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11.21jinjiangduja
    第五一章

     李茂精心策划的剑舞表演甚讨皇帝欢心,五十名女子正值青春妙龄,且满腹才情,在座诸位大臣没有哪个不多看两眼的。皇帝嘴角微微上扬,一声“赏”,叫德妃的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她不禁用眼角余光偷瞄皇后,见她脸上的表情硬邦邦的。

     其后,太子妃找了个恰当的时机献出自己制作的百鸟朝凤绣屏,凤凰身上的羽毛不知是用什么鸟雀的羽毛刺绣而成,丝丝缕缕间泛着火红的光泽,那绣屏最巧妙之处在于稍稍换个角度去看,凤凰展翅的姿势便有不同。绣屏放在地上,若有人打远里经过,就会因为视物角度的不同,而看到绣屏上不同的画面,若是由远及近的走向绣屏,便会看到凤凰展翅,微微扇动翅膀的模样。

     “妙极了!”皇帝心悦鼓掌,太子妃被重重赞扬,嘉奖不断。官居丞相的董魏董大人面上亦有光。

     陈东珠呆呆的坐在一旁,却是顾不得这些了,心里想的全都是平哥,亦或是她所自称的萧莺莺。

     李荇见陈东珠面色不渝,已是将她心中所忧猜的七/七/八/八。他自是知道,没有哪个女子不吃醋不妒忌的,且他二人最初相识便是因那名唤萧莺莺的女子,他觉得陈东珠一定是极害怕失宠了。他又觉得造化弄人,当他和陈东珠感情刚刚好起来,快要把萧莺莺给忘记了的时候,她竟自己如此高调的跳到众人面前了。于是李荇在袖中握了握陈东珠的手,像是在安慰她一般。

     可陈东珠却挣脱了,她掌心里一片冰冷。

     宴席散时已是接近深夜,陈东珠想着平哥,有些心不在焉的,脚下生风,一个人“嗖嗖”的往前走,把李荇甩在身后,叫她她也不理。

     陈东珠在走廊里见到了平哥,她似是在等她。

     平哥上前先是跟陈东珠施了一礼,周围还有闲杂人等,她不敢冒然跟陈东珠相认。

     陈东珠一看着她脸都白了,她上辈子最大的仇人,她决定好好报复的仇人,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她的姐妹。她心里有种很怪异的感觉,以前不认识莺良娣的时候,看着她的背影,听着她的种种事迹,只觉得她是一个做作矫情的女人,可是现在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跟她相处,却觉得她人挺好,她也挺喜欢她的。

     陈东珠是个脑子很简单的人,性子直来直去的,也不怎么记仇,她脾气好哄,很容易就能原谅一个人。她一直讨厌莺良娣,可是仔细想想,他二人并没有什么正面交锋,若论过错,恐怕莺良娣唯一的错处就是与她争宠了,可这是李荇身边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做的事情,若是两人真心相爱,便由不得第三者插足,恋爱中都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可偏偏女人的命运是掌握在男人手心里的,她们向来命不由己。她们之间一直由一个男人斡旋,而他是个不公平的裁判。

     一场不公平的“战争”里,陈东珠败下阵来,她恨上了对手,爱上了那个不公平的裁判。

     “你去哪了,我找过你,可是没有你的消息。”陈东珠眉心蹙着,眉毛却向下垂着,脸上的表情看着像是快要哭出来。

     “姐姐,都怪我不好。”平哥红了眼圈。她的一声“姐姐”彻底叫陈东珠的心软了下来,陈东珠握住她的手,一切仿佛不曾变过,她们好像回到了那艘画舫上,陈东珠不是太子妃还是大小姐,她不是萧莺莺还是平哥。那一刻陈东珠决定,她的这一世没有萧莺莺,没有莺良娣,只有她亲自认下的好姐妹平哥。

     平哥辞行前曾在信中说明自己身世,如今跟陈东珠再见面,发现她问自己的归处,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她便猜出她没有收到信,那封信可能落到陈家人的手中,而她的身世并不简单,陈家人或为了保护东珠而隐瞒了此事。想到此处,平哥只觉得,她更应当将自己的身世守口如瓶,不能连累了陈东珠才是。

     陈东珠问她究竟去了何处,又是怎么来到宫中的,平哥只说她因为一些事情回到了春风馆。

     “是不是那个老鸨子威胁你!”陈东珠义愤填膺,她知道春风馆是男人们找乐子的地方,是女人的火坑。若是春风馆的老鸨子害她姐妹,她盛怒之下,真能干出杀人报仇的事来。

     平哥赶忙按住她的拳头,开口道:“你别担心,我并没有受什么苦。那一夜,我遇到了湘王,他是我的恩人,从那之后他包下了我,我便不用再去伺候其他人。”

     陈东珠知道平哥说的“那一夜”可能就是□□夜吧,她在一些画本子里头也看到过,顶有姿色的窑姐儿是可以将初夜卖个好价钱的。

     “那湘王跟你?”陈东珠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湘王早有妻妾,上一世中还和自己的王妃很是恩爱,没想到到了这一世竟跟“莺良娣”搅和到一起了,这是什么玩意儿啊。

     “湘王是正人君子,他只是我的恩人。”平哥知道陈东珠想的什么,忍不住了然一笑:“我虽如此,却也不是自甘堕落的。”虽是如此说,她当初回春风馆时,却是走投无路的,只想着就这样顺从自己的命运,甚至还换了叫萧莺莺的花名。如果不是遇到了湘王,也许会像其他姑娘那样继续生活吧……

