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换物交易
    与欧书涵商议妥当之后,林枫便派人去传话给卓正明。

     对于林枫想要交换物资的想法,卓正明嗤之以鼻,暗笑林枫天真。他好不容易才解决了洪靖康父子,如今又把林枫逼上了绝路,怎么可能给林枫喘息的机会?

     卓正明挥手示意手下将林枫的传话人员打发走。谁知传话员语出惊人,想要和卓正明谈判的不是林枫,而是一位名叫欧书涵的陌生人。

     听到欧书涵这个名字,卓正明眉心微皱,想了想才问:“你说的欧书涵可是原欧氏集团的总裁?”

     林枫派来传话的人愣了愣,一时手足无措。毕竟欧书涵的身份林枫并6没有交代,该怎么回答他还真不知道。

     “这个……我不太清楚。”传话人员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只能摇摇头。

     卓正明思量片刻,微微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去回话,就说我愿意和欧先生见上一面。地点就定在市政府大楼我的办公室。让欧先生单独前来,我不想见其他不相干的人。”

     这是要欧书涵单刀赴会的意思?

     传话员心中虽然觉得不妥,无奈形势逼人。卓正明答应见上一面已是难得,他一个传话员实在不敢帮欧书涵做决定,只能回去把卓正明的原话复述一遍。

     欧书涵倒是没有异议,爽快的答应了卓正明的要求。

     双方会面的时间定在了下午三点,林枫看了看腕表不禁皱眉。

     卓正明把时间掐的太紧,几乎不给欧书涵准备的时间,从传话员把话带回来,欧书涵立即出发才能赶在三点前抵达市中心。暗自唾骂卓正明老奸巨猾的同时,林枫又不得不佩服欧书涵有先见之明。早在卓正明回话前,欧书涵就已经安排好了后续事宜。因此卓正明突如其来的会面不但没有打乱欧书涵的节奏,反而有些正中下怀的意味。

     林声声心知阻止不了欧书涵,垂着眼眸静静地站在门口,直到欧书涵走到她身边,林声声才轻叹一声,缓缓抚上欧书涵的脸庞。

     “书涵,我不要你成为救世救民的大英雄,我只要你活着回来。你记住我一句话,若是你有事,我便是拉上千万人陪葬也在所不惜。”

     欧书涵反握住林声声的手,在她额头落下轻轻地一吻,轻笑道:“夫人这是逼我下了地狱也要爬回来?”

     “没有你的世界,与地狱有什么区别?”

     林声声凝视着欧书涵的目光,低声喃喃。

     一念成魔,一念成神,她林声声的一念尽在欧书涵的生死之间。

     欧书涵似乎感应到林声声无言的执着,收拢臂膀将林声声搂在怀中良久,直到林声声的情绪缓和下来,欧书涵才在她耳畔轻轻地道:“做好晚饭等我回来。”

     林声声愣了愣,眨了眨眼蓦然反应过来。

     欧书涵这是让她安心等他归来吗?

     “好。”林声声轻轻点头,欧书涵与她目光交接,彼此眼中笑意清浅。

     “我走了。”

     欧书涵转身出门,一旁的林枫向林声声行了个军礼,匆匆追上欧书涵。

     目送欧书涵与林枫的背影远去,林声声倚靠着房门目光怔然。思语从隔壁房间探出小脑袋,身后的邵思逸欲言又止。

     单刀赴会,宴无好宴,所有人都在为欧书涵的安危担忧不已。思语和邵思逸想要安慰林声声,却一时不知如何开口。只不过思语和邵思逸担心的侧重点不同。邵思逸担心欧书涵的生死,害怕林声声承受不住。而思语则是暗自祈祷卓正明和简千万不要整出什么幺蛾子,如果欧书涵出事,林声声会灭世的,她真的会灭世的!

