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冷漠少年
    t市卓家,向来会被冠上珠宝卓家的美名,不仅因为卓家是百年珠宝世家,更因为卓家流传一个美谈。卓家女儿如珠如宝,身在卓家的女儿都被宠爱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卓正豪膝下唯一一女,从出生开始就享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疼爱。

     欧书涵相信,哪怕是末世来临只要卓正豪还有一口气在,就不可能让女儿流离在外。更不要说卓正豪竟然把女儿托付给一个才十七八岁的少年。

     欧书涵皱眉思索,林声声突然感到自己的手掌心被捏了一下,低头正看见思语一脸茫然又紧张的神色。林声声心知他有话要说,忙拉着思语借口问洗手间在哪里,匆忙拉着思语往洗手间跑去。

     等林声声关上洗手间的门,思语才一脸愁苦的看着林声声,悄悄凑到林声声耳畔道:“臭女人出大事了,我们不能按照原定计划朝a市基地去了。”

     林声声心中一沉,瞬间联想到一个人。

     “是因为那个少年?”

     “嗯嗯嗯。”思语小鸡啄米一般点点头,“你一直不敢确定的a市因素是因为a市的市长对不对?a市的市长如果不在a市,则a市基地才能得以保全。因为只有他离开a市,副市长才有机会上台主持局面。可是你知不知道a市的市长姓什么?他姓卓,珠宝卓家的卓!在前十次的重生经历里,卓家家主遭遇刺杀,卓正豪死了卓市长才离开a市去t市奔丧。”

     “卓正豪的死和那个少年有关系?”

     “有关系当然有关系!”思语激动的挥舞小胳膊道:“他就是暗杀的第一批杀手,因为他的死,他所在的组织才疯狂报仇暗杀卓正豪的。在前十次的重生经历里,无论末世来临前杀手组织有没有暗杀成功,在这时候这个少年应该是死人啊!”

     如果说a市市长在末世来临前离开的原因是卓正豪的死亡,那么卓正豪遭遇暗杀就是前提。可卓正豪遭遇杀手组织不断暗杀的前提是这个黑衣少年的死亡。可如果现在这个黑衣少年活生生的站在面前呢?

     “我靠!”林声声不禁骂出声。千算万算她怎么可能算到,a市基地的命运和这个黑衣少年有关啊。早知道她当初重生的时候第一件事就应该是去灭了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现在我们已经上了高速了,就算现在再下去要么穿过隧道,要么原路返回。不然就必须前往a市,以后再想办法离开a市,往西南而去。关于a市基地的变数,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林声声现在恨不得揪着思语狠狠揍上两下,可思语觉得自己好无辜好悲催啊。他怎么可能想到前十次重生经历里,必死十次的黑衣少年在这一世竟然活着?

     原本a市基地市长离开的可能只和杀手组织暗杀卓正豪是否有关,成败比例对半分。他怎么可能想到这一次重生,竟然连□□都没有了啊?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思语哭丧着小脸,惨兮兮地看着林声声。

     林声声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凉拌呗!”

     事到如今她还能有什么办法?a市是必然要去的,只不过已经不能久留。看样子她要重新规划一下未来的路才行。

     不过此刻更让林声声费解的是,一般来说蝴蝶效应虽然可能更改人与人的命运甚至是世界的格局,可是黑衣少年重生十次的经历里都是死,为什么在这一世却活了下来?明明他都已经死了十次了,第十一次却活了?这种概率小的都可以去买彩票中奖了好么(╯-_-)╯╧╧

     难道因为自己的重生,也悄然改变了别人的命运。如果真的是这样,她以前的记忆岂不是参考的价值会越来越小?

