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八章 怒火
    第二八章怒火

     身着黑衣劲装,面覆黑巾的男子单膝跪地双手抱拳,他微微低着头,说话的语气中满是愧疚:“属下该死。”

     “都处理干净了?”围屏之后传来一道慵懒而清冷的女声。

     闻言,黑衣男子微微一震,随即道:“二十二人已全部处决。”他说着说着,声音有些颤抖,他是那次行动中的第二十三人,如今却还活着……

     门外传来脚步声,黑衣男子见状立即闪身离开。尽管这样李荇还是看到了那迅速消失的黑色影子,他脸上是万分震惊的模样,随即上前一大步绕到围屏后,看到半身斜倚在长榻上的宫装妇人,喊了一声:“母后!”

     皇后不知道李荇有没有看到“那人”,面上强装平静,刚要开口答应一声,却听李荇低声说:“母后,您真的已经动手了?”如不是亲眼所见,李荇一定不敢相信,刺杀湘王殿下的杀手竟是他的母后所派出的。他才刚在宴席上同湘王说话,为他的伤势担心不已,这一刻已然知晓,才刚还叫他痛恨的万恶的始作俑者,竟是自己的生身母亲。

     猛地被李荇质问,皇后面上闪过一丝慌乱,随即又恢复如常,只现下却不知该说什么了。

     李荇满脸震惊:“他终究是我三哥,父皇也不希望我们手足相残。”

     皇后眉头微蹙,忍不住抿了抿嘴唇,她不得不承认,她的儿子是被她保护的太好,以至于他宅心仁厚,竟对自己的敌人同情起来,而这是最危险,最致命的,她更加坚定了要除掉湘王的想法。皇后开口对李荇说道:“德妃母子包藏祸心,他们是你前进道路上最大的阻碍。”

     “可我已经是太子了!”李荇皱眉,说话时却放低了声音,生怕被别人听见。

     “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皇后神情漠然,她早已习惯后宫的争斗。德妃是个知进退,识大体的女人,她与后宫诸嫔妃为善,所做之事叫人挑不出错处。在这争斗的漩涡中,一个看似没有锋芒,从不树敌的人,却是叫人最感到恐惧的,而她偏偏又有一个聪慧勇武,叫人赞不绝口的儿子。皇后又对李荇说:“水草,你只要知道为娘做的这些总归是为你好。太子妃跟良娣母家势力强大,你要与她们好好相处,将来他们才能成为你的左膀右臂。”

     李荇垂首,他知道帝王之路上,必定充满血泪,黄金雕砌的权利宝座正是堆积在皑皑白骨之上。皇后的所作所为他能够理解,只是母亲所做的这一切三哥真的不知道吗,他还记得晚宴上,三哥说那些话时看着他的眼神。于是他忍不住问:“刺杀失败了,那些人怎能不叫人怀疑?”

     皇后抿唇:“放心,我已经叫人处理干净了。”

     晚宴结束后,湘王宿在德妃的栖霞殿中。

     德妃看着儿子,忍不住伸手抚了抚他线条硬朗的脸颊,刚分别时他皮肤白皙眉眼中透着秀气,是娇惯的皇子,如今边关寒风摧残,他长成强壮的男子汉,也一定受了很多苦吧。德妃看着自己的儿子,看着看着就红了眼圈。

     “茂儿,你身上的伤还疼不疼了?”德妃低头,悄悄的用手帕拭泪。

     “孩儿并无大碍,叫母妃担心了。”李茂似乎对自己身上的伤不以为意。

     德妃百感交集:“若是这次可以多待一阵就好了。”

     李茂摇头,秋狝之后他就要回荣城去了。

     德妃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簌簌地落:“我只有你一个儿子,你这样叫我怎能不担心。”

     李茂见母亲如此,握着她的手说:“胡狄屡屡进犯我边境,荣成的百姓需要我。何况我即为兄长,若能辅佐太子便心安理得。”德妃听了李茂的话,眼泪却是落得更凶了,刚要开口说话,只听外头奴才唱喏“皇上驾到”,到了嘴边的话硬是被她给咽下去了,只呜呜的哭着,眼里是对唯一的儿子无限的疼惜与不舍。

     “茂儿说的好。”宴席上皇帝没能在近旁仔细瞧瞧儿子,于是特意到栖霞殿来,不经意的听到李茂跟母亲说话,龙颜大悦。李茂颇有才华,皇帝曾一直担心他恃才傲物,如今看来,他深明大义,重视兄弟情义,如此,便叫人放心了。

     皇帝陛下喜悦,德妃不得不收起眼泪,只一想到边关苦寒,她的儿子不知还要遭多少罪,她便存了冒死也要进言的想法。她扑通一声跪在皇帝面前,皇帝伸手搀扶,她却不愿起来,悲怆的说:“陛下,茂儿深明大义,臣妾亦欣喜万分,只是臣妾就只有茂儿这一个孩子,且茂儿此次返回皇都,一路凶险,臣妾实在不忍……”