     思语一直不敢解除重生者的前世记忆,就是担心重生者会被前世的记忆牵绊束缚。拥有十世记忆的林声声无疑是一颗□□,稍有不慎不但会让她自己万劫不复,更会让所有人陪着她粉身碎骨。所以当思语发现欧书涵可以制衡林声声的时候,不惜装傻卖萌当人儿子,就是为了让欧书涵陪在林声声身边,让她心中的戾气渐渐消弭。

     可问题是欧书涵也是个不要命的主啊,一言不合就以身犯险是什么毛病?这样下去思语真的很担心,欧书涵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玩完,林声声一怒之下去灭世。

     摊上这么一对不要命又杀伤力十足的爸妈,思语觉得自己心塞塞的。

     可惜欧书涵不懂自家儿子的烦恼,如今的他正坐在前往市政府的车上,膝盖上摊着a市的地图,聚精会神的查看着。

     从集中营区域出来后,一路上设立了无数关卡。欧书涵的座驾一路走走停停,总算在三点前抵达了市政府大楼。

     与集中营区域的萧条衰败比起来,市中心繁华依旧,好似末世不曾来临一般。路上行人外表光鲜,店铺林立生意兴隆,两旁的道路上汽车鸣笛,只是没有红绿灯的指引,全靠交警人工指挥。置身其中仿佛丧尸末世就是黄粱一梦,一觉醒来还是身处和平岁月。

     可欧书涵清醒的知道自己身处怎样的绝境。看似繁华的市中心外,一墙之隔便是丧尸横行。市中心的人安然享受,一墙之外却是人间炼狱。卓正明制造了虚假的繁华,背后却是无数人苦苦挣扎在生死之间,求生不能。

     欧书涵双手紧握,抬眸望着庄严的市政府大楼,眼中神色莫名。

     卓正明派来迎接的人很快便到了欧书涵面前。虽然不知欧书涵的身份,但卓正明言语间并没有流露出对欧书涵的重视,前台接待人员便心生几分轻视,对欧书涵的态度很是高傲。

     “市长在办公室等你,走快点我带你去。”

     欧书涵扫了对方一眼,脸上神色似笑非笑,从容的抬起脚步,却是几步走到那人前面,引得对方不满道:“谁让你走我前面了?你认得路吗?”

     “市长办公室五个字我还是认得的,为了不让卓市长久等,我便先行一步了。”说完欧书涵果真扬长而去,留下前台站在原地目瞪口呆。

     末世来临后卓正明在a市可谓只手遮天,他就如同a市的土皇帝,生杀大权尽在掌握。原市政府的官员除了卓正明的心腹,其他人都被清洗了一遍。如今在市政府工作的无一不是卓正明的走狗。就连前台接待的人员都是和卓正明沾亲带故,实际上他原本只是个无业游民,因为嘴甜会奉承,卓正明便把他调到身边做前台接待。

     卓正明见自己人一般都是在他的私人别墅,在市政府办公厅接见来客大多存了几分震慑的意图。以前的来客往往在路上都要和前台打听一下卓正明的个人爱好和禁忌,防止见到卓正明后惹对方不快。所以以前还真没有人敢像欧书涵这般把前台甩到一边,自己大摇大摆的进了市政府的大门。

     前台被气得跳脚,心中暗自怒骂欧书涵不识相,可不论他如何气急败坏,也无法阻止欧书涵前进的脚步。眼看着欧书涵就要跨进市长办公室的大门了,前台才反应过来,慌忙小跑几步走到欧书涵身旁,不情不愿的帮欧书涵推开门。

     无论市长对欧书涵是否看重,他这个前台的的本职工作就是迎接客人。如果真让欧书涵自己横冲直撞的进了市长办公室,只怕市长最先怪罪的不是欧书涵,而是他这个接待人员。毕竟市长极重颜面,自己打了市长客人的脸,无疑让市长下不了台。

     好在欧书涵没有再给前台难堪,径直走进办公室,让前台大松一口气,轻轻地把办公室的门带上。

     偌大的办公室内收拾的干净整洁,松木办公桌上已经没用的电脑被撤换下来,换上了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卓正明喜欢书法,以前就喜欢在人前秀一手。如今办公室更是按照他的意思重新装修,墙壁上甚至挂了几幅书法大家的墨宝。

