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〇七章 抢亲
    第〇七章抢亲

     翰林学士何成章只有一子便是何斐,而李荇觉得他跟何斐接触的那段日子里,何斐对与陈东珠之间有婚约的事情只字未提,实在是太奸诈了。

     李荇躺在卧榻上,想着那日在碧水湖畔远远瞧见的婀娜身影。而这个叫他魂牵梦萦的女子即将成为别人的新娘了,他越想心里越是憋闷,求而不得的痛苦深深的折磨着他。

     “何斐这小子,我真是看不出来啊!”李荇一拍大腿,猛地坐起来,心想着,怕什么,得不到的抢来便是。他把小起公公招来,叫他去打听陈小姐的婚事是在什么时候,他要算好了日子去抢亲。

     五月初八那日,陈东珠等来了何斐迎亲的轿子,她穿着厚重的大红喜服,发上缀满的珠翠压的她抬不起头来,脖子酸疼酸疼的。一坐进轿子里她就开始吃事先在衣袖子里藏的吃的,都是些糕啊饼啊的可以填饱肚子的,这是她根据上一世的经验所准备的,婚礼仪式繁复亢长,若是肚子里没点粮食那真要把人饿得头昏脑涨了。

     她上一世嫁给太子时所用卤薄仪仗,乘坐厌翟车,朱丝络网,红锦络带,今日嫁给何斐乘的是四人抬花轿,其豪华程度虽不比前世,却让她觉得倍感安心。何斐是谦谦君子,定不会负她,她仿佛觉得这辈子的幸福终于有着落了。

     陈旷修只有陈东珠这一个妹妹,看着亲妹妹出嫁心中百般不舍,他一路骑马护送,到了何府之后更是紧跟着陈东珠登堂入室。虽然娶媳妇没有一并把大舅子“娶回来”的习俗,何斐对陈旷修这种护短模样却并不在意,他何家人端的大度,你想来便来,完全不介意。爆竹声中,两位新人扯着红绸,正要“一拜天地,二拜堂上父母”时,听得庭院里传来一声马嘶。往来宾客见门外身影皆大惊失色,片刻间一人着玄色衣袍已经是骑着高头大马闯了进来。

     陈东珠隔着盖在脸上的红盖头,模模糊糊的看见闯进来的人影,那人骑在高头大马上,进门时还差一点撞到门框上磕着脑袋,拽马缰的时候低了低头。

     “给我停,不准拜堂!”那人一开口说话,陈东珠听着他冷冷的又有些慵懒的声音便立刻认出是太子李荇。

     “我是来抢亲的!”翰林学士何成章当然是认得太子的,一听太子说是来抢亲的惊得直伸手捂心脏。家丁护卫将李荇团团围住,却碍于他太子的身份而不敢靠近。

     “她是我的!”李荇伸手指了指披着红盖头的陈东珠,而此时,盖头下的陈东珠气得直咬牙,心想着他们怕你本小姐可不怕你,今日正好,既然你撞到本小姐手里,看我不打你个鼻青脸肿,落花流水。她想着想着便将衣袖里的拳头捏的咯咯作响,正要一掀盖头,冲上去将李荇给狠揍上一顿,却被身后站着的大哥按住了手腕。陈旷修对陈东珠摇摇头,让她沉住气,忍得一时。李荇毕竟是太子,若是当着这么多人面揍他一顿,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陈旷修给陈东珠使眼色的这个时候,李荇已经开始撒泼了,他从马上跳下来,掀翻了桌椅,酒水洒了一地,还撕烂了喜字,将宾客推搡着往外赶。他一边打砸东西,一边破口大骂:“何斐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知道老子喜欢的是她,竟还跟老子抢女人!”转瞬之间,何家贴了喜字的厅堂已经被李荇搅得乌烟瘴气,然而因他显赫的身份竟无一人敢出面阻止。

     “太子殿下,您这番胡搅蛮缠,倒是让老臣为难了。”不知是谁将陈廷陆大将军请了过来,他见女儿婚事被搅一肚子的火,又哪里管得那撒泼耍浑之人是不是太子。一进李荇身侧,伸手一把捏住他的手腕,使了七八分力气,把李荇痛的满脸通红,只感觉右手手腕好像要断掉了一样,连连呼喊:“松、松手!”

