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出乎意料的招供
    凌晨,宁州公安局。

     三楼的办公室灯火通明。一场审讯正在进行。

     李毅辉列行公事做完笔录,起身要走。

     “慢着!李毅辉先生!你还有事情没有交代吧?”周余语气变得严厉。

     “什么事?”李毅辉表面上装得很平淡。

     心中却是一惊!

     “听说李毅辉先生对医学挺有兴趣?”周余一副探究的神色。

     眼睛却在他脸上扫视。

     李毅辉稍微愣了一下。

     “哦!业余爱好!”李毅辉一副轻松的样子。

     “李先生怎么想到会去研究医学?”周余还是柔和的语气。

     心中却在冷笑。

     “这不,我女朋友身体比较虚弱,我平时看看医学书也想看看能不能帮到她。没想到她还是.......”李毅辉脸上露出一副哀伤的神色。

     “你恐怕另有目的吧!”周余突然凑近他的脸,用眼睛紧紧盯视着他。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李毅辉避开他的目光。

     “你看医学书的目的就是想毒杀她!”周余紧紧盯住他。

     “毒杀?你有什么证据?”李毅辉冷笑。

     ”在你家里有一本医学书,里面有这么一句,‘食用过量红枣中的维生素可将虾中的五氧化二砷还原成三氧化二砷(砒霜)。’你用荧光笔在这句话上面划了一下。你怎么解释?“

     “这是我做的笔记。难道有问题?”李毅辉反问。

     “那怎么解释,你每天要她同时吃大量的红枣和虾?”

     “我女朋友身体一向虚弱,我这样做还是为她好!”

     “你难道不知这两样东西同时吃会产生毒素?”

     “......”李毅辉一时语塞。

     “怎么?没话说了?”周余冷冷地望着他。

     “你要我说什么?”李毅辉强自镇定。

     “嘴还挺硬!要不要叫你女朋友来对质?”

     “她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你叫她怎么来对质?”李毅辉强硬道。

     脸色却变得苍白。

     “嘿嘿!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周余冷笑。

     “你去把邵大律师请来吧!”周余对坐在旁边的小周说。

     小周会意地出去。

     “周大队长!有何吩咐?”邵微站在门口调侃道。

     “我哪敢指使你邵大律师?”周余反击道。

     “我请你把你的那位客人请出来,跟这位李先生见见面!”周余很客气道。

     “他不肯招认?我早就说过,他不可能轻易招认的!”邵微看了李毅辉一眼。

     “所以现在只能用非常手段了!”周余笑笑。

     “可是她不想见他!”邵微白了他一眼。

     “为什么?”周余不解。

     “假如你做了对不起你女朋友的事,你女朋友有什么反应?”

     “我没有女朋友!”周余眼含笑意地看着她。

     “少贫嘴!”邵微瞪了他一眼。

     “你劝劝她!我们这样做也是为她着想,我们早点破案,她也可以早点超脱!”周余央求道。

     “道理谁都懂,她只是心理上无法承受!”邵微正经道。

     “我把她请出来吧!”

     邵微说完,右手握住玉手镯,口中念念有词。审讯室的空气瞬间变得阴冷!不知什么时候,审讯室多了一个女孩。她就是刘寻菡!

     “我还以为鬼有多可怕!没想到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小周小声嘀咕。

     小周话音刚落,刘寻菡忽然飘到他面前,用一种面无表情的眼神看着他。小周冷不防,往后直退,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刘寻菡见他窘迫的样子,开心地笑了。邵微上前把他搀扶起来。

     “没被吓着吧?”邵微关切地问。

     “吓死活该!谁让他说我的!”刘寻菡撅着嘴。

     “我又没说你坏话!”小周不满道。

     “好了!我们做正事吧!”邵微打断他们。

     “李先生!见见你女朋友吧!”周余对一直沉默的李毅辉说。

     “我不想见他!”刘寻菡一下子把脸拉得老长。

     “你也别耍小孩子脾气!”邵微对刘寻菡说。

     刘寻菡忽地飘到李毅辉的面前,冷冰冰地逼视着他。

     李毅辉冷不防,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

     刘寻菡蹲下来,继续逼视。

     “你为什么要毒死我?”