     卓正明西装革领的坐在办公桌喝着茶,听到门口的动静神色安然,眉目不动。眼看着欧书涵走近才抬眸瞥了他一眼。

     唔……果然是个人物。欧书涵身上的优雅贵气是与生俱来的,明月之姿,风采清逸,让普通人站在他身边都会觉得自惭形秽。

     卓正明暗自赞叹,若是放在以前,他势必要厚颜结交一番。且不论欧氏家族几代积累下来的巨额财富,光是欧书涵母族的军方背景就足以让欧书涵屹立权力的高峰,成为人生赢家。可是现在的欧书涵一无所有,看着这样的天之骄子重重落下云端,让原本比他身份高贵的人跪在面前乞求自己的怜悯,光是想一想就能让卓正明兴奋不已。这也是为什么卓正明听到欧书涵的名字时,答应一见的原因。

     只是面前清贵温文的青年人从容淡定,没有半分狼狈,卓正明不禁皱了皱眉,这可不是他期望的模样。

     他所期待见到的欧书涵,应该是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见到自己后卑微到尘埃里。

     “卓市长,幸会。”欧书涵淡淡开口,打断了卓正明不怀好意的打量。卓正明收回目光,眼中隐含不悦,他很不喜欢欧书涵的态度,这样不卑不亢的态度,让卓正明觉得欧书涵和他地位相当。若是以前的欧书涵,自己尚且要巴结。可现在的欧书涵凭什么?

     卓正明冷哼一声道:“看样子欧大总裁日子过得不错,外面的丧尸竟然都奈何不了你,确实是有几分能耐。以前经常听我大哥提到你的名字,不过少年人,审时度势很重要,现在有钱人的日子也未必好过。”

     欧书涵微微一笑,卓正明没有开口让他坐下,显然是想给他一个下马威。欧书涵索性不接卓正明的话题,转身环顾四周点头颔首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句是好句,字是好字,只是现今放在这里,反倒有些不合时宜了。”

     卓正明皱了皱眉,方要发作,欧书涵已经转过目光含笑望着他道:“我个人以为,还是乱世出英雄,无毒不丈夫更加适合。卓市长以为呢?”

     “哦?你到底想说什么?”卓正明不动声色,欧书涵话里有话他不会听不出来。在官场和商场磨炼这么些年,卓正明和欧书涵都是人精。一句话旁人听不出深意,他们却能揣摩出对方的真实意图。欧书涵如果是为了讥讽他,断然不会这般和颜悦色,反而有些投诚的意味。卓正明来了兴致,做了个邀请的动作,示意欧书涵坐下说话。

     “卓市长应该知道林枫派我来是为了商谈交换物资的事情,想必卓市长不会答应对方的要求,林枫也不是傻子,您说他为什么还要派我来这一趟呢?”

     欧书涵坐下后便开门见山,谈到正事卓正明也不禁正色,搁在扶手上的手轻轻敲了敲,思考片刻才缓慢开口。

     “他是想借机生事。”

     卓正明不是反问,而是肯定无疑。

     林枫的手段卓正明大致可以想到,他刚刚派人去集中营区域煽风点火,想让普通群众因为粮食问题和林枫直接杠上。林枫这是在有样学样,先假意和自己谈判,明知自己断然不会接受,对方再趁机以市政府见死不救的借口把矛盾转嫁到自己一方,然后煽动普通人跟着林枫一起造反。

     只可惜林枫还是太嫩,他的想法虽然美好,可惜不能如愿。毕竟在强大的实力面前,再多的阴谋诡计都不过是小打小闹。

     林枫手上不过一个团的兵力,加上十三万普通人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就算林枫闹起来,大不了多死几个人,他卓正明根本不在乎。毕竟异能者才是他的根本,至于手下那些武装士兵,死就死吧他无所谓。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把a市划分成市中心、平安区和集中营三个区域的原因之一,毕竟真的打起来也是平安区和集中营遭殃,压根威胁不了市中心。反正简已经有办法提升异能者的异能等级了,等异能者等级提升后,便可以外出大规模围剿丧尸,要不了多久a市外围便无丧尸威胁。到时候他便能营造一个绝对安全的a市,等简想到办法让他也得到异能,别说是一个小小a市,就连全世界都等着他和简一起拯救。这也是简预言到的未来,对此卓正明深信不疑。

