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青婶
    “晚上有没有空?”跳上周余的别克君威,周余问邵微。

     “现在我怎么知道?”邵微看了他一眼。

     “好久没有看电影了!”周余像是在自言自语。

     “可以叫你女朋友一起看啊!”邵微裝作不知情。

     “我没有女朋友,你就做我的女朋友吧!”周余厚着脸皮。

     “我是跟鬼打交道的女人!你不怕?”邵微反问。

     “不怕!”周余回答干脆。

     “那好!晚上我陪你看电影!不过,我会带上几个‘朋友’。”邵微阴阴地笑。

     “不会吧!”周余脸色变得很难看。

     “跟你说笑呢!”邵微看着他的脸色。

     “晚上我可能会陪青婶,我好久没见她了!”邵微歉然。

     “好吧!你们娘俩好久没见!你就多陪陪她!”周余勉强地笑。

     别克君威一路飙车,很快就到了冷锋所在的幸福苑。

     “康叔早!”邵微摇下车窗对门口的保安打了声招呼。

     “哎!小微!好久不见!”那个被称作康叔的保安惊喜道。

     “你青婶都想疯了!”康叔口气中有些许的责备。

     邵微调皮地吐吐舌头。

     别克君威在18号楼停住。邵微跳下车,回头对着周余说。

     “到家里去坐会吧!”

     “我可不可以睡在这里?”周余不正经道。

     “可以啊!冷叔上班后你可以睡在他的房间!”邵微笑笑。

     “我想跟你睡!”周余厚着脸皮。

     “可以啊!到时我再叫上几个‘朋友’,大家一起睡!”邵微忍住笑。

     “我走了!”周余翻了翻白眼。

     “不送啊!”邵微边说边上楼。

     邵微来到三楼,在304门口停住。伸手摁了下门铃。还是熟悉的旋律,是那首《至爱丽丝》!

     随着铃声响起,屋里响起来脚步声。是男人沉重的脚步!脚步声在门边停住,门开了!冷锋厚重的男中音。

     “你青婶求你大半夜了!”冷锋接过邵微手中的包。

     “你昨夜又熬夜了!”青婶从屋里走出来,心疼地埋怨道。

     “你看!都有黑眼圈了!”青婶端详着她的脸。

     “你也别只管责怪她了!让她早点睡吧!”冷锋不满道。

     “你去你原来的房间睡吧!被子我都给你准备好了!”青婶推了她一把。

     邵微却回头拥抱着青婶。

     “我要陪青婶!”

     “这么大的人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粘人?我还要去买菜呢!”青婶有点哭笑不得。

     “我陪您去买菜!”邵微孩子气似得不依不饶。

     “你吃得消啊!”青婶打了她一下。

     “您的身体吃得消吗?”邵微端详着青婶的脸色。

     青婶一脸的病色。

     “我的身体就这个样子!买菜还是吃得消的!”青婶苦笑。

     “我要去上班了!顺路带你去!回来你只有一个人慢慢走着来!”冷锋插了一句。

     “好吧!那我去睡了!”邵微只好作罢。

     邵微一觉醒来,伸手拿起放在床边的手机。

     “哇!都下午两点了!”邵微自言自语。

     突然,戴在邵微手腕上的手镯闪了一下绿光!唔!这个屋子里有鬼魂?邵微顿时没有了睡意。她赶紧起床在屋子里搜寻。终于在冷锋夫妇的房间里,邵微看到了鬼差!只见他手里拿着链子。正耐心的等在叶青的身边。叶青正迷迷糊糊的睡在床上,而她的魂魄正慢慢的脱离她的身体!

     “呔!”邵微大喝一声!

     鬼差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悻悻地走了!

     邵微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叶青也猛地醒了!

     邵微暗暗松了口气。

     “发生什么事了?”叶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哦!有一只老鼠从您的床边溜过!”邵微忙掩饰道。

     鬼差再次回头看了邵微一眼,脸色很是难看。

     邵微忙歉意地对他笑笑。

     “胡说!屋子我每天都在打扫,哪来的老鼠?”青婶责怪道。

     “刚才是不是鬼差来过了?”叶青直视她的眼睛。

     “您能看见?”邵微反问。

     心中暗叫不好!邵微能看见鬼魂,那是她天生一双阴阳眼。如果普通人能看见鬼魂,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只有病重的或者临死之人才能看见鬼魂,准确的说,他们见到的是鬼差!

     “刚才我梦到鬼差站在我身边!”叶青凄然地笑笑。

     “刚才鬼差的确在您身边!”邵微只好实话实说。

     “看来我的命不长了!”叶青哀叹。

     “我也没有别的牵挂,只是担心锋哥以后没人照顾!”叶青担忧道。

     “冷叔我会照顾!”邵微接口。

     “你不可能照顾他一辈子吧!”叶青看了她一眼。

     “我为什么不可以照顾他一辈子?”邵微反问。

     “这对你太不公平了!”叶青自然知道邵微所说的一辈子的含义。

     “这有什么不公平的?是我愿意照顾他一辈子!”邵微笑笑。

     “你怎么这么犟!”叶青怜惜地责怪。

     “我就这么犟!”邵微俏皮地顶了一句。

     “我要出去一下!”邵微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才睡这么会?”青婶疼爱地问。

     “睡得也不短了!有五六个小时了吧!”邵微边说边穿衣服。

     “晚上又不回来吃饭了吧?”青婶看了她一眼。

     “谁说我不回家吃饭?”邵微侧了一下头。

     “我还想搬回来住呢!”邵微想起刚才的情形,知道青婶的生命已经很短暂。自己应该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光陪着她。青婶对自己有养育之恩,自己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不能陪在她身边是一种罪孽。

     “现在想到要搬回来住,那以前干嘛去了?”青婶埋怨道。

     “以前是我太任性了!您不会生气吧?”邵微搂着叶青撒娇道。

     “我才懒得跟你生气呢!”叶青板着脸。

     心里却很开心。

     邵微驾着奇瑞QQ径直来到市公安局。邵微刚要迈进大楼,身后传来争吵声。

     “我没有杀人!你们抓我干嘛?”

     “人家都告上门了!你还想抵赖?”

     邵微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小周正用手推搡着一个戴着手铐的年轻人。

     “怎么回事?”邵微感觉有点不对劲。

     “她说他杀了她姐姐!”小周指着旁边的一个女孩子。

     “你就这样听人家的一面之词,就确定杀人凶手?”邵微感觉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