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五章 流放
    第二五章流放

     诛九族。

     陈东珠不知道这诛的究竟是哪九族,但梁月焉的母亲是她姨母,梁月焉是她表妹,她们这一大家子人正是她母三族中的一份,在诛杀之列。

     她看了看李荇,太子殿下也算是梁月焉的“表姐夫”,他自己也在“诛杀”之列。

     太子总不能“诛”他自己,想必此时是在气头上,所以才说了比较恐怖的话,陈东珠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下来了。她再回神,见父亲母亲还有哥哥不知何时已经跪在李荇身前,父亲更是表情凝重而严肃,在地上重重的叩了个头:“恳请太子殿下开恩。”

     “卑职愿负荆请罪,恳请殿下放过妻儿老小。”陈廷陆大将军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纵横疆场数十载,如今临老了还被个小字辈的女娃坑的晚节不保,那句古话说的对“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见陈大将军要负荆请罪,陈东珠心疼父亲,对李荇道:“一人做事一人当,谁招惹你你收拾谁便是,何必牵连好人!”陈东珠是耿直性子,有话直说,不会拐弯抹角的。陈廷陆见女儿如此顶撞太子,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恨声呵斥:“逆女,还不跪下!”陈大将军欲哭无泪,又跟太子祈求道:“卑职教女无方,请太子殿下恕罪。”说罢将陈东珠拉住,让她跟着大家一并在屋子里跪着。

     陈东珠跪在母亲身边,见母亲头垂的低低的,忍不住偷偷用手背抹眼泪。陈东珠尚能看出太子不会真的将梁月焉诛九族,母亲心思聪慧,也一定能猜得出,她伤心流泪不过是心疼自己的妹妹。陈东珠也为姨母感到难过,她老人家蹉跎半生,如今却要失去唯一的女儿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实在是可怜。

     而此时此刻,当事人梁月焉跪坐在地上完全没了声音,她脸上不悲不喜看不出一点情绪变化,只煞白的脸色叫人能猜得出,她是被吓呆了。

     李荇大病初欲身子仍虚弱,只在床上坐了一会就觉得乏得很,地上乌泱泱跪着一群人,哭的哭傻的傻,他看一眼都觉得脑仁疼,只想将此事速速了了。于是他跟陈大将军道:“大将军速速请起。”

     陈廷陆是个很顽固的人,太子不肯赦免他一家老小,他绝不起身,这一会已经叫人准备了好了粗实的荆条要就地绑在身上“负荆请罪”。

     “爹,您这是干什么。”陈东珠忍不住开口,还没等再多说几句,立即被大将军吼一嗓子,把话给憋回去了。大将军那一嚎,声音太过响亮雄浑,把床上坐着的李荇也给吓得一哆嗦。他看着地上跪着的老顽固,总觉得他这负荆请罪大有一丝丝威胁的意味在里面,都要把他给气炸了。陈大将军性格粗犷,驰骋疆场却也懂得兵不厌诈的道理,他若是有勇无谋岂能有今日的无限风光。论智谋论耐力,李荇玩不过这个老家伙,他最后只能认怂,下床将大将军搀扶起来:“大将军快起来吧,本宫赏罚分明,必不会牵连无辜,你一家老小性命无虞。”陈廷陆掌管半块兵符,岂是说斩就斩的。

     闻言,陈大将军微微叹息一声,郑重施了一礼,叩谢太子殿下开恩。李荇受了他那一礼,却总有一种看到他背后摇晃的大狐狸尾巴的错觉。

     “这个贱人本宫不想再见到她,择日发配西北绝域。”李荇说话轻飘飘的,在他看来免了梁月焉的死罪已经是极大的恩典,却没想过对于一个养在深闺的弱女子而言,流放边陲之地,简直生不如死。

     听到太子对自己的最后宣判,梁月焉彻底瘫坐在地上,陈夫人心疼不已,但侄女是戴罪之身,总有千般不忍,她也不敢哭出声来,只默默的流泪。

     “姨母救我。”梁月焉脸色灰白,手紧紧地拽住陈夫人的裙摆,如同抓住一棵救命稻草。

     “焉儿,我对不起你娘。”陈夫人哽咽,却也无可奈何,梁月焉给太子下药,差一点害死太子,这事说出去都是千刀万剐的重罪,流放他乡已经是格外的开恩了。她不敢再看侄女,被紫荆搀扶着精神恍惚的退下,今后不知还有何颜面来见自己的妹妹。

     陈廷陆大将军心有余悸,太子在将军府中“被害”之事断不可外传,若是让圣上得闻,他一家老小只能以死谢罪。而李荇觉得这龌龊事叫旁人知道,叫他脸上无光,亦不愿声张。只太子抱恙,这么大的动静,瞒是瞒不住的。

     太子出宫已久,流连于将军府数日,皇太后宫里遣了奴才来问话,陈大将军同太子商议,最终以寿宴上食物中毒为由,将此事敷衍了了。

     皇太后听闻,气得直骂:“陈廷陆老匹夫,竟叫我的孙儿受了委屈。”