     “林枫那个愣头青毕竟不是他老子,洪靖康都拿我没办法,他林枫以为能威胁到我?笑话。”卓正明想明白了,不以为意的嘲笑林枫的天真。

     欧书涵神色不变,轻笑道:“林枫虽然不足为惧,但卓市长何必以千金之躯和他一个草莽匹夫死磕呢?有句话说的好,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何况是一个武装团和十三万民众,真把他们逼到了绝境,卓市长这边多少都会有些损失。若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何乐而不为?”

     “你有什么办法?”

     卓正明斜睨欧书涵一眼,暗自嗤笑。他算是明白了,眼前这个看似温文尔雅的年轻人,并不似他表现出来的君子之风。欧书涵的来历他已经找人探查过,不过是因为他们一家人路上偶遇林枫救了他一命,才被林枫带到了a市。那个有着双系异能的女人便是欧书涵的妻子,一个靠着妻子求生的小白脸,卓正明不觉得欧书涵会傻到真的去帮林枫。相比较而言,还是他能带给欧书涵更大的利益。只怕欧书涵一开始就打着投靠自己的目的。

     商人重利轻义,不就是这么回事吗?

     可笑林枫那个愣头青看不明白,把欧书涵当做救命恩人感恩戴德。只怕欧书涵能够出面替林枫谈判,也是因为林枫看中了欧书涵欧氏总裁的身份。以为欧书涵比他更适合谈判,谁能想到转眼欧书涵这位救命恩人就能把他卖了呢?

     欧书涵垂着眼眸,让人看不清他眼中神色,清逸的脸庞浮现淡淡的讽意,只听到他慢慢开口,带着笑意回答道:“既然林枫想要交换物资,卓市长换给他便是。林枫手上有一个团的武器,让敌人拿着兵刃始终让人难以安寝。卓市长何不用一批无用的物资交换林枫手中的武器呢?”

     卓正明眯了眯眼,笑着摇头道:“你还真把林枫当傻子耍了?拿无用的物资交换武器,呵呵……林枫没那么蠢。”

     “他不蠢,阴谋不成便阳谋,我们要做的便是正大光明的拿他的武器。光是养十三万人的粮食,就已经足够让林枫走上绝路。我为刀俎,他为鱼肉,林枫没有选择的余地。”

     卓正明想了想,依旧摇头道:“用粮食换武器,这买卖可算不上划算。”

     林枫已经是瓮中之鳖,如今林枫的困境全在卓正明的掌握,用粮食交换武器岂不是让林枫有了喘息之机?

     欧书涵见状笑了笑,轻声道:“卓市长,我方才说的可是无用物资啊,自然不可能是粮食。我不但不会让卓市长出一粒米粮,甚至要林枫将剩下的余粮也拿出来交换。”

     “你究竟要换什么?”

     话说到这里,就连卓正明都猜不出欧书涵的意图了。瞥了一眼欧书涵胸有成竹的模样,卓正明不禁好奇,欧书涵心里究竟打着什么主意。

     “我既然想投靠卓市长,自然要尽全力。若是卓市长愿意用我,林枫手上的余粮和武器,便是我送给卓市长的见面礼。”

     欧书涵不直接回答卓正明的问题,反而把话题扯回到自己身上。卓正明意味深长的望了他一眼,悠悠道:“我这人从来不会亏待手下,尤其是得力的手下。欧总裁若是能如我所愿,以后少不了你一家人的好处。”

     欧书涵满意的点点头,二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目光交织的一瞬,交易已然达成。

     欧书涵来的时候只有前台接待,而他出门的时候却是卓正明亲自将他送出办公室的门。站在一旁的前台面色如灰,因为自己之前得罪了欧书涵而忐忑不已。谁知欧书涵走过他的身边脚步都没有停歇,甚至没有嘲讽他一句。好似他这个人压根就不在欧书涵的眼里,他就如同一粒尘埃落不进欧书涵的双眼。