     “他是你儿子,也是我的儿子。”皇帝打断德妃的话,故意放缓了语气,佯怒道:“说的好像我不心疼他一般。”嘴角却是带着一丝笑意。德妃闻言,眼中满是惊讶,后听皇帝说道:“荣城守顾宪之几次上奏朝廷,说湘王殿下勇武过人,军中颇有威信,胡狄亦闻风丧胆,几年不敢来犯。且湘王仁德,受百姓亦爱戴……”皇帝伸手拍了拍李茂的肩膀:“能让顾宪之那个老顽固赞不绝口,我茂儿确有本事。”

     李茂微微抿了抿嘴唇,压下嘴角浮上的一丝笑意:“顾大人谬赞了。”

     “茂儿此番回来,便不用回去了。”皇帝道:“若能辅佐太子,也是一桩美事。”

     李茂闻言心下大喜,却故作忧思状,言荣城还有工作尚未完成,且军中不能无他。皇帝只道,荣城守言胡狄摄于湘王威名不敢来犯,且返回皇都时暗杀之人尚未查出,为保湘王安全,还是暂时留在皇都为好。李茂称喏,父皇有命不敢不听。

     德妃圆了心愿,欣喜自不必说,那一夜李茂给她讲了自己在荣城所经历的惊心动魄的种种,德妃听得认真,每到动情处不禁潸然泪下。哭着哭着又开始笑起来,揽着儿子的肩膀,喃喃道:“好在我的茂儿回来了。”

     话说李荇从椒房殿回来,心中想着皇后所做之事,愧疚万分,心中无比烦躁。而陈东珠因湘王被刺一事,联想到自己出宫那日何斐被人刺杀的事情。当时这事被李荇一搅便给忘了,如今回想起来,疑点颇多,她自晚宴上跟李荇分道扬镳,如今坐在明珠阁大门口等他回来。

     李荇脚步匆匆,陈东珠见他身影,没有带上随从,独自将他拦下,她憋了一肚子话,张口直说:“我出宫那晚好些个人来暗杀何斐,此事非同小可,你定要细细调查。”

     刺客,刺客,又是刺客。

     李荇烦躁,随即瞪着陈东珠:“你对何斐的事情倒是上心。”

     陈东珠没听出李荇言语中的酸味儿,不疑有他,接口道:“他才刚新官上任,不知得罪了什么紧要人物,竟被人如此暗害。”

     何斐曾与陈东珠有婚约,人是李荇硬抢来的,他自然而然的认为陈东珠曾属意于何斐,且这得不到的向来都是最好的,他对船上那个弹琵琶的女子便是这种感觉,个中滋味他甚是明了,想来陈东珠也是如他思恋那琵琶女一般思恋着何斐吧?陈东珠曾深夜出宫,同何斐一道同行,两人深夜遇刺,一开始在陈家时李荇便觉得此事蹊跷,被陈东珠一绕硬是给绕过去了,现在一想,恐怕那夜陈东珠与何斐约会,才遇到了刺客吧!想到此处,他又惊又气,觉得陈东珠的胆子大极了,身为他的良娣心中惦记着别的男人不说,竟还敢付诸行动,与其深夜幽会,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李荇觉得,陈东珠是他的妾室,是他的个人所有物,不管他如何看待她,她却是不能也不该背叛他的。而陈东珠对他言语不恭,一再的挑战他的底限。她身为高门贵女,身负重伤是为何斐,如今要他调查刺客,还是为了何斐。她说她跟何斐之间清清白白,谁信啊!李荇忍不住抚了抚脑门,觉得自己头上绿得发亮。他指着陈东珠的鼻子骂道:“何斐与你是何关系!你一妇道人家,休要掺和爷们的事情。”

     陈东珠瞠目,李荇言语粗俗,对她百般羞辱,叫她很是恼火,她忍不住捏紧了拳头,强忍住一拳招呼在他脸上的冲动,冷声笑道:“何斐与我倒是没什么关系,他反倒是太子殿下门客。殿下不善武艺,才智亦不出众,如此,若想长久,便应当爱惜羽毛才是。”

     陈东珠三言两语将李荇说的一无是处,李荇大怒,前所未有的耻辱感就要将他淹没,他气得脸通红,胸口剧烈的起伏,仿佛喘不过气来,他扬手便要打陈东珠:“你这个贱人!”

     陈东珠抬手,她力大如牛,轻而易举拦住李荇的手掌,斜眼瞪他:“殿下如此,倒是更叫人鄙夷了,你也就敢与我这小女子动动手。”说完,不顾李荇的愤怒,扬长而去。

     李荇怒火郁结,站在原地上,咬牙切齿,拳头在衣袖中紧紧攥起,眼神若是能杀人,他早已将陈东珠碎尸万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