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她是我的马子(喜欢的收藏投票支持一下)
    “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完全发挥了我城墙般的脸皮,坐在大小姐身边,少女的幽香极其特别,忍不住看了一眼大小姐,顿时鼻血差点喷出来,没注意有段时间不见,大小姐竟然丰满不少,大饱眼福啊,似乎是注意到我的目光,狠狠瞪了我一眼,一只纤细的小手摸索到我的腰间狠狠的一拧,原本就疼得我死去活来,这一下直接疼的冷汗直冒。

     看来这丫头惹不起“对了张仙师呢?”我岔开话题,腰间的手才缩了回去。

     不过这个举动在这粉雕玉琢的公子哥面前看来十分不爽,不过在心仪的女子面前自然不会表现出来,“这位小兄弟如何称呼?师傅他老人家先行回山了,让我们一起结伴而行,五日赶去就行了。”

     “我啊,李小姐的仆从。追风”看来这小子想要挖苦我,还小兄弟,都一帮小屁孩,还充老大。

     “哦,没看出来李家如此待遇下人啊。”下人儿子咬得特别重,“我家可就不行了,你看他们自己的待在身后,仆人嘛,总要尽职。”公子哥身后的两人还故意做出一副高兴的样子,“不像有些人啊,连最浅显的礼节都不会,也是,仆人没读过书,怎么懂这些。”

     我就知道没好事,这丫头是存心想收拾我啊,到时听激灵的啊,不过这傻子公子哥也被当枪使了,他自己浑然不知,年纪小小就知道套路了,好你个大小姐,想把我们都耍的团团转,我就片不如你愿。

     “这你就不懂了,我和大小姐岂是一般仆从关系。”然后故意向大小姐靠了靠,然后后果就是有被狠狠拧了,这些手法看来在古代就有了,真是可怕。那公子哥也是一楞,脸立马就绿了,我心底暗笑,就你,也想和我活了两辈子的人比,你就是吃多了撑的。

     大小姐不想玩得过火,咳了咳“既然休息好了便上路了吧。”我自然没什么意见。

     但是有些人可不想就这么算了,这么明显的扫了他的面子,自然不想罢休,“等等,不急,区区百里,五日并不急,既追兄这么不同,我倒是想见识见识你的能力,看你有多不同。”

     早就料到他不会就此罢休,只是没想到他马上就要报复,既然如此,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不能认怂吧,上个自己低调还不是混不出个人样,现在何必忍气吞声,“那么高兄有何指教?”

     “我叫冷彭灰,不是姓高”白脸公子气急,恨不得一拳打我头上。

     “哦,冷兄,那你想怎么样?”我直接华中带套,看你还不往里钻?小样。

     “我。。。。”这小子反应还挺快,意识到接着我的话说要怎么就证明他想报复我了,可惜啊,没让他出丑。

     “我想追兄。。。。”

     “不对,我是说既然你这么不同,我很好奇,看你跟我的仆人怎么不同,要不你们现场掰手劲吧”

     “冷少爷,我来。”其中一个仆人大概十五六岁,身形壮硕,比我还要壮实几分,不过也只是那啥大无脑而已,只不过仗着练了几年外功想要我出丑而已,正好自己也手痒,不如试试自己到底力气如何。

     正要答应,大小姐却突然转过身,“不行,我不允许,冷彭灰,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我们不过是邻镇的大户而已,至于这么嚣张吗?”原来大小姐是在意我的,没看出来啊,不是吧,暗恋我?

     “怎么会,李小姐,你想多了,只是有些人不知道天高地厚嘛!”

     “这样啊,那我会收拾他,”幻想中的我不由得嘴角一抽,我就是她怎么会喜欢我嘛,果然之怕我给她丢人,顿时莫名的气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直接掀开凳子,坐了下去“既然冷兄看得起我,当然要表示一下才行,不然有人太自以为是了。”见我坐下,冷彭灰使眼色,那仆人自然明白,也是掀开凳子坐下。

     大小姐立马就激动了“追风,你脑子出问题了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我以眼神示意,“大小姐别忘了你掉了什么东西吗?相信我。”

     大小姐立马就脸红了,眼中要喷火一般,调戏小女生的感觉真不错。

     “来吧。”

     “这么急着输吗小子”

     都这么大了还这么幼稚,我怕你我还会和你比吗,二话不说把手放在桌上,挑衅的望着他,一整个人在我眼中都是裸的,有啥本事我还不知。

     他的手掌逼我还要大,要长,这可是优势啊,没办法,拼了!

     一握住我的手不压直接用暗劲揉捏,直接给我来了个措手不及,那钻心的疼,疼得我冷汗直冒,今天是怎么了,出师不利吗,疼痛不断,也好,力道一部分用在捏拿上,掰劲就少了。

     为何调不出那股力量?完蛋了,疼痛伴随着手臂的酸痛渐渐支撑不住,豆大的汗粒如雨而下,手臂开始麻木,随即,一缕一缕青色开始融入他的体内,疼痛感加剧,但是那种无力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种充满力量的感觉似乎要撑破身体皮肤也随之变得绯红,青筋暴露,皮肤变得灼热。

     那仆人似乎也感觉到什么,一脸惊恐的看着我,大小姐似乎也发现了,脸色充满担忧,不过我哪有心思观察这些,赢他,是我心底的执着,他的手臂在我面前一点都不强劲了,而且有一种可以扭断他手臂的感觉,身体也有这种渴望,不断在意识中提醒自己摧毁反抗自己的一切,被心底跳出的想法吓了一跳。

     压下心中的躁动,轻易压下对方的手,其余的人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我为何会一扫颓势,反败为胜的力量来自哪里。

     人放松的一瞬间,力量也瞬间消失,只留下极其疼痛的身体,不知道这样会不会留下后遗症,看来还是冲动了。

     不过还是潇洒的站了起来,指着大小姐,“她是我的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