     欧书涵被送回林枫的集中营区域后,卓正明便叫来了自己的副手王坤细细交代一番。

     王坤领命而去后,卓正明重新坐回到书桌前,嘴角笑意止不住的浮现出来。

     欧书涵不愧是曾经的商业骄子,耍起手段要比自己的几个手下高明许多。有他相助,加上欧书涵那个厉害的老婆,卓正明觉得自己以后如虎添翼。这次既能收拾了林枫,又能将两员虎将纳入麾下,卓正明很是得意,甚至哼起几句小曲表达内心的愉悦。

     同一时间,坐在车上回返集中营区域的欧书涵唇角微勾,回头望了一眼依旧繁华的市中心街道,欧书涵长长的叹出一口气。

     此刻他的心中倒是有几分“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花。”的心痛,但那份心痛不达眼底一瞬消弭。

     欧书涵回到集中营区域后,带回了卓正明的回复。卓正明答应了林枫交换物资的请求,但要求以比试的方式赢取奖励。

     方法自然是欧书涵提出来的,林枫和卓正明各自压上三份筹码,双发各派一人比试,赢的人可以获得对方的筹码,而且双方筹码的价值不能过于悬殊。

     卓正明之所以会相信欧书涵,正是因为欧书涵提出的方案对他百利而无一害。

     欧书涵替林枫决定拿出的筹码是剩下的余粮和林枫兵团过半的军火,甚至连第三份筹码也拿不出。而卓正明在第一二场放上的是粮食之类的必需品,只在第三场放上了目前还用不上的冬日物资。实际上,根据欧书涵和卓正明的约定,第一二场林枫一方注定不可能赢。三场比试集中营区域注定要输的血本无归。而卓正明正好借此判定欧书涵是否真的效忠于他。

     如果第一场比试结果有误,卓正明便可断定欧书涵诈降。但第一场的筹码,林枫一方提供的只是不过五天的口粮,卓正明拿出的相应筹码也不会高这些粮食的价值。而价值最大的第二场比试,如果欧书涵诈降,卓正明便可以临时更改方案。如果欧书涵是真心归顺,卓正明便可以轻松拿下林枫一方过半的军火。

     欧书涵提出方案的时候,连他自己的忠心都算计了进去,这一点倒是令卓正明满意。所以对于欧书涵的提议,卓正明甚为支持。

     至于林枫那一方,他们已经是困兽之斗,如今的比试对林枫和集中营区域已经是最后的机会,卓正明不担心林枫不答应。而林枫果不其然的传回应允的消息,比试的事情很快便被落实。

     卓正明的心理算计,欧书涵一早就已经和林枫等人分析清楚。对林枫而言这不吝为一场豪赌,而他赌的不是台面上的筹码,而是对欧书涵的信任。如果欧书涵欺骗了他,他和集中营区域十三万普通人以及他一个团的兵力将万劫不复。可是事到如今,已经不容他迟疑。

     不得不说林枫和卓正明都是行动派,刚刚谈好换物事宜,第二天双方便准备好了筹码物资,比试的消息也很快散发到a市的每一个区域。

     沉寂已久的a市,因为这场比试像是突然间活了一般,无论是卓正明一方,还是林枫一方,所有人的目光都关注到比试上。

     卓正明一方的人大多是闲的无聊,对于这场比试的结果丝毫不在乎,只当是无聊的消遣,有个乐子总是好的。更何况在他们看来,卓市长也不可能会输。既能看热闹,又能看到集中营区域那群普通人输了后凄惨的样子,他们怎么可能不开心呢?而集中营区域的群众则捏了一把汗。集中营内的情况他们不是不知,林枫堵上集中营所有的物资让卓正明答应了这场比试,实在是走投无路之举。他们能够理解,所以此刻唯有给林枫加油鼓气,希望苍天保佑,让他们这群人有活下去的希望。

