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一起谋杀案
    “人家来报案,我不可能不受理吧?”小周很不服气。

     “那也不能动不动就用手铐拷人吧?”邵微看着他。

     “他可是罪犯!”小周感觉很没面子。

     “罪犯?你有证据?”邵微不依不饶。

     小周脸上一阵白一阵红。

     “没有证据?那就把人家的手铐摘了!”邵微加重了语气。

     “凭什么?”

     小周心想,你一个律师管我?

     “要不要我打电话给你们队长?”邵微自然知道他心里的想法。

     “我把手铐摘了就是!”小周见她把队长搬出来了,只好骑驴下马。

     “这位兄弟!既然来了,只要把问题说清楚就没事!”邵微拍了拍那个年轻人的肩。

     “只要你们不硬来,我会配合的!”年轻人看了小周一眼。

     “那就跟我走吧!”小周自知理亏,语气也变得客气。

     “微姐!你还有什么事?”小周见邵微还在办公室,没有走的意思,于是下起了逐客令。

     “我想听你审案,可以吗?”邵微笑笑。

     “可以!”小周尴尬地笑笑。

     “这位美女!你说,你姐姐被他杀了,是你亲眼所见?”邵微反客为主。

     小周张了张嘴,却不好发作。要知道,邵微是这里的常客,就算是局长也对她礼让三分。何况自己一个小警察?

     “没有!是我姐姐托梦给我的!”女孩子如实回答。

     “那你姐姐没有告诉你凶手是谁?”邵微疑惑道。

     “没有!我是根据我姐姐的指引找到她遇害的地方,那个地方就是他住的房子,我姐姐难道不是他杀的吗?”女孩子指着男孩子反问。

     “胡说!这房子我买了才几天,怎么可能杀人?”男孩子反驳道。

     “你买的是二手房?”小周插了一句。

     “是啊!而且卖得相当便宜!”

     “哦?如果你说的属实的话,那个前房东倒有很大嫌疑!”邵微沉吟道。

     “这个戴承安太可恶了!自己杀人居然叫我背黑锅!”男孩恨恨道。

     “戴承安?你的前房东?”

     “是啊!我还以为捡了大便宜,没想到了当了替罪羊!”男孩恨得牙痒痒。

     “先别激动!我这也只是推测!”邵微温和地拍了拍男孩的肩。

     “小周!我建议你先带着他去找那个戴承安,如果他说的属实的话,先把他给放了!”邵微转头向小周说。

     “遵命!大律师!”小周揶揄道。

     “我知道,你对我插手你审案很有意见!没办法,我生来就这个性格,看不惯就要管!”邵微歉意地笑笑。

     “哪敢!我们局长都对你礼让三分,何况我这个小警察?”小周耸耸肩。

     “如果我是错的,他也会对我礼让三分?”邵微冷笑着看他。

     “那倒不是!”小周忙歉意地笑笑。

     “那还不快去办事!”邵微突然提高了声调。

     小周赶紧拉着年轻人往外走。

     “等等!”邵微又叫住他们。

     “又怎么了?”小周回头疑惑地望着邵微。

     “先别惊动这个戴承安!就说他有点问题,要核实一下!也别跟他说今天的事!”邵微指着年轻人。

     “知道了!”小周应了一声,然后赶紧拉着年轻人走出屋子。

     “搞了半天,还不知道两位的尊姓大名?”邵微望着两个年轻人,然后递给他们一张名片。

     “我叫祡博明!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年轻人双手接过名片,朗声应道。

     “我叫路怀玉!我姐姐叫路彩玉!”女孩子轻柔地接过名片。

     “微姐!你是律师?”女孩子惊喜道。

     “是啊!”邵微默默看着她,等待她的下文。

     “我现在在温大读法律专业,大三。”怀玉自我介绍。

     “你既然是读法律专业,那你今天的表现可就......”邵微故意不把话说全。

     “我知道我今天有点感情用事了!”怀玉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不是一点点,是完全!”邵微完全一副严肃地样子。

     “干我们这一行。最忌感情用事!”

     “微姐的话我记下了!”怀玉真诚地承认错误。

     “你想不想见你姐姐?”邵微见她态度诚恳,也不想过分计较。

     “怎么见?”怀玉疑惑道。

     “你别问这么多!我自然会让你见到你姐姐!”

     邵微不容分说就拉着怀玉的手,一路来到一间屋子。屋子里没有灯光,靠窗的一边也挂着厚重的窗帘,透不出一点光亮。

     “进去吧!”

     邵微推了怀玉一把,顺手把门也带上了。屋子漆黑一片,只见邵微手腕上的手镯发出幽幽的蓝光。不用说邵微口中又在念念有词,不多时,屋子里又多出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跟怀玉有几分相像,不消说她就是路怀玉的姐姐路彩玉。

     “姐姐!”怀玉亲热地叫了声。

     “你怎么乱冤枉人?!”彩玉却黑着脸。

     “你怎么知道?”怀玉疑惑不解。

     “她自然一直在你身边!”邵微插了一句。

     “我怎么不知道?”

     “她是鬼魂,你怎么感觉得到?你也顶多只能在梦里能见到她。”

     “对哦!姐姐已经不在人世了!”怀玉有点感伤。

     “好了!你也别伤感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也只能帮你们找到凶手,以慰藉你姐姐的灵魂!让她不在四处飘荡!早点轮回!”邵微劝道。

     “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你怎么帮我找凶手?”彩玉幽幽地叹道。

     “你不知道自己怎么死?”邵微感到有点意外。

     “那你回忆一下你死前的细节,也许能找到线索!”邵微继续道。

     “我记得当时跟我男朋友吵架,后来他哄我,然后我们一起喝酒。我记得喝了很多,迷迷糊糊只觉得身体在空中飘,然后感觉身体重重跌在地上,很痛!就像身体散架了一样!”彩玉一副痛苦的样子。

     “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邵微追问。

     “戴承安!”

     “戴承安?”邵微和怀玉对望了一眼。

     那眼神里透着一种信息——那个戴承安果然有问题!

     “你有可能喝醉后被你男朋友从高处扔下来的!”邵微分析道。

     “他这是要杀我灭口啊!”路彩玉恨恨道。

     “哦!那个戴承安是做什么的?”邵微感觉事态的严重。

     “他表面上是卖古玩,背地里却在干走私文物的勾当!”彩玉鄙夷道。

     “你是不是掌握他的一些证据?”邵微继续追问。

     “他虽然背着我干那些勾当,但有时难免会疏忽。我有时会听到他跟人家交易的内容。”

     “你这些证据很重要!到时我会再召唤你!你现在暂时可以走了!”邵微说。

     “姐姐!”怀玉有点不舍。

     “人鬼殊途!你想跟你姐姐走?”邵微促狭道。

     怀玉忙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那不就结了!”邵微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