕就太远,我们只有假装不知,快到了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另外两个也是点头“那只有冒点风险了。”

     原本走得极慢的马车现在在我看来走得极快,心中想法万千,实在不行可以借着透视逃走,但是李家怎么办,现在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一损俱损,没了他们我也进不了山门,三位马夫全部准备好兵器走出车厢,我索性也赶到大小姐马车前,由于张仙师离去,另一辆马车是丫鬟住着,那打鼾声险些将我吓下车,而大小姐的车内极其安静,传出阵阵幽香,看着三辆马车后面的马车,索性不告诉他们,让李家走前面看似客气,不就是拿来开路。

     那六人已经准备直接跳下山丘跃上马车,但是马车却立马停下,马车灯也立即熄灭。

     “不好,被发现了”那头目也不是傻子,立马反应过来。

     身边一同伙问道“上不上?头”

     “想死就别上,我早就打探好了,他们只有几个马夫,不足为惧。”说着当先跳下,直奔马车而来,大刀在月光下泛着幽光,马夫也不含糊,准备好的大刀拔出也是扑了上去,顿时打斗声惊醒了所有人,三个马贼缠上了两个马夫,还有一个马夫守在车上,另外三个马贼闯向后方冷家马车。

     大小姐被吓醒,拉开车门,正好与我撞个正着,“你个无耻之徒,什么时候了还来偷窥,”作势欲打,我直接抓住她柔若无骨的手臂,让她看后面,后面的马灯还照着,那山个马贼闯上车,正与冷家的两个仆人厮打,情势危急。那冷彭灰也不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大呼小叫,一头扎入草丛,想来是逃走了。

     唇亡齿寒的道理谁都懂,如果让他们拿下冷家,李家就在劫难逃了,山贼头目发现不是马夫的对手,节节败退,但是一片漆黑,马夫视力有限,不敢冒进,对啊,我能看见,直接告诉他们就行了。

     “李老,山贼在你右前方两步,”话音刚落,那一个山贼立马人头落地,马夫们瞬间占据优势,那马贼头目发现了我,“别管后面的,先把前车那小子宰了。”

     后方山贼闻言,顿时丢下两个满身刀伤的仆人向我们扑来,这山贼果然有些斤两,好在马车高,车上的马夫拦住了两个山贼,另一个却从另一边爬了上来,情急之下,将大小姐推回车中,手上却传来一片柔软的弹性,透视下的我还是看见大小姐杀人的眼神和羞红的脸,罪孽啊,这下有口也说不清了。

     隔得极近,那马贼发现了我,举刀劈来,不得不说,外功高手也是不可小觑,都是能个个杀虎的高手,好在我有透视,每次都险险躲开,马车便遭殃了,四处被劈碎,要是劈在自己身上,几刀就会毙命。

     明明我没有功夫却总杀不了我,马贼怒火中烧,拔出腰间的另一把长刀,揉身扑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