     在所有人焦灼的等待中,市中心与集中营的比试正式拉开帷幕。

     双方的筹码都直接堆在了区域边界,双方的兵力也直接在后方压阵,防止任何一方输了恼羞成怒拒不交易,甚至大开杀戒。

     卓正明没有亲自出面,而是在众多异能者的保护下坐在边界后方。而林枫则是不怕死的冲上了最前线,直接和卓正明的副手王坤对上。

     王坤捧着市政府秘书费尽心思才写出来的一摞协议,唾沫横飞的当众朗读。林枫耐着性子听到最后一个字问:“说完了?说完了直接比,哪来那么多废话。”

     读了很长一段废话的王坤舔了舔嘴唇,心中暗骂林枫没文化,面上却没有任何不满,而是温和的笑着道:“双方如果都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就决定比试的方式吧。第一局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市长决定比赛打靶,林团长麾下神射手无数,这局比试你们赢面颇大啊。”

     林枫诧异的望了望王坤的后方,沉思片刻才说话。

     “你们会这么好心。”

     “呵呵,林团长这话说的,我们虽然有误会,但没有恶意。就算是集中营区域的群众,那也是a市民众,卓市长哪有不爱惜的道理?林团长如果没有疑问,我们就开始吧?”

     林枫想了想,觉得打靶对他还算有利,便点了点头。

     后面站在欧书涵身旁的林声声听说了第一局的比试项目后不禁摇了摇头道:“卓正明真是老奸巨猾,林枫的士兵里虽然不乏用枪的好手,但怎么比的上经过异能改造强化过得异能者。我猜卓正明那边肯定有原本就擅长用枪的士兵,因为获得了异能五官感觉都有了极大提高,如果再获得某些拥有对枪法加成的异能,林枫手上根本没有人能和他匹敌。”

     欧书涵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对于林声声的说法他也表示赞同,但更深层的原因恐怕还是卓正明对他的试探。

     卓正明并不知道林声声的来历,林声声因为重生所以知道异能者的很多辛秘。卓正明不知林声声是重生而来,自然不会想到这个世上竟然还有人能一眼看穿他的计谋。在卓正明看来,欧书涵也不可能看穿他的计谋,所以这第一场比试其实是卓正明为欧书涵设下的圈套。

     如果欧书涵是假意献计,第一局卓正明便要给他闷头一棍。

     比试很快便结束,林枫难以置信的看着记分牌上卓正明一方抢手打出的满分记录半天说不出话来。

     “啊呀,想不到今天我们运气这么好,开门红啊。林团长,那你们的粮食我们就不客气的拿走啦。”王坤扬了扬眉,眉飞色舞的神态气得林枫双拳紧握,很久才平复了心情。

     “第二场你们想比什么?”

     王坤望了望林枫身后的方向,察觉到欧书涵对他微微点头,王坤才慢慢道:“这武的已经比过了,我们不妨来场文斗吧。我们市长最爱下围棋,不如这第二场就比试棋艺如何?”

     “下棋?”林枫被气笑了,“你觉得我会下这玩意?”

     “哎呀,又不是让林团长自己下场,您急什么呢?你那边不是有很多普通民众吗?找一找没准就有个围棋高手呢?说起来这一局还是你们赢面大啊,都说高手在民间,谁知道你们那边有什么高手呢?”

     “呵呵,你当我傻?a市围棋造诣最高的九段高手不就在你们那边吗?要比,让你们市长亲自来!”

     这次轮到王坤不开心了,卓市长的棋艺虽然不错,但也就是不错而已,哪能和真正的高手过招?

     “林团长这不是摆明了欺负我们吗?你让卓市长和你们的围棋高手比拼,胜之不武吧?”