     大将军撒手一甩,把李荇甩的一个趔趄,不待他张口,立即对左右随从道:“还不护送太子回宫!”于是这一眨眼儿的功夫,风风火火出现的李荇又立马被人打哪来送哪去了,只留下那匹看上去甚是帅气的大马,站在厅堂里不可名状的打了个响鼻。

     婚礼被闹成这样是不能再进行下去了,太子被“送走”了,何成章也不能在亲家面前太窝囊了,于是跳出去打圆场,大致是说子女二人的婚事可是作数的,只是今日婚礼误了吉时,仪式择日另办,必不会亏待了陈小姐。况且今日陈小姐进了他家的门,不管有没有拜堂都是他何家唯一的媳妇了,补办婚礼之前陈小姐是住在何府还是回娘家都随她的心意。陈东珠不知道李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以前他明明是对她厌恶之至,如今却巴巴的倒贴上来,还演了一出抢亲的闹剧。陈东珠觉得,若是就此屈服即便今日能侥幸夺得太子的恩宠,但日后莺莺良娣出现,她必定又成了下堂妇,她还是不想跟李荇结婚。所以,听了何成章的话之后,她决定厚着脸皮,先住在何家。

     “不行,我的女儿当然要跟我回去!”陈廷陆平时都不怎么管陈东珠,这时候开始传统保守了,说什么也不同意陈东珠住在何家,硬是把她给揪回去了。担心自己嫁不出去的陈东珠满眼都是泪啊。

     太子回宫之后怒不可遏,扬言要狠狠地治陈大将军的不敬之罪,要把他放在承天门前打板子。谁知陈大将军先下手为强,先到皇帝老子那去告了李荇一状,年纪轻轻的李荇怎么是久经沙场的陈廷陆老狐狸的对手,所以最后被拉到承天门前打板子的人是李荇。

     太子身边的宫女太监因服侍不周之责,被罚在东宫门口跪着,小起公公顶着炎炎烈日跪着,心里却庆幸当初太子叫自己跟他一道去抢亲,做个“护法”的时候,他果断地拒绝了。如若不然,现在太子在打板子,他就已经陈尸脚下了。

     太子行事太过乖张,皇帝责其廷杖十下,虽是廷杖刑罚中最轻的了,但刑官执刑时被“严密监视”不敢放水,所以那十下廷杖是实打实的落在了李荇的屁股上。廷杖由栗木制成,用来打人的那一段呈槌状,外包有铁皮,铁皮上还有倒钩,如此“穷凶极恶”的刑具用在身娇肉贵的太子身上,即便行刑官特别小心的没有生拉硬拽,十下之内也让李荇屁股开花了。

     廷杖上的铁勾上带有锈迹,李荇受刑之后没过多久就因为伤口感染而发起了高烧,太医院中御太医接束手无策。皇后看着高烧昏迷的儿子心疼不已,而即便昏迷之中李荇还喃喃的吵着不要跟董氏女成婚,只娶陈东珠一人。

     话说何府上,经李荇在婚礼上那么一闹,何斐却是被吓得病了,当即卧床不起,他跟陈东珠的婚期便是一拖再拖。陈东珠在家焦心的等着,叫哥哥时不时去何府上探望,帮她传递消息。不出七日,却从何府上传出消息,说是大公子的病情不容乐观,怕是熬不过夏天了。何成章白发人送黑发人,整日以泪洗面,而陈东珠知道何斐命不久矣的事情,心中无限自责。太子莫名同她纠缠,何斐实属受害者,陈东珠忽然觉得若不是她硬要嫁给何斐,也许现在的何斐就会像上一世那样逍遥自在了,也不至于一命呜呼。

     何斐一死,陈东珠可就成了望门寡,陈大将军整日唉声叹气的,他此时悔婚便是不义之举,但自己的女儿这一生可就毁了。陈夫人跟着哭哭啼啼的,哭的却不是将要死了的何斐,而是陈东珠:“哎呀,我这苦命的女儿……”

     “把嘴给我闭上!”陈大将军心烦意乱,为了女儿做下了生平第一庄“不义”之事,他决定悔婚。

     第二日陈东珠去何家看望何斐,她觉得因为何斐病重便悔婚实在是背信弃义,何况何斐又是被她连累才病成这样的,她的脸都跟着臊得慌。一进何府大门,她都已经做好负荆请罪被何大人夫妇唾骂的心理准备了。可谁知,二老看上去面有忧色,对待陈东珠却仍是礼遇有加,这叫她不得不佩服了,想到这何大人不愧是翰林学士,文人之表率,竟是如此虚怀若谷。

     “何大人,我可以见见何斐吗?”陈东珠说话的时候特没底气,她把何斐害成这副惨样,真不知何大人会不会允许她探望了。

     “想见就见吧。”何大人老泪纵横:“也许这就是你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陈东珠最受不了这种悲伤煽情的场面,一想到何大人将要痛失爱子,她也难过的直落眼泪。后又想着何大人指不定跟何斐隐瞒了病情呢,她若是哭哭啼啼的进去,反倒惹他担心了,于是用手背擦干了眼泪才往里屋走去。

     “何斐,是我对不起你……”进屋之前陈东珠一遍又一遍的嘱咐自己不能哭,可是看着躺在床上瘦的脱了相的男人,她还是再次泣不成声。