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一章 死罪
    第三一章死罪

     “三哥找我有事?”李荇不想被人问起脸上的伤,赶紧转移话题。

     “我确实找你有事。”湘王果不其然被转移了注意力,李荇同李茂到书房议事。临走前,他特意放缓了脚步,走到陈东珠跟前,皮笑肉不笑的说:“我确实小看了你啊,你是真‘豪杰’,竟然跟才刚回都的三哥也有‘交情’啊?”

     陈东珠知道太子是在讽刺她,于是冷笑一声,反问道:“你不是说要跟我和离吗,到底什么时候落实这个行动,免得我以后再同其他男子说话,被你看到了心存妒忌。”

     “我妒忌?”李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会为你这个粗陋的女人而妒忌?”

     “那可就难说了。”陈东珠耸了耸肩。

     “父皇、母后不准咱们和离,不过你放心,等我有能力的时候,一定还你自由,在这之前,你最好别跟我动手动脚的。”李荇想着今日索性就把这话给说开了,他跟陈东珠先定个口头约定,她要求他办到的事情他为了自己也尽力去做,只希望这个女人能跟他文明相处,别动不动就拳头解决问题,实在是没文化。

     陈东珠挑了挑眉:“是你先跟我动手动脚的,我才打你的。”

     李荇如果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干了什么,一定会羞愧的自/焚。眼下他倒是觉得自己挺有理的,还是个受害者,特别愤怒,指了指自己脸上的伤:“你老实说,这是不是你干的?”

     陈东珠努嘴承认,李荇的脸上浮现一个“我就知道你不干好事”的表情,他跟她捏了捏拳头:“要不是看在你是个女人,我真想揍你。”这次陈东珠又努了努嘴,李荇这人真不要脸,说的好像他打得过她一样。

     凤阙殿传来皇太后愤怒的哼声:“大胆,竟有此事?”

     董桥跪在殿上,头微微低着,从刚进门跪下请安起,太后老太婆就没有让她“平身”,她跪的腿都酸了。

     太后听了董桥的小报告,被气得不行,李荇是她最最宠爱的嫡孙,是她的宝贝,陈东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出手打伤她的孙儿。太后她老人家怒火攻心,差一点被气得厥过去。跪着的董桥微微抬眼,用余光打量着高高在上的皇太后,发现她老人家脸上带着一团诡异的红晕,许是被气狠了,她脖颈上青筋暴凸,干枯老迈的身子微微颤抖,她真怕她就这么被气死过去,她可担不了这责任。于是她刚忙安慰太后道:“皇祖母莫要气坏了身子。”

     太后没理会董桥,她孙儿是人中龙凤,他身边的这些个女人,她都瞧不上眼。她吩咐身边的下人:“来人呐,哀家要去明珠阁。”

     眼见太后杀气腾腾的出门,董桥嘴角浮起一丝浅笑,也速速起身跟上去。殴打当朝太子可是重罪,这一次,她要看看陈良娣是怎么个死法。

     太后帅一众奴仆,前呼后拥的来到明珠阁跟陈东珠兴师问罪。

     陈东珠刚从马场那边回来,正准备换身干净衣裳,就听远处奴才唱喏,竟是太后娘娘驾到。她心底纳罕,这个特别难缠的老太太好端端的怎么就上她这来了。她忙放下手里刚拿出来的衣裳去开门,一开门就见太后已经杀到自家门口了,赶忙下跪请安。

     太后依旧是没理会,她没有向孙媳说“平身”的习惯,就连皇后生的那些公主她都瞧不上眼,又怎么会在意孙媳妇,只冷着脸踱进屋子里。太后看到桌子上放着陈东珠绣了一半的“五骏图”,端详了半天,看不出是个什么东西,最后特别嫌弃的用拇指和食指拎着扔到了一边,嘴里发出“啧啧”声。凤阙殿的奴才见太后落座,赶忙围上来,端茶的端茶,捶腿的捶腿,百般讨好这尊大佛。

     陈东珠直挺挺的在地上跪着,本着少做少错,少说少错的原则,太后不叫她起来她就不起来,太后不问她话,她就不说话。

     太后饮了一盏茶,良久,问陈东珠:“太子身上的伤是你打的?”

     陈东珠心下一凛,以为是李荇被打之后去太后跟前告了状,她性子豪爽,自认为敢作敢当才是大丈夫,便没想着要隐瞒。只是心里还不太确定太后问的究竟是哪一处伤,若是她打的她承认就是了,若不是她打的她可不背锅,于是抬头反问皇太后:“太子哪里伤到了?”