     “谁说我让围棋高手和你们比了?我让我兄弟来!”林枫回头朝人群招手喊道:“书涵!你过来。”

     眼看着欧书涵缓缓从人群里走出,对面压阵在后方的卓正明不禁眯了眯眼,喜上眉梢,与身边人交头接耳道:“是人是鬼,这一局就能判定了。欧书涵的围棋造诣是业余九段,棋力不在我之下,也难怪林枫会让他出面。这林枫也是有点脑子的,可惜……”

     可惜被人卖了尤不自知。

     卓正明将视线从欧书涵身上收回,站起身披上外套道:“我也去活动活动。”

     第二场比试为了保证双方的安全,只在最中间安放了一个棋桌,双方各派了十位公证人圆圆围观,却不能靠近双方棋手,甚至连身上的防身武器也被搜走,有些武力的也被排除在外,摆明了是为卓正明的安全考虑。

     “欧先生,我们又见面了。”卓正明轻笑着坐下,执黑先行。

     欧书涵的棋力确实在他之上,但这一盘棋赌的是林枫手上过半的军火,卓正明怎么可能让他赢。

     “是驴子是马要拉出来溜,欧先生不会让我失望吧?”

     欧书涵按下一枚白子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卓市长过虑了。”

     棋路渐渐分明,卓正明满意一笑,眼中得意非常。

     “我最喜欢和欧先生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至少到目前为止,我都很满意你的表现。”

     “哦?可我担心卓市长过河拆桥,对我一家见死不救。”

     卓正明闻言挑眉,这欧书涵又要和他谈条件了?

     “你想要什么保证?”

     欧书涵再落一子,缓缓道:“第三局,我希望放林枫一马。三局三败,他不会放过我一家,迟早会反应过来你我联手做局。这也是为什么我让市长将无用物资压在第三局的原因,我要保命就不得不让林枫赢一场,否则他会当场处决我一家。只要他赢一场,便不能当场发作,我一家有了缓和的时间,便可以连夜投奔市长。而且第三局的物资对林枫而言并无用处,市长难倒不想看看他打开物资后,发现自己用全部余粮和大半武器换回的都是废物时气急败坏的模样吗?”

     “哈哈,确实有趣。可我如果想让他血本无归呢?”

     欧书涵垂着眼睑,捏着手上的白子悬在半空,淡淡道:“困兽犹斗的道理市长不会不懂,对我一家如此,对林枫也是如此。林枫毕竟是军人,鱼死网破的事情他做的出来。林枫现在脑子里压着的最后理智就是最后一局的输赢,如果输了,我猜他会发疯。市长带了这么多的人过来,不就是怕冲突一触即发吗?”

     都已经是末世了,所谓的承诺诚信都是浮云。如果林枫真的输的血本无归,命都没有了,还管什么诚信?只怕卓正明刚才赢下的筹码,林枫拼了命也要抢回去。

     “穷寇莫追,市长心中应该有所顾忌。何不让林枫自生自灭呢?输了所有余粮和大半武器的他,光是集中营的民怨都能毁了他。林枫已经不值得市长出手了。”

     卓正明心知欧书涵说的都是实话,微微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既然如此我便看在你的面子上,让他最后一局。”

     欧书涵面上神色不变,看不出喜怒,连卓正明都一时猜不出他的心思。

     直到卓正明以为欧书涵不会再开口,才听到他悠悠地道:“最后一局不必市长相让,林枫一定会赢。因为最后一局出手的,是我的妻子林声声。恕我直言,市长手下怕是还没有能够与我妻子匹敌的异能者。正好也让市长看看声声的本事,让我们夫妻投靠您,市长绝不会吃亏。”

     卓正明兴味的瞥了欧书涵一眼,微不可查的颔首应允。

     一局终了卓正明胜。

     “怎么可能!欧书涵怎么可能会输!”林枫气急败坏的冲了过来,指着棋盘让懂棋的人一遍又一遍的检查棋局,直到他的人一再确认确实是欧书涵输了后,林枫才面色苍白的颓然垂头。

     隔了许久,林枫才从失魂落魄的状态里转醒,气怒不已的林枫直接一拳头挥向欧书涵,打的欧书涵连退好几步才勉强站定。

     林声声见状冲了出来,一把扶住欧书涵,与林枫怒目而视。林枫却红着双眼,像是野兽一般喘着粗气,厉声质问道:“是不是你在搞鬼?为什么你会输给卓正明,你的棋艺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你会输!”