     “你别生气啊,是我瞎想。”女子重视名节,陈东珠觉着自己伤害到了平哥,心里还很愧疚的。

     “我知你是真心待我的。”平哥说着说着便要哭了,她情绪悲恸,一把搂住陈东珠,泪水决堤:“只希望将来,我们仍是好姐妹,若能彼此永不亏欠便好了。”

     平哥哭得凶,说话含糊不清,陈东珠听她嘟嘟囔囔抽噎着说了许多,却有点听不大懂了。只不断的拍着她的后背,哄道:“别哭了啊,以后我们一定会生活的更好的。”

     平哥觉得自己一直哭下去也不是个事,抹了抹眼泪,看着陈东珠依旧是珠圆玉润的模样,想来日子过得很好。又看着她华丽的衣裙,头上缀着的珠翠,如此打扮已是和当初未出阁时快意恩仇的模样大有不同了,一时心中感慨良多,叹息着说了一声:“想不到才这些日子,你竟已经是太子的良娣了。”

     陈东珠以为平哥埋怨她,既是好姐妹,成了亲却也不叫她知道,她当时与何斐定亲时太急嫁,确实是把平哥给忘了,结婚的时候没想到邀好姐妹喝杯喜酒,后来李荇大闹喜堂,婚礼没结成,她才匆匆入宫成了良娣,却是与平哥永远分别了。她心里愧疚,急的话也说不好了:“对不起,是我想的不周全了。只是我跟太子成婚,中间许多波折,也是一言难尽啊。”

     “我没有要怨你的意思,你成亲,我替你高兴,可你说这其中许多波折又是何意?”平哥忍不住皱起眉头,为陈东珠感到担忧,宫中尔虞我诈,而她性子单纯,不知道会不会被奸人陷害。她环顾四周,见周围没人了,才俯到陈东珠耳边,悄悄的问她:“太子待你不好?”

     一开始陈东珠跟李荇之间的关系真的很恶劣,他们一见面就吵架,还动起手来。陈东珠忍不住摇摇头,又想到太后要杀她的时候,李荇偏不干。他后来还带她到天街上去看灯海,还拉她的手,吻了她,他说了许多情话,于是她又说:“也不算不好吧。”

     看陈东珠的模样,平哥忍不住笑了:“我知你是真心喜欢太子。”

     “唉?”陈东珠觉得很不可思议,她心思已经表现的如此明了了吗,她一直以为她的态度是模糊不清的,她都还没看清自己的心意,平哥怎能如此便下了定义。

     平哥趴在陈东珠耳边小声说:“当初在船上,我见你看何公子目光灼灼,还以为你跟他……没想到竟然……”她说一半,嘻嘻的笑了起来。

     陈东珠也跟着她一起笑,却是有点尴尬,所以说她能跟太子成亲,是“说来话长”嘛。

     李荇从集贤殿一出来就跟陈东珠走散了,他就觉得那女人的脚底下就像抹油了似的,干嘛跑的那么快,后面有狼撵她吗?(#‵′)凸

     等李荇找到陈东珠的时候,正看到她跟平哥在走廊里又哭又笑的,看她们的模样倒像是关系很要好的。他不禁想起初时他问她平哥在哪里时她的样子,他跟陈东珠在一起有些时日,对她的一颦一笑已是了如指掌,她当初的那个反应就是在保护自己很重要的人一般。李荇心里有点憋气,他是什么龌龊之人吗,他就这么配不上她的朋友吗,以致使她拿出那样的护短模样来。如今送到爷的面前,爷还不稀罕了呢。

     他故意清了清嗓子,叫陈东珠跟平哥注意到他,不想叫她们觉得他是在偷听她们的谈话。可是那两个傻妞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竟还越说越起劲儿了。他听到平哥伏在陈东珠耳边说的话,平哥说话声音很轻,若不是仔细去辨别,李荇所在的方位根本听不清楚她说的是什么。可他恰恰很在意平哥说的那些话,当他听个模糊的“何公子”三字时,便变绷紧了一根弦。陈东珠身边的“何公子”可不就何斐吗,若旁人就算了,唯独何斐是李荇的痛处。如今听到平哥所言,当即更是认为陈东珠跟何斐的关系不一般了,心里顿时打翻了醋坛子。

     “咳!”李荇又重重的咳了一声,脸上的表情有些不悦,这些个女人怎么回事,还敢谈论旁的男人,当他是死的吗。

     “你怎么来了?”陈东珠看到李荇之后很心虚,她把平哥“藏”了这许久,不知李荇见到她还会不会有当初的那许多想法。

     “民女拜见太子殿下。”平哥蹲了蹲身子,与李荇说话言语十分恭敬,态度却是落落大方,不卑不亢。

     “免礼。”李荇忍不住挑了挑眉。因平哥是陈东珠的好姐妹,是陈东珠十分重视的人,他这才对她高看几眼。

     太子是好姐妹的夫君,平哥自知与他太过亲近实在不妥,微微低着头,与太子禀告一声,得了应允便告退了。

     这次李荇仔细的打量着她,看着她的侧脸,与当初在画舫上见时,她似乎变得清瘦许多,只这一瘦下来,模样稍稍变了一些,却让他觉得有些面善,好似曾经见过的某个人,那人的名字就在嘴边,可就是想不起来了。

     陈东珠见李荇眼珠子就跟黏在平哥身上了似的,也是醋意大发,歪鼻子哼了一声,丢下他自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