     皇太后听了太子妃打的小报告之后就直接杀到明珠阁了,其实她还没见太子呢,根本不知道他究竟哪里受伤了,又是伤成了个什么模样。她被陈东珠这么一问,还真给问住了。绡儿见太后沉默,想要插嘴,被太子妃狠踩了一脚,这才忍住没做声。

     “大胆,回哀家的话竟是如此无礼,掌嘴!”太后被陈东珠问的恼羞成怒,以目无尊长之名惩戒陈东珠,她径直叫左右服侍的嬷嬷将陈东珠一把按住,不一会巴掌啪啪的落在陈东珠的脸上,她白皙的脸颊迅速红肿起来。

     太后高高在上,陈东珠不敢忤逆,生怕连累了自己爹娘,强忍着痛生生受了几巴掌,她眼睛却怨毒的盯着那两个打她的嬷嬷,恨不得将她二人碎尸万段。

     “像你这样的倔丫头,真是留不得。”太后要清理门户,才不管陈东珠是不是将门之后,也不管她家祖上究竟有多少功劳。后宫不得干政,太后年轻时就不问政事,如今老糊涂了更不管这些,只觉得陈东珠这样的丫头配不上自己的孙子,看着就碍眼,应当除掉。

     一听太后娘娘要清理门户,可把碧桃吓坏了,她一声不吭,悄悄的逃了出去,到书房里找太子殿下求救。小姐是打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虽恼火,却也没罚过小姐,她觉得若是太子殿下在,一定也会给小姐求情。

     碧桃一股脑的往书房里冲,被在外面把守的小起公公给拦住了:“哎,碧桃姑娘,可不能往里进,太子殿下正跟湘王殿下议事呢。”

     碧桃满头大汗:“好起公公快放奴婢进去,我家小姐等着太子爷来救命呢。”

     碧桃一着急给喊了出来,小起公公连忙把手指放在唇上,给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李荇在屋里听见外面的吵闹声开门出来,不可置信道:“让我救她?”没门!

     碧桃见太子不肯帮忙,也不问发生了什么事,知道他在气头上,立刻跪了下去,脸上带着泪痕,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白皙的额头上一片淤青,她祈求道:“求太子殿下开恩,救救我家小姐吧,太后娘娘要处死我们家小姐。”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起来说话。”湘王听到声音也出来了,他叫碧桃站起来,碧桃看了眼李荇,犹豫着不敢起身,直到李荇开口:“你起来吧。”

     碧桃哭得抽抽搭搭的,李荇听说皇祖母要处死陈东珠也有点急了,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赶忙问碧桃他们人在哪。碧桃一指明珠阁,李荇便赶忙过去了,半道上叫碧桃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给说了。碧桃哭成个泪人:“太子殿下,我们家小姐性子直爽,下手也没轻重的,奴婢在这替小姐给您赔不是了,可是我们家小姐心地善良,从没有过要害人的心思,她虽鲁莽却罪不至死啊。奴婢恳请太子殿下为我们家小姐求求情,求太后娘娘饶她一命,小姐不好的脾气,惹您不愉快的习惯都会改,求您给她一次机会……”碧桃一路上碎碎念,李荇听的直想笑,她打他那么多次,欺侮当朝太子,若是论罪,恐怕十个脑袋都砍完了,这小丫头还说她罪不至死。李荇轻叹口气,这人心都是偏长的啊,奴才心疼自家主子,却没人心疼他啊。

     李荇到明珠阁的时候陈东珠正跟两个老嬷嬷撕扯呢,那嬷嬷心怪狠的,拉扯之间偷偷的拧了陈东珠的胳膊好几把呢。李荇只听陈东珠道:“狗奴才放开我,我是圣上赐婚、太子殿下用厌翟车娶进来的良娣,你们不能碰我。”李荇听到陈东珠说话,心想着,乖乖,这下竟大方承认是我良娣了,遇到危险时才想到本宫的好。又觉着,这女人虽脑筋粗的像个蛮熊,跟人辩驳起来却也是牙尖嘴利,忍不住想笑。

     两个嬷嬷不知太子站在身后,仗着太后撑腰有恃无恐,说话语气恶狠狠的,口水都喷到了陈东珠的脸上:“陈良娣,别说您是圣上赐婚,现在太后娘娘要你死,就算是天皇老子赐婚也不管用了。太子良娣又怎样,咱们太后娘娘容不下你,管你是谁,人死了不过是具尸体,挖个坑埋上了,就都一样了。”

     李荇听着两位嬷嬷说的话忍不住皱了眉,宫里的那些老太婆,有的一辈子未嫁,有的抛夫弃子,俱是心狠手辣的婆娘,她们干起事来也是下作毒辣,瞧她们说的那些话,听着真是刺耳。太子爱美人,宫里年老色衰狠辣的嬷嬷又是他最讨厌的,他二话不说抬起一脚,狠狠踹在正在伸手掐陈东珠的嬷嬷胸口。他虽不会武艺,却是青年男子,一记窝心脚把老太婆踹飞出去,那嬷嬷捂着胸口在地上打滚,半天都起不来。另一嬷嬷见状,惧怕太子的窝心脚,赶忙松了手,退的老远去,一个劲儿的在地上磕头:“奴才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