     欧书涵扯了扯嘴角,不答反问,“临场对阵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你的士兵不也输了第一局?有时间和我计较得失,不如用脑子想想怎么赢第三局。”

     “第三局……第三局……”林枫喃喃,悲愤的闭上双眼。

     卓正明看了一场好戏后,才用眼神示意王坤出面。

     王坤小心翼翼地走到林枫身旁,在两丈的位置便站定,这时候的林枫已经毫无理智可言,他肯不敢再撩拨林枫的情绪。

     “林团长,你看这第三局……”

     第三局林枫已经没有筹码了,也就是说之前双方并不在意第三局的输赢。但是现在林枫已经输了两场,要想扳回局势,必须赌第三局。

     “第三局……我押……”林枫环顾四周,望着一张张期盼着他的脸,攥紧拳头吼道:“我赌我的命。”

     “这……”王坤擦了擦汗,这和赌徒输红了眼拿手脚出来赌有什么区别?林枫怎么也沦落到这种地步了?他的命,值几个钱?

     何况林枫的命本来就是卓正明的囊中之物,但王坤不敢明说,谁让林枫是集中营区域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呢?

     人家拿出最高领导人的性命做筹码了,自己一方也不能不做些面子工程不是?

     王坤望向卓正明,只见卓正明微微点头,这是答应拿出原来筹码的意思。

     “既然如此,我们愿意拿出十个大型仓库的物资做赌注。林团长,这个筹码可够得上你的分量?”

     林枫被王坤的出手大方震惊到了,十个大型仓库的物资!如果是粮食之类的必需品,足够集中营区域十三万民众存活三个月。林枫暗自在心里瘪嘴,如果卓正明真的愿意拿十个大型仓库的必需品物资和他赌,他还佩服卓正明出手大方。可惜他早就知道,卓正明拿出的不过是用不上的冬日物资。

     心里不屑是一回事,林团长是位尽职的演员,所以面子上的演技他还是很注重的。

     露出一脸痴呆的表情后,林枫半天才回过味来点头道:“好,赌了!”

     一锤定音,双方各自心中暗喜,大骂对方是傻x。

     殊不知,真正拨弄乾坤,搅弄风云的那个人,目光迥然的盯着远处,缓缓回头对着自己的妻子温柔一笑。

     “声声,辛苦你了。”

     林声声微微摇头,心疼的扶着欧书涵摇摇欲坠的身体。林枫那一拳不敢作伪,所以用上了十成力气。欧书涵这几天耗费心神不眠不休,原本身体就弱的他生生受了这一拳,怎么可能不痛不痒?

     他所有的努力都看在林声声眼底,林声声除了心疼,此刻唯一能做的便是成全,成全欧书涵的计划,成全他救助所有人的心愿。

     林声声缓缓放开欧书涵,坚定决然的朝着林枫走过去。

     “最后一局,该由我们决定方式了吧?”林声声朝王坤抬了抬下巴,王坤望着她一脸杀气的模样,愣了愣神才回答道:“啊,是呀。”

     “既然是我们决定,最后一场我建议异能者比拼。林枫,你刚才打我丈夫的一拳,我先记着。最后一局,我来。我如果输了,我一家要杀要剐都随你。”

     林枫头皮发麻,心知自己是触了林声声的逆鳞了。暗自苦叹假戏真做的悲剧,脸上却不能表露分毫,怒气冲冲地道:“好,你若是赢了,之前的事情我当做没发生过。如果你输了,要死老子也要拉着你们一家做垫背。”

     “呵……”林声声冷笑一声,不再多言。

     第三局的比试双方商议已定,卓正明最终派出了他手下最高战力的异能者,毕竟他也想见识一下,林声声的异能究竟有多强悍。而她和欧书涵,是否真的值得自己栽培。

     卓正明思绪缥缈的一瞬,区域中央的战斗已经开始。

     林声声黑衣黑发,面如冷霜。像是一柄出鞘的古剑,寒意凛然剑指敌人。

     对面的异能者莫名感受到一股杀意,那是真正可以激荡灵魂的杀意,是在死人堆里浴血淬炼的杀意,刺骨寒意,威风凛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