     “我没有毒死你!你是被那个那个小偷用匕首刺死的!”李毅辉辩解道。

     “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的脸皮居然这么厚!?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抵赖!”刘寻菡冷冷一笑。

     “我有一事不明,你既然那么爱我,为什么还要毒死我?”刘寻菡用一种探寻的眼光看着他。

     “爱你?在这个世上我还没爱过任何人!包括我的父母!”李毅辉忽地从地上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在当场。

     这是什么人?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爱!

     “你!......变态!”刘寻菡更是气得说不出话。

     “是!我变态!既然你们已经掌握了证据,我也不用再隐瞒了!其实我也不是第一次用这样的方式杀人,在你之前我也用这样的方式杀死了我的父母和女朋友。只是他们没你那么幸运,如果没有那个小偷的出现,你们什么也发现不了!”

     ”你说的倒是实情!如果没有那个小偷,她父母肯定以为她是病死的,当然也不会报警!我们自然也发现不了!”

     邵微点点头。

     “不过!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多行不义必自毙!最终还是会被发现的!”邵微义正言辞。

     “发现?我父母杀死我妹妹的时候,你们发现了吗?!”李毅辉声嘶力竭地吼道。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

     “你是不是很爱你的妹妹?”邵微轻柔地问。

     “那是自然!可惜我那可爱的妹妹被我的父母活活地饿死!”李毅辉眼眶通红。

     “你刚才不是说,在这个世上没爱过任何人?”邵微抓住了”小辫子”。

     “不愧是律师出身,这么喜欢抓人家的‘小辫子’!”李毅辉笑笑。

     “这不是抓‘小辫子’,我这是实话实说!”邵微辩解。

     “我记起来了!在二十年前,我接收过这样的一件案件,一对夫妇被杀死在家里,死因是毒鼠强慢性中毒。是邻居报的案,我们开始是怀疑是邻居杀死的,因为报案人就是凶手这样的案子,我们碰到过很多。后来随着进一步的调查,邻居的嫌疑被完全排除,但凶手一直没有被找到。那对夫妇是不是就是你父母?”冷锋问李毅辉。

     “那是他们活该!”李毅辉恨恨道。

     “其实,那个时候你的表现就很非常反常。一般来说,父母死了,孩子的表现应该是悲伤或者慌张。而你的表现就是冷漠,一种事不关己的冷漠!我当时的猜想是你父母平时对你太严厉,以致你有了恨意,没想到你就是杀害父母的凶手!”

     李毅辉得意地无声笑笑。......

     477路公交车的驾驶员休息室。几个驾驶员趁着出车前的几分钟的闲散时间,聚在一起聊天。

     “没想到李毅辉这么和善的一个人也会杀人!”一个胖司机感叹道。

     “和善?那是你们没有见到他虐杀动物时的表情!”一个高个子冷笑道。

     “不会吧?他也会虐杀动物?”一个留着短发的女司机明显不相信高个子的话。

     “我跟他是邻居,也是他同学。自然比你们了解他!”

     “你们是同学?!”胖司机和女司机大感意外!

     “他这个人很善于伪装,我和其他同学都对他非常反感!所以我们跟他形同陌路,所以你们绝对想不到我们还是同学!”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热衷于收养流浪狗和流浪猫。但过不了几天,那些流浪狗和流浪猫就会莫名其妙地死亡,我们刚开始还以为收养的动物太多,照顾不过来造成的。直到有一天,我和另外一位同学因为作业的事去他家。到他家门口一看,房门紧锁着。我们还以为他不在家,我们刚要离开,却听到“呜呜”的叫声。就像谁被捂住嘴发出的声响。

     不好!

     我们猛地踹开门!却只见有一条流浪狗被捆住嘴巴,而李毅辉正站在旁边,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手上拿着一把刀!

     “你在干嘛?”我们疑惑地问道。

     李毅辉见到我们,脸上露出了慌张的神色。

     “没干嘛!逗它玩呢!”李毅辉马上恢复了正常的神色。满不在乎道。

     一边说一边去解捆在狗嘴上的绳子,狗却连连后退,脸上尽是恐慌的神色!

     这太不正常了!......

     果然在第二天,我们又看见他抱着一条狗的尸体走向一块空地,脸上是一片悲切的神色。我们凑近一看,正是昨天的那条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