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一章 寿宴
    第二一章寿宴

     听了陈东珠的话,下人们面面相觑,不自觉得松开了拉着梁月焉的手,而梁月焉没有人拦着也不再哭闹着要寻死了,她尴尬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李荇站在窗边,正想看看这闹剧如何收场,忽听陈东珠“哎呀”一声,一看却是她手里拿着的瓜子洒了一地。李荇见陈东珠站起身,提了提裙摆,低头看着脚边散落的瓜子。正当他以为她会说什么的时候,只见她放下裙摆,拍拍手走人了,紫荆乖巧的跟了上去。

     梁月焉见状坐在地上哇的哭了出来,现下是彻底没脸了,她今后还怎么见人啊。

     好戏散场,李荇鄙夷的笑笑,回屋继续看陈廷陆大将军那些枯燥无味的兵书。

     陈东珠到底是从小习武,身子骨较寻常女子比起来皮实的很,一两帖药下来,她的风寒竟是比李荇先好了,后背上的伤口也已经开始结痂长肉,酥□□痒的。眼看不日便是陈夫人的诞辰,她想留下来给母亲贺寿,从不提回宫的事,李荇躲在陈家是座上宾,被一众人当着祖宗一般供着,既没有父皇对他横鼻子瞪眼睛的,也没有皇祖母的唠唠叨叨,他就快乐不思蜀了,也不着急回宫。

     陈东珠很快就恢复了年少时在院中上树掏鸟蛋,骑马打架的无忧生活,而李荇每天看书,无聊时就暗搓搓的躲个假山后面偷看陈东珠如何闯祸,又是如何善后的。他二人各有各的惬意日子,只梁月焉一人可怜兮兮,自那次“寻死未遂”事件之后,她自觉颜面无光,已经很久没敢出门了。陈夫人惦念着她,倒是没把她当外人,听说了她的事之后,亲自到她房里来劝解。

     梁月焉正躺在床上暗自垂泪,忽听门外有人敲门,哑着嗓子问了一声,陈夫人道一声:“是我。”梁月焉立即抹了眼泪,起身给她开门。

     “你好些日子没出来了,我便来瞧瞧你。”陈夫人见梁月焉脸色很憔悴,整个人似是瘦了,眼窝下有浓重的阴影,想来这些日子没睡好吧。

     梁月焉把陈夫人让进屋里,又把门给关上了,今日若不是姨母亲自过来,她一定不会再开门,原本打算等姨母诞辰过后就请辞回家的。

     “傻丫头,瞧,你都瘦了。”陈夫人心疼妹妹,自是把自家妹子唯一的骨肉当做是自己的女儿来看。她摸了摸梁月焉的鬓发,对她说:“你娘若是知道你在我这瘦成这样,指不定要多埋怨我呢。”梁月焉闻言又是一阵啜泣,想着在家里大娘和爹爹多么宠爱自己,如今到了别人家竟是被肆意□□。她忽的恨起了陈东珠,觉得她实在是太可恶了,口口声声说把她当亲妹妹看,如今却是对她处处提防,处处算计,还害的她在人前丢丑,此仇不报她便不再姓陈。

     “姨母,我如今已经是没脸见人了,活着还不如死了。”梁月焉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陈夫人疼惜的擦掉她腮上的泪水:“傻孩子,东珠是气你要寻短见才使出了激将法,她没读过书,说话一向直接,你别怪她。再者,在姨母家里哪有外人,没人敢笑话你。”

     梁月焉又低低的啜泣两声,因存了想要复仇的心思,眼里现了一份坚定的神色,陈夫人不知她心里所想,以为自己的劝解奏了效,她又被重新鼓舞,于是继续说:“明日我叫东珠来给你赔不是,你们姐妹切莫因此生分了。”说罢,陈夫人用手绢擦干了梁月焉脸上的泪痕。

     其后,陈东珠被陈夫人好说歹说,终于是到了梁月焉的面前,给了她一个特别不走心的“道歉”,梁月焉笑笑,拉着陈东珠的手,如同往常一样,姐姐长姐姐短的唤她,把陈东珠激的一身鸡皮疙瘩。

     陈旷修为羽林中郎将,因前阵子宫中出了所谓的刺客,一时草木皆兵,他格外的忙碌起来,接连在夜间轮值不得归家,直至母亲诞辰,这才告假回了府上,直到这时他才跟太子打了个照面。两人一见面,陈旷修习惯性抱拳:“水草,别来无恙。”水草是太子乳名,除了皇后娘娘之外,便只有陈旷修能如此亲昵的称呼他。

     陈东珠见哥哥跟太子亲密无间,一想到上一世中这两人因自己反目,心中百感交集。

     陈廷陆大将军忠信守礼,不肯失信于结发妻子,一生只娶一妻,永不纳妾,在外人眼中是出了名的“宠妻无度”,今次妻子诞辰本欲好好庆祝,却因太子在家中“做客”,府上立时多了双眼睛在窥探。大将军久经沙场,亦懂得韬光养晦,于是这次贺寿便成了秘而不宣的家宴,谢绝往来宾客,拒收礼金,一切事宜从简。宴席上除了早前便来拜访的几个远道亲戚之外,便都是自家人了。