     太后娘娘尤其宠溺李荇这个嫡孙,一听说他食物中毒,连派遣了三位顶有名的御太医到将军府给李荇瞧病,好在太子已经痊愈,只是略微风寒而已。宫外不比宫中,不可久留,太后又叫东宫小起公公出宫亲自将太子迎回。

     因是太后得命令,小起子不敢怠慢,出行设仪仗、水路,摆了好大的架势,一大早上将将军府门前的路堵的水泄不通。陈东珠为太子良娣,应当随太子一同回宫,陈夫人哭着和女儿送别,嘱咐她背上伤口还没拆线,回宫以后叫御太医给看看,千万别给耽搁了。

     陈东珠跟母亲拥抱,她出嫁时心情很复杂,并没有伤心流泪,如今却是哭成了个泪人,出门的时候眼圈还红红的。

     陈东珠正准备上辇,忽听碧桃唤了声:“小姐、夫人!”碧桃竟是跟着小起子公公一道出来了,她一看见陈东珠跟陈夫人,立马奔下车辇,与夫人小姐拥作一团。碧桃见陈东珠跟陈夫人泪眼婆娑,也跟着哭了起来,眼泪冲花了妆容,哭得跟个花猫一样,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夫人,奴婢好想您。”

     “好孩子。”陈夫人拍拍碧桃的肩膀,她比陈东珠还小呢,更像个孩子。陈夫人不放心的嘱咐:“你们主仆二人日后互相照应着些。”

     “小姐就是奴婢的命,夫人放心,只要有我碧桃在,就没人敢欺负咱们家小姐。”碧桃抹了抹脸上的鼻涕,陈东珠转过身,用手帕子给她擦了把脸,整了整妆容。最后母女二人依依不舍的分别,场面何其伤感,李荇坐在车辇中远远地看着,亦为之动容。

     话说另一边,太子旨意一下,梁月焉便立即被发配至西北绝域之地。她跟着其他罪民,被官差押送往大齐西北部与胡狄相接的边境,因是罪人流放,全程徒步以示惩罚。梁月焉脚上带着沉重的镣铐,脖颈上挂着沉重的枷锁,每走一步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她纤细的脖子擎着枷锁全部的重量,头也抬不起来,肩颈处痛的无以复加。

     流放之路艰苦,官差用鞭子驱赶罪民,希望他们快点赶到目的地。梁月焉脚力不行,会时不时的挨上几鞭子,后背上被抽的道道血痕。

     “快点!”官差见梁月焉脚步慢了下来,又狠狠地抽了她两鞭子,想着这里的人都是犯下重罪的穷凶极恶之徒,断不能给了好脸子。梁月焉薄薄的囚服被鞭子抽裂,背上血红阑干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她瑟缩着身子躲避,眼里却如同干涸的泉眼,再也哭不出泪来。

     “前面停下,歇会吧!”官差唤前面的弟兄停一停,大家伙可以坐下喝口水,他眼睛却是盯着梁月焉光裸的肌肤的。走了这一路,他竟才看出队伍里还藏了个娇娇嫩嫩的大闺女。他走到梁月焉近旁:“呦,看着还挺嫩的,犯了什么罪啊?”

     梁月焉一整日没喝水了,嘴唇干裂,嗓子哑的说不出话来,忍不住往后缩了缩,眼里流露出畏惧的目光。那官差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个遍:“大翘屁股水蛇腰,惯会勾引男人的,一瞧就不是什么好货色,是不是偷汉子了啊?”

     梁月焉使劲的摇头。

     那官差说着说着就动手动脚起来,伸手使劲的在梁月焉的胸口拧了一把,把她疼的皱起了眉,她往后又退了两步,正踩上了一个原地坐着歇息的大汉:“骚/货,走路长点眼睛。”那人眉上横着一道刀疤,径直划破眼皮,看上去凶神恶煞的,梁月焉被他吼的浑身一抖。

     官差见状,涎皮的笑道:“怕了吧,你若是乖乖的把爷几个服侍好了,爷去了你的枷锁,叫你不用跟他们一道走着,保准顺顺利利到沙鸡营。”沙鸡营是梁月焉跟那些罪民流放的最终目的地,他们将在那里修葺城墙来度过自己的余生。官差说着话,手却是已经动起来了,先解了梁月焉的脚镣,将她从罪民队伍中拉了出来,后又把她带到官差歇息喝水的地方。原本坐着喝水的几个官差看到她二人一前一后远远的走来,不禁站起身来:“呦,李头又整来个好货!”

     “求求你们,不要碰我!”梁月焉使劲的哭喊,她的声音如同烈风中拉扯的大旗。那些官差对她的哭喊充耳不闻,她带血的身躯在几个男人的狞笑声中崩坏,眼中的泪水已经干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