     林声声一边思索着,一边将思语拎出门。

     此刻黑衣少年和少女已经走进了休息室。这个冷漠的少年似乎自带寒冰属性,除了身边紧紧依靠着他的少女,其他人都被他的冷漠神色震慑,竟然都没有靠近,以至于他的身边诡异的出现一圈空地。

     林声声见状朝欧书涵方向看过去,只见欧书涵正和颜悦色的和那个少女说着话。小女孩一路上显然受到了惊吓,清秀的脸上犹自带着惊恐神情,攥着少年的手时刻不敢放手。

     “安雅还记得欧叔叔吗?”不得不说欧书涵不愧是经历过大风浪的,顶着黑衣少年诡异的杀气竟然还能神态自若的和卓安雅打招呼。

     卓安雅显然也想起了欧书涵,轻轻点点头道:“记得。”

     “你爸爸呢?”

     卓安雅咬了咬嘴唇又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家里突然闯进来一批丧尸,家里的保镖在外面抵挡,爸爸把我安顿在书房自己去找妈妈,可等到晚上他和妈妈都没有回来,如果不是思逸来找我,我早就死了。”卓安雅想到惊恐的地方,不禁朝叫邵思逸的少年靠过去,好像身边的少年就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支撑于安慰。

     冷漠的邵思逸对卓安雅出人意料的有着不同寻常的举动,竟然柔声的安慰着她,还将她搂入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肩膀。

     “别哭了,我在。”

     “我知道。”

     “我会帮你找到爸妈的。”

     “我知道。”

     “那你还哭什么。”

     “我想哭就哭你管我。”卓安雅哭的更大声了,邵思逸无语的望了望天花板,手上的动作却越发温柔。

     欧书涵见状也不再多问,笑了笑道:“安雅有事就去找欧叔叔,我和你家是世交,绝不会放任你不管。”

     卓安雅闻言擦了擦眼泪乖巧点头道:“谢谢欧叔叔。”

     欧书涵笑了笑,便走开了。

     邵思逸望着他的背影,突然问:“这个人可信吗?”

     卓安雅想了想,歪着头道:“我爸爸说过,欧叔叔是少数几个他能看上眼的人。我爸爸眼光可挑了,他看中的人应该不会是坏人吧。”

     “谁知道呢,知人知面不知心,都这个世道了,好人也会被磨成恶魔的。”

     卓安雅轻轻皱了皱眉玲珑小巧的鼻尖,仰着小脸问邵思逸:“那你呢,什么时候会丢下我。”

     邵思逸冷然道:“等我烦了我就丢。”

     卓安雅闻言霸道地道:“哼,邵思逸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啊,不知道我很害怕嘛?”

     “害怕就睡觉,等找到你二叔一定可以打听到你爸妈的消息。”

     卓安雅不置可否,歪头靠在邵思逸的肩膀上慢慢闭上眼。

     邵思逸冷然看着周围,将怀中的少女慢慢抱紧。

     见状林声声不禁在一旁哀叹:“现在的孩子还真早熟。”

     欧书涵只笑却不接口,身边的思语则捂着眼睛摇头晃脑的念叨着:“非礼勿视啊非礼勿视啊。”可爱的模样将欧书涵逗笑。

     “你妈妈平时都教你什么了?”

     “吃喝玩乐啊。”思语抱着欧书涵的大腿摇晃,一边还朝林声声抛了一个眼神,气的林声声一阵抓狂。

     欧书涵点了点思语的鼻尖,将他抱起来,一手牵着林声声的手往他们的床铺位置走去。

     周围的人因为丧尸的缘故都瞪大双眼,有入惊弓之鸟。

     此刻除了卓安雅能睡得着,其他人都不敢入睡。

     欧书涵一家坐在角落里,林声声又不自觉的朝邵思逸打量,谁知道眼神还没落在他身上,就被邵思逸的眼刀扫了过来,令林声声不禁咋舌。

     “这孩子的警觉性好高的。”

     欧书涵朝邵思逸看了一眼,轻声评价道:“这个少年可不一般。”

     卓安雅虽然不是骄纵的性子,但也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长大的公主。能保护娇滴滴的公主不受丝毫伤害,还能让她在这样的情况下安然入睡,靠的可不仅仅的体贴二字。

     少年的实力,只怕也不容小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