     起先陈东珠很担心寿宴上铺张浪费引得天家侧目。上一世她为太子妃嫁入宫中亦是好大的动静,陈大将军于府上大摆流水宴席三天三夜,陈东珠陪嫁绵延十里,汗血宝马胭脂更是一同送进宫中,如此铺张引得朝中颇有怨言。也许就是从那时,叫天子忌惮,埋下了祸端。

     这一世,陈东珠下定决心,定要保住陈家,保住自己的父母亲人。

     寿宴上,太子落座于陈旷修身边,而陈东珠和梁月焉等一众女眷坐在一处。上一世里,正是因为太子冷落自己,哥哥才对太子心生埋怨,以至于被湘王殿下钻了空子,说服哥哥起兵谋反。陈东珠未免哥哥跟太子嫌隙,在家人面前表现的同太子百般恩爱,硬是要下人在太子身侧添座,紧挨着他坐,仿佛夫妻二人如胶似漆一般。

     李荇大惊,偷偷问陈东珠:“你搞什么鬼,不知道我看见你就倒胃口吗?”

     陈东珠暗地里在他大腿上狠拧一把:“你也不想让大家看出我们之间不合吧,这事传出去你我皆颜面无光。”

     李荇是个好面子的人,纵横风月场所,自认阅女无数,栽倒在陈东珠这棵狗尾巴草上的悲惨经历实在无颜提及,且他虽乖张,也晓得在老丈人家应当有所收敛的道理,便顺了陈东珠的心意,演场戏而已,有何畏惧。

     因大将军嘱咐厨房一切从简,宴席上只鸡鸭鱼各样俱全,并无熊/掌之类过分猎奇菜肴。席间梁月焉为陈夫人祝寿,献上自己亲自绣的双面绣,一面是百花争艳,一面是花好月圆。梁月焉父亲是做刺绣生意的,家传双面绣鼎鼎有名,梁家绣品又是每年进贡朝廷之必须,后宫妃嫔的礼服半数之上出自梁家绣庄,就连太子李荇的衣裳中也有梁家绣娘的杰作。

     梁月焉更是得祖上传承,绣工是一等一,她绣的牡丹花栩栩如生,仿佛无风自动,百花丛中穿花而过的蝶儿扑闪着翅膀,蝴蝶翅上鳞片更是纤毫毕现,叫人啧啧称奇。李荇见她出神绣法,这才将她梁月焉的大名跟江南梁家绣庄对号入座,对她便是刮目相看了。

     陈夫人收了侄女的礼物,笑逐颜开,梁月焉又锦上添花,举起酒杯即兴作诗一首,写情写景,诗中更是藏了陈夫人的名字,引得在座亲朋称赞不已。陈夫人心情愉悦,向几个远道亲戚介绍说这是她娘家妹妹的独女,脸上神情颇自豪。

     陈家亲戚本是远道而来为陈夫人祝寿,却没曾想过当朝太子亦在府中做客,如今能同席宴饮,喜不自胜,真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太子善书法,坊间亦有流传,远道亲戚中有几个小字辈的,饮了几杯酒水,便初生牛犊不怕虎一般,壮着胆子求太子墨宝。

     眼前梁月焉献礼完毕,席上氛围正浓,又因是自己的丈母娘诞辰,李荇不敢扫兴,当即叫人取了纸笔来。陈东珠坐在座位上傻笑,以为太子不会作诗定要出丑。

     梁月焉见太子要写字,殷勤的上前铺纸研磨,李荇提笔,少顷便写了首诗出来,正是梁月焉才刚做的。他叫人将字呈给陈夫人,只道是借花献佛了,陈夫人虽觉不妥,仍是笑着收下了。

     李荇落座,很傻很天真的陈东珠伸手用筷子戳了戳他:“你倒是怪激灵的啊?”

     “什么?”李荇不解。

     陈东珠笑笑:“别装了,我知道你不会作诗,这不抄了表妹的。”

     “你还挺美呗?”李荇揶揄,如今梁月焉大出风头,已是将陈东珠比了下去,这个傻妞非但不知,还有心思来嘲笑他,真是傻得有些可怜。他忽又觉得,这陈东珠再是不招人喜欢,却也是自己的良娣,如今他跟着梁月焉来这么一出,却是里应外合,合起伙来欺负了她。她这么傻,他有些于心不忍,心里竟有一丝丝的内疚。

     陈旷修坐在一边,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觉得小妹单纯,而太子乃未来储君,并非常人,妹妹跟在他身边亦少不了尔虞我诈,且又觉得太子对小妹并不上心,他心中难免烦闷,于是一杯酒连着一杯酒的饮下肚,竟有些微醺。

     “水草,我敬你一杯。”陈旷